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追蹤
loading...

旱季的塞倫蓋蒂萬草枯萎,隻有少少幾顆大樹頂著光禿禿的枝幹聳立。


但隻要雨季來臨,天空降下清澈的雨水,深埋在地下的草根就會立刻綻放出翠綠的嫩芽,幾天之內,長成半人高的草原,隨風搖蕩。


不過,現在還是旱季。


“大獅子,還有多久?“


吉普車的輪胎壓過枯草,激蕩起滿滿塵埃,變成車子後麵滾滾長龍。


帶著阻擋塵埃和紫外線的墨鏡,洛林握緊方向盤,頭也沒回。


“吼~”


不知道~


朝那邊走~


在塞倫蓋蒂大草原上追隨角馬大遷徙好幾天了,二師兄已經和這幫人混熟,也告訴了洛林一行人,自己叫木法沙。互相間培養出了少許默契。


有時候,不用摩斯電碼,互相間也能了解彼此的意思。


此刻就是這樣。


光是聽二師兄紅燒低吼的腔調,洛林一行人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和洛林換了座位,靠在二師兄紅燒旁邊的特裏,不由抱怨。


”又是不知道?“


“木法沙,你可是斯瓦希裏的國王唉~”


“怎麽感覺比我這個離開塞倫蓋蒂大草原好幾年的小年輕還不靠譜~”


腦袋上架著洛林同款墨鏡——出發時候隻準備了少少時間,但特裏準備的東西還挺全,無論是此刻的墨鏡,還是女士用的防曬紗巾和帽子,都一應俱全。


就連二師兄紅燒的大腦袋上都頂著一頂大牛仔帽,掛住左邊耳朵。


“吼~!”


你知道什麽!


斯瓦希裏別名移動的榮耀之地,每時每刻都在大草原上遊蕩。


沒有我的帶路,你一輩子都找不到!


扭過頭,斜眼藐視了一眼小黑炭,二師兄的爪子依舊架在吉普車的車架上,壓得車架咯吱作響。


爪子很大,洛林不用抬頭就可以看到,他轉動方向盤,向著二師兄紅燒指點的方向前進。


在車廂裏,凱瑟琳和莫莉倚靠在一起,有氣無力地喝著水。


直到吉普車前方出現一條洶湧澎湃的大河。


河岸邊,無數的鱷魚趴在泥灘上,讓炎熱的陽光照射在背脊上,讓溫度刺激肚子裏的消化菌——它們的肚子都鼓鼓的,不久前剛剛飽餐一頓。


“吼~”


停車~!


河岸上滿是淩亂的足跡,河水裏還有不少漂浮的角馬屍體。


二師兄紅燒的眼睛立刻眯了起來。


他低吼一聲,傳達出讓洛林停車的意思,自己卻在車子還沒停下來的時候,就飛身而出,落在河岸邊。


隨即,他發出一聲悠長的吼叫,引得河岸邊的鱷魚紛紛抬頭。


“木法沙在幹什麽?“


“這麽突然下車了?”


姑娘們的膽子還是偏小,麵對成群的鱷魚,都縮在車上張望。


倒是洛林和特裏在二師兄跳下車後停下車來,撈起車上的獵q-ia:ng就跟著下了車。


沒想到,兩人剛剛下車,曬太陽的鱷魚群就騷動起來,無論大小都突突竄進了河裏,直到一個兩米多長的腦袋從水裏探出來。


任憑洶湧的河水衝刷,都巍然不動,仿佛礁石。


“好大的鱷魚!”


“照比例算,怎麽也得十米長啊!”


看了下手裏的獵q-ia:ng,洛林和特裏搖著腦袋回了車上。


這樣的塊頭已經不是獵q-ia:ng能夠對付的了,就跟穿了身鋼鐵鎧甲一樣,獵q-ia:ng子彈打上去說不定都得崩飛。


凱瑟琳和莫莉更是緊緊關注,做好了隨時尖叫的準備。


大鱷魚沒有上岸,就這樣泡在水裏,和二師兄交流起來。


“吼~”


“嗡嗡~~~~”


“吼~”


“嗡嗡嗡~~”


雄獅的低吼和鱷魚發出的聲音交相輝映,也讓洛林一行人看到了鱷魚奇特的發聲方式。


每一次發聲,巨大鱷魚都是會深深吸一口氣,把背部浸進水裏,接著他背上的水麵就會劇烈震蕩起來,發出連綿不斷的嗡嗡聲。


這種嗡嗡聲原本是公鱷魚求偶時候才會發出來的聲音。


但對麵這頭大鱷魚顯然也是個智慧動物,這種嗡嗡聲現在被他動作和二師兄溝通的語言,不斷表達出大鱷魚的意思。


”吼~“


“嗡嗡嗡~~~~”


溝通持續了好一會兒,也讓車上四人提心吊膽了好一會兒。


生怕大鱷魚衝上來——畢竟論個頭,二師兄隻有對方的一半,幾天前還受了傷,實力受損。


萬一打起來,大獅子吃虧了這麽辦?


要不要上去幫忙?


幸好,這種情況沒有發生。


河岸邊的二師兄扭頭走回車邊,隨便一蹦就跳上了車,大鱷魚也慢慢沉進水裏,隨即一旁漂浮著的角馬屍體呼嚕一聲,就沉進了水裏。


“啪啪啪啪啪~”


雖然有了些許默契,不過複雜的事情還需要摩斯電碼交流。


跳上車的二師兄拍打著車架,發出一連竄的聲響。


“大遷徙的角馬群已經過河了~”


“統領斯瓦希裏的是我的妻子,斯瓦希裏的王後沙拉碧。”


“現在有點麻煩。”


“這車開不過馬賽馬拉河~”


當然大鱷魚和二師兄之間的溝通並不僅限於這些事情,另外關於黑獅子親王沙卡拉,科莫多龍和太攀蛇,橘色小貓大顯神威之類的事情,二師兄紅燒認為並不需要和車上眾人述說。


再說了,大鱷魚也並沒有親眼看到。


雖然馬賽馬拉河有一部分屬於塞倫蓋蒂,但大鱷魚的地位,在斯瓦希裏更像是一方諸侯國,每年上供下,並不需要日日上朝問安。


“已經過去了啊?”


聽了凱瑟琳的翻譯,特裏摸著腦袋。


身為塞倫蓋蒂的土著,特裏知道在馬賽馬拉河上確實有橋可以通行吉普車,這不成問題。


問題是,馬賽馬拉河是肯尼亞和坦桑尼亞的邊境線。


也就意味著,必須要辦簽證才能夠翻越馬賽馬拉河,繼續追隨大遷徙的腳步。


“辦簽證和入境手續要耽誤不少時間~”


“要不這樣,木法沙先到河對岸等著我們,我們開著吉普車辦好手續,再開車來接木法沙~”


特裏出了主意。


讓凱瑟琳用摩斯電碼給二師兄解釋了一遍。


雖然聽不懂簽證,手續,入境許可什麽的專業名詞,不過紅燒可以聽出來讓自己先過去,然後在對岸等他們。


“吼~”


點點頭,跳下車,二師兄撲通一聲就跳進馬賽馬拉河,快速向對岸遊去。


隨即,從水裏冒出無數個鱷魚腦袋,最前頭是兩米多長的鱷魚腦袋,橙黃眼眸上兩層瞬膜開合著,帶著些莫名的情緒。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