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番外三 年年歲歲(七周年番外) (2)
loading...

“大四下半學期,我要找工作了吧。”默笙覺得自己工作的事情非常為難,以那時候的水平做攝影這行肯定不行的,但是本專業她又實在不感興趣。


“不會找不到工作吧……”默笙很擔心。


“會的。”以琛毫不留情地打擊她。


其實以那時候趙默笙的活潑開朗,估計在他監督下,英語六級計算機考級什麽的肯定也過了,又是名校畢業,找個工作肯定不難,但是……反正是假設嘛,就沒必要讓她太得意了,打擊老婆這種事情,也是別有樂趣的。


“好吧,一帆風順的人生也很沒意思,慢慢找……那我閑著的時候幹嘛呢?”


“在家裝修房子?”


“咦,這麽快就買房了嗎?”


“嗯,那年有個案子我辦得不錯,老袁人厚道,我拿到不少錢,首付夠了。”


默笙星星眼地看著他:“以琛你真厲害。”


以琛毫不謙虛地接受老婆的崇拜,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沒辦法,要養你壓力很大。”


這是詆毀吧?她明明很好養。默笙決定無視他,繼續思考。房子也有了,工作也肯定找得到,接下來呢?結婚?默笙想到這裏,不由哀怨:“唉!以琛,求婚不會也要我來吧?”


再欺負她恐怕要炸毛了,何以琛低笑著在她耳邊說:“不會,我比你急。”


溫熱的氣息醇厚而充滿男性陽剛,搔得她耳朵癢癢的,熏人欲醉。默笙在這樣的氣息籠罩中,淡去了最後一絲酸楚。幻想著以琛求婚的樣子,發現自己實在想象不能。


不由有些失落。


錯失的美好啊。


不過,萬一是這樣的——


以琛:“趙默笙,我們下周去登記結婚。”


她的反應肯定是——先呆,後撲,然後:“以琛,我們今天就去吧!”


然後被以琛取笑一輩子。


默笙默默地抖了一下,忽然覺得沒被求婚,好像也沒什麽好遺憾的……


她趕緊趕走這些可怕的想象,順著往下想:“那結婚了,接下來就生孩子?”


說到孩子,默笙一下子回到了現實中。


“以琛,我們什麽時候生孩子啊,以玫都快生啦。”


以琛蹙眉:“再晚點吧。”


默笙對他的答案毫不意外,因為已經提過這個事情好幾次了,以琛對生孩子這事,實在很不熱衷,唔,與某事成反比……


默笙趴在他身上不說話,以琛以為她不開心,沉默了一會叫她:“默笙,我不想這麽早要孩子。”


“哦~~~~”默笙拖長了聲音,然後說,“以琛,那下次以玫問我為什麽還不要孩子,我可以說是、你、的、問、題、嗎?”


默笙在“你的問題”那特別停頓了下,然後笑眯眯地看著他。以琛眼眸微眯,視線停在她賊兮兮的臉上:“趙默笙,希望你在暗示的不是我想的。”


以琛一旦出現這個表情就說明很危險,默笙連忙兜起被子說,“不是不是,睡覺睡覺,我要睡覺了。”


默笙埋在被子裏假寐了一會,漸漸真地有了睡意,似睡非睡間,聽到以琛說:“默笙,我不想重來一遍。”


“嗯?”默笙的大腦已經下班,根本沒聽清他在說什麽,模糊地應著。


“我膽小。”以琛自嘲地說。


但是誰又不膽小呢,誰知道重來會發生什麽意外,誰敢自負到認為自己可以掌控所有命運?不是沒有遺憾的,但是他決不敢拿已知的幸福去賭未知的或許**。


以琛想著不由失笑,他大概被默笙影響了,居然也會去想這樣虛無縹緲根本不會發生的事。他關了燈,把自己的小妻子摟在懷中,讓那溫軟的身軀填滿他整個世界。


默笙婚後的日子過得著實不錯,以玫最羨慕她工作時間自由,上班也可以在外麵亂跑。至於常常順便去找自己老公吃個飯,或者跑遠了一個電話叫何姓司機接什麽的,以玫已經鄙視到無力了。這天默笙陪她去做檢查,以玫又一次抱怨起來:“還是你最開心,自由自在的,我馬上恐怕連逛街時間都沒有了,天天在家裏帶孩子。真是的,都怪張續,我一點都不想這麽早要孩子。”


“不早了好不好,現在生最好啦。”默笙說。


以玫其實也不是真心抱怨,默笙這樣一說,她就高興起來。她關心起默笙:“那你和以琛打算什麽時候要啊?”


“我一直都想要啊。”


以玫是了解他們的情況的,想了想說:“默笙,你說會不會是阿姨和叔叔的緣故?所以以琛對孩子這事有點抵觸?”


