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轉身 (2)
loading...

默笙站在原地,隻覺得茫然,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意識到路人怪異的眼光才如夢初醒,腳步匆匆地奔上樓。


“相、相親?”默笙拔高聲音叫道。


“你小聲點!”花仙子捂住她的嘴,默笙咿咿呀呀的,花仙子警告她說:“不準叫出聲,知道了嗎?”


默笙趕緊點點頭,等她一放開就問:“你要去相親?”


“不是我,是我們。”


“我?為、為什麽?”默笙有點呆滯。


“我們社裏沒有男朋友的就你跟我年紀最大,還不抓緊點就嫁不出去了,你知道不知道?”花仙子嘩嘩嘩地翻行事日曆,“今天的標的物是xx公司的係統工程師,兩位,你和我去正好。”


“要去你自己去,我不去。”


“他們有兩個人哎,我應付不過來了啦……阿笙,我平時對你好不好,我今年能不能嫁出去就全看你了。”花仙子可憐巴巴地看著她,活像被拋棄的小狗。


“你可以一次約一個啊。”


“不行,那樣太沒效率了,而且,我需要你的幫忙。”


“什麽忙?”默笙謹慎地說,花仙子的忙一般人是幫不起的。


果然她嘩嘩嘩地從辦公桌拿出一大堆東西,黑框眼鏡,造型很怪異的假發,大的可以當手鐲的耳環,以及一身很色彩斑斕的衣褲。


“這是幹什麽?”默笙瞪著那一堆東西。


“醜化你的形象,襯托我的美麗!”


“……我是第幾個受害者?”


下班時間一到,花仙子就拉著她往下衝,好不容易衝到樓下,她又大叫一聲:“啊!我的必勝口紅沒有拿。”


啪啪啪又衝上去拿那個據說相親必勝的口紅。


默笙在門口等她,突然感覺到一道灼人的視線,沿著視線看過去,居然是何以琛。


他對上她的視線,向她點頭致意。


她的心一跳,他會是來找她的嗎?距離上次“沉默的晚餐”已經差不多一個月了,他們一直沒有聯係過,這次他會是來找她的嗎?


腳步不由自主地向他走去。


“你怎麽會在這裏?”


“等人。”他簡短地回答。


“哦,等……”


“以琛!”伴隨著嬌柔的聲音,一個纖瘦美麗的女子出現在她的視線,默笙的心一沉。


“我等的人來了,先走一步。”他平淡對她說,與那女子相偕離去。


“好、好的,再見。”


她呆呆地站在原地目送他們往停車的地方走去,竟沒有力氣移動腳步,直到花仙子出現拉著她走。“你傻站著幹什麽?快走,來不及了,還要幫你化妝呢,記得哦,你要表現得差一點……”


根本不用裝,相親宴上默笙果然表情呆滯,反應遲鈍,完美地襯托出了花仙子的光輝形象。


他又來等她了。


默笙從落地窗往下望去,簡單的襯衫長褲就一身英氣的何以琛站在樓下,這個月來,他每隔四五天就會出現在這裏,然後和那個美麗的女子相偕離去。


今天是周末,他又來了。


他以前從來沒有等過她呢。


“阿笙,阿笙。”花仙子又在鬼叫。“今天周末哎,你跟我……”


“好。”


“呃?”花仙子呆了一呆,“你知道我要幹什麽?”


“相親!”默笙沒好氣地說。鑒於上次她的“優良表現”,花仙子算是纏上她了,每個周末都死拉活拽地拉她去“陪相”。


不過陪她去相親也挺好玩的,反正她也不用擔心人家會看上她,隻要去吃飯和看花仙子耍寶就行了。


不過,“今天又是什麽人?”


“嗬嗬嗬嗬,青年才俊哦,外科醫生,吃西餐,哈哈哈哈……”


默笙看她得意的樣子不禁好笑。她還真有辦法,相親對象一次比一次優秀,不過從來沒有逮到過就是了,反而會因為莫名其妙的原因成為她的好朋友或朋友夫,反正是不可戲的那種。二十九的高齡,花仙子已經發誓是男人就嫁了。


由於要早點回家“打扮”,默笙準時下班,不可避免要碰到樓下的何以琛。默笙隻想低著頭走過,不料花仙子卻突然停了下來,眼神很凶惡地望著何以琛……身邊的那個美女。


“太過分了!”花仙子咬牙切齒的說。默笙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被她拉到以琛和那個美女麵前。


“狐狸精,你又在勾三搭四。”


那個美女居然也一反嬌柔,凶巴巴地說:“相親狂,你又拉著別人陪你去相親?”她瞥了默笙一眼。“人家可比你漂亮得多,你等著當壁花,一輩子嫁不出去吧!”


