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若即 (2)
loading...

七拐八拐地進了一個小巷子,走進一個很普通的小飯館。默笙好奇地打量著小店的四周,看不出有什麽特別的地方。不過話說回來,往往越不起眼的地方越容易出現美味,以琛會老遠的帶她來,肯定是不錯的。


老板熱情地迎上來招呼:“何先生,好久沒來了。”


默笙驚訝極了,他居然是一口y市方言。


“最近比較忙。”以琛也用方言回。


老板好奇看著默笙,“何先生,這位小姐是你女朋友?第一次見你帶女朋友來,很漂亮哦。”


以琛笑笑:“哪裏。這是我太太。”


“太太?何先生結婚了?”


老板叫起來,驚歎了兩聲,轉而對默笙說,“何太太你真好福氣,嫁到何先生這樣的人。何太太是哪裏人?”


“我也是y市的。”默笙聽得懂,卻不會說方言,因為母親是外地人的緣故,家裏一直說的是普通話。


老板一邊聊著閑話一邊把菜單子拿出來。以琛示意默笙點菜,默笙接過翻了翻,發現這家店的招牌菜都和筍有關,筍片滑雞,鮮筍肉絲,鮮筍炒酸菜……這倒也不奇怪,y市本來就盛產筍,現在又是當令。


她很愛吃筍,不過……還是別點了。


一會兒點好菜把單子遞給老板,老板看了看,居然責怪地說:“何太太,你也是y市人,怎麽不吃筍?”


不吃筍很奇怪嗎?以琛就不吃啊,以前一起吃飯的時候他老說筍有一股怪味道,她怎麽騙也不肯吃一口的。


“……何先生每次來都點的。”


菜一道道地端上來,以琛的筷子始終沒有碰過筍。


默笙澀澀地說:“怎麽不吃呢?老板說……”突然說不下去了。


他每次來都點,為什麽呢?


以琛沉默,久久開口,寥寥的四個字。“盛情難卻。”


她恰好一片筍在嘴裏,卻再也嚐不出那股鮮甜,咽下去,像以琛說的,有股怪味道。


眼角看到那老板正操著一口y市普通話熱情地招呼著剛上門的客人,大聲地吹著店裏的招牌菜有多好吃多好吃。


真的。


盛情難卻。


“你不回去嗎?”從小飯館出來,拿著以琛給她的鑰匙,默笙遲疑地問。


“我去事務所,還有些事要處理。”以琛淡淡地說。


“哦。”鑰匙緊緊地攥在手裏。“那你什麽時候回來?”


以琛看著她,眼中閃著奇異的光。“你要等我?”


“……嗯。”默笙點頭,又訥訥地解釋原因,“你的鑰匙在我這。”


“事務所裏有備用的,你不用等我。”他收回在她身上的眸光,說不清是失望還是什麽,語氣更淡了,甚至帶了點自嘲。“我也不習慣讓人等。”


從來回去,都是一室冷清。


又是十一點。


以琛開了門,手指習慣性地摸向牆上的開關,卻在快要按下去的時候停住。


燈亮著。


他放下手,環視一下屋內,電視機開著,人卻不見影子。


走過去關電視機,經過沙發時眼角瞥到上麵蜷縮睡著的人,驀地止步。


以琛瞪著那張熟睡的臉,真想把她搖醒罵一頓。


這麽冷的天就睡在沙發上,她有沒有腦子?


明明又氣又惱,卻隻能彎下身,小心翼翼地把她從沙發上抱起來。


軟軟的身軀填滿他空虛的懷抱,溫暖的氣息輕悄地呼吸在他冰冷的西裝上。


這些年,從來不敢幻想有這麽一天,她又是這樣觸手可及,一伸手,一低頭,默笙就完全屬於他。


微微垂下頭,臉頰摩擦她柔軟的臉頰,在外麵睡了那麽久,居然還是暖暖的。


懷裏的默笙突然不適地動了動,躲開他的觸碰,以琛屏住呼吸,她醒了?


