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loading...

蠶弗與骶羯都是域境的強者,兩大領域相互的碰撞,強烈的爆炸聲響徹整個的天蠶殿,他們的戰鬥是在上空,修斯遠遠地看去就像是兩個星辰的磕碰,但修斯知道那根本就不是星辰,而是他們的“域”,星辰周邊的星暈就是法則的凝聚,大量的法則融入“域”,揮手就是成千的法則,顯得是異常的誇張。


“嘭!”


兩顆星辰分散開來,蠶弗,骶羯的身影都顯露出來,兩者都有著傷害,臉上泛著蒼白,蠶弗,骶羯相對的看著,誰都沒有去看下麵的戰場,就那樣彼此的盯著,似乎要做最後的了結。


“沒有‘骶骨嵗’的你果然沒有讓我懼怕的理由,就讓你嚐嚐我為你所準備的大餐。”蠶弗冷笑的說道。


“是嗎?那我就看看到底是你的嘴硬,還是真有本事,雖然沒有‘骶骨嵗’我的實力發揮不出十分之一,但相比對付你卻是足夠,隻要讓我殺足夠的生靈,‘骶骨嵗’自然就會恢複。”骶羯傲氣的說道。


“九幽陰泉。”蠶弗大聲的吼道。天蠶殿像是破裂一樣,無盡的九幽陰泉全都滾滾而來,猶如萬馬奔騰,勢不可擋,但那些無盡的九幽陰泉都向著蠶弗而去,灌入到蠶弗的身體當中,蠶弗的眉心隱隱的有著印記出現,而且他的周身都透著淡薄若波,蠶絲甲橫披全身,此刻的蠶弗就像是無敵的戰神。


“燭天融符”


“蠶鱗禦甲”


“陣敪八陣”


“沒想到你居然把符鵠,陣炔的絕招都熔煉於身,怪不得能夠說出這樣的大話,我還真是小看你。”骶羯看著蠶弗的異變,沉聲的說道。


“哼,為這一天,我已經準備這麽多年,今天我就要殺掉你,為死去的族人報仇。”蠶弗沒有多說,而是殺氣騰騰的說道。


“桀桀,要是百年前那次你能夠拿出這樣的戰鬥力,或許我對你還有點畏懼,但是現在~~~~,要怪就怪你把我封印在這個地方,雖然讓我無法的施展‘微粒’,消磨我的‘骶骨嵗’,但是你卻是沒有想到我居然能夠融合這裏,我現在就讓你看看我真實的戰鬥力。”骶羯邪笑的說道。


“幽冥黃泉。”骶羯大聲的嗬斥道。然後整片的天蠶殿空間都在晃動,底下更是裂出縫隙,一道悠長的通天能量柱迸射而出,那就是“幽冥黃泉”。


“幽冥黃泉”一出,蠶弗周身的九幽陰泉就發生著顫動,像是要回歸到“幽冥黃泉”當中,那裏才是他們最終的歸宿,蠶弗調動著領域才能夠慢慢的穩固下來,但卻是很震撼的看著骶羯,露出很是不可思議的麵容,沒有想到骶羯居然還有這樣的一手,居然煉化“幽冥黃泉”,這是他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骶羯揮手一招,那“幽冥黃泉”就向著骶羯而飄動,融合在骶羯的身體當中。骶羯全身充滿著震撼的力量,氣勢要遠遠的超過蠶弗的本身,整個的天蠶殿都很是難以忍受這樣很是強悍的力量,有著要崩潰的趨勢。


“天蠶八變,蠶化真龍。”


蠶弗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機關算盡,沒想到卻是這樣的場麵,知道再等下去根本就不是辦法,蠶弗就向著骶羯去攻擊。蠶弗身化真龍,龍吟貫穿九天,遨遊傲然天際,騰雲駕霧而起,落天變化瞬間就要吞噬骶羯,想要把骶羯撕碎。


但骶羯卻是好生的厲害,像是預料到蠶弗要這樣的做,“幽冥黃泉”的能量化成長鞭,狠狠地向著龍身鞭笞,“幽冥黃泉”所到之處,法則都變成虛無,天蠶殿更是難以忍受這樣很是強烈的力量而出現裂縫,而“幽冥黃泉”的能量卻還在增加著,這都讓所有人臉色變得很是難看,一旦這裏的封印被破壞,骶羯逃離出這裏,必將是一番的血雨腥風,一場的浩劫可能就要誕生。


