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離合 (2)
loading...

“喂喂喂。”她旁邊的小個子年輕人立刻抗議地拉過她,“你更帥的老公在這裏!”


“有嗎?”圓臉女子表情間盡是懷疑,突然指著外麵的天,“啊!快看快看,為什麽有那麽多牛在天上飛來飛去?”


她老公立刻默契地接口:“因為你老公我在這裏用力的吹。”


默笙忍不住笑起來,他們的幸福多麽明顯,滿滿的都要溢出來,如果……她望了望身邊的以琛,他側頭望著窗外,麵無表情。


“喂,你們是怎麽認識的啊?”圓臉女子問她,似乎對他們充滿了好奇。


怎麽認識的?“很久以前的事了。”默笙不好拒絕她的熱情,回憶說,“那時候我剛剛上大學,喜歡攝影,老帶著相機到處亂跑,有一次看到他站在樹下發呆,不知不覺就按了快門,被他發現……”


“我出去一下。”


以琛突然站起來,打斷了她的敘述,也不等她說什麽,徑直走了出去。


圓臉女子看她的目光已經從羨慕變成了同情。“呃……你老公很酷哦。”


“是啊。”默笙尷尬地附和。


一會兒工作人員出現,還不見以琛回來,默笙出去找他,他站在門外,背對著她抽著煙。


“你現在還可以走。”他聽出她的腳步聲,頭也不回地說。


知道他看不見,可仍然搖了搖頭。“進去吧。”


“默笙,這是你自己選擇的。”他在她頭頂沉沉地說,“從現在開始,就算我們一輩子相互折磨,我都不會放過你。”


初秋的天氣,明明還應該不太冷的,默笙卻突然感覺到那風裏吹來的寒意,從腳底一直涼到心上。


接下來是一連串的程序。默笙不免覺得不可思議,就這些東西,幾張紙,幾個印章,居然就可以把兩個本來毫不相關的人拴在一起一輩子了,不管他們曾經如何。


一個多小時前,她都沒有想到她和他居然會成為夫妻,這樣急劇的變化幾乎讓她懷疑現在的一切是否真實……


“簽字!”耳邊突然響起以琛陰沉的聲音,“現在你沒有機會反悔了。”


她這才回神,發現自己在簽字之前愣太久了,連忙簽下自己的名字交給狐疑的工作人員。


“小姐。”工作人員拿過表格,遲疑的再問了一遍,“你真的是自願的嗎?”


以琛的臉色差極了。


“當然。”默笙笑著說,“剛剛我在想,家裏的窗簾選什麽顏色好。”


從民政局出來,以琛扔了一把鑰匙給她。“把你的東西都搬到我那裏去。至於窗簾的顏色,你愛換就換好了。”他微微諷刺地說。


默笙沒注意他的嘲諷,握著手中的鑰匙,有些心神不定,太快了,可這是必然的不是嗎?


以琛又從皮夾裏拿出一張銀行卡。“所有的支出都從這上麵支付,密碼是xxxxxx,記住了?”


默笙點頭又急忙搖頭,“不用給我,我自己有的。”


以琛冷凝著臉說:“我不希望我們結婚第一天就因為這個而鬧矛盾。”


默笙知道他固執,無奈地接過,隱約覺得有什麽不對勁。


“那你呢?”她怎麽感覺他完全把他自己排除在外。


“我?我要去廣州出差一周。”他抬腕看表,“一個小時後的飛機。”


她大概是世界上最獨立的新婚妻子了。


結婚第三天晚上,默笙在以琛家的客廳,對著一大堆從她那裏搬來的東西,發呆。


這些東西放廚房,這些放書房,還有這些攝影器材,她需要一間暗房……她的衣物放哪裏?主臥室?


要不要打個電話問問他?她盯著電話。


一陣悠揚的鈴聲響起,若不是鈴聲相差太大,她幾乎要反射地接起電話了。


打開門,默笙一愣,這個一身家居打扮的女子她認識,赫然是小紅嘴裏的“狐狸精”小姐,她看到她也頗為訝異,不著痕跡地打量她一眼,問:“以……何律師在不在?”


“他出差了。呃,你要不要進來坐坐?”默笙客氣地說。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她走進來,自我介紹說:“我姓文,曾經是何律師的當事人,就住在樓下。”


她看著默笙,有些疑惑。“我們是不是見過?”


原來她沒有認出她來,默笙點點頭,提起她們都認識的人。“顧行紅。”這是小紅的大名。


“對了,你就是那個陪她相親的人!”文小姐恍然大悟,又若有所思地說:“原來你和何律師認識,怪不得。”


默笙不解地望著她。


文小姐聳聳肩說:“我是說怪不得何大律師會親自接我下班談案子,原來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我是托你的福。”


她將手中的袋子扔給默笙。“這是我包的餛飩,有多,就拿來了。真是的,害我白白自做多情一番。”


這位小姐外表嬌柔,說話卻是爽快又麻利,看她和小紅吵架就知道。默笙承認又不是否認又不是,頗為尷尬。


文小姐揮揮手,“就這樣,我走了。”默笙送到她門口,她突然問起小紅,“她還在不停的相親?”


默笙在她眼中捕捉到一抹關心,搖頭回答:“不了。她快定下來了。”


文小姐目光一閃。“不是搞遊戲軟件的吧?”