默笙苦惱地說:“不知道啊,我猜肯定有點吧,唉,順其自然吧。”


以玫很快生了一個女兒,小姑娘非常可愛,白白嫩嫩,粉雕玉琢,默笙喜歡得不得了,三天兩頭去以玫那探望。


以琛有時候和她一起來,有時候沒空就晚上過來接她。小姑娘可喜歡舅舅了,每次以琛一來,就“咿呀咿呀”地要舅舅抱,那時候舅媽什麽的都隻能靠邊站。


以玫含笑看著女兒纏著舅舅,轉頭對默笙說:“我看以琛也不討厭小孩嘛,你是不是找機會好好跟他談談啊?”


默笙看著,點點頭。


她藏不住心事,從以玫家出去,就忍不住問出了心底的疑惑:“以琛,你是不喜歡孩子嗎?”


“沒有。”


“那是因為爸爸媽媽的關係?”


她沒有拐彎抹角旁敲側擊,隻是一邊說一邊握住了以琛的手掌。


以琛蹙眉:“你在瞎想什麽?”


“那為什麽呢?”


以琛停下腳步,盯著她,想說什麽卻欲言又止,臉上漸漸地竟然難得一見地浮現一絲尷尬神情,最終還是以一種無奈的語氣說:“我隻是覺得我們剛剛在一起,不想多一個人來湊熱鬧。”


默笙睜大了眼睛。呃,這什麽理由……


原來竟然居然……


然後她忍不住,哈哈笑起來。


以琛有些惱羞成怒地說:“既然你這麽想要孩子,就要吧。”


“咦?”默笙停下笑聲,看著他。


“順其自然。”也不要刻意的去要孩子,以琛的意思是這樣。


然而默笙太開心了,她一下子撲到他身上,歡樂地抱住他:“以琛,我們趕緊回家順其自然吧!”


一般情況下,何律師的防禦力是頂級的,但是趙默笙一主動一熱情,那名為何以琛的防火牆就一下子被洞穿了。


於是,很快地,他們就順其自然了……


默笙的月事晚了一個星期,以琛無比鎮定地去買了試紙,然後麵對測驗結果,依舊表現得十分冷靜。


他先給老袁電話。“周家的那個案子你接手吧,我排不開時間。”


然後在老袁的哇哇追問中,貌似淡定地說:“要照顧默笙……生病?沒有,可能懷孕了。”


趁著老袁被打擊得七零八落不**形,他掛斷電話,打給本市婦幼方麵最好的醫院院長,他曾幫該院長解決過一起法律糾紛。“張院長你好,我是何以琛……”


再給以玫:“你懷孕時候看的那些書和資料都打包好,我一會去拿。”


默笙坐在沙發上,呆呆地看著他貌似有條不紊地安排好所有事情,問:“那我幹嘛呢?”


以琛看著她,顯然覺得她是最難安排的那個。他歎口氣,彎腰環住她:“是啊,你幹嘛呢?”


默笙伸手摟住他的腰,忽然整個人被一股感動到想哭的情緒占領:“以琛,我好開心。”


她以為找回以琛就是完整了,原來完整之外,還能更完整。


以琛任她抱著。


默笙問:“以琛,你呢?”


回答她的是用力卻小心翼翼的擁抱。


大概繼承了準爸爸的性格,何寶寶乖得很,嚴格地按著時間表生長著,什麽時候該怎麽樣,一點提前或推後都沒有。以玫打趣說:“這小孩將來性格大概和哥哥有的一拚。”


每次產檢以琛必定是陪著去的,這天以玫帶著寶寶去打預防針,正好和他們一道。以玫問:“哥,你想要個女兒還是兒子啊?”


以琛說:“都好。”


以玫笑著說:“倒也是,最好一男一女龍鳳胎,女兒像默笙,會很可愛啊。兒子嘛,像以琛,這樣就完美了。”


默笙說:“才不呢,以琛說女兒要像他,才不會被人騙走。兒子呢也要像他,才會有人,咳,才會騙到人。”


其實以琛原話的後半句是——“兒子也要像他,才會有人送上門。”


這話默笙是萬萬不能說的,太沒麵子啦!


