第4923章 破解之法
loading...

廂房內,葉淩月對於外麵的動靜,一無所知。


她一副身心都撲在了九念的身上。


她反複替九念把脈,留意他的動靜。


可惜,沒有九洲鼎在手,否則有鼎息的情況下,事情會好辦的,葉淩月也能夠更快確定,九念的體內狀況。


足足數個時辰,葉淩月沒有進食,隻是觀察著九念。


到了夜半,她是在是又困又乏,隻得是閉目養神了起來。


外麵,隱約聽到了雞鳴聲。


葉淩月睜開眼,目光落在了九念的臉上。


九念長得和閻九真相,他已經是個大孩子了。


若是他能平安無事,彩兒姐會有多高興。


葉淩月目光柔和,落到九念的臉上,九念依舊昏迷不醒。


這時,葉淩月目光微微一變。


她怎麽一直沒有發現。


九念的臉……九念渾身上下,都是銘文,可是為何,獨獨臉上或者說是頭顱,沒有半點銘文的痕跡。


這顯然是不對的。


星河家豢養的銘蟲,應該是無差別攻擊才對。


葉淩月感到有些不對勁,她再看了看九念的臉。


早前,葉淩月就懷疑過,九念雖然一直昏迷不醒,可他成為人傀的時間,比赤赤要緩慢得多。


赤赤和九念,年齡相近,因為自小都是赤太後教導的緣故,兩人的實力也相差無幾。


“要是說,有什麽不同,那就是兩人的血統。”


葉淩月沉吟道。


九念由於父母的緣故,是半人半妖的血統,而赤赤則是妖。


難道說,就是這一部分特殊的血統的緣故?


葉淩月騰地站了起來,她快步走了出去,將自己的發現,告訴了眾人。


“你是說,是因為九念體內的人族血脈的緣故,他才一直沒有成為人傀?”


赤燁和舞悅等人聞言,都是一臉的難以置信。


“可是人族的肉身,一直比妖族弱,沒理由,銘蟲對人族反而更加友好。”


舞悅有些不解。


“這跟肉身強弱並無關係,萬物相生克,可能是人族的血統剛好可以克製銘蟲。”


葉淩月也不知個中原因,這一切,都隻是她的推測。


“想要證實,隻有一個法子。”


葉淩月說罷,取出一個碗。


“用我的血,我也是人族。”


舞悅一看碗,就知道葉淩月的用意。


“不行,舞兒,你體質弱。”


赤燁強烈不讚同。


“取一人的血,是不夠的,我們要做的是,盡可能找到一些人族同胞。隻要他們願意出一部分血,我們可以給予相應的補償。”


葉淩月也想救九念,可惜,她的肉身如今已經是天人葉淩月。


赤燁也讚同葉淩月的做法,這一次,和他們一起逃出來的難民中,也有一些人族難民,他們當初都是白日飛升,一起來到三十三天的。


采血的消息放出去後,經過最終的篩選,選出了五名年輕力壯的成年男子。


在采血之前,他們一起找到了葉淩月。


“幾位,聽說你們有話要與我說?”


葉淩月也聽赤燁說,這幾人並不想要任何報酬,他們隻想要見葉淩月一麵。


早前葉淩月將他們從星河家手上救下來,這些人一直還沒有機會親自見葉淩月。


“葉銘師,俺叫做王偉,以前是青洲大士,俺不要錢,俺隻想要你救出我的女兒,她才六歲大,早前被星河家的人抓走了。求你救救她!”


“葉銘師,我叫做趙一川,是古九洲人士,我想求你替我報仇。我的妻子,死在了星河老祖手下的手中,我無能,報不了仇,我隻求你,替我報仇。”


“葉銘師……”


五人,無一例外,都是想要求葉淩月替自己救人報仇的。


他們眼中,都是滔天的恨意。


星河家,是他們不共戴天的仇人。


所以一得知,這一次能夠貢獻自己的一份力,對抗星河家時,他們都迫不及待趕來了。


看到這一張張怒極的麵孔,葉淩月心底也是頗為震撼。


若非是聽大夥一樁樁說,她真難想象,星河家在無極天到底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


不僅僅是針對赤燁舞悅那樣的難民頭子,就連毫無反手之力的老弱婦孺,他們也不放過。


“諸位,我在這裏答應你們,我一定會把大家的家人帶回來。生見人,死見屍。我一定會把星河家趕出無極天!”


葉淩月語氣堅定。


這些子民,是她曾經用了生命守護的子民。


哪怕她如今不再是月華帝姬,她依舊要用她的方式守護他們。


片刻之後,葉淩月從這些人身上采集了安全量的血液,再給了眾人一些藥材,讓他們好好休息。


看到五碗還散發著熱器的血,溪芸又是期待,又是糾結。


“淩月,這些血,真能救那小兄弟?”


“我不敢保證,隻能勉力一試。”


葉淩月也不知,自己的猜測對不對。


她從未真正接觸過銘蟲,若是這一次能夠成功,這意味著,真的對上星河老祖的銘蟲,她也有了對抗之法。


兩人一起動手,將一部分人血,塗抹在九念身上。


腥臭的血,讓兩女都微微皺眉。


鮮血抹上去之後,過了一刻鍾。


“銘文,開始褪了!”


溪芸看到這一幕,驚呼道。


她早前還有些不信,銘蟲可以直接用人血破解,如今一看,才發現,這竟是真的!


在人血的作用下,九念身上的銘文,從深變淺,再由多變少,從頸部,再到肩膀,再到上身,再到四肢,那些冥頑不靈的銘文,如退潮般,一點點消失了。


一個上午的時間,九念身上的銘文總算是褪了幹幹淨淨。


葉淩月忙命人煮了湯藥,給九念灌入一些。


等到傍晚前後,九念總算醒過來了。


他睜開眼,看到了一張張熟悉的臉。


“赤大哥……舞姐姐……”


九念不知自己昏睡了多久,他隻知道,自己在昏迷前,聽到了赤赤的哭聲。


他本以為,自己再也沒有機會醒來。


“九念,你小子可算是醒來了,真是嚇死我們了。”


赤燁大喜,拉著九念的手不放。


舞悅也是喜極而泣,九念沒事了,可是赤赤她……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