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不避 (1)
loading...

新婚的何以琛律師,忙碌程度比之前有過之而無不及。前麵接的案子還沒結束,最近礙於人情又接了一宗棘手的,幾個案子齊頭並進,每天都要忙到深夜,往往默笙睡著了,以琛書房的燈還亮著。


可是即使這樣,默笙也覺得很快樂,以琛忙他的,她就自己找事情做,東摸摸西弄弄,偶爾去書房探一探頭,以琛總是毫無例外的埋首工作。


在這麽近的距離下,默笙才真正體會到以琛有多勤勉。外人看到的何以琛既年輕又成功,讓人羨慕不已,卻不知道他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花了多少心力。沒有背景的他,要奮鬥到今天的局麵,肯定很艱難吧,可是他最艱難的時候,她卻不在他身邊……


以琛端著空茶杯從書房出來的時候,就看到默笙抱膝坐在沙發上,抱著食譜發呆,不知在想什麽。


現在時間是周日下午一點多,以琛在書房忙了一上午,草草吃了午飯,又專注於工作。


默笙看到他,立刻扔下手裏的書從沙發上跳起來,“我來泡。”快快樂樂的搶走他的杯子,跑去廚房。


以琛看著自己空了的手,突然有種時光倒流的感覺。似乎回到了以前的日子,念大學的時候,他忙學業、打工、學生會工作,默笙就在他忙碌的縫隙插進來。看似好像默笙纏得他很緊,其實自己根本沒分她多少時間。


現在,好像故態複萌。


以琛折回書房,日曆上今天是十一月十五日,c大百年校慶的日子。事務所這次對c**學係有一定的捐獻,老袁要出席捐獻儀式,因此一直鼓動以琛和向恒也去玩玩。以琛並不怎麽熱衷湊熱鬧,畢竟他手頭一大把工作,可是現在卻有點不確定。


默笙端著熱茶來到書房,以琛拉過她。“下午有事嗎?”


“幹什麽?我們要出去嗎?”默笙眼睛一亮,雀躍的說。


期待的眼神讓以琛最後一絲不確定也消失了。


以琛關掉電腦。“嗯,學校百年校慶,要不要去逛逛?”


校慶這麽熱鬧的事情,默笙當然要去。


以琛和默笙到學校的時候,人多得車子根本沒法開進去了,以琛把車停在老遠的一個停車場,然後和默笙步行過去。


“等等。”走到半路,默笙停住,指指路邊攤子上賣的印有“xx大學”字樣的t恤衫。“以琛,我們也換上這個好不好?”


以琛蹙眉,實在覺得穿這個很怪,然而默笙拽著他的手不走,隻好無奈道:“你去買吧。”


默笙早上匆忙出門沒帶錢包,在以琛皮夾裏掏了幾十塊錢擠進去了,一會就勝利的從人群中拎了兩件出來。


今天兩人都穿的休閑毛衣,默笙把t恤穿在本來就是寬鬆型的毛衣外麵,看起來胖鼓鼓,樣子怪怪的。反觀以琛,同樣的穿法,卻依然顯得清俊挺拔,英氣逼人,引得路過的女生頻頻注目。


以前好像就這樣,走在校園裏,以琛總是眾人注目的焦點,而他卻總是一副漠然的樣子,好像對那些目光一點感覺都沒有,默笙扯了下他的袖子:“以琛,你不覺得有人在看你嗎?”


以琛看了她一眼,“走路的時候別東張西望。”


“……”


默笙閉嘴。不解風情者,大概以此人為最。


順著人流走到校門口,以琛接到向恒的電話:“你在家還是事務所?出來一趟吧,今天來了不少同學,蘇敏說你不來要殺到你家去了。”


蘇敏是以琛之前一任的法學院學生會主席,畢業後留校任教,以前在學校以琛和她在工作上接觸還是比較頻繁的。


“我在北門,你們在哪裏?”


“噢,你來了?那最好了,我們在新樓,你快點過來吧。”


以琛收了手機,和默笙說:“你先和我到我們係轉一圈,然後到你們係那邊去看看。”


“啊?你們係……我不去了。”默笙遲疑了一下說。


“為什麽?”以琛立刻警惕起來。差點忘了眼前的人多麽會出點狀況了,這麽多年過去,以琛發現自己竟然還保留著條件反射。


“你們係這麽多人……”默笙悶悶地說。以琛以前就是法學院的風雲人物,認識他的人不少,當年他們的分分合合估計也廣為人知,默笙實在不想對著那些探究的目光。


“你一個人去好了,而且我要拍些照片,一個人比較有靈感……”


那他還出來幹什麽?以琛真有些無奈,拉住就要跑的人,“你沒帶錢,沒帶手機,等會兒怎麽找我,晚上怎麽回家?”


看默笙一臉赧然,就知道她沒想過。以琛有時候覺得自己像帶了個孩子,歎氣道:“以後我們的孩子還是像我比較好。”


扯那麽遠,默笙咕噥,伸出手。“給錢!”


以琛卻隻把自己的手機給她,“一會我打手機找你,別跑太遠。要找我就打向恒的電話。”


“真不知道你怕什麽。”以琛順手把她被風吹得毛毛的頭發理順。他心裏怎麽會不知道默笙怎麽想,隻是這些事無關緊要,順著她也無妨。


“何大律師,你現在名聲響了架子也大了哈!”以琛剛到法學院新樓就受到蘇敏的奚落。


以琛素知這個師姐的脾氣,你越辯駁她越起勁,索性不辨,蘇敏說了他幾句也就悻悻然止住了。


向恒盯著他的衣服看,“你什麽時候這麽有品味了?”


