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5章 南詔王的殺手妻(26)
loading...

下一秒,他隨手拿起一把青藍色的長劍,看著南逸勇道:“三弟,請吧——”


南逸勇嘴角不屑歪了歪,執氣手中的長劍飛快的朝著南逸笙的方向攻擊而去。


坐在高台之上洛傾塵不禁皺了皺眉心道:這個所謂的三弟還當真是一丁點都沒打算留手,這是奔著至南逸笙於死地招數。


頃刻之間,洛傾塵右手桌上輕輕的敲著,無名指上的玲瓏戒泛著淡淡的金光。


等到劍到達南逸笙喉嚨之前的之後,她眉眼一抬,四周所有的景象隨之定格。


【宿主正在使用時空定格。】


洛傾塵發現自從不用兌換值之後,就連係統的提示音都有了變化。


她的撩了撩長長的裙子,朝著演武場中心的位置走去。


四周雪花漫天,洛傾塵站在南逸笙旁邊還不忘欣賞了幾秒鍾他的容顏。


真的是好看,好看到就連這漫天飛雪的美景,在他麵前都略顯遜色。


隻見他一身白衣錦緞,右手緊緊的握著青藍色的長劍,青筋在修長指尖上暴起。


可他神色依然淡淡,白色的雪花落在他長長的睫毛之上,那樣的靜謐。


難怪,難怪有這麽多人被南逸笙迷的神魂顛倒,還當真是有一副盛世容顏。


反觀南逸笙,一臉胡渣子。濃濃的眉毛朝上,一副武夫的樣子,長得也未免太粗糙了。


洛傾塵不禁搖了搖頭,最終目光落在了長劍劍鋒之上。


方才距離隔的太遠,她看的不太真切,原以為這把劍對準的是南逸笙的喉嚨。


但其實不是,應該是他的肩膀方向。


這的確與原主的記憶吻合,原因原主以身擋劍的時候,就是後背肩膀的方向受了傷。


可是……


她覺得有點奇怪……


雖然南逸勇這個人長得粗糙了點,但剛才他那招攻勢的確很凶猛。


作為一個武功不錯的人,他不可能僅僅隻朝著南逸笙肩膀的方向刺過去。


畢竟,時空定格之後,洛傾塵更能從南逸勇的眼神裏看出深深地殺意。


無論如何,他的確想在今日裝作失手殺了南逸笙。


他在賭,賭一個太子位,賭自己的生死。


洛傾塵不禁輕哼一聲喃喃道:“莽夫之勇——”


不過,既然南逸勇最初的目標是將南逸笙一刀斃命,那麽會臨時偏離軌道,朝著肩膀的方向刺去嗎?


或者有可能是……南逸笙自己躲開的?


洛傾塵皺了皺眉,總覺得不太可能,畢竟原主的記憶她還存在。


南逸笙一直都是一個沒有武功,看上去特別雲淡風輕的男子……


【宿主不要再浮想翩翩了,時空定格馬上就要到時間了!】


哇,四級的時空定格那麽水嗎?


她雖然嘴上在抱怨,身體卻很實際的行動起來。


頃刻之間,她將南逸勇的長劍扔到了地上,用力的把他推到!


隨即將南逸笙執劍的右手指向倒在地上的南逸勇,最後她碰了碰他的唇角,將他緩緩上揚一番。繼而拍了拍手,回到高台之上的位子!


下一秒,她再次習慣性將左手指尖輕敲桌麵,右手拿起白葡萄酒杯咪了一口。


霎時間,玲瓏戒金光微閃,時空定格結束!


“嘶————”隻此一瞬,所有的人都發出驚歎般的聲音。


隻有她,一臉從容淡定!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