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逆天爭命!舍得
loading...

天雷之威,何其龐然?


通天徹地的雷電長矛刺入沈奇手心,雖然相當一部分雷電力量都被雷帝神印吸納,但仍有許多漫延到神魂之上,就仿佛一條條雷電之鞭,劈裏啪啦的抽打在神魂之上!


這一刻,若有他人看見,大約會覺得沈奇神魂手托那雷電長矛,周身電光繚繞,簡直如同雷神下凡。


但沈奇卻感覺到神魂不停顫栗著,虛弱與恐懼感從心底深處洶湧噴發,似乎要讓他立刻跪地受死。


這星球之上,雷電是是生命之始,就仿佛這星球眾生之父。它既擁有著激發生命的力量,也有著毀滅生命的力量,天地眾生包括萬物之靈的人在內,無不對它心懷畏懼。


這種畏懼,從生靈誕生起,便深刻在骨子裏,印在靈魂深處,似乎成為了無法抹除的印記。


所以,哪怕武道修煉到沈奇這個境界,修煉到凡俗的一個極限,麵對雷霆時恐懼仍舊控製不住的從心底湧出。


“轟!”


見一擊沒有劈死沈奇,雷霆似乎憤怒了,又一道通天徹地的長矛直刺到沈奇神魂十指間那微弱的絲絲紫色電光中。


神魂再一次被雷電纏繞、抽打、轟擊,明顯變淡一些。而沈奇心底的恐懼更加難以抑製,似乎隨時要失控,將他的自我徹底淹沒,然後跪拜在雷電之下。


顫栗之中,沈奇仍舊仰頭望天,雙目滿是不屈!


“轟!”


“轟!”


“轟!”


沈奇的不屈服似乎讓天雷更加憤怒,通天徹地的恐怖雷電長矛一道快似一道的轟擊下來,一道的威力比一道強大。


天雷轟擊連綿的轟擊下,沈奇神魂之力越來越稀少,運轉越來越遲滯,吃力。


最艱難的是,心底的恐懼也越來越濃鬱,仿佛要淹沒他最後的理智,將他徹底控製,向天雷拜服。


這一刻,沈奇忽然醒悟:或許這天劫之中他最大的敵人不是天雷,也不是陰火、鴰風,而是他心中的恐懼,是那股生靈麵對天地之威時的卑怯。


老天讓你死,你怎能不死?


人力怎可勝天?


天威之下,萬物皆為螻蟻,便是武道有所成就,也不過是一隻強壯點的螻蟻罷了,如何與天抗衡?


可是,因為天威浩蕩無可抗衡,便要認命受死嗎?


那,生靈存在於這世間的意義又是什麽?


這一瞬間,沈奇想到了草木生根發芽,想到了鳥兒破殼,想到了卵化魚蛇,想到了牛犢墜地掙紮爬起,想到了豆芽頂起了石塊,想到了魚兒逆流而上···


這天下生靈哪一個生存不艱難?又有多少生靈日日夜夜都在徘徊在生死的邊緣?


可是,它們依舊在堅韌的、不屈的、頑強的生長著。


生長,向上,這才是生靈存在的意義!


哪怕命運注定,最終都要走向毀滅,但它們一生都在抗爭!


這眾生,都在與天爭命!


武道修煉更是逆天而行!


如是順應老天的安排,恐怕人至今還都還是猴子,哪裏有這般繁盛的文明?又哪裏會有讓他站在這裏手托雷電,逆天爭命的武道傳承?


心中的信念越來越堅定,龐然洶湧的恐懼都被驅散,然而這時沈奇的神魂已經虛弱到了極致,第八道天雷正轟擊而來!


生死關頭,不屈的意誌下,《煉心飼魔大法》再次被觸發,一道漆黑的影子從神魂的腳底蔓延出來,融入神魂之中,頓時讓神魂之力恢複了大半。


然而,沈奇並沒有因此鬆一口氣。


天雷至此一共降下了八道,每一道的威力都是成倍增加,便是隻剩下一道天雷,以他此時的神魂狀態怕是也無法承受住。


與此同時,虛神共鳴也到了最關鍵的時候,然而鴰風卻愈加的猛烈,直吹得虛神顫動如抖。這般情形下,便是沈奇也不敢保證就一定能夠讓元神順利破碎虛空而來。


而肉身與陰火的抗衡雖然仍在持續中,似乎陷入了僵持,沈奇知道,隻要受到一點不利影響,肉身就會全麵崩潰,轉瞬間被陰火燒成虛無!