“幽冥黃泉”被骶羯召喚出來的時候,修斯就有種很是詭異的感覺,感到自己的天眼在產生某種顫抖,那是一種很是興奮,很是渴望才表現出來的異變,修斯心中很是錯愕,難道自己的天眼對“幽冥黃泉”很是渴望?這讓修斯想起在魔炎地獄所遇到的那個三眼魔族,他曾經告訴過修斯天眼的終極狀態就是輪回之眸,那屬於鬼殤之地的力量,難道這是真的?修斯在心中想到,要不然的話自己的天眼怎麽會對“幽冥黃泉”產生反應。


而在修斯很是疑惑的時候,蠶弗的真龍化身與骶羯的“幽冥黃泉”相互的碰撞在一起,強烈的震動讓天蠶殿在難以忍受這樣很是強大的壓力而崩潰。


天蠶殿都很是難以承受蠶弗與骶羯戰鬥的強烈碰撞而轟然的倒塌,天蠶殿禁製的力量完全的崩潰,整個天蠶殿的空間變得異常的混亂,修斯就很是難以保持鎮定,骶兵,九幽陰兵紛紛的被禁製的力量所消融,還沒有蔓延到修斯的位置,修斯就感受到那禁製力量的強大。


天蠶殿的存在就是為了鎮壓骶羯,能夠鎮壓骶羯的禁製那該是如何的強大,修斯是不能夠想象的,修斯二話沒說就躲在自己的脈輪空間當中,隻有脈輪空間的“虛無界限”才能夠抵擋這樣很是強烈的衝擊。


“虛無界限”這是修斯的七大脈輪相互融合所具有的新型的能力,他能夠讓脈輪空間脫離“有”而轉化為“無”,天地未分,陰陽不明,是謂混沌,就是“無”;混沌變幻,分一,演二,辯明理,分陰陽,兩儀之象,是陰陽,是天地,則為“有”。


脈輪空間的“虛無界限”就是轉“有”為“無”,成為無極,這樣的話就根本不受有極秩序的控製,因為他們完全是兩種規則秩序,在這樣的狀態下,脈輪空間根本就不會受到任何實質性的攻擊,這樣的狀態就是最強的防禦狀態。


修斯進入脈輪空間使用出“虛無界限”的最強防禦,但即便是如此,修斯感到脈輪空間到處的晃亂,很是不穩定,受到很大的衝擊,脈輪空間的法則都有些裂紋出現,修斯的心中很是駭然,沒有想到這禁製居然這樣的很是猛?撞。


這樣的波動在持續三個時辰後才最終的沉穩下來,暴風雨後都伴隨著寧靜,修斯就瞬間的從脈輪空間當中出來,“虛無界限”是很消耗能量的,幸虧修斯有著大量的“摩羅晶石”,要是依靠修斯靈力的話,估計半刻鍾修斯都無法的堅持下來的。


等到修斯再看天蠶殿的時候,修斯完全的震撼,這裏哪還有天蠶殿的痕跡,就連憑欄,九幽陰泉,四周牆壁的陰泉通道都全部的消失,這裏成為荒蕪的廢墟,所有的東西都變成塵埃,這裏儼然成為深淵,修斯從來都沒有想到深淵的誕生居然這樣的很是簡單。


天空懸掛著兩道的身影,那赫然正是蠶弗與骶羯,這樣的場麵算是他們一手造成的,修斯現在不知道該以何種的想法去看待他們兩個,他們給修斯的印象很是深刻。就是不知道他們兩者現在的戰鬥力到底的如何,要是再來一下,就算是有著“虛無界限”的脈輪空間都不可能承受。


“三族源融合,你們三個的確是很能幹的,居然想出這樣很是危險的招式,的確是很了不起,我認可你們三個。”骶羯盯著蠶弗,突然大笑的說道。


“三族源?”修斯卻是很疑惑,但能夠想到那肯定是很不簡單的東西,要不然的話骶羯不會給出這樣很是讚賞的評價。


“我放棄境界的提升,分裂演命無數的分身,隻有這個分身才勉強的能夠保持天蠶族源,符族源,陣族源保持平衡,要是三族源真的融合,我就能夠很是輕易的殺掉你,根本就沒有必要使出這樣多的手段,我知道你們域外生物很是詭異,隻有百族的族源才能夠麵前的低檔,其他的力量根本就無法抵抗你們的能力,嗬嗬,我終於做到這一點。”蠶弗的臉色很是不好看,但是精神麵貌卻是很好,有著興奮。