以玫哈哈大笑起來。


默笙身子一天天笨重起來,她各種狀態都好,就是忽然變得很想吃東西,以前不愛吃或者從沒想到吃的,不知道怎麽就會從腦子裏冒出來,變得想吃得不得了。


於是以琛便不得不抽出時間研究起廚藝來。


默笙沒懷孕前,兩人是經常出去吃的,但是現在食品隱患那麽多,考慮到孩子的健康,默笙懷孕後就一直在家裏吃了。


以琛的廚藝當然比默笙嫻熟,但是也隻是嫻熟而已,談不上多麽高超。默笙以前吃得很滿意,但是懷孕後便挑剔起來,不止一次幽怨地嫌棄他:“以琛你為什麽是個律師呢?要是個廚師就好了。”


此時此刻各種口才都派不上用場,何律師默默地忍受著嫌棄,用緩慢進步著的廚藝,把默笙喂得圓滾滾的。


十月份某天的午夜,圓滾滾的默笙被推進了產房,順利地生下了一個八斤多重的男孩。


推出產房的時候天邊正泛起一抹亮光,晨曦微光中,被默笙勒令待在外麵的以琛快步地走上來,接住了她的手。


默笙小聲地跟他抱怨:“痛死了,都怪你。”


“嗯,都怪我。”能言善辯的大律師忽然什麽都說不出,低頭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


默笙的意思是怪以琛把她養得太好,孩子太大難生,可是旁邊的**小姐顯然誤解了,即使見慣了產房的各種情狀,也忍不住竊笑起來。


默笙這才發現自己的話有歧義,臉紅了起來,偏過頭看著身邊的寶寶說:“快看看,我生的。”


以琛看向閉著眼睛的胖寶寶,笑起來:“是,默笙好厲害。”


以琛並不常笑的,這樣如釋重負、彷佛在心底最深處展開的笑容殺傷力實在太大,默笙和**小姐一起看呆。


剛剛在產房裏還哇哇大哭的胖胖小嬰兒第一次被爸爸抱起的時候便十分安分,不哭也不鬧,隻是咿呀地努力揮舞著小胳膊小腿,順便吐了些口水在爸爸的西裝上。不過爸爸的西裝因為在產房外待了一夜,已經不像平常那麽筆挺整齊了,再多一點口水也是無妨的。


回到病房,熱騰騰的早飯是早已備好的,默笙吃了些東西,把該料理的料理了,便困倦地睡著了。


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在低低的交談聲中睜開眼睛,默笙看見滿室的陽光。以琛立刻發現她醒了,讓她喝了些水,以玫和她的丈夫張續一起湊到她床前。


以玫嘰嘰咕咕地提醒叮囑了一堆注意事項,最後想起來問:“對了,小寶寶叫什麽名字?”


默笙搖頭:“還沒取好呢。”


以玫說:“快取呀,別跟我們似的,出生證明還是後來才填的。”


默笙想了一會,看向以琛。以琛卻好像已經思考好了,說,“今天太陽很好,就叫何照吧,陽光照耀的照。”


以玫瞠目結舌:“啊?就這樣?”


她抗議起來:“以琛你取名也太偷懶了吧,太陽很好就叫何照?那要是陰天難道叫何不照?默笙你也同意哦!”


默笙看著以琛,眼中不由染上了笑意,眨眨眼說:“挺好的呀。”


以玫被他們徹底打敗了。


何照何照,以玫又把名字念了兩遍,忽然發現:“咦,照,趙?是默笙姓的諧音?”


以琛:“……巧合。”


還真的是巧合,以琛並沒有這個意思。以玫卻不信,揉揉胳膊說:“肯定是啦,默笙,你們兩個真是肉麻兮兮的。”


張續在旁邊打趣說:“我也覺得不錯,這樣取名多省事啊,我們怎麽沒想到呢。”


以玫瞪了他一眼,嗔道:“你湊什麽熱鬧。要是你給女兒取名叫張何,女兒以後會恨死你的。”


兩人又坐了一會,張續公司有事,以玫記掛著家裏的寶寶,便沒有待太久,一起走了。以琛起身送他們出去。


默笙獨自躺在床上,想忍住,可是最後還是忍不住,嘴角慢慢彎起來。側過身,輕輕地在沉睡的寶寶額頭上親了一下,小聲地告訴他:“爸爸很喜歡你啊,他說你是他的小太陽呢。嗯,就和媽媽一樣。”


何照。


陽光照耀。


mysunshine。


兩年後,某個長著趙默笙式的靈動大眼睛,卻偏偏愛做嚴肅狀的寶寶,提出了關於生命奧秘的嚴肅問題:“媽媽,別的小朋友是生出來的,我是拍出來的嗎?就像拍皮球一樣?”


默笙:“……啊?”


小寶寶嚴肅地困惑著:“不然為什麽大家都要說拍個‘何照’呢?”


以琛笑著彎腰,抱起揪著他衣角走路的兒子,不負責任地誤導認真的寶寶:“你的確是拍出來的,當年要不是你媽媽**爸爸,哪裏會有你……”


這是一個和多年前一樣陽光很好的午後,林蔭大道上漂浮著草木清香,格子路麵上映著一家三口長長短短的身影……


這樣好的天氣,適合出門,適合**,適合與你,攜手同行。


(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