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膽小鬼
loading...

顧雲錦才不管閔老太太說什麽呢,她隻是淡淡地看了徐老太爺一眼。


徐老太爺摸著玉扳指,一副揪心又無奈的樣子。


顧雲錦暗暗歎氣,徐老太爺的這個樣子,叫徐氏看見了,還不曉得多傷心。


“昨日嫂嫂來,說太太這幾日病了,我今日回去瞧瞧她。”顧雲錦道。


顧雲錦要去看徐氏?


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各人各心思,隻徐老太爺鬆了口氣,揮手道:“去吧去吧,記得早些回來。”


顧雲錦剛出了仙鶴堂,就聽見身後一陣腳步聲,她轉頭看去,見是徐令婕追了出來,不由挑了挑眉。


“你去看姑母?”徐令婕追了幾步,略有些氣喘,“你走這麽快做什麽?又不是趕著投胎去。”


顧雲錦似笑非笑:“我趕著投好胎,地府不收我啊。”


話音一落,徐令婕的臉色又白了,她想起剛剛在屋裏的那個陰測測的眼神,饒是站在陽光下,都叫她脖頸發涼。


“胡說什麽呢,就那麽一會兒,喝了幾口水,哪裏能死了?”徐令婕訕訕,“這不是活蹦亂跳的嗎?你可別再說那些滲人的話了,不好的。”


顧雲錦沒忍住,嗤笑出聲。


她說的其實是沒死在嶺北、反而一朝回到十年前,但徐令婕不曉得,以為她說的是落水沒死。


隻不過,推人落水那等不好的事兒,徐令婕都做了,竟然還怕她說些不好聽的。


“可我看見臨死的樣子了呀,”顧雲錦壓低了聲音,附耳過去嚇唬徐令婕,“真的,魂兒都飛起來了……”


一通瞎掰亂造,嚇得本就心虛的徐令婕雙腿直打哆嗦。


顧雲錦笑道:“你別怕呀,莫不是你真擔心我推你下水吧?”


徐令婕瞪著眼睛,沒吱聲。


“幼稚!”顧雲錦撇了撇嘴,“我才不會用這麽無聊的法子對付你呢!你推我一回,我再推你一回,沒丁點意思,小孩子把戲。”


徐令婕呼吸一窒。


雖然她隻比顧雲錦大幾個月,但兩人相處,她一直都是當姐姐的那一個。


她教顧雲錦規矩,讓她改了那些粗鄙氣息,顧雲錦從前聽話,徐令婕說什麽就是什麽,這叫徐令婕滿意極了。


可現在,顧雲錦竟然說她“幼稚”?說是“小孩子把戲”?


徐令婕一股子堵在胸口,咬牙道:“你現在這樣子,太粗魯了!盡逞口上威風!”


顧雲錦快速伸出手,三指扣住徐令婕的下顎,看著對方光潔的臉蛋,道:“是逞口上威風呀,我若耍起手上功夫,我怕姐姐這張嬌滴滴的臉蛋受不住呀。這要是一拳頭砸在你臉上,嘖,會不會流鼻血?”


察覺到徐令婕的身子僵住了,顧雲錦鬆開了她。


這就嚇著了?真沒意思。


說得好聽是柔弱細膩,說得不好聽就是膽小如鼠,就這樣的膽子,還想行惡?


顧雲錦沒再理徐令婕,帶著念夏離開。


等走得遠了,念夏才出口戳穿:“姑娘,不是奴婢小瞧您,您那一拳頭下去,肯定不會流鼻血。”


顧雲錦腳下一頓,心酸道:“你就不能讓我威風威風?”


念夏的眼睛晶晶亮:“那您是挺威風的,二姑娘都被您嚇傻了。”


顧雲錦笑彎了眼。


另一廂,直到顧雲錦走得沒影了,徐令婕才回過神來。


徐令意在不遠處把剛才的動靜都看在眼中,她不疾不徐走上前,道:“真是你把她推下去的?”


“沒有推她,你別信她胡說!”徐令婕唬了一跳,抬聲道。


徐令意哪裏看不出她在虛張聲勢,不由笑得溫柔:“池邊也不算濕滑,你既然沒推她,那肯定是有淹死鬼了,它好不容易尋了個抵命的,你又喊著把雲錦救起來,壞了它的好事。你千萬當心些,別被它拖走了。”


徐令婕的小臉慘白,聲音都帶顫:“你說的都是什麽呀!我先回去了!”


話音未落,徐令婕一轉身就跑了。


徐令意的笑意漸漸淡了,隻留下一絲譏諷。


膽小鬼!


她暗暗道。


侍郎府到北三胡同,慢慢走路也就不到兩刻鍾。


轎子平穩,顧雲錦眯著眼歇了歇,等穿出侍郎府所在的青柳胡同,進入東街,她挑開簾子,往外頭看去。


自從那年離京,顧雲錦有三年多沒見過城市繁華了,就這麽看東街上的鋪子商戶,都叫她生出些感慨來。


“念夏,”顧雲錦喚了聲,道,“前頭經過素香樓時停一停。”


念夏笑道:“姑娘想吃他家的點心?”


顧雲錦是想極了。


嶺北的莊子裏哪有什麽好吃的?一年到頭,難得開頓葷腥,她們主仆兩人身無長物,想自己掏銀子去吃些好的都不行。


昨日醒來,因她是“病人”,楊氏不許她吃油膩之物,隻讓人熬了粥,備了些清口小菜。


而因著閔老太太的規矩,徐府早上都是不開葷的,這會兒聞著街頭攤子的油香氣,顧雲錦饞得不行。


她的嘴巴,真的是淡死了!


素香樓的點心,就是她的心頭好。


用料足、放油多,一口下去,香得不得了。


“多買些,要分太太和嫂嫂,還要帶回蘭苑收起來。”顧雲錦叮囑道。


她倒不擔心楊氏這幾日都不給她開葷,真吃不上,她就去跟徐令婕拚一桌子,徐令婕難道還敢趕她出來?


隻不過,苦哈哈的日子過多了,總要家裏有糧,才能心裏不慌。


轎子落在素香樓外頭,念夏進去買點心,顧雲錦聞著香氣等候。


素香樓人來人往,雖不是用飯的時候,但也熱鬧非凡。


“寧國公府的小公爺前幾日回京了,也不知道又做了什麽,得了皇上一堆賞賜,我兄弟守宮門,他說那賞賜光用車拉,就好幾車呢。”


“人家是皇上的親外甥,賞多少都不奇怪!你們也不想想小公爺的親娘是誰,安陽長公主啊!最受先帝爺喜歡的了。長公主就這麽一個兒子,皇上能不器重?”


“可我聽說,昨日徐侍郎府宴客,小公爺去徐家了,徐家祖墳冒煙了吧?怎麽就入了小公爺的眼了?”


外頭的交談聲傳入轎內,顧雲錦起先聽著還不上心,直到聽到了這兒,她一個激靈坐直了。


徐家什麽時候抱上這麽一根大腿了?怎麽她十年前、十年後都不知道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