以琛低頭看自己,胸口t恤上印著“xx大學”四個紅色醒目大字,的確傻得可以,笑了一笑,脫下拿在手裏。


向恒立刻便明白了,“怎麽不見你家的那個?”


“誰知道跑到哪裏去了。”以琛也頭痛。


說話間熟人紛紛過來打招呼,趁著他們說話蘇敏把老袁拉到一旁:“何以琛有女朋友沒有?”


老袁摸摸下巴,很肯定地回答:“沒有。”老婆又不算女朋友,這點他分得很清楚的。


“怎麽還是老樣子?他還真死心塌地等人家啊?”蘇敏對以琛的過去知之甚詳,頓時有點不以為然。“不過沒有也好,係裏新來了一個年輕**,長得漂亮,家世好學曆高,等會兒晚上吃飯叫上她,我給他們介紹下,你待會別吱聲啊!”


老袁當然不吱聲,樂嗬嗬的。


以琛本來想打個招呼就走,誰知道一來就脫身不了,先是和他們一起去拜訪幾個教授,然後有個校友座談會,等走出大樓,已經差不多快五點了。老袁招呼幾個熟人說:“我在濱江訂了桌,聚餐聚餐。”


濱江大酒店是學校附近唯一一家五星級酒店,老袁看來這次要大出血了。


以琛借了他的手機,打電話給默笙。


默笙其實沒什麽拍照計劃,相機本來就是出門前隨手拿的。


以琛去了法學係,她也拐上了去自己係的路。默笙高考的成績隻是勉強達到c大的分數線,因此被塞到了c大沒什麽優勢的化學係,偏偏她的化學是所有學科中最爛的一門,大一能門門低空飛過,大概都是以琛的功勞。


默笙在化學係不過待了一年多,自習又經常在法學院那邊,所以對本係反而不熟。在化學係轉了一圈,果然沒有碰到什麽熟人。


走出化學係,隨意取了兩個景,便有點興致索然。


手指觸到口袋裏的手機,不由就想起以琛,不知道他在法學係那邊幹什麽……


最近她和以琛……好像突然好了起來,尤其是她從香港回來後。


現在這樣子的相處,默笙固然開心,可是有時候又會覺得不安。


她不太明白以琛是怎麽想的,其實一直以來都是這樣,以琛的心思,她總是捉摸不透。會不會有一天,一切又變回去了呢?


默笙不願再想下去,踢踢地上的泥,自言自語:“既然想不明白,我還是頭腦簡單點好了。”


今天的c大前所未有地熱鬧,到處都是人頭攢動,年紀輕輕的在校學生,白發蒼蒼的昔日學子,這片土地上不知記憶了多少人的青春。


也許因為默笙穿著印著c大校名的t恤衫的緣故,不時有人上前問她什麽路怎麽走,什麽樓在哪裏?默笙憑著記憶一一指明。


走了幾步又被一個穿著西裝的年輕人攔住。


“同學,你知不知道應暉在哪裏演講?”


散漫的思緒被這句話驚回,默笙呆住,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


應暉?


“你說誰?”默笙愣愣地問。


“應暉啊,中國的網絡奇跡,soso總裁,他在哪裏演講?”


年輕人焦急地看著她,看她一副茫然,立刻轉頭拉住了另一個學生,“同學,請問應暉在哪裏演講?”


“在第一大禮堂,你怎麽現在才去啊,演講時間是兩點到四點,現在都開始了,你肯定擠不進去了。”雖然這麽說,女學生還是指明了方向。


年輕人匆匆道了聲謝,就急急地向第一大禮堂跑去。


默笙站在原地,半晌才消化了這個信息。


應暉。


他回國了。


現在就在c大。


能容納千人的第一大禮堂已經站滿了人,連門口都被堵塞了,好在學校充分考慮到這種情況,在禮堂外設置了電子大屏幕直播演講現場。


默笙站在人群裏,仰望著屏幕上自信揮灑的男子,象征著智慧的寬闊額頭,一如性格般堅毅的濃眉,刀斧削刻出缺乏柔和的麵容,因曆經滄桑而沉靜卻不時閃過犀利的眼神,不苟言笑好像難以親近的神情。


這就是應暉。


矽穀白手起家的網絡新貴。


身價數十億美元的新興科技富豪。


她名義上的前夫……也許,


也是事實上的。


應暉演講的題目很普通,被人講爛了的“中國it行業的發展與預測”,然而他獨特的視角,有力的分析,特殊的身份卻讓他的演講變得與眾不同。因為理工科出身的緣故,應暉非常注重事實根據,他演講所描繪的it未來並不是虛幻的空中樓閣,而是建立在可行基礎上的邏輯推斷,因此使人更加信服。他本身傳奇的奮鬥經曆更是讓所有學子聽得激動不已。偏偏他外表竟也如此英俊,更具體地說是一種充滿力度的硬氣的英俊,所以台下的掌聲中竟然夾雜了一片女生的尖叫。


起碼場外,默笙身邊的一群女生已經為應暉的風采和魅力而沸騰了。


“哇,他好帥啊,就算老點我也認了。”


“拜托!誰說他老了,別人才三十四歲好不好,正當年輕力壯。”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