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欲擒故縱女人心
loading...

少年戒之在色,中年戒之在鬥,老年戒之在貪。


年輕人血氣方剛,氣血翻騰,最是**旺盛的時候,這時候的年輕人猶如翻滾的沸鍋,不僅鍋內水汽充足,壓力強大,而且鍋外也是火焰旺盛,一撩便沸騰噴薄。


論修行,這個時候便是修行的黃金年齡,因為人體的精氣神都處於人生的最巔峰,若是能管住自己的**,將每日沸騰翻滾的氣血控製壓抑下來,轉化為精元,那自然是事半功倍的效果。而如果到了中老年,**鼎爐已經衰老,這個時候人的氣血轉化為精元已經是事倍功半。


畢竟李乘風是最血氣方剛的少年人,這時候的年輕人無一不是一撩就著的野獸,李乘風多年行走在青樓,一直“守身如玉”這在大齊絕對是異類。


十**的大小夥還沒結婚的,那真心不多,別的地方不說,成安城十五六歲的大小夥娃兒都滿地跑那都是尋常事情,十二三的姑娘當街抱著娃兒奶孩子,那也是不絕於路的景象。


若不是謝氏嚴令管得緊,李乘風又因為遇到了劉芷汐,一門心思隻想追求這位夢中女神,隻怕李乘風早就淪落為“孩子他爸”了。


別的不說,至少家中的丫鬟綠珠便是早早給他備下的通房丫鬟,李乘風若是願意,那綠珠自是任君采擷。


看著眼前的窈窕佳人,李乘風若是一丁點兒想法都沒有,那他絕對是天字第一號聖人,腎虧的聖人。


李乘風腦海中天人交戰一番,暗道:剛剛跟自家老娘說了半天,回屋這丫頭就送上門來,莫非是個試探?嗯,定然如此!若是自己流露出半點念想,隻怕自家老娘就要臨時悔改了。


想到這裏,李乘風大義凜然,一臉正色的說道:“誰讓你來的?”


蘇月涵低垂著腦袋,羞答答一如涼風丁香,水月暗荷,她輕聲道:“服侍少爺,乃是奴婢職責。”


李乘風似笑非笑道:“我們李家什麽時候有這條規矩了?”


蘇月涵眼簾微顫,輕聲道:“少爺幾番救了奴婢的性命,奴婢無以為報,隻好……”


“以身相許?”李乘風心中砰然一跳,趕緊斂了斂心神“在我跟前,你少來這一套!懸崖關頭開你一個玩笑都能翻臉的丫鬟,這麽大的脾性,我可不覺得你是那種會輕易以身相許的人。”


蘇月涵猛的抬頭,眼神中透露著被看穿的驚恐,她抓著衣襟的五指越攥越緊,忽然咕咚一聲跪了下來,她兩眼一眨不眨的盯著李乘風,聲音透著哀婉和決絕:“少爺,救命!”


這個反應讓李乘風有些措手不及,他伸手去攙扶她:“你這不好好的麽?”


蘇月涵帶著哭腔,道:“奴婢心裏麵清楚,這一次雖然與少爺同甘共苦,共了患難,家中許多人念奴婢的情。可奴婢看到的,和知道的都太多了,有些事情奴婢想忘也忘不掉。家母雖然心善,可她發起狠來,連小寶哥哥那樣從小跟著少爺的人也能趕出府中。奴婢這樣的人,一定會被家母打死滅口的!少爺若是可憐奴婢,便救奴婢一救吧!”


說著,蘇月涵磕頭下去,李乘風趕忙攔住,不由分說將她拉了起來。


李乘風上下打量著蘇月涵,心中暗道:這個丫頭……厲害啊!難怪能獨自漂泊這麽久,還能獨善其身。


李乘風打量著蘇月涵:“這番話是誰教你說的?”


蘇月涵低著頭:“是奴婢自個兒琢磨的。”


李乘風笑了笑道:“我以為什麽事情,原來是因為這個。你放心,我娘她……”


不等他說完,蘇月嬋便臉色一變,要繼續跪下去磕頭。


李乘風趕緊拉住,無奈道:“好啦,我早就跟我娘說好了,過兩天我便去參加靈山派的大典,我有金帖在身,必定選中,而你,便是我的伴當,與我一同前去靈山派。”


蘇月涵一愣,隨即大喜,又要磕頭:“多謝少爺救命之恩!”


李乘風攔著,佯怒道:“我們李家不興動不動便磕頭。你好好收拾一下吧,到時候跟我一同去靈山。”


蘇月涵眉開眼笑,看著再也沒有之前淒淒慘慘的模樣,她笑道:“奴婢就知道少爺不會丟下奴婢不管的。”


李乘風笑著看著蘇月涵道:“你不也沒有丟下少爺我不管嗎?”


蘇月涵不知怎的,猛一下想起李乘風在水潭中被無數黑魚噬咬,卻將自己推出水麵的情形,她心中一顫,強笑道:“是少爺一直對奴婢不離不棄,奴婢才沒有做什麽呢。”


李乘風笑道:“有機會時,不殺不害,不背主邀功,這便是深恩!少爺我承你的恩情。”


蘇月涵心中猛的一震,她有些不自然,下意識想要逃離李乘風的身邊:“少爺,時候已經不早了,少爺若是沒有其他事情需要奴婢伺候,奴婢這便先去歇息了。”


李乘風笑道:“去吧。”他注視著蘇月涵邁著小碎步離去,微微笑了笑。


修行的路上想來苦難頗多,有這麽一個機靈聰慧俏麗可人的女子,想來日子要好過許多。這位幾經波折終於決心勇闖靈山派的李家大少想著未來的修行日子,忽然有了幾分憧憬和期待。


而出了門的蘇月涵同樣嘴角微微翹起,她頗有些自得的在夜色中打量了一下這個偏安一隅的李府,深沉的夜色中白牆黑瓦化成了佇立陰影,它們並不高大,看起來一躍便可翻過,很符合蘇月涵現在的心境:自己征服過諸多豪門大族,隻在西北戰家的鎮獄龍王手中才吃過虧,區區破落李家,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男人,哪有不好色的?以自己的姿色和手段,定然可以將這愣頭青玩弄於股掌之上!


至於那什麽楔語讖言……哼,區區凡夫俗子的些許手段,也想迷惑我?


女人都是感性的動物,也許她這個時候會感動得涕淚橫流,但下一刻她的感受便會截然不同。


從水潭離開後,蘇月涵漸漸從震動中恢複過來,她從那個被撼動靈魂的傷心女子又變回了那個冷酷無情的千麵妖。


李乘風則躺在自己床上,尋思著未來的計劃。


自己到時候去了靈山派,會不會有人來刻意試探自己的身份,戰齊勝到時候與自己成為了同門,他又會如何反應?


自己這一次吃了這麽大的虧,李家死了這麽多的人,這一筆賬,還要好好的跟這位戰家的四公子算上一算!


想到這裏,李乘風忍不住笑了起來,笑容中透著幾分殺氣與崢嶸。


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


(三七中文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