“噗嗤”蠶弗吐出大量的鮮血,但卻是強忍著不讓自己倒下,想要看著骶羯隕落消散在自己的麵前,蠶弗才能夠閉上雙眼。


骶羯沒有在說話,而是看著背後的“幽冥黃泉”,露出很是苦笑的神情,喃喃的說道:“成也你敗也你,如果能夠把你完全的融合,我就沒有這樣的很是狼狽,‘幽冥黃泉’沒想到最後卻是你反抗我,既然你想要走,那我就讓你走。”


“幽冥黃泉”顫顫而動,像是很是迫不及待的要掙脫骶羯的束錮,骶羯沒有在阻擋“幽冥黃泉”,而是任由其脫離而去,骶羯的身體失去“幽冥黃泉”能量的支撐,由腿開始慢慢地變成“微粒”,起始亦是終。


修斯在走出脈輪空間後,天眼的異動變得更加的劇烈,那種極度興奮的感覺修斯根本就無法的控製,而天眼所吸引的東西正是“幽冥黃泉”,“幽冥黃泉”脫離骶羯的控製就向著修斯這邊而至,越是靠近,天眼再難保持平穩,而是“拖拉”著修斯向著“幽冥黃泉”而去,像是多年失散的夫妻在多年後相遇那種激動人心的時刻。


“幽冥黃泉”直接的就鑽進修斯的天眼當中,還沒有等到修斯有所反應,那種感覺就完全的消失,修斯再怎樣的觸動根本沒有半分的動靜,讓修斯很是奇怪是否真的有剛才那種很是詭異感覺所產生。天眼同樣的沒有變化,連冰冷的感覺都沒有。


骶羯,蠶弗都很是震驚的看著修斯,一直都沒有注意修斯的兩個人用著很是奇異的目光打量著修斯,能夠讓骶羯烘煉很久的“幽冥黃泉”投懷送抱,這是有讓他側目的資格的,但是讓骶羯很是失望的就是他並沒有看出什麽,修斯的全身透著迷霧讓他根本就看不清楚。


看不清楚修斯到底有何特殊的地方,讓骶羯有些鬱悶,但更多的卻是讓他感到很是好奇,雖然現在的骶羯已經是強弩之末,就要麵臨消亡,根本沒有任何的力量,但他的境界卻是還在那裏,骶羯唯一能夠確定的就是眼前的人還沒有逆轉七魄成就命魂,骶羯還能夠感受到他身上命運的意味,但當骶羯看到修斯的身軀的時候,卻是露出很是動容的神情,很是不可思議的說道:“不死之軀,居然是‘敀’的不死之軀。”


骶羯沉思片刻,就說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就送你一場造化,就是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樣的機緣。”然後骶羯就向著修斯而去,無數的“微粒”浩蕩而進把修斯團團的包圍。


“微粒”,骶的生命精華,那是窮極骶一生最足傲的資本,是域外生物最強悍的,最讓人畏懼的詞匯,是讓所有的人都談之色變的恐怖所在。


骶羯即將消亡,但“微粒”的活性卻並沒有在這樣很短的時間滅絕,修斯被天眼“拖拉”與“幽冥黃泉”融合,所以修斯所在的位置離骶羯是很近的,而且在骶羯這樣很是突然的偷襲下,修斯瞬間的就被“微粒”所包圍,而正是因為這樣,更大的加快骶羯的“微粒”程度,骶羯完全的變成“微粒”,骶羯殤。


見識到“微粒”強大之處的人對“微粒”都有著深深的畏懼,修斯自然沒有辦法逃脫這種的恐懼,當被“微粒”所圍困的時候,修斯是有著很大的驚恐的,但修斯並沒有慌亂,越是在這樣很是關鍵的時刻,修斯越是要保持鎮定冷靜,隻有這樣才有可能化險為夷。


那“微粒”進入修斯的身體,讓修斯感到很是怪異的就是並沒有發生讓自己很是擔心的事情,自己並沒有變成“微粒”,自己的身體依舊是自己的身體,甚至修斯都沒有感到絲毫的疼痛,修斯就像是沒有事情的人,那些“微粒”進入修斯的身體後就直接的鑽入修斯的骨骼當中,貼附在修斯的骨骼上麵,修斯全身的骨骼都沒有放過,從頭顱到腳底,彌漫著一種很是特殊的意蘊。


但是修斯卻是很不放心,一遍遍的檢查,但都沒有任何的發現,修斯就放棄思索,隻有等到以後在解決這個問題,但修斯卻是不敢掉以輕心,域外生物雖然並不是修斯所知道最為強大的生物,但卻是最為詭異的,各種的能力都讓人深深的忌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