兩個人居然就這樣吵起來,默笙目瞪口呆,尷尬地朝以琛打招呼。“嗨!”


他的臉色看來很差,也對,女朋友被罵狐狸精誰都不會開心。


“呃,對不起,她就是這樣,有口無心。”默笙幫花仙子說。


以琛的眼神像要殺人一般,聲音冷得可以結成冰。“你要去相親?”


“呃,對……”默笙不知道怎麽說才好,但遲疑的態度反而讓人肯定。


他什麽都沒說,表情陰霾地看了她一眼,轉身就走。


“以琛,等等我。”那個和花仙子吵架的美女一見他走了,不再戀戰,急忙跟上。


默笙暫時無心整理自己的心情,因為花仙子的表情實在很怪異,居然在……哭?


花仙子哎!天天耍寶的花仙子在哭?


“小紅,罵不過人家就哭,很可恥唉。”


“你懂什麽!”花仙子睜著淚眼瞪她,“她搶了我第一個男朋友。”


呃,果然是深仇大恨!默笙頓時同仇敵愾,拍拍她的肩膀。“天涯何處無芳草,我們今晚就找個好的氣死她。”


“我不是氣她搶了我喜歡的人,我是氣她為什麽搶了又不珍惜,害他出了車禍,因為他的腿斷了又拋棄他。她怎麽可以這樣呢!她這樣的人為什麽他現在還愛她呢?他為什麽就不喜歡我,就因為我沒有她漂亮嗎?嗚嗚……”


默笙聽呆了,沒想到成天花癡兮兮的花仙子有這樣的一段故事,果然外表越開朗的人內心越脆弱嗎?


因為一直安慰她,她們倆首次遲到,默笙也沒來得及化醜妝,花仙子心情低落,難得的沒有主動沒有耍寶,結果……


兩位優秀的外科醫生居然對她們很有意思?!


媽呀!這算不算因禍得福?


由於男方的過度熱情,四個人去看電影唱歌吃夜宵,玩到十一點多才回家。


眼看家門在望,默笙總算鬆了一口氣。“鄭醫生,我到家了,謝謝你送我回來。”


“哦。”鄭醫生打住關於心髒病的話題,紳士地說:“那晚安,趙小姐,今天過得很愉快。”


“我也是,晚安!”默笙微笑著說,等他走遠了才上樓。


樓道裏的燈壞了,顯得有點陰暗,她走到四樓的門前,摸索著鑰匙,突然一個高大的黑影出現在她的視線裏,默笙一驚,鑰匙啪的落在地上。


“你……”


話未說完,她已經被拉進一個堅硬的懷抱裏,毫無防備的唇被壓住,他毫不留情地在她的唇上反複蹂躪,火熱的吻甚至不知足地蔓延到頸上,仿佛要把壓抑的怒火全部傾瀉出來似的瘋狂。他的手扯開了她的衣領,她剛剛感到一絲涼意,立刻被他的唇舌覆蓋吞噬。


默笙還來不及反應,就陷入這措手不及的意亂情迷中,曖昧的空氣中浮動著絲絲酒氣。酒氣?他喝酒了!


默笙清醒了一點,氣息不穩地叫道:“以琛!”


他的動作一滯,停住了,頭還埋在她的頸窩裏,急促地低喘著。


良久,才聽到他暗啞的聲音。“我輸了。”


什麽意思?


“經過那麽多年,我還是輸給了你,一敗塗地。”


為什麽他的聲音聽起來這麽悲哀。


“以琛,你在說什麽?你喝醉了嗎?”她不安地問。


沉默,然後他猛地推開她,漂亮的眼睛在黑夜裏閃著狼狽和惱怒,冷冷地清醒地說:“我不是喝醉了,我是瘋了。”


他轉身突然消失,如同他突然的出現,若不是唇上微微的刺痛,她會覺得這是一場荒謬的夢。


撿起地上的鑰匙開門,進了門卻在門口傻站著。要不是電話突然響起,她還不知道要站多久。


一拎起電話,就聽到花仙子興奮的聲音。“阿笙,你那邊怎麽樣?”


什麽怎麽樣?默笙一時轉不過彎來。


“快說說啊,那個鄭醫生有沒有什麽表示?他有沒有約你下次見麵?”


“沒有。”


“怎麽可能!”花仙子大叫起來,“他明明一副很滿意的樣子。”


人家大概是滿意有人如此合作地聽他“心髒病與愛情”的專題講座吧。


“你呢?”默笙不跟她纏,直接問她。


“他約我明天看電影,嘿嘿嘿嘿……”恐怖的笑聲從那邊傳來,“阿笙,從明天開始,我要裝淑女!”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