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恒溫 (2)
loading...

“……你引誘我。”剛剛非禮過她的何大律師宣布她的罪行,低沉的聲音裏蘊藏著濃濃的不滿。


默笙瞪大眼睛,這個罪行可嚴重了!“我哪有?”


“……你穿我的睡衣。”


“你的睡衣在浴室,我洗澡忘了拿睡衣,然後忘了換……”一急有點語無倫次了,默笙懊惱地說,頗有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悔恨。“以後絕對不這樣。”


那他不是損失大了,以琛淺笑。“起來去吃飯。”


跟外麵的人一起?搖頭。“不要。”


以琛不說話,默笙心虛地搬出借口一,“坐飛機很累的。”


“吃完再睡。”


借口二,“他們我一個都不認識。”


“以後總要認識的。”以琛見招拆招。


“……”找不到借口了,默笙苦惱地說:“很丟臉哎,剛剛……”穿著他的睡衣頂著亂七八糟的頭發睡眼惺忪地站在房門口……


唉!以琛歎氣,伸手拿過床那邊的衣服。“我早就習慣了。我先出去,你穿好衣服出來。”


以琛出去的時候大家都已經神色如常,畢竟這裏的都已經是律師或者將來是律師,這點鎮定功夫還是要的。


向恒和老袁在陽台上抽煙,看見以琛出來,朝他招招手。


遞給以琛一支煙,老袁興致勃勃地開口,“非法同居?”


以琛揚眉。“合法。”


此言一出,向恒一怔,老袁這個老煙槍甚至都被嗆住了,咳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問:“合法是什麽意思?”


“就是男女雙方在平等自願的基礎上建立的長期契約關係。”以琛很法律地解說。


老袁傻眼。


以琛一笑。“簡單點說就是,我已經結婚,你們要準備紅包了。”


“啊!你!你你!”老袁大叫一聲,“你結婚了?”


看到以琛肯定的點頭後,老袁又是一聲大叫,跳到客廳去宣布這個爆炸性的消息了。


向恒靠在陽台的欄杆上,看著十二樓外的夜空。“人生真是不可思議,你們繞了這麽大一個彎,居然還真能繞回來。”他感慨地說,“這七年,你心裏真的一點不介意了?”


“你想我怎麽回答?”以琛點燃煙,眼眸裏思緒沉澱。“我分得清什麽最重要。”


向恒吸了口煙,笑了笑,“你自控能力一向好。”


以琛沒有說話,薄薄的輕煙繚繞在兩人周圍。


向恒看了他一眼,“很久沒見你抽煙了。”


“嗯,最近比較少。”


“還記得你第一次抽煙是什麽感覺?”


怎麽會不記得,那時候默笙沒走多久,他已經墮落到靠煙酒麻醉自己。以琛彈了彈手中的煙,“那時候覺得這真是個好東西,讓人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可做的事。”


平淡的語氣聽得向恒一愣,看來他是真正放開了吧?隻有真正放開,才能如此坦然的麵對過去。如今的何以琛看起來神色平和,不像過去隨時有股逼人的厲氣。向恒由衷地說:“恭喜。”


以琛淡淡一笑,“多謝。”


不同於陽台上的安靜,客廳裏早因為老袁宣布的消息鬧開了,偏偏默笙這時候走出來,於是再一次被眾人赤裸裸的目光嚇到。


小高單純而羨慕地看著眼前的女子,她就是何律師那個“喜歡了就喜歡了”的人嗎?好像不像何律師說的那樣又吵又鬧,起碼現在站在那裏看起來有點局促不安。


“啊!”美婷輕呼一聲,“你就是那個撿到何律師錢包的人。”


默笙也認出了她,朝她微笑:“你好。”


小高立刻敏感的抓住美婷,“美婷姐,你知道內幕?”


美婷說:“以前我接待過她哦,那次她撿到何律師的錢包,錢包裏可能有證件名片之類的吧,她就找到事務所來還,我想他們肯定因為這個認識,然後……”於是在女性特有的想象力的添加下,一個因為拾金不昧而產生的愛情故事正式出爐了。


美婷的聲音不算小,周圍的人都聽得聚精會神,津津有味。默笙則目瞪口呆,這位美婷小姐很適合去她們雜誌社編愛情故事,留在事務所真是浪費人才。


“哎!以後撿到女式錢包一定要還。”聽完後某男士總結發言。


小高立刻糗他:“輪到你就是恐龍了。”


大家都哈哈大笑起來,正好以琛和向恒抽完煙走回來,趁著氣氛好有人喊:“何律師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可能作為呈堂證供。”


這都什麽跟什麽,難道這些未來的法律界人才都是從小看香港警匪片長大的?


以琛失笑,“好,我坦白,一邊吃一邊交代如何?”


何大律師當然不會真交代什麽,大家其實也不怎麽敢逼問,於是大家的戰鬥熱情都飛快地轉移到熱騰騰的火鍋上去了,熱熱鬧鬧的吃到九點多才散。


默笙因為躲避大家好奇的目光,一直在低頭猛吃。等以琛把幾個女同事送到家後回來,就看到她吃得飽飽的在沙發上動都不想動一下。


以琛好氣加好笑,“你不是不想出來吃的嗎?”


