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番外之以玫篇:一人花開 (2)
loading...

她端著餐盤回來,右邊衣袖的下擺都被可樂淋濕了,她沒在意,一臉心虛的對我說:“以玫,千萬別告訴以琛我又做壞事了。”


我點頭,心神不屬的吃了幾根薯條。


“默笙。”我叫她。


她吸著可樂,聞聲抬頭,烏黑的眼睛看著我。


我避開她的眼神,快速的說:“我和以琛不是兄妹,以前我們兩家是很要好的鄰居,大家都姓何,所以大人就取了相似的名字。後來以琛的爸爸媽媽出了意外,我們家就收養了以琛。”


我一口氣說完,她就著吸口樂的姿勢傻傻的看著我,根本沒反應過來。


我突然急躁起來,加重語氣說:“你沒聽明白嗎?我們根本不是親兄妹,我們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


“以玫你在開玩笑嗎?”她終於有反應了,卻是這種讓我惱火的回答。


“以琛從來沒有說過……”她顯然茫然失措了。


“我們家裏的事,以琛為什麽要和你說?以琛和你說過什麽重要的事嗎?”看她陡然一白的臉色,我知道我說中她的弱點了。有時候旁觀他們的相處,不像男女朋友,倒有幾分像大人管小孩,大人會和小孩說什麽大事嗎?


後來我在商場上,有人這樣評價我說:“何以玫,你算是人不可貌相的典型了。看起來溫溫柔柔的好像很好欺負,其實最有手段,擅抓蛇七寸,置人於死地。”


我淺笑聆聽,偶爾想起我第一次發揮這個本領,是在這樣一個午後,對我的好朋友,一個對自己的愛情其實毫無自信的女孩。


其實那時候誰對他們這段感情有信心呢?我,以琛身邊的同學朋友,趙默笙的同學朋友,都覺得他們是這樣的不合適,覺得他們遲早會分手。


那時候大概隻有以琛覺得他們會永遠走下去。


而他錯在太自信。


我看著明顯已經亂掉了的趙默笙,扔下第二顆炸彈。“我今天是想告訴你,我愛以琛,我不想偷偷摸摸的愛他,我要和你光明正大的競爭。”


趁著餘震猶在,最後我輕聲的說:“趙默笙,你覺得你比得過我們二十年青梅竹馬的感情嗎?”


說完這些,我就起身走了。推開門的一刹那,想到的居然是,她買的東西還沒吃,不知道她還有沒有心情吃下去。


接下來幾天,我待在自己的學校沒去c大。


仔細想想其實我很懦弱,也許還卑鄙。我不敢站在以琛麵前直接說出我的心意,所以去找趙默笙攤牌,借她之口去告訴以琛。


我從來沒有把你當哥哥,你知道嗎?


以琛會怎麽回答她?


我不斷的想象著以琛的答案,一種絕望又充滿希望的心情困住了我,而在連續一個星期仍然沒有他們的消息後,這種心情又變成了心慌。


幾次三番拿起電話,卻不知道應該打給誰。趙默笙嗎?我們上次那樣已經算鬧翻了吧?那以琛?


時間漫長得讓我覺得我已經被他們拋棄遺忘,又過了兩天,我終於忍不住去c大,才發現短短幾天,事情已經天翻地覆。


趙默笙走了。


有人說,她去了美國。


趙默笙離開對以琛的影響在以後幾年裏我才慢慢感覺出來,當時的我,甚至以為這種影響是微弱的,因為那時以琛的表現,實在可以稱得上平靜。


那天我忐忑不安的去c大找他。


c大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女生宿舍男生止步,男生宿舍女生亂入”,所以我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以琛的宿舍。


以琛不在。


以琛的舍友早已認識我,見到我第一句話就是問我知不知道趙默笙走了。


我驚住。


在以琛回來之前,以琛的舍友已經把他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了我,末了要我好好開解以琛,說那種負心的女生不值得留戀雲雲。


後麵他的話我全沒聽進去。我設想過很多情形,就是沒想到趙默笙會一走了之。腦中不停的想,她為什麽會走得這麽幹脆?是像他們說的那樣為了出國不告而別,還是因為我說的話?還有,她有沒有跟以琛提起過我說的那番話?


