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應暉 (3)
loading...

“有時候,她真是遲鈍得驚人。”應暉仰頭歎息,“世事真奇妙,沒想到,這些事情,你居然是我唯一可說的人。”


以琛沒有說話,抽完最後一支煙,他拿起手邊的衣服。“時間不早,應先生,我先走一步。”


“何必這麽急。”


以琛腳步頓了一下。“默笙喝醉了,我不太放心。”


應暉大笑出聲:“何先生,你這是把成功炫耀給失敗者看嗎?”


以琛沒再回頭,快步走出茶座,推開門,外麵清冷的空氣撲麵而來。


以琛深深的呼吸。


握得青筋暴起的手良久才漸漸放開。


回到家已經是淩晨兩點。


默笙喝醉了睡覺反而乖起來,縮在被子裏一動不動,還是他走前一模一樣的睡姿。以琛輕輕地脫了鞋子,鑽進被窩,將她摟過來。


她動了下,適應了一下新姿勢,皺起眉,以琛放鬆了一下手臂,她眉頭才重新舒展開來。


鼻間盈滿她的發香。


以琛低聲說:“以後再不給你喝酒。”


她沒有抗議,猶自睡得香甜。


以琛卻無法入睡,睜著眼睛到四點多,歎了口氣,起床去書房。


還有一大堆工作沒做,甚至明天,不,已經是今天了,早上要開庭的資料還沒有整理完整。這對以琛來說,真是鮮少的臨時抱佛腳的經曆。


忙到晨曦初現。


以琛困倦地閉上眼睛,揉著眉頭,再睜開的時候,看到默笙站在書房門口看著他。


“以琛,你一直沒睡嗎?”默笙問他,咬唇。


這是她緊張時候的小動作,以琛了然。


“過來。”他招手。


等她走到身邊,以琛把她摟在懷裏置於自己的膝上。


“醒了嗎?沒見過人喝醉就睡覺的。”


“呃?”默笙大概被他的態度弄迷糊了,傻傻地反問:“那做什麽?”


“做點有意義的事情……”說著他低頭覆蓋她柔軟的唇。


等默笙氣喘籲籲地伏在他懷裏,以琛靜默了一會說:“昨晚我去見應暉了。”


懷抱裏的身軀頓時僵住。


“他和我說,有個人曾經在搜索器裏搜索過我的名字,我想問那個人,她都搜索到什麽了?”


默笙沒有聲音,以琛繼續說:“我剛剛用你的名字搜索了下,發現默笙原來得過攝影獎的,你從來沒說過。”


“沒什麽名氣的獎……你也沒問過。”默笙低低的說。


以琛歎氣,抱緊她:“對不起,是我的錯。”


“默笙現在告訴我好不好,你都做了些什麽?”


“在美國嗎?”


“嗯。”


這樣溫柔的何以琛,就算在七年前大學裏感情最好的時候默笙都沒感受過,輕輕一句溫柔的詢問,輕易就把她這些年所有的委屈都勾了出來。


默笙開始講述那些在美國遭遇到的事情,講剛到美國時不會說英語,迷路了看不懂路牌結果越走越遠,講學英語有多討厭,講外國人奇怪的習慣,還有那些難吃的東西,她重點描述某個牌子的方便麵有多難吃。


“那為什麽不吃別的?”


“別的都貴,我那時候很窮的。”


“你爸爸沒給你錢嗎?”這是以琛第一次語調這麽平緩地說起默笙的父親。


默笙看了下他的表情才說下去。“有的,很大一筆,開始我嚇了一跳,後來在報紙上看到,才知道……就把那些錢寄給大使館了。”


“嗯,那大使館有沒有寫表揚信給你?”


“我沒留名啊,我是在一次華**捐款裏寄的。其實我沒有什麽高尚的念頭的……”隻是怎麽也無法坦然地花那些用命換來的錢,而且也自欺欺人的覺得,沒有那些錢,父親就不會死,這一切都好像沒有發生過。


“嗯,默笙很聰明,還有呢?”


“還有……”


默笙想過有一天必定會和以琛說起這些事情,但是她從沒想過會是這樣的。一點沉重的感覺都沒有,好像是最普通不過的聊天一樣,那些曾經令她痛苦過的經曆,好像在一夜之間遠去了。


對話漸稀。


天已經完全亮起來。


“以琛,我居然一點也不難過,我以為說起這些會很難過的。”


以琛靜靜的說:“你有我了。”


默笙沒有出聲,腦袋靠在他胸口一動不動,久到以琛以為她睡著了,漸漸的,卻感到胸口那邊一陣潮濕。


已經是周一了,早上還要上班。


以琛第一次打無準備之仗,上了庭卻發現公訴人和法官似乎比他還渾,於是大家一起渾到結束,下次再審。


當事人親屬看到以琛明顯睡眠不足的樣子以為他為案子殫精竭慮,不由感動不已,頻頻稱謝,以琛哭笑不得。


默笙上班的時候眼睛紅腫未退,小紅嚴肅地研究著她的眼睛,用沉重哀悼的語氣問她:“失戀了?”


默笙低下聲音,配合她的沉重哀悼:“小紅同誌要不要請牛肉飯安慰傷員?”


