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丹藥無效
loading...

周菲聞言也正經起來,思索了幾秒鍾,道:


“我覺得前段的伴奏就用你剛剛彈的吉他旋律就好,簡約,能突出你的音色,前奏就這樣,之後高漲部分在添加一些多元化伴奏,這首歌就成了。”


“具體的伴奏得去工作室,下午......我將歌詞都寫出來,明天找一家音樂工作室去弄伴奏。”紫妍想了想說道。


“嗨,簡單,直接找姐夫看一眼不就行了,伴奏不分分鍾鍾的事兒。”周菲隨意的說道。


“不要。”紫妍抿嘴搖了搖頭,美麗的大眼睛有著少許異彩和期待:“我要等歌曲成品後在給他聽。”


看著紫妍含苞待放的表情,周菲捂著自己的頭:“得得得,妍姐你想怎麽辦就怎麽辦,不要總撒狗糧了。”


“切。”


紫妍笑盈盈的白了她一眼,轉身在鋼琴上繼續彈奏。


彈奏幾分鍾鋼琴,又彈一彈吉他,再在紙上刷刷寫下話語。


就這樣,時間很快來到了十一點半。


“姐夫他們回來了!”周菲從窗口看見幾輛車回歸說了一聲。


“哦哦。”紫妍應了一聲,在紙上刷刷寫下兩組話,把鋼琴蓋合上。


這時候張漢抱著萌萌帶頭走了進來。


他走到鋼琴一側,腦袋往前湊了湊,看向那紙張,問:“寫的怎麽樣了?”


“哎呀!”


紫妍突然叫了聲,趕忙將紙張抓在手中:“先不要給你看,等做出來才行。”


張漢見狀,有些忍俊不禁的笑了起來。


“額?”


在張漢懷裏的萌萌左瞅瞅右瞅瞅,目光最終定格在紫妍手裏的紙張上,她嘟囔著說:


“麻麻、麻麻是有小秘密了嘛?”


“噗嗤......哈哈哈,對對,你媽是有小秘密了。”周菲好笑的說道。


“哼,麻麻都不給我和粑粑看。”萌萌輕哼了聲。


小家夥的模樣,讓在場大人連連失笑,紫妍伸出手,在萌萌粉嘟嘟的臉蛋掐了下:


“不是小秘密哦,過幾天就給你們看啦。”


“你們先上樓吧,我現在做飯。”張漢笑了笑說道。


於是一行人上了二樓,張漢在樓下開始收拾那些魚。


手起刀落,速度很快,便將魚的內髒等物清理幹淨。


緊接著便將清江魚和草魚放在菜板上。


張漢的右手拿著切片刀。


唰唰唰!


不斷的來回律動,總共七條魚,用時三十秒便結束。


魚還在菜板上,沒有絲毫變化。


但張漢抓著魚頭輕輕一動,完整的魚便成為一片片灑落。


將魚的骨刺扔掉,張漢的瞳孔深處光芒一閃,手掌輕輕一揮。


頃刻間,所有的魚刺破體而出,緩緩的飄落在垃圾桶裏。


今天打算做的一道主菜,便是水煮魚,也叫江水煮江魚,也叫水煮魚片,除了魚肉片,還有黃豆芽等輔菜,口味麻辣、嫩滑、鮮香,是川菜中很經典的一道菜。


除了水煮魚,還準備做羅漢大蝦,雞蛋羹,涼拌菜等等。


水煮魚的七條魚,五條清江魚和兩條草魚,個頭都不小,樓上三條便夠用,其他的便是會員食客的了。


對於酷愛火鍋的紫妍來說,水煮魚也是一道很喜歡的菜式,它的前身便有著火鍋的影子,口味獨特,更別說還是山上的食材了。


到現在王鳴和榮佳欣以及王雅,終於明白,當時他們所說張漢做菜特別好吃,都是真的。


甚至都讓王鳴暫時放棄了研究陣法,也沒有去四處看看有沒有哪個地方適合王家移居,而是直接打算度假休息一段時日。


王家在西航不說多根深蒂固,企業的問題也不是短時間就能解決的,這事情也不是很著急。


很快,在張漢做菜的時候,食客相繼到來。


聞著那飄蕩在空氣中的魚肉香味兒,讓人食指大動。


飯菜做好,眾人開始吃飯,當夾起魚片,送入嘴裏的時候。


那魚肉的濃香彌漫開來,肉質鬆軟香嫩,讓人無比享受。


於是乎......


一個個筷子奔著水煮魚而來。


看菜式下降的程度,張漢愣了下。


看來自己是小看了這幫吃貨啊!