看著天空中正在醞釀的第九道天雷,沈奇卻在平靜中思索——該怎麽辦?他還有什麽手段能夠轉化為抗衡三災的力量?


心思轉動,沈奇注意到了神魂與虛神之中的八道紫蓮花印記。


這八道紫蓮花印記代表著沈奇使用《真魔印記》所控製的八個魔奴,它們的存在當然不是毫無依托的,而是靠著沈奇的神魂之力與真氣維持。


它們牽扯的神魂之力與真氣量相當少,並且處在神魂與虛神深處,在平時哪怕是沈奇在與敵人進行激烈戰鬥時,它們的存在都不會影響沈奇什麽。


然而此時,沈奇卻需要釋放它們所牽扯的那一點力量,需要靠這點力量給抗衡三災增加一點支持。


可是,若是解除這八道印記,如今作為他魔奴的百花樓樓主西門漪、青陽宗宗主孔深、紫薇閣閣主溫如玉,江東盟議事長老左為奇、江東盟盟主臧天兆、前雲夢宮宮主鍾離玫、萬劍門門主關遠山、青鳶門掌門傅紅衣這些元武星大人物,統統都會失去控製!


並且,這些人作為魔奴這段時間的記憶會保留,所以清醒後第一件事恐怕就是想辦法防止再被沈奇控製。


而麵對作為魔奴這幾年的“屈辱”,他們甚至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布置諸多手段,反噬玄門之前對二十三州的諸多改革,甚至直接發動門派武者公然舉起大旗對抗玄門都有可能!


然而,哪怕是知道會有這些麻煩,沈奇還是在刹那的思考之後,便果斷的解除了這八道真魔印記。


若是他抗不過三災死掉,這八人的真魔印記同樣會解除;而若是他扛過三災,成就元神,進入神通境,便是不再施展真魔印記,也可以鎮壓得這些妖孽、人傑俯首帖耳、唯命是從。


舍棄八個魔奴,卻能多得一絲逆天爭命的機會。所以,沒什麽好猶豫的。


在體內八道鎮魔印記母本消解之後,沈奇瞬間感覺神魂之力與虛神真氣運轉都暢通了那麽一點,也增加了一點。


而就在這時,天地間驟然一亮,在沈奇眼中變作白茫茫一片,同時一道比先前都更加巨大的雷電之矛從墨雲之中搗了下來!


就是搗,而不是刺,因為刺字根本難以形容這道天雷劈下來時的恐怖威勢!


轟!!!


恐怖的雷聲中,整個五蘊峰峰頂都被雷電淹沒,整個九峰遺跡都顫抖了。


玄門並沒有人知道沈奇要在今日曆雷劫,一時間無數道目光都投向了五蘊峰峰頂···


與此同時,青陽城泉池地下的一座宮殿中,正盤膝閉目練功的孔深忽然睜開雙眼,眼中凜冽的寒芒幾乎凝成實質。


他神色扭曲,麵容也跟著扭曲,咬牙切齒低吼道:“沈奇,沈奇!沈奇!!——”


紫薇閣,荀侖正在與溫如玉討論這季度冀州政事堂上報的財稅情況,卻見溫如玉忽然一呆,旋即就莫名爆發出森森的殺氣,讓荀侖感覺到周圍的溫度都降了下來。


“閣主,可是這冀州的這季度財稅有什麽不妥?”荀侖問道。


自從按照玄門製度改革後,冀州財稅幾乎每年都是翻倍的增長,閣主怎麽會因此不高興呢?荀侖不解。


溫如玉神色好一陣變換,隨後長長吐出一口氣,深深看著荀侖,反問道:“九師弟,你當真認為我紫薇閣這麽模仿玄門的製度去改革是好事?”


荀侖一時愣住。


江東盟,臧天兆從屋中走出來,望向青州方向的天,慨然一歎:“真是恍然若夢。”


左為奇···


雲夢宮鍾離玫···


萬劍門關遠山···


百花樓西門漪···


青鳶門傅紅衣···


都在同一時刻眼神變換,與之前大為不同。


【第二更。】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