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3章 傾盡所有,換一個可能
loading...

唐南適進入病房,顧老爺子和顧父坐在椅子上,兩人低聲說著話,在看到他進來的時候,停止了說話。


顧老爺子冷哼了一聲,別過腦袋不再看唐南適。


顧父看了眼顧老爺子,又看向唐南適,疏離的說:“南適,現在明珠的情況已經穩定了,就不勞煩你擔心了。你還是請回吧。”


這是變相的逐客令。


唐南適知道顧家的人,不歡迎他,但還是走到顧家父子跟前,聲音平靜道:“顧爺爺,顧叔,關於顧姨的事情,我想說幾句話。現在的確有證據指向顧姨,故意指使人殺人並栽贓嫁禍給溫如意。”


“容子澈抓人,並非是故意針對顧家,希望你們冷靜的看待這件事,不要在衝動之下,做出令自己後悔的事情。”


顧老爺子壓抑的怒火,再也忍不住爆發,輕嗬了一聲:“阿珍殺沒殺人,我們顧家人心裏最清楚。用不著別人來,替我們顧家拿主意。唐先生,請回!這裏不歡迎你!”


顧老爺子麵色鐵青的望著唐南適,渾身散發著不悅的氣息。


唐南適和顧老爺子對視了好一會兒,道:“顧叔,顧爺爺,我的話,希望你們多考慮。現在你們還在怒頭上,我改天再來探望你們和明珠。”


說罷,他轉身往門口走。


沒走出多遠,身後的門嘭的一聲被重重的關上。


唐南適腳步頓了下,又繼續向前走。


他言盡於此。


哪怕顧家忍不住怒火,對容子澈下手。


也不是他能管的了……


*******


顧老爺子甩了門,臉色的怒氣肆意的釋放出來:“唐南適這是什麽意思?先是幫容子澈脫困,現在又幫著容子澈說好話!他當我們顧家是什麽了?!唐家的人難不成真的要幫著容家,對付我們顧家?!”


就為了一個溫如意,唐南適就跟顧家處處作對!


這個唐南適,未免太過荒唐!


手攥成拳頭,嘭嘭的砸在桌子上,顧老爺子氣到了極點。


“爸,你消消氣。”


顧父也氣唐南適的態度,但還是顧及老爺子的身體,出聲勸慰。


顧老爺子哼了聲,沒有理會他。


來回的在房間裏走,踱步了幾圈,顧老爺子忽然停下來說:“不成,這口惡氣我怎麽也忍不下,容家欺人太甚!不修理容子澈,我們顧家顏麵何在?”


“等下把你媽叫過來,看著明珠這邊。你去監獄那邊,看看阿珍。我去紀檢委那邊,把容子澈的事情給翻出來!容家逼我們到這個份兒上,怎麽著我們明珠也不能嫁到他們家!我們立刻跟容家,撕破臉皮!”


“我倒要看看,事情鬧大了,容子澈還怎麽神氣!”


顧老爺子說罷,轉身就走。


顧父著急的上前,攔住了顧老爺子:“爸,你別衝動。事情還沒壞到那一步,我們再等等。”


“等?等什麽等?你等得了,我等不了!”


顧老爺子臉紅脖子粗。


顧父死死地拖著老爺子,不肯讓他繼續上前一步,“爸,現在阿珍還在監獄裏,明珠肚子裏的孩子也不穩定,你要是在這個時候,把事情鬧大,那些外人還不是看我們顧家的笑話?就算我們能承受的住,明珠能承受的住?”


顧老爺子聞言,猶豫了幾秒,而後低吼:“那你說怎麽辦?阿珍、明珠受了這麽大的委屈,就這麽放過容家的小子?”


顧父急想了一會兒,說:“爸,當然不能就這麽放過他,可現在不能由我們顧家的人出麵,不然,一會落了別人的口舌,二也沒有再轉圜的餘地了。我們這麽辦,先找幾個媒體鬧騰一下,把容子澈照顧溫如意的事情鬧出來。到時候紀檢委自會檢查容子澈,若是到那一步,容子澈依然不肯悔改,步步緊逼,那我們就把明珠的事情也翻出來,讓容子澈徹底無翻身的機會。”


“好,就按照你說的辦。”


******


下午三點多,關於顧母被抓的消息,紛紛在各大媒體報道開來。


報道裏稱,顧母為了讓自己的女兒,代替溫如意嫁入容家,不惜以殺人的罪名栽贓嫁禍給沈綿綿,現在警方已經掌握了不少線索,並將繼續調查,等掌握更確切的消息,將對顧母提起刑事訴訟。


民眾對顧母殺人的事情,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浪潮。


一是因為前段時間,對溫如意的報道很多,二是因為顧母的身份敏感。一個高官的太太,一個是無依無靠幾乎嫁入豪門的‘灰姑娘’,誰強誰弱自然一眼就看的出來,加之民眾的仇富心理,對顧母的討伐,幾乎瞬間在網絡掀起一場風暴。


新聞發出後的短短三個小時,新聞的瀏覽量達到了兩個億,討論量達到了23萬,之後各大媒體更是爭相轉載。


葉簡汐午睡醒過來,便看到了這條新聞,混沌的腦袋瞬間清醒了過來,撥打電話給慕洛琛,想要問他到底是怎麽回事。


但電話還沒撥打出去,手機又自動推送了一條新聞出來。


這條新聞是關於溫如意的,新聞裏指出,溫如意作為殺人嫌疑犯,受到種種的優待,不止住高級的監獄,還每天吃特製的飯菜,衣食住行無一不奢華到令人咋舌的程度。


而她所受到的這些待遇,均是容子澈特地囑咐!


