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loading...

封鎖天地,機械宗這樣很是勞師動眾的原因,因為那裏麵所封印的是域外生物的惡魔。


“枚菱”的真實性就連器靈都不是很清楚,他所清楚的是那域外生物被稱為“微式”,有著很是強大的式神。


這整個事情很可能就是一場的陰謀,而他們的目的現在是很明確的,就是那被封鎖的“微式”。


“微式。”修斯皺著眉頭喃喃的念道,域外生物,微式,微百,這兩者是否有著聯係,式神那又是何物?


封鎖天地所在的地方就是機械宗的禁地,漂流在異處的空間,是一處結界。


機械族在百族末期遭受到毀滅性的劫難,正是那場的劫難導致機械族的衰落,而後天地異變,能量匱乏,這更讓衰落的機械族一蹶不振,就有著後來的機械宗。


而那罪魁禍首就是被封印的域外生物,隻是域外生物得天獨厚,能力很是詭異,戰鬥力更是強大,機械族的先輩隻能夠把他們封印在異處的空間當中。


修斯聽著器靈娓娓敘來這段隱秘就感到很是棘手,域外生物,修斯是打過很多的交道,他們的能力的確很是詭異,在某種方麵他們都已經達到盡善盡美的程度。


敀是不死性,骶的微粒性,蠌的禦魂,觨的靈魂,真祖的身軀等等,這都是無敵的能力,百族無可奈何是有著很大的道理的,隻是那“式神”是否是一種能力?


封鎖天地,器靈知道的很是清楚,他畢竟就是先前的守衛者,阻礙別人靠近這地方的。


有著器靈的指引,再加上“戟戰藍耀”的掃描能力,所有的景象都在修斯的腦海當中很是清晰的顯露出來,這要比隻是聲音傳送的天蠶蟻更加的真實。


空洞是虛空扭曲,看似咫尺的距離卻是有著天涯,這就是空間法則的奧秘,隻是修斯對空間法則的領悟是有著一定的境界的,這根本就沒有問題,修斯很快的就趕上那些很是慌張前往空洞趕去的人。


磨刀不誤砍柴工,這卻是沒有錯的,現在所說的就是這個理。


黑暗而來的就是陰深,陰深至極所產生的就是恐懼,而恐懼的背後卻就是不幸的發生。


這裏有著黑暗,有著黑洞,有著陰深,恐怖,人們感到很是恐懼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不幸的事情當然就伴隨而來。


修斯聞到很是血腥的氣味,這裏曾有著殺戮,而修斯還感應到靈魂的味道,修斯的腦海中浮現出那是透明的靈體,尖銳的利爪伸進那人的身軀當中,靈魂被抓在手中,然後在那人很是驚恐的麵容下被活活的吞掉。


這是修斯根據現場的環境所做出的判斷,雖然很是難以相信,但這卻是事實。


剛才所見的人,現在卻是一具具的屍體。


僅僅咫尺那樣的距離,卻是有著兩種的命運。


“法則異常,時間錯亂。”器靈在修斯的腦海中“嘀嘀”的響著警報的聲音。


“嗯。”原來修斯所看到的人影是過去所發生的事情,那就像是投影一樣,而真實的他們卻是已經死亡,這裏的時間有著問題。


“戟戰藍耀”的提醒修斯沒有認為是錯的,那就說明這裏的時間法則是被扭曲的,時間那可是神聖的屬性,四大屬性中最為神秘玄奧的。


“嘀嘀,有敵情,敵人已經侵入。”器靈很是急促的叫道。


“額。”修斯感應著四周,的確發現有著詭異的,隻是那卻是與環境的氣息很是相近,根本就很是難以發覺,那像是沒有任何的生機,根本就不存在著靈魂,更為主要的他是透明的。


利爪在修斯的背後突顯,向著修斯就是狠狠地刺下,就像對待先前的那些人一樣,隻是他現在所麵對的卻是修斯,修斯反手就很是猛烈的一掌,想要抓住那透明的身軀。


修斯現在領悟出“本我意境”,觸摸到本源的門檻,修斯這樣的一掌更是蘊含著修斯的莫大威能,這原本是沒有任何懸念的,但是在修斯觸摸到那透明靈體的時候卻是露出很是驚駭的神情,因為那透明靈體像是虛無的存在,修斯根本就沒有觸摸到任何的東西。