“不,是個外科醫生。”


“那就好。”文小姐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她總算想開了。叫她不要恨我,那個男人愛的不是我。”她說到這裏又反悔,“不,現在還是不要告訴她了。”


她走了,默笙看這手中的餛飩,略一猶豫,拎起電話,撥以琛的手機。


電話響了三聲後被接起。


“喂。”他低沉的聲音傳來。


“喂。”默笙應了一聲才發現自己的聲音和平常不太一樣,急忙平心靜氣,“是我。”


“有什麽事?”


“呃,是這樣……剛剛樓下的文小姐送了一袋餛飩來,還有她說謝謝你上次幫她的忙。”默笙一說完就知道自己選了一個最差的開頭,懊惱已經不及。


果然那邊靜默幾秒,響起他嘲弄的聲音。“你在懷疑什麽?放心吧,就算我曾經對她有過什麽想法,那也是‘未遂’。”


言下之意,她這個“已遂”的人是沒資格質問他的。默笙理智地轉開話題,“我想問問你那間儲物間可不可以改造成暗房?”


“隨便。還有什麽重要的事嗎?”


“有……嗯,我的東西放到哪裏?”


那邊頓了頓。“何太太,你的丈夫身心健康,暫時沒有分居的打算。”他諷刺地說。


這個電話打得真是糟糕透了。默笙握緊話筒,最後問:“你什麽時候回來?”


“……周五晚上。”


“好,我等你。”默笙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說完才意識到這句話有太多涵義在裏麵,不由屏息。


那邊也沉默,然後咯的一聲,電話裏傳出茫音,默笙呆住,他居然就這樣把電話掛了!


何以琛收起手機,推門走進包廂,外貿公司的李總一見他進來就起身敬酒:“何律師你跑哪裏去了,來,我再敬你一杯,今天的談判實在太精彩了。”


以琛應酬地笑笑,碰杯,一幹到底。


無非一些恭維和場麵話,吃了一個多小時,李總說:“何律師,我看我們也吃得差不多了,不如換個地方如何?”


一群男人立刻意會,曖昧地笑起來。


看他們的樣子不用說也知道是什麽地方,以琛連忙說:“李總你們去吧,我先回飯店了。”


“何律師,你這就不夠意思了。”李總故意拉下臉來。


以琛苦笑著說:“實在是家裏老婆管得緊,喏,剛剛還打電話來查勤,一會兒要是打到飯店我不在,回家恐怕要不得安寧了。”


一群男人立刻一副心有戚戚焉感同身受的表情,李總說:“既然何律師堅持,我們就不強求了,讓小楊送你回去吧。”


司機小楊站起來要送他,以琛婉拒:“不用了,飯店不遠,我走回去,路上正好看看夜景。”


好不容易脫身,以琛不想回飯店,腳步一轉,往反方向走去。


廣州是一個太璀璨的城市,很容易就叫人目眩神迷,迷失方向。以琛漫步在某個廣場,穿梭在老人,情侶,孩子中間,享受這鬧中取來的安靜。


忽的白光一閃,以琛轉頭,身邊有人在拍照。兩個學生模樣的女孩子,大概也是遊客,在廣場上拍照留念。


莫名其妙地就想起她,第一次見到她,也是這樣的白光一閃,然後就看到一個女孩舉著相機笑眯眯地看著他。


任何人被**都不會太高興吧,但他當時也沒有說什麽,隻是皺著眉頭瞪她。


她一開始被他瞪得有點心虛,但立刻理直氣壯起來,惡人先告狀地說:“喂,我好好的拍風景,你為什麽突然冒出來?”


他本來還有點生氣的,但被她這樣一說,真不知道是氣好還是笑好,隻好不理她,舉步離開。沒想到她竟然追上來問:“喂,你為什麽走了?”


如果這時候還不懂得反擊真是枉為法律係的高才生了。“你不是要拍風景嗎?我把它還給你。”


她登時臉漲紅,半晌訥訥地說:“好吧,我承認我**你。”


懂得認錯還算有救,以琛邁開腳步,她卻不緊不慢地跟上。走了一段以琛忍不住回頭。“你跟著我幹什麽?”


“你還沒有告訴我名字,係別啊。”她無辜地說。


“為什麽要告訴你?”


“你不告訴我我怎麽把照片給你呢?”


“不需要。”


“哦。”她點點頭,一副沒關係的樣子。“那我隻好洗出來以後到處去問啦。”


他不敢相信。“你站住。”


“幹什麽?你擔心我找不到你嗎?”她一副你別著急的樣子,“雖然全校有好幾萬人,可是有誌者,事竟成,我一個個的去問,總會問到的。”


那他也不用在學校混了,以琛咬牙切齒:“何以琛,國際法二年級。”說完轉身離開,走老遠還能聽到她的笑聲。


過了兩天她果然找到他,獻寶似的掏出照片,照片上的他在夕陽下沉思:“你看你看,我第一次把光影效果處理得這麽好呢!你看到陽光穿過樹葉了嗎?”


而他卻是一抬頭,在她的臉上看到了跳躍著的陽光,那樣蠻不講理,連個招呼都不打的穿過重重陰霾照進他心底,他甚至來不及拒絕。


她是他灰暗生命裏唯一的一縷陽光,但這縷陽光卻不唯一的照耀他。


那離開的七年,另一個男人……


以琛閉上眼睛。


承認吧,何以琛,你嫉妒得發狂。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