而她卻是自己找了個更舒服的位置,頭往他懷裏埋了埋,更深地睡去,渾然不知有人因為她小小的動靜而心潮起伏。


她……唉,以琛暗暗歎息,那越來越柔軟的心情再也控製不住了。


手肘推開臥室的門,把她放在床上,她在睡衣外麵加了件開襟毛衣,以琛猶豫了一下,還是動手幫她脫掉,扣子一個一個解開,呼吸竟漸漸有點亂了。


輕輕地托起她,把外衣從手臂中褪下,隔著睡衣,那背上柔軟肌膚的觸感也讓他心跳快得不能自抑。


扯過被子來幫她蓋好,以琛迅速地起身走開。


再呆下去,他不敢保證自己不會用某種方法吵醒她。


在外麵的衛生間清洗一下,以琛走向客房。經過主臥室的時候腳步頓了一下,突然想起什麽,推開房門向床上看去。


果然!


被子隻有一半在她身上,另一半拖在地上,一隻腳大大方方地露在外麵。


短短十幾分鍾,就能睡成這樣,看來以前她說自己睡相隻是“有點差”真是太含蓄了。


知道她睡相差,是唯一一起度過的那個冬天,默笙連連感冒,兩個月裏竟然感冒了五次。問她原因,開始怎麽都不肯說,後來才很不好意思地開口:“我晚上睡覺睡相有點差,隻是有點差哦,老是踢被子。在家裏爸爸回來得晚,還能順便幫我蓋蓋被子,這裏就沒人啦,老是睡到半夜撈被子,所以感冒也不能怪我。”說到後來,已經是一副感冒有理、與我無關的樣子。


現在看來,她的睡相豈止是有點差。


以琛撈起半拖在床下的被子,幫她重新蓋好。可剛一離手,她竟然一個翻身,被子又掉到床的另一邊去了。


什麽睡癖!


以琛伸手拉過被子,再一次把她蓋得嚴嚴實實,有些冒火的眼光盯著睡得一派安然的默笙。


她敢再踢一次試試,他一點也不介意徹夜糾正她的“睡姿”。


可惜接下來,默笙一直睡得乖乖的,動都不動一下,最後還怕冷似的往被子裏縮了縮。


這種時候,即使是睡著的默笙也知道要識時務的。


什麽時候了?白天還是晚上?她怎麽會睡在床上?


從被窩裏坐起來,腦子還不太清醒。默笙睡眼朦朧地下床,卻到處找不到拖鞋。


咦,到哪裏去了?


以琛從廚房出來,看到默笙穿著睡衣在客廳裏一蹦一跳的,不由蹙眉。“你幹什麽?”


“我的拖鞋……”看到了,在沙發那兒,再跳一下,達陣成功。


穿好拖鞋抬頭,就看到以琛用不讚同的目光瞪著她。


“呃,我找拖鞋……”沒來由的就心虛。


“去換上衣服。”他硬邦邦的扔下幾個字轉身。


低頭一看自己一身睡衣,默笙臉一紅。差點忘了,這個屋裏還有另外一個人……


換好衣服出來,以琛已經在吃早飯。默笙遲疑了一下,在他旁邊的位置坐下,看著桌上的清粥小菜,和以琛一起吃早餐……


見她遲遲不動手,以琛抬眸。“吃不慣中式早餐?”


“啊?不是。”從發呆中回神,快快地低頭喝了一口。咦,居然很不錯。


“以琛……”


仿佛知道她要問什麽,以琛眼也不抬,平淡的口氣。“附近買的。”


“……味道很好。”


“還可以。”以琛心不在焉地回一句。


沒話說了。默笙悶頭喝粥,眼角瞥到一旁茶幾上整理好的文件。


“今天也要去事務所嗎?”


“嗯。”


“很忙?”