“這是~~~。”修斯很是驚駭的叫道。


但是修斯卻是沒有放棄,既然物理攻擊沒有效果,那就試試靈魂攻擊,修斯的眉心處的第三隻眼瞬間的張開。


“輪回之眸”


天地的本源就出現在修斯的麵前,不再有任何的偽裝,完完全全的都是赤裸。那透明靈體也出現在修斯的眼前,彰顯出那最為本質的所在。


那是一道符印,一縷靈魂塑造而成的符印,魂符。


“透明靈體是靈魂體。”修斯首先就得出結論,隻是那魂符卻是很玄奧,根本就無法的看出有著何等的奇妙,但是這靈魂體有著這樣的很是神奇都是那魂符的功勞,淡淡的一縷靈魂卻是沒有這樣的神奇。


“強攝。”修斯眼睛一瞪,旋轉角度改變,第三眼的能力也隨之改變。


“輪回之眸”承接於天眼,天眼所具有的能力,輪回之眸都有,而且更是有著進化,破幻,破匿,破虛,強攝的能力都有著大幅度的增強。


特別是“強攝”,就算是實力比修斯強大的,修斯都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但卻是有著限製的,並不是無限的。


修斯的眼睛中浮動著文字,那就是關於靈魂體的信息,但是就在修斯攝取信息到最為關鍵的時候那魂符卻是傳來另外的聲音,很是憤怒,道:“是誰居然敢偷視於我,真的是好膽。”


然後那靈魂體就完全的爆炸,消散在空中。那魂符遭到很是嚴重的破壞,但卻並沒有完全的毀滅,而在修斯身體的符篆卻是蠢蠢欲動,那魂符直接的跑到修斯的身體當中,融入符篆當中。


靈魂體雖然被破壞,但是修斯卻是得到些支離破碎的信息,至少修斯知道那靈魂體就是“式神”。


“強攝”所攝取的大多數的信息都是那一縷魂魄主人的生前經曆,那是很是久遠的人族初期的時候,他跟著夥伴前來尋找寶藏,隻是那地方卻是很陰暗,充滿著黑暗的氣息,然後他就感到背後一疼,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倒下,而他卻是被一股強大的吸引力而吸收,然後他的記憶中就多出一份不屬於自己的記憶,那就是關於“式神”的記憶,但是當修斯想要繼續的深入的時候,就傳聲那很是盛怒的聲音。


那份記憶想必就是屬於那人的,“式神”隻是他的能力,那人就是微式。


靈魂體?式神?


平常的人根本就沒有這樣的能力,隻有那生就很是強大的域外生物才能夠擁有,對靈魂的造詣是有著很是苛刻的要求的,那就隻有著修斯所知道的“觨”啦。


隻是上次在與微百的較量當中他卻是沒有使用這樣的招式,是有所保留?還是現在沒有達到相應的境界?但是下次交手的時候是要很是小心的,這種能量讓人很是防不勝防的。


修斯的身影消失在那黑暗的空洞當中,留下的還是隻有那硬邦邦的屍體與無盡的黑暗陰冷,就在修斯走後的一刻鍾時間,那虛空卻是露出透明的身影,是式神。


那式神看著修斯的身影,露出很是慎重的表情,喃喃的說道:“能夠發現式神,幸虧我離得很遠,要不然的話我也是有著危險的,但他能夠容納魂符,這卻是有著詭異的,是符族的萬符嗎?那可是式神的克星,我的向主人先去回報。”然後那身影就完全的消失不見。


一路上剛才的情況很是常見,沒多遠的距離就有著十幾具的屍體,卻是讓修斯很是無奈,而眼睛長不開的式神卻是有著幾個,但卻都被修斯所殺掉,最為讓修斯很是可惜的就是每每到最關鍵的時刻,式神總是被發覺,然後發生爆炸,修斯所了解的隻是那些人的生平事跡。


隻是這些人卻是有著不同的種族,而不同種族所具有的能力雖然都是式神的能力,但在實際上卻是有著差別的,就如剛才的冰雪族,他的靈魂就有著很是獨特的冰寒氣息,式神的能力也是偏向於寒雪冰冷。