小紅繼續嚴肅地思考了下:“那你還是不要失戀了。”


老白買的報紙上應暉的消息是頭版頭條,默笙走過他桌子的時候看到,順手拿了過來。報紙上長篇累櫝地報道了應暉的生平經曆,多溢美之詞,文末不改小報特色,對應暉口中的夫人做了多方麵八卦的猜測。


默笙放下報紙,怔仲良久。


她在美國熟悉的人不多,娟姐是一個,可是娟姐回國後就再也沒有聯絡過她,剩下的就隻有應暉。其實對應暉,默笙感激遠多於其他情緒,畢竟他幫了她那麽多,而且那次他喝醉酒,最後也沒有造成什麽實際的傷害。


遲疑了下還是打開電腦,輸入sosomail的網址,默笙進入自己回國後就沒怎麽用過的郵箱,翻出應暉的電郵地址。


信的內容改來改去好幾遍,最後隻剩了一句。


——“應大哥,昨天酒店大堂的事,謝謝你。”


信發出後幾分鍾,信箱提示有新郵件,默笙刷新了一下,點開。


收件人:趙默笙<zhao>


寄件人:in<in@soso>


主題:re:無主題


不必


簡單至極的兩個字,生疏撲麵而來,默笙的手指在鍵盤上停住,不知道說什麽好。腦子裏閃過在c大聽到的學生們說的八卦,很快地打了封回信——


“應大哥,你這次回來有沒有見到她,也許你們還有機會。”


這次很久沒有回音。


默笙有點後悔。


自己也許是逾越了,每個人心底都有不能觸及的部分。那個人,也許就是應大哥最深的傷口。


晚上默笙和以琛說起這個,以琛瞥了她一眼,說了四個字:“果然遲鈍。”


然後又加了一句:“幸好你笨一點。”


默笙愕然。


一個多月後默笙定期清理各個信箱才看到應暉的回信,信上的日期是兩天前。


默笙打開。


收件人:趙默笙<zhao>


寄件人:in<in@soso>


主題:re:re:re:無主題


不是每個人都似何以琛能守得漫長寂寞。


笙。我已變心。


另:預祝聖誕快樂


默笙愣愣地看著屏幕。


短短的兩行字,卻經過那麽長時間才發出,或許回信的人也打了很多遍,想了很久。


這一瞬間,有些東西默笙似乎就要明白,可是轉眼,那種直覺又逃開。


鼠標點向刪除鍵,遲疑了一下又移開,最後隻是退出信箱。


她以後也許再不會用這個信箱了。


那封信將安靜地躺在網絡某個角落,無人開啟,卻永不消失。


秋天很快在寒流的到來中退場,在小紅的影響下,默笙迷上了織圍巾,可惜總是織錯針,鬆鬆緊緊的參差不齊,以琛萬分感激她的好意,可怎麽也不敢往自己脖子上繞。聖誕節那天晚上以琛請以玫及她男友張續一起吃飯。張續是以玫的上司男友,人非常的風趣,以琛也是這次吃飯才第一次見到他。


吃完飯出去才發現外麵已經開始飄起小雪。


年輕人和小孩子們在街上跳躍歡呼著今冬a城第一場雪的到來。


默笙和以玫站在路邊,等著去拿車的以琛和張續回來。以玫笑著說:“本來明年我結婚還想叫你當伴娘的,誰知道以琛這麽等不及,不過也不能怪他,他大概也忍了很久了……”邊說邊曖昧地眨眼。


默笙臉一紅,什麽時候以玫也這麽不正經了。


以玫大笑起來,轉頭看到張續在馬路對麵向她招手,對默笙說:“不陪你等了,我先走了。”


“好。”默笙點頭,以玫走出兩步停下,卻沒有回頭。


“你們一定要很幸福,就算……”她低聲說,幾乎聽不見,“是為了我。”


默笙一怔,她已經小跑著往馬路對麵去,始終沒有回望。


以琛回來的時候看到默笙在盯著腳尖發呆。“以玫先走了?”


“嗯。”默笙抬頭,沒看到車。


“下雪了,我們走回去。”


“哦。”


她不太熱烈的反應讓以琛有些訝異,還以為她會雀躍不已。


默笙悶著頭心不在焉地走路,眼看就要撞上路燈,一雙大手及時拉住她。


“你腦子裏在瞎想什麽?又想寫檢討嗎?”以琛蹙眉。


默笙跑遠的思緒慢慢回來,抬頭傻傻地看著他一臉責怪,突然就好想好想抱住他……手不由自主地伸到他大衣裏,環住。“以琛……”


以琛被她突如起來的動作嚇了一跳,放低聲音。“怎麽了?”


埋在他懷裏的腦袋磨蹭著搖頭,悶悶的聲音。“……沒有。”


以琛想掰開她的手看看她到底是怎麽回事,默笙卻怎麽也不肯放,反而抱得更緊。


“默笙!”無奈的語氣,不明白她為什麽突然這麽粘人。


“這麽大還撒嬌會被人笑的。”以琛低下頭在她耳邊說。


胡說!她哪有!


“唔……我試試我買的大衣暖不暖和。”


隨她去了。以琛無可奈何地任她抱著,苦笑著接受行人或曖昧或羨慕的目光。


下著小雪的夜晚,人來人往的鬧市街頭,第一次,覺得聖誕是個節日。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