上前抱起賴在沙發上的她,“……重了不少。”以琛喃喃自語,她到底吃了多少?


“呃……你說什麽?”突然淪陷在他的懷抱裏,默笙反應有點遲鈍。她是不是漏聽了什麽?


“沒什麽。”以琛的聲音驀的有點啞了。


沒什麽才怪。


那個夜晚,默笙總算體會到了什麽叫“小別勝新婚”。


接下來幾天,以琛陸續接到來自四麵八方的“關心”。


先是法院的老周。“小何啊,上次你說你結婚了我還當你找借口,沒想到還真結婚了。這下好了,你結婚了,我家老太婆可以消停了,我也可以過幾天清淨日子了……對了,喜帖可別忘了送我。”


然後是檢查院的方檢,“是不是就是那天肯德基那個,嘿嘿,那天我就看出來了,隻是沒想到你動作這麽快,什麽時候請客喝喜酒啊?”


再來是聯合的李律師,等等等等。以琛第一次衷心佩服老袁散播消息的速度,估計現在c大畢業的a城政法線上的人都知道他結婚了。


這天下午送走了幾個老客戶後,老袁坐在沙發上沒動,問起以琛:“準備什麽時候請客?”


“年後再考慮,還沒和默笙說過。”


“那太晚了,還有幾個月才過年,等校慶過了就差不多了,早點辦啊!”老袁很積極,他喜歡熱鬧。


校慶?以琛翻了下行事日曆,果然寫著十五號c大百年校慶。這段時間太忙,居然把這個事情忘記了。


“日子再說吧,到時候還要請你當證婚人。”以琛笑著說。這些年雖然從未言喻,但以琛對老袁實有諸多感激,若不是老袁的背景和活動能力,未必就有今天的何以琛。


“證婚人好。”老袁樂了,“隻要能省紅包,當什麽都好。”


正說著又有電話打進來,老袁喜滋滋地搖搖手出去了。


電話是秀色的女編輯打來的,關於采訪的事情。葛麗第一次和他提起這事以琛就回絕了,當時因為想起這是默笙的工作單位,恐怕語氣還有點僵硬,葛麗也就沒再提。


現在以琛仍是婉拒:“對不起,陶小姐,我想我不太適合當作封麵人物出現在女性雜誌上。”


“何律師是因為職業形象問題?其實我們雜誌社要打造的是都市單身精英係列,對你的職業會有客觀公正的評價,我相信絕對不會損害你的職業形象,這方麵何律師可以看看我們雜誌社上一期關於康加年先生的報道。”陶憶靜不放棄地勸說。


單身?以琛抓住關鍵詞,溫和地說:“陶小姐,我想我大概不符合貴社單身的要求,前不久我已經結婚。”


趁著對方明顯的呆楞,以琛客套幾句就掛了電話。定神看了一會資料,手機滴滴的響起來,有短消息,來自默笙。


——“以琛,我們今天晚上吃什麽?”


以琛很少發短信。


他念大學的時候,手機還是個高檔消費品,他一個窮學生當然買不起,因此也錯過了發短信的黃金時期。等工作後買了手機,卻習慣打電話,清晰、明白、快捷。偶爾以玫發個短消息過來,他沒那麽多時間一個字一個字打,通常直接回個電話過去,問她有什麽事,漸漸以玫的短消息也少了。


此刻卻拿著手機,很有耐心地一字一字輸入——“你想吃什麽?”


發完看了看時間,三點半還沒到。果然是趙默笙的風格,以前一起吃午飯,走出食堂她就拉著他商量:“以琛我們晚上吃什麽?”


很快回複過來:“在家裏吃好不好?”


“你做?”


“yes!!”打了好幾個感歎號。以琛還沒來得及回,心虛無比的下一條短信就發到他手機上。“……不過據說不怎麽好吃。”


誰說不好吃?那個人?


以琛看著手機上短短的一句話,卻免不了心潮起伏,手指頓了一下,半晌簡短地回了一個字——“好。”


雖然默笙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樣,但經驗告訴以琛,還是不要太期待的好。


所以,下班回到家,看到廚房裏默笙以無比拙劣的姿勢切著土豆絲,以琛真的一點失望的感覺都沒有,在看到餐桌上開著她的筆記本,網頁上大大的紅色標題:“糖醋排骨的做法”時,忍不住搖頭歎息兼好笑。


走過去拿過她手裏的菜刀,熟練地切著土豆絲。默笙睜大眼睛看著他的動作,大受打擊。


“以琛,為什麽你連菜都會做?”還給不給她一條活路了。


“我十歲就開始幫阿姨做飯。”


“哦。”這麽熟練的刀法肯定是做了很久才會有的吧。默笙突然有點心酸,自己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的時候,以琛卻孤零零地寄人籬下……


“要是早點認識你就好了……”


手臂伸出去,從背後抱住他,頭靠在他的肩膀上。


“以琛你教我,以後我煮給你吃。”


溫熱的擁抱,好像要把他心底最後的那一點澀意都蒸發。


就這樣吧,以琛想。


過去的就讓它永遠過去,再也不去在意。


因為他已經是如此的累。


如此的,迫不及待想要幸福。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