正當我坐立不安的時候,以琛從係辦回來了。他看起來還好,隻是似乎憔悴了點,眉宇間沉鬱凝結,眼底藏著陰霾。


我站起來。


“以玫。”他淡淡的叫我。


“嗯,我、我過來……”我不知道要說什麽好,一瞬間還有點驚慌。如果趙默笙是因為我那番話而走的,我不知道他會怎麽想。


他似乎沒發現我的異常,像以前一樣問我有什麽事,我搖頭。


他沒多說什麽,隻是叫我一起吃午飯。


我們去教三食堂吃飯。


如果不去外麵的小飯館,教三食堂是我們最經去的地方,因為趙默笙極喜歡這裏大師傅做的甜甜的糖醋排骨,每次都要早早來排隊,生怕打不到。這裏的打菜師傅大概也認識她了,給她的分量總比別人足些,她吃不掉,就用筷子一個一個夾給以琛。以琛其實不喜吃甜,不過好像從來沒拒絕過。


吃飯的時候以琛很沉默,他沒開口,我也不敢多言。吃完走出食堂的時候他對我說:“我和你一起去n大。”


話音剛落的刹那我心中生出一股驚喜,然而下一句話卻迅速把我的驚喜湮滅。


“默笙的圖書證在你那。”


“什麽……”我茫然的說。


“上次幫你借的那本貨幣銀行學是用她的圖書證借的,圖書證隨手夾在裏麵。”盡管一再提到她,可是他的臉容始終很平淡,語氣也不見什麽起伏。


“哦。”我呆呆的應。


一路走到n大。今天的路上格外安靜,以琛本來就是不愛多話的人,以前熱鬧都是因為趙默笙一路上唧唧喳喳的煩他。


到了我學校,他在樓下等我,我跑上樓。


前一階段我要寫貨幣銀行學的論文,n大關於這方麵的書都很舊,所以托以琛幫我在c大圖書館借。以琛的圖書證上已經借滿,就拿了趙默笙的。


爬**,拿出那本貨幣銀行學,草草的一翻,圖書證果然在裏麵,夾在比較靠後的章節,之前我都沒注意到。


照片上的趙默笙紮著馬尾辮,大大的眼睛笑的彎彎的像月牙,一副陽光燦爛的樣子。


很熟悉的笑容,不久前我還常常看到。


大概是因為真的開心,所以她的笑容很有感染力,一笑起來酒窩若隱若現,有幾分淘氣又神采飛揚,讓人不自覺跟著她心情開朗。


以琛也許就是喜歡她這種笑容。


我笑起來其實也好看,但是不是她這種。


有一秒鍾那我想把這張圖書證扔掉,跟以琛說沒找到。可是最後還是把它送下去,看著以琛把它****口袋裏。


她已經走了。看著以琛逐漸走遠的蕭索背影,我不斷的跟自己說。


笑得再燦爛又怎麽樣,她已經走了,已經退場。以琛就算一時仍有留戀,也會很快把她忘記。


起碼現在,他已經很平靜了。


那時候的我還不明白,有一種平靜,叫做死水微瀾。


沒了趙默笙,我和以琛見麵的機會反而比以前少了。


沒人頻繁的打電話叫我去c大,我也找不到那麽多借口一趟趟往那裏跑。


所以發現以琛抽煙抽得很凶已經是在很久之後。


大學裏男生抽煙是再普通不過的事情,我實在不想把它和另外一件事情聯係起來,一度自欺欺人的告訴自己那不過是大環境所致,雖然這明顯不合以琛的性格。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