想必那就是各族的族源印記所導致而成的,每族都有著自己身為某族的根本,受到族源的影響,那就是族源印記。


有時候修斯就感覺族源就相當於種族的生死薄,掌握著,書寫著,調配著每人的命運,很是殘酷,根本就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那就是根本,就是天地。


錯亂的空間,混亂的時間,這裏就是機械宗的禁地,封鎖天地。


禁錮的空間,條落的封印,神秘玄奧的脈絡,讓“封鎖天地”顯得更加的神秘。


“封鎖天地”的外圍卻是聚集著所有趕來的人,先前沒有行跡的微百,間昆都在其列,機械宗的人也是有著很多,勢力顯得很是錯綜複雜。


修斯卻是看到許多相熟的麵孔,魔旁,周武等人也都在其中,看來這裏真的是很熱鬧。


修斯冷眼旁觀這一切,有著逆品戰甲的修斯現在可是沒有畏懼他們的理由,實力的強大讓修斯的忌憚都少很多。


但怕與不怕,畏與不畏卻是截然不同的概念,修斯卻是沒有想要成為眾矢之的的意思。


“周武,你們古魔殿也想要橫插一手。”機械宗的都是些長老級別的,看著那周武身後站著的人,冷聲的說道。


“機炎祭司,這就是你的不對啦,天地寶鑒自然是有能者居之,強行占取卻是要受到懲罰的。”周武淡淡的說道。


古魔殿,這是有著很大的分量的,三殿之一,而周武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人們都很是側目,這樣的人物他們是無法得罪的。


但修斯卻是知道那周武是域盟的,與著微百是一夥的,那他的目的就顯得很是純粹。


“哼,你們的殿主跟我說這話還差不多,你還沒有這樣的資格,既然你這樣很是執迷不悟,那就不要說我沒有給你忠告。”機炎冷聲的說道:“明吏聖子,人世間的間昆,六道商會的風塵,既然你們想要戰的話,我機械宗卻是沒有任何畏懼的,隻是你們卻是不要後悔,將來這世界要是毀滅,就是你們的責任。”


“哼,不要說那些虛的,我們可都不是嚇大的,就算那裏麵封印的是域外生物又如何,你們機械宗無能,不代表著我們古魔殿同樣如此,再怎麽說五宗都是墊底的存在。”周武冷聲的說道。


間昆,風塵,明吏他們都沒有說話,實際上他們的確是感到有些詭異的,隻是“枚菱”卻是勝於一切,隻要能夠得到“枚菱”就算是有所犧牲那都是很值得的。最為主要的是他們對自己都是有著很大的自信的,相信自己是有著能力解決所要麵臨的問題。


帝皇大陸上目前最為強悍的就是界境的強者,但那卻是很難得才遇到的,他們身為最頂尖的勢力很是明白其中的艱難的,界境那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拿出手的。


隻要不是界境,他們都有著逃跑的能力,既然沒有威脅,哪還有好畏懼的。


誠然如周武所說的那樣,沒有好畏懼的。


但是他們卻是沒有預料到敵人的強大並不是他們能夠度測的,他們的眼界卻是受到這世界的局限,實際上現在的他們隻是井底之蛙而已。


“希望等會你還能說出這樣的話。”機炎祭司說道。


“機甲戰隊。”


機械宗的人都駕馭著機甲,把修斯,明吏他們所有的人都圍困而住,“洪甲雷”向著修斯他們發射而出,沒有任何的留手,上來就是最為凶悍的攻擊,看來機械宗的好脾氣都被磨平,五宗有著他們的驕傲,被欺侮上門,苦說無效,他們都很是惱怒。


“一字長蛇陣,蛇尾收聚,圍。”


機甲戰隊的人並不是很多,隻有著幾十人,但他們的修為卻都是本域境以上的,顯然是機械宗最為精銳的勢力,而他們所駕馭的機甲都是玄至品巔峰的戰甲,發射最低級別的就是“洪甲雷”,而有著還有著“洪丙雷”等等。


硝煙瞬間的就彌漫整個的戰場,戰鬥就這樣的爆發而起,實力低弱的,直接的就被炸死,稍微強點的也受到很是嚴重的傷害,想要逃脫出去,但是機甲戰鬥都很是井然有序,宛若軍隊,四方都被包圍,他們根本就無法的衝出去,所麵臨的下場除掉死亡在沒有其他。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