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6章 心服口服
loading...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在外人眼裏,**這幾步走的平平無奇。


但是在內行眼裏,**這幾步可是代表著棋道的高明境界。


大道三千,棋道也是一種道。


此道在高明人的手裏,那是另一番風采。


行家知道,要是剛才**錯走一步,催發此棋盤的死局。


那空中的361個黑白棋子,還有棋盤本身的陣法之力,定然會把**撕成碎片。


可是事與願違,此死局讓**走成了活局。


在張文俊眼裏,此十步棋已經是死局。


但是在**眼裏,沒有任何的特別。


他對棋道不精通,但是他懂得空間之法。


這種十步棋對空間之法的運用,對**來說,隻是開胃小菜。


**衝著張文俊兄弟二人道,“此棋盤當陣盤,當真風雅,我再陪你多玩幾局,你們兄弟二人可以一起出手。”


張文昌在一旁看的緊眉,知道**不是吹噓自大,他是確實有這樣的本事。


他沒再猶豫,盤腿坐下,手拂琴弦道,“那就得罪了。”


張文俊再次祭出棋盤,一聲輕喝,“我不信,你能破了這場棋局!”


他一催動棋盤,**的周圍再次被黑白線條籠罩。


棋子拋空,三百六十一個棋子同時浮在**的頭頂之上。


“珍瓏棋局!”


張文俊一喝,天空的棋子跟下雨一樣,瞬間往地麵上猛砸了起來。


張文昌纖長的手指一動,跟著撫琴一曲。


嗡的一響,卷起一道道聲波往這陣法裏而去,從四麵八方罩向**。


琴聲急促,錚錚作響,帶著金屬的殺戮之音。


以音波殺人,同樣是空間之法的一種。


不過這音波裏,卻調動了一股股金元力。不但能傷人神魂,還能絞殺人的血肉。


兩個校草,同樣都是洞虛境界。


但是這份手段,確實堪當十傑。


周圍的人看的一陣過癮,還是第一次見兩兄弟合作對敵。


**對這音波置若罔聞,任由著刀劍一樣模樣的音波劈砍在他的身上。


這些音波過境,一路上地板磚都被劈的震出裂縫。


但是劈在**身上,卻跟撓癢癢一樣,一點的作用都不起。


他的全身,都被一層金光籠罩。


有僧侶打扮的學子看的一陣驚奇道,“佛門金身法,他已經修成金剛不壞之體了!”


“佛門?”


“他還懂佛法嗎?”


“嘖嘖,這真是個妖人啊!”


“......”


一群年輕人全都是一陣驚歎,不過目光更多的注視在**的步伐上。


他的身形不斷在棋盤上遊走,眼看著就要下滿整個棋盤。


張文俊一聲輕哼,“珍瓏棋局,乃上古人皇軒轅留下的一盤死局,其實你一個凡人可以破解的。在這珍瓏棋局裏,你隻有死路一條。”


張文昌的頭頂已經冒出了冷汗,琴聲變得越來越急促,越來越錚鳴,已經用盡了他身上的十二分力氣。


他的元神,已經發揮到了最大程度。


從四麵八方撕扯過來的金屬元力,不斷混合在空間之法裏,化成一柄柄巨大的音波狂刀劈砍在**的身上。


他見**理也不理,隻是專心破著棋局,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失敗之意。


在長安書院這麽多年,他還從來沒有過這樣大的挫敗心。


他用盡全力對抗別人,可是偏偏人家理都不理。


這種輕視,讓他心中憋悶,差點噴出血來。


**走到這珍瓏棋局的最後一步,張文俊雙眼發紅,已經忍不住大吼了出來,“棋已盡,受死吧!”


周圍的人紛紛心裏一緊,心道這棋盤最大的力量估計要爆發出來了。


誰知道,**最後一步踏出。


這棋盤突然閃起了一股光芒,嗡的一響,讓這棋盤從四麵馬上扯了去。


張文俊頭頂的棋盤一晃,陣法的反噬之力傳來,讓他的神海大震。


噗的一下,他跟著噴出了一股悶血。


“破了!”


“他竟然破了珍瓏棋局?”


“天啊,這人是當世棋王嗎?”


“......”


一群人滿臉詫異,震驚的無以複加。


太華公主拍手大叫,“想不到師傅的圍棋下的這麽好,早知道我就跟他來上幾局。”


王小雅一臉懵逼,沒想到**偷偷還學了棋道?


張文昌琴聲不停,輕聲一喝,“琴滅天下!”


他的手指,好似水波一樣在古琴上狂彈一曲,讓這琴聲越發緊促。


四麵虛空猛地一緊,當空浮現一把金色的狂刀,足有百米之長,好似一把天刀當空斬下。


刀未落,下麵已經狂風漫卷。


鋒利的金屬元力擴散四方,讓這演武場上方圓千米的地板磚全部震成齏粉。


要知道,這些地板磚,全都是刻著陣紋,帶著防護之力的東西。


可是被這琴刀一斬,還是全部炸裂。


**身處這霸刀的下麵,隻是抬手一點。


虛空猛地卷動,透明的天空,此刻竟然似是一匹綢緞突然抖動了下。


這金色狂刀嗡的一響,一下被這股空間法則抖了個粉碎,消失在無形之中。


張文昌手下的古琴猛然一聲震響,轟隆一聲把他都反衝了出去。


他重重砸在了地上,白色的長袍染血,同樣被**一招震出了內傷。


兩兄弟麵麵相覷,輸的全都是一臉莫名其妙。


**抬手輕笑,“還要比嗎?”


兩兄弟收了自己的法寶,紛紛站直了身子,抱拳彎腰道,“我們輸了!”


場上嘩然,二人的女粉甚至都唔的一下哭了出來。


有人還急忙送出了手帕,讓他們給嘴角的鮮血擦了擦。


張文俊不解問道,“珍瓏棋局,明明是上古殘局。即便是我師傅也不能破解,不知道道友是如何破解的?”


他對**的稱呼,頓時都謙卑客氣了三分。


**輕笑,“其實說來簡單,我並沒有破解此局。此局確實是死局,不過我跳出了棋盤,在這棋盤的外麵下了一子,此局自然破出。”


“跳出棋盤?”


張文俊兄弟二人驚奇的目瞪口呆,沒想到這樣就能輕鬆破出上古殘局?


內行人卻是聽得一陣困惑,心道這棋盤乃一股高明的陣法,將人封鎖在棋盤陣法裏,如何能輕鬆跳脫出去?


這說的簡單,裏麵可定是有天大的門道。


有人一陣失落,沒想到這一局也輸了。


長安書院的麵子,今天是丟定了。


這時候,遠處的小山上一陣銅鍾轟鳴。


有人一聲輕喝,“阿彌陀佛,小僧來領教道友幾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