“還好。”事實上快忙瘋了,而他會這麽忙,完全是因為前些日子某人害他發神經。


“哦。”


低下去的語調終於引起了他的注意,看她喝粥,發絲都快垂進粥裏了。


他們,似乎是新婚。


“你英文怎麽樣?”別開眼,以琛似乎漫不經心地問起。


英文?怎麽突然問起這個。


“還可以啊,不過……四級還沒有過。”去美國前第一次考四級,光榮的成績——五十九。


好意思提。


“和我一起去。”以琛說。


“呃?”默笙抬頭驚訝的看著他。“去哪裏?”


“事務所,幫我翻譯資料。”


譯不出來。


默笙瞪著紙上的英文,沒天理,國外那麽多年白待了。


問以琛?抬頭看看,他好像很忙,不好打擾吧。


安靜的辦公室裏電話鈴聲突然響起,以琛右手翻著文件,左手接起。


“喂……我在事務所……不了,我今天恰好有事……”


那邊又說了什麽,以琛笑起來,“老周,什麽時候你也做起媒人來?”


那邊老周也是一肚子苦水。“還不是家裏那位逼的,上次她來法院正好看到你,就一心想把外甥女介紹給你。我家老太婆別的嗜好沒有,就喜歡做媒。不過說真的,小何,不是我幫自家人說話,我家老太婆的外甥女真的不錯,學識相貌人品絕不亞於你,你要不要考慮一下?”


以琛笑笑。“老周,難道你要我搞婚外情不成?”


“什麽婚外情?”老周慢半拍地反應過來,“你說你結婚了?”叫出來後立刻又自己反駁,“別開玩笑了,任何人都有可能結婚了,就你何以琛不可能。”


什麽話,以琛失笑。


掛了電話,以琛看向正在一旁埋頭苦幹的默笙。


又咬筆頭。


屢教不改的壞習慣!


以前做不出微積分就是這樣,咬了一會就把作業推給他,討好地看著他,“以琛……”


可憐他一個讀法律的,微積分學得比理工科的人還好。


“以琛……”默笙實在譯不出來了,抬頭求助。


唉!


走到她身邊,很習慣地把她手中的東西拿過來。“哪裏?”


“這裏,這個怎麽翻譯?”


personamsequuntur。


動產隨人。


很專業的名詞,拉丁語,她不會是正常的。


他的氣息很近,縈繞在她鼻間。默笙突然就想起以前一起上自習,以琛總是很一本正經地說:“默笙,不要坐我旁邊。”


“為什麽啊?”就是跟他來上自習的啊。


“會打擾到我。”


有點難過,不過立刻舉手發誓。“我保證不和你說話不出去買零食不動來動去……”


結果沒等她說完,以琛就一臉挫敗地說:“你再安靜也會打擾我!”


什麽嘛!當時氣得她拿了書就氣呼呼地跑了。


不過,現在她好像有點明白了……


因為他也什麽都沒做,隻是站在她身後,俯著身,清爽的男性氣息包圍著她,發絲輕輕摩擦在他的外套上,她的一抬頭,就可能碰上他的下巴。


臉莫名其妙地微微燙起來,他很打擾她……


然後在她自己都沒意識到自己幹什麽前,她已經猛地站起跳開,頭頂毫不留情的撞上某人的下巴。


“你幹什麽?”以琛撫著撞痛的下巴,被她嚇了一跳。


“呃、我……”她哪能說,臉越燒越紅,“……我、我想去吃飯。”


說完就懊惱,什麽借口啊,現在才……瞥了眼牆壁上的鍾,十點半還不到。


“現在?”以琛果然蹙眉。


“嗯,是啊,早上沒吃飽。”硬著頭皮說到底了。


瞥一眼辦公桌上堆積如山的工作,再看眼前“餓”得神情有點怪異的默笙,以琛投降了。


早就知道,帶她來事務所絕對是個錯誤。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