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上有喵
loading...

不像神秘的亞馬遜叢林和茂密的寒帶森林,非洲稀樹大草原的食物鏈相對單一明確,陸地上獅子稱王,水裏鱷魚老大。


獅子下水的時候,也要小心鱷魚的牙齒。


不過,知道二師兄紅燒上岸,搖晃身子抖掉渾身的水珠,馬賽馬拉河裏的鱷魚也沒有動。


不是攝於紅燒的獅王氣魄,而是剛剛和紅燒交談的鱷魚老大沒動,其他鱷魚沒膽子動。


否則,幾十上百條鱷魚一擁而上,哪怕咬不死,也會被拖進水裏淹死。


“吼~”


你們快去~


我在這裏等著~


讓一條彩虹披掛在身上,紅燒扭頭對著身後大吼,表示一切順利。


於是,發動機的咆哮聲從對岸傳來,一條土龍滾滾向西,很快就消失不見。


“吼~”


該填下肚子了~


距離上次吞吃一頭大牛,已經過去了好幾天。


後來一直在旅途上追趕斯瓦希裏,紅燒都沒顧得上吃東西,療傷後剩餘下來的一點點能量也已經消耗殆盡。


這會兒,渡河又消耗了一部分體力,饑餓感立刻湧了上來。


沒有獵物啊~


地上的腳印是挺多的,河裏還有角馬的屍體漂浮,不過讓一位國王去吃屍體?


不可能的。


抬頭,環視四周,紅燒鎖定一隻獵物。


“吼~”


沒有地上的,難道還不許吃河裏的嗎?


身上還沒全幹,紅燒就快步跑下河灘,一頭紮進水裏。


等他一米見方的大腦袋從水裏探出來,短劍一樣的牙齒上就掛上了一頭尼羅鱷。


連一絲反抗都沒有,四米多長的成年尼羅鱷就跟條被喵叼著的四腳蛇一樣,巴塔巴塔就被拖到了河邊的大樹下。


隨後,紅燒輕鬆撕扯開堅硬如鐵的鱗甲,咬斷骨頭,大吃起來。


…………


看著個頭大,去了皮後也就那麽點肉,和水牛完全沒有可比性,紅燒就吃了個半飽。


不過,當他想要再去抓一條鱷魚填肚子,無論是河灘上,還是水裏,這會兒都看不到半條鱷魚的影子了。


就好像,馬賽馬拉河裏從來就沒有鱷魚一樣。


“吼~”


奇怪?


鱷魚什麽時候這麽聰明了?


弱肉強食,是自然界的鐵則。


往日裏,紅燒也不是沒捕獵過鱷魚,從來就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這些懶洋洋的冷血爬行動物,隻要吃飽了肚子,就喜歡曬太陽打瞌睡,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


但是今天,這些懶家夥一個個都仿佛被開啟了智慧,打死都不冒出水麵了。


“吼~”


算了~


吃個半飽也差不多~


紅燒掉頭回到樹底下,開始休息,等吉普車來。


他沒看到,等他離開河灘,兩米長的大鱷魚腦袋從水裏冒出兩個眼珠,凶狠地瞪著他。


瞪了一會兒,大鱷魚開始遊動,帶著十幾條成年尼羅鱷就像馬賽馬拉河下遊遊去——這些鱷魚就是整條馬賽馬拉河裏所有的智慧鱷魚了。


沒有長時間在陸地上跋涉的能力,鱷魚們沒辦法去神秘高台啟迪智慧,隻能等自然開竅。


就連這十幾條鱷魚,都還是靠著鱷魚壽命夠長,才慢慢積累下來的。


事實上,十幾分鍾前,智慧鱷魚數量還要加一條,隻是那一條剛剛進了紅燒的肚子。


…………


“轟轟轟~“


小小地眯了一會兒,眼瞅著太陽快要升到頭頂,紅燒用尾巴掃掉身上煩人的小蟲,正準備去喝點水,遠處突然傳來發動機的轟鳴聲。


隨後一輛綠色的吉普車載著四位遊客,帶著滾滾土龍,飛奔而來。


“吱嘎~”


刺耳的刹車聲,吉普車一個飄移甩尾,停靠在二師兄紅燒身邊。


“吼?”


這麽快?


發出一聲低吼,二師兄紅燒跳上車,蹲在自己原來的位置上。


他有些驚訝,幾小時前分開的時候,又是過關,又是安檢,一大堆好像很麻煩很耗費時間的樣子,怎麽這麽點時間就過來了。


“嘿嘿嘿,我是誰?”


“我可是馬賽小王子~”


這會兒握著方向盤的換成了特裏,看他的表情,挺得意。


“沒想到坦桑尼亞這邊的邊防警官是我爸爸的表弟的姐姐的老公的弟弟,肯尼亞那邊的邊防首長以前是是我媽媽的姑姑的老公的弟弟的警務員~”


雖然關係很遠,不過也挺說明特裏家的勢力挺強的,在兩個國家都能搭上關係。


非洲可不像歐洲,亞洲那麽和平。


這裏很多國家的政府都是軍政府,軍隊掌權,能和軍人搭上邊,就能橫著走。


“吼~”


走這邊~


抬起爪子,拍拍支架,指明方向。


剛剛的幾個小時,二師兄紅燒可不是光光睡覺了。


就著地上的腳印,紅燒知道了角馬群大遷徙的方向,同時確定了自己和角馬群的距離。


估摸著,知道角馬群最終會停頓下來的地方,紅燒覺得今天就可以看到自己的老婆了。


“好嘞~”


心情好,看誰都順眼。


特裏一打方向盤,吉普車立刻在草原上奔馳起來。


而隨著路途的不斷衍伸,車輪下麵的牧草一點點由矮變高,由枯黃變成黃綠又變成嫩綠。


開了差不多三四個小時,當天空燒起火燒雲的時候,被勾引起來拍照的莫莉和凱瑟琳突然驚喜地大叫起來。


“看,快看~”


“好多角馬!”


二師兄紅燒睜開假寐的眼睛,立刻看到了成群的角馬和牛羚,它們不再奔跑,而是分散成一小群一小群的散布在鮮嫩的草地上大快朵頤,補充著長途跋涉消耗掉的體力。


“這就是斯瓦希裏嗎?”


雖然沒有看到百萬角馬橫渡馬賽馬拉河的壯烈景象,但此刻一眼看不到邊,散布整個草原的角馬,還是讓私人感覺到不虛此行。


而在三個小年輕還沉浸其中的時候,洛林清醒過來,問道。


“吼~!”


當然不是~


想要看到斯瓦希裏,還要好幾個小時呢~


沒有用摩斯電碼,紅燒用爪子推了下特裏,示意他繼續前行。


草原上再次響起吉普車的發動機轟鳴,順著紅燒指點的方向,再次前行了幾個小時後,一行人安營紮寨。


第二天一大早,天剛亮,二師兄紅燒就催促著四人再次上路。


天很藍,凱瑟琳睡眼朦朧地從帳篷裏鑽出來。


她看向朝霞,橘黃色的,跟個喵似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