“咳。”


以防萬一,張漢拿過一個空碗,直接夾了一碗的魚片,放在萌萌的麵前。


“唔,這麽多呀,萌萌吃不了。”萌萌一邊吃著飯一邊嘟囔了聲。


一頓香噴噴的午餐結束後,眾人休息了片刻。


再次出門前往新月山,這一次紫妍和周菲也跟著,拿了筆和紙等,打算下午有靈感的話,完善一下歌詞。


到達新月山,張漢先去了寵物區,陪著萌萌玩了會兒,感受到大黑和小黑的實力,張漢笑著點了點頭,覺得很不錯。


坐了片刻,張漢去了雷陽樹下,準備開始煉丹。


紫妍坐在一側,完善了下歌詞後,站起身:


“我也過去看看。”


說完走向山頂。


“你要煉丹了嗎?”紫妍好奇的看了幾眼問。


“嗯。”


張漢笑了笑,嘴唇微微翹起。


“有人呢!”


紫妍沒好氣兒的白了眼張漢,大眼睛向後側看了幾眼,發現沒人注意這裏,便點起腳尖在張漢的嘴唇輕吻了口。


對於紫妍的吻,張漢是頗為享受的。


她的嘴唇粉嫩嫩的,親過來的時候會微微向前一翹,觸感動人。


“哈哈。”張漢滿足的笑了聲,道:“那我開始嘍。”


“嗯嗯,開始吧。”紫妍挽著張漢的胳膊回答。


隻見他左手微微一揮,一樣樣靈藥草飛入丹爐當中,火石在下側燃燒起熊熊火焰。


“我在這裏會不會打擾到你?”紫妍問了聲。


“不會啊,這幾種丹藥沒什麽難度。”張漢回答道。


“哦。”紫妍的大眼睛眨呀眨的,盯著丹爐看了一會兒,問道:“這個感覺就像是煮湯藥一樣呢。”


“差不多。”張漢解釋道:“將這些東西融成湯汁,也能喝,隻不過效果並不是最好,呈圓形的丹藥,才是最完美的狀態,融合的程度還有層次,就是丹藥的品級,最低的是普通的下品,然後中品,上品,極品還有神品,東西比較複雜,等會兒我煉好,晚上給你吃一顆試試。”


“我也要吃嘛?那、那我也變成很厲害的武者了?”紫妍微微一笑說道。


“額......”張漢表情一頓,沉吟了下,回答:“我感覺未必能讓你提升實力,你的身體裏有我也不明白的秘密,看不透,我們之前在酒店的時候,第一次你不是讓老公晉級好多麽,突破很大,我也沒想明白,不過以後會搞清楚的。”


“有秘密?”紫妍抿了抿嘴唇,說:“那我該不會也像你一樣吧?”


“我也不知道啊。”張漢苦笑了聲,不過隨即他搖了搖頭,語氣堅定的說道:“不管有什麽秘密,不管怎麽樣,你就是我的老婆,是我愛的人。”


“嘻嘻。”紫妍一時間心花怒放,美滋滋的,大眼睛眨動幾番,最終俏臉微微一紅,小聲道:


“我厲不厲害無所謂的呀,你厲害就行,我們那個的時候能讓你突破,那、那以後你想的時候,就......讓你......”


“什麽?”張漢眼睛微微一眯,笑著問。


“哎呀,你明知故問了。”紫妍紅著臉嬌嗔道。


“哈哈哈......”


張漢爽朗的笑了起來。


就這樣,張漢一邊控製煉丹,一邊和紫妍聊著。


大概半個小時,紫妍回去陪萌萌玩耍了。


張漢依舊站在這裏,陸續的添加靈藥草。


對於草木之道,張漢的了解很深,雖然不是最完美的丹方,但用其他的替代品,也可以煉出想要的丹藥。


除去上午用的五種三階靈寶以外,這一次其他的四種三階靈寶全部投入其中,加上七十九種二階靈寶,一百八十七種一階靈寶。


來煉製一爐小培元丹!


小培元丹的功效和培元丹差不多,就是為了提升實力。


張漢用元青果煉製的培元丹,讓他從練氣前期一躍成為鞏基前期。


也因為元青果是很接近四階的靈寶,而這些三階靈寶,效果雖沒有那樣霸道,但煉製出的小培元丹,也差不多可以讓練氣後期突破到鞏基。


至於像趙風這樣的暗勁巔峰,也可以一躍成為氣勁,也就是練氣前期。


具體效果還要因人而異。


而這一爐丹藥,並不是一顆,大量的靈藥草,可讓丹藥的數量在五顆以上,最多能達到十一顆的程度。


不過張漢預計在八九顆的樣子。


這一爐下去,三階靈寶用盡,二階的也去之九成,一階的少了小半。


其餘的靈藥草能煉製而出的,大部分是一階,少部分是二階,三階是不可能了。


這一爐丹藥,張漢一直煉到下午五點鍾。


隨著火焰的熄滅,數顆丹藥從丹爐內飛了出來。


張漢一把抓過,放在手心裏。


“十顆,還不錯。”


張漢笑了笑,對於這個結果很滿意。


看了眼時間,是時候回去做晚餐了。


剩下的靈藥草明天便也差不多煉製好。


於是張漢來到後山,和萌萌玩幾分鍾,眾人便打道回府。


車隊剛剛從山下離開的時候,一輛直升飛機從新月山的空中呼嘯而過。


在直升飛機的邊緣,有著一個拿望遠鏡的男子,向下不斷看,終於,在雷陽樹下,發現了一捆捆放著的靈藥草。


“那是地級寶物東溪草?”


