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章 三季極樂黍
loading...

吳浩感覺自己有點被打擊到了。


他打聽了一下這家人的情況,發現人家日常生活就是吃這種靈米的。


靈米,吳浩也吃過。


可是一直到他拜師苑晨睿的拜師宴,他才開始接觸這玩意兒。


一般來說,紅蓮宗的外門弟子都接觸不到靈米,更何況山下的農夫了。


紅蓮宗倒是有一些靈田,不過都是由丹堂的學徒來負責,種植靈米完全是當做藥材來小心嗬護。


紅蓮宗的長老和內門弟子們,每月的靈米都有固定的份額。


一般弟子們分到靈米,也少有自己吃的。


都是拿去出售,或者請丹師給煉成培元固本的丹藥。


隻有接待重要賓客,或者逢年過節辦喜事的時候,才會用靈米烹製食物裝點門麵。


要知道種植靈米對於靈田的土壤靈力要求很高,在紅蓮宗中靈米都是和一些對靈力要求沒那麽高的藥材輪耕的。


一般來說,種上一茬靈米,靈田的靈力需要三年左右才能夠恢複到能夠種植下一茬的程度。


而且靈米藥性溫和,雖然容易吸收,無副作用,可是煉丹效果要比一些補益藥材差上一些,並不受丹師青睞。


當然,它還有著固本培元,緩慢提升根骨資質的作用。


不過,這種效果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隻有日常大量食用,才能夠起到一點效果。


也就是吳浩現在遇到的這家人的情況。


怪不得這漢子能夠在種地之餘就能修行到煉氣期呢。


天天吃靈米,這是嶺南一般宗門核心弟子都沒有的待遇啊。


這種條件下,修到練氣期也就沒有那麽稀奇了。


根據這一家三口所說,他們所種的地,乃是租種的斷空山飛雲觀的。每年隻需要繳納固定的地租,剩餘的糧食他們可以自用。


而斷空山飛雲觀在每年都會給他們提供糧種,就是在每年春夏秋這三個收獲的季節,會發到他們的手中。


飛雲觀規定必須使用他們的糧種,要不然絕對做不到一年三熟!


聽到這個情況,吳浩再次被打擊到了。


靈米,不是應該春耕秋收麽,為什麽他們這裏可以一年三熟。


這個世界開掛了吧?


如果是這樣,這一年得光種地就得多少小錢錢啊?


他這是來到了大千世界了嗎?


這一刻,吳浩感覺自己就像是頭一次進城的鄉下人,震撼莫名。


或許是看到吳浩臉上的驚歎,這漢子滿臉驕傲的打開了話匣子,跟吳浩吹噓你他們的“極樂黍”來。


極樂黍,就是他們現在種植的這種三季靈米的名字。


根據他們所說,這種極樂黍乃是傳說之中的極樂世界的佛陀菩薩與諸善居士日常食用之物。被一位叫做“妙手天王”的護法羅漢把種植之法帶到了人間。飛雲觀的師父們兩年前學到了這種種植之法,於是開始在周邊區域推廣。


據說極樂黍的糧種,每一季都需要飛雲觀的師父們以佛門大法力加持,才能夠迅速成熟。


若是私自留存糧種來種植,長出的就是一般的一年一季的普通靈黍了。


開始的時候,一年三季的極樂黍在斷空山周邊引起了極大的轟動。也有很多門派或者世族想打它的主意。他們不願去飛雲觀求賜糧種,而是暗暗找極樂黍的租戶夠買糧種。


結果明明是三季黍裏結出的種子,可是長出來的莊稼真的就就成了一季的了。


從此,這些勢力再也不敢心懷僥幸。想要極樂黍靈種,隻能夠通過飛雲觀的渠道。


也是因為極樂黍的原因,飛雲觀算是徹底得到了斷空山周邊勢力的承認,成功的融入了這裏。


根據他們所說,飛雲觀並不是斷空山的本土勢力,而是十幾年前從其他地方遷入到這裏。


剛開始的時候,這裏並沒有佛門。飛雲觀與這裏的修行勢力產生了不小的衝突。


後來飛雲觀展示了實力,才開始慢慢的建立底盤,宣傳教義,招募信徒,漸漸站穩了腳跟。


一直到極樂黍出現,飛雲觀才算徹底的成了香饃饃,成了斷空山周邊勢力趨之若鶩的存在。


“這玩意兒,不會是轉基因的吧?”吳浩聽了對方關於極樂黍的描述,心中暗暗嘀咕。


如今有了虛空元靈,吳浩的記憶比過目不忘還好使。


哪怕是穿越前的孤兒美術生的經曆,他隻要仔細回想,也曆曆在目。


在他的印象之中,這種無法模仿的超級種子,好似利用遺傳學的手段也能夠做到。


可惜他上高中的時候成績一般,學的又是文科,生物過了會考就不考了。根本就沒有深究過遺傳學類的知識。


到底是雜交,還是轉基因,他也傻傻的分不清楚。


不過對於佛門法力加持,他卻是不怎麽信的。


因為能量守恒!


佛門法力加持了種子,經過種植、生長、收獲,然後在製作成靈米下肚這個過程。就算是所有收獲的靈米都給加持種子的這個人吃,也是得不償失的。


吳浩作為丹師,對於這方麵的事情門兒清。


修行者不是沒有迅速催熟靈藥的方法,隻需要持續不斷的輸入靈力催熟就可以。


可是除了修行者奴隸外,沒人會用自身真元法力催熟靈藥。


很簡單的一個道理。


母雞要是不吃別的食物,隻吃自己下的蛋,有可能長肉麽?


所以,吳浩判斷這個極樂黍,必然有其他貓膩。


他都有點不敢吃了。


後來他一想,反正就是個天魔重生之軀,這麽在意幹啥呀,才心安理得的把靈米粥喝進去。


喝了點粥,吳浩肚裏暖洋洋的,感覺身體上傷勢的痛楚也沒有那麽嚴重了。


這個時候,吳浩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翁倩!


他記得當時是把尚德和尚和翁倩一起扔出去的。現在尚德被重傷救了回來,翁倩哪裏去了呢?


於是他就向這個漢子打聽飛雲觀的師太把他送到這裏來的時候,有沒有提過和他在一起的那個姑娘。


吳浩還發揮特長,要來紙筆勾勒了一番。


寥寥幾筆,翁倩的形象就躍然紙上,活靈活現,令幾人歎為觀止。


可惜他們都沒聽說過翁倩的情況。


沒辦法,隻能夠等飛雲觀的人來了後,找他們問問了。


吳浩剛這麽想,就聽到門外響起一聲佛號。


“阿彌陀佛,師兄既是佛門出家之人,為何對這個姑娘如此在意?”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