“地級藍七花?”


“嘶,這麽多的量!”


“天啊,五行爐真的在這裏!”


拿著望遠鏡的人內心中升起滔天巨浪。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多的靈藥草,像是草垛一樣隨意放在一頭。


“張宗師不愧是張宗師,厲害。”


男子讚歎了聲,拿出自己的手機,撥通了一則號碼:


“杜師兄,查到了,五行爐真的在新月山上,還有很多的靈藥草,量非常大!”


“我知道了!”


“......”


回到餐廳,晚餐眾人吃的是火鍋,火鍋算是在他們吃的頻率最高的菜,畢竟也是大眾很喜歡的。


飯後,眾人坐在二樓沙發上喝茶休息。


榮佳欣看著陪著萌萌玩耍的紫妍,微微笑了笑,目光看向張漢,問:


“小漢,你想要等你父母回來結婚,小姨也沒意見,但......”


“你們是不是先把結婚證給領了呀?戶口也要落啊,還有是不是得先去紫妍家裏提親?”


此言一出,場上瞬間寂靜了下來。


周菲、張莉,包括王鳴和王雅父女,都看向了張漢。


心底都挺期待兩人將婚姻大事辦一辦。


“小妍呀,小姨說話比較直來直去的,不知道你對這件事有沒有什麽意見嗎?”榮佳欣又看向紫妍,笑著問。


“我......”紫妍抿了抿嘴,內心有點嬌羞,美眸看了眼張漢,小聲道:“我聽他的。”


於是眾人的目光再一次看向張漢。


“我覺得小姨說的對,最近我就準備去提親。”張漢看著紫妍,目光柔和,微笑著說道:“然後訂婚,領結婚證,等接回父母,舉辦一場滿意的婚禮。”


“對呀,就該這樣。”榮佳欣很高興的笑了起來。


紫妍的眼睛眨呀眨的,心底有著一連串的詞語:


提親,訂婚,結婚證,婚禮......


我要和他領證了......


紫妍的內心是很甜美的。


“唔?嗯哼......”萌萌眨巴著明澈的大眼睛,瞅來瞅去,最終模糊不清的嘟囔了兩聲。


也不知道小家夥說的是啥。


不過張漢隱隱的聽到‘拿花花,照美麗的相片。’


顯然小家夥還記得張漢曾說過的話,等粑粑麻麻結婚的時候,自己要拿花花的呢。


見到這件事就暫時這樣定下來,屋子裏的氣氛更活躍了。


周菲和張莉以及王雅,都時不時的和紫妍開一句玩笑。


惹得她時常羞紅了臉頰。


在快到十點鍾的時候,眾人起身離開。


到了樓下,張漢拿出一些丹藥。


“小姨,這兩顆是你和小姨夫的,等會兒回去吃吧。”張漢遞過去兩顆小培元丹說道。


這讓王鳴頗為興奮,榮佳欣笑著問:“這是什麽丹藥?”


“吃完就知道了。”張漢笑著搖了搖頭,等他們自己去體會吧。


隨後又揮手叫來趙風:“你,許勇,阿虎,老孟,冷月,你們五個每人一顆,哦對,也給劉教官一顆吧。”


張漢遞過去六顆丹藥。


他們五個是安保團的成員裏練的最好的,實力接近化勁,能將丹藥的效果吸收的更好。


給完丹藥,一行人興衝衝的離開。


張漢鎖好門,關了燈,樓下的夜明珠依舊綻放著光芒。


回到樓上,紫妍和萌萌剛剛洗漱完。


“來,吃一個。”


張漢將丹藥遞到了紫妍的嘴邊。


紫妍乖乖的張開嘴吃了下去,一時間隻感覺體內有些清涼。


“額?”萌萌愣了下,迷迷糊糊的看著張漢,道:“粑粑,我的呢?”


“萌萌現在還小,暫時還不能吃哦。”紫妍捏了捏萌萌的小臉蛋說道。


“等以後爸爸給你吃更好的。”張漢輕笑著回答。


“哼。”萌萌哼了聲,便也作罷。


在紫妍吃下去之後,張漢的右手邊搭在紫妍的腰肢上,不斷的感受她體內的動靜。


丹藥的能量下肚後,化作道道能量,彌漫在全身,如果能修行,這些能量會進入經脈,丹田,不斷的被煉化。


然而在紫妍的體內,卻消散開來。


這樣也行,最少能滋養身體。


但下一刻的畫麵,讓張漢的目光中漏出一道疑惑。


隻見那道道能量,本應該滋養身體,卻順著紫妍的身體,不斷的向外壓縮,透過毛孔流逝。


不吸收?


一點都不能吸收嗎?


張漢一直觀察著,直到那最後一絲能量,猶如被她身體嫌棄一般,排出體外後,張漢也有些迷糊。


一點都不吸收,丹藥無效,是什麽情況?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