記者指出容子澈不隻是在濫用職權,還涉嫌編造相關的證據,汙蔑林珍,替溫如意開罪!


葉簡汐逐字逐句的看完最後一條新聞,心突突的跳起來。


前後兩條新聞,發出來的時間差,不過一個小時,這絕對不是巧合,一定有幕後推手,在策劃整件事情。


而且從兩則報道來看,這個幕後黑手是想毀了容子澈!


濫用職權的事情本就不是小事,加之前麵一條新聞,大肆煽動群眾對顧母的仇恨,後麵又出報道,這些很可能是容子澈一手策劃,很容易讓群眾覺得自己被愚弄利用。


隻有有人稍加引導,引起更強烈的反對容子澈的浪潮,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而容子澈的一旦曝光出來,又鬧這麽大。


紀檢委那邊一定會去查,若是查到屬實,輕則降級,重則開除黨籍,永不再用……


葉簡汐心裏不喜歡容子澈,但她也不希望,容子澈出事。


關了新聞,葉簡汐給慕洛琛打電話。


手機嘟嘟響了兩聲,慕洛琛的電話接通。


“阿琛……”


葉簡汐隻叫了一聲他的名字,慕洛琛那邊直接打斷了她的話。tqr1


“新聞我已經看了,我現在在回家的路上,五分鍾後到家。你先收拾下。具體的事情,等到路上,我再跟你解釋。”


葉簡汐頓了下,說:“好。”


*****


掛斷了電話,葉簡汐簡單的換了下衣服下了樓,走到客廳沒多會兒,外麵傳來車子發出的聲音。


葉簡汐知道是慕洛琛回來了,趕忙走了出去。


到外麵,看到慕洛琛的車,葉簡汐加快了腳步。


慕洛琛從駕駛座探出頭:“上車。”


連下車的時間都沒有,可見事情是真的很嚴重。


葉簡汐急匆匆的跑到車錢,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坐上去,扣好安全帶。


慕洛琛發動了車子,車子快速而平穩的從慕家離開。


車子行駛在路上,葉簡汐側首看著慕洛琛嚴峻的神色,心裏越發肯定容子澈這次的麻煩隻怕惹大了。


手抓住安全帶,葉簡汐問:“容子澈的事情,到底是怎麽回事?怎麽忽然林珍就被抓進去了?”


慕洛琛專注的看著前麵,沉聲說,“子澈找到了吳家的兩夫妻,那兩個夫妻指證是林珍是幕後黑手,現在他抓了林珍,指控她是殺人凶手。顧明珠為了這事,跟他起了衝突,孩子差點沒保住。現在顧家決定跟容家翻臉了。”


葉簡汐愕然,“除了吳家夫妻的口供,有其他確鑿的證據證明林珍是殺人凶手嗎?”


“沒有,隻有溫家兩個鄰居的口供,以及林珍賬目的一筆轉賬。”


隻有這兩條證據,遠遠不能證明,林珍就是殺人凶手……


頂多說明,林珍在案子中,參與設計如意的事情。


容子澈這麽快就抓捕林珍,未免太草率了。


對待握有把柄的顧家,要麽一擊擊斃,要麽就耐心的等待,像現在這種既不能指控林珍又暫時關押在監獄裏的情況最為尷尬、危險。


因為顧家被惹怒,做出什麽事情,都有可能。


葉簡汐擰了眉頭響了半晌,輕聲說:“容子澈怎麽會這麽輕率?他應該知道,一旦抓了林珍的後果……”


“知道,他當然知道。”慕洛琛提到容子澈,臉上有些怒意的同時,又有些無奈,“就是知道他才會這麽做,簡汐,子澈他從開始這麽做,就料到了今天的局麵,甚至是更糟糕的局麵都想到了。”


“他把林珍抓進去,一是為了替如意討回公道,二就是為了跟顧家撕破臉皮。他根本不想娶顧明珠,事情鬧得這麽大。”


“他肯定打算著,哪怕丟了官職,也要跟顧明珠徹底的劃清界限。”


容子澈一直知道,自己在做什麽。


外人看著他瘋瘋癲癲的行為,覺得他已經失去了理智,可慕洛琛打小跟容子澈一起長大,比任何人都了解他,自然知道容子澈從一開始,就打算這麽做了。


他明白自己在做什麽,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最後想得到什麽結果。


在這件事情以前,子澈根本擺脫不了顧家,他最後很大可能,要被顧家逼著跟顧明珠結婚。


所以……


這段日子來,他一定在默默地謀劃著,怎麽徹底跟顧家劃清界限。


林珍的事情是個契機,一個讓他可以跟顧家撕破顏麵的契機。


慕洛琛估摸著,接下來……


無論發生什麽事情,哪怕身敗名裂,容子澈也不會回頭。


傾盡所有,他都要跟溫如意的有一個可能。


一個……


在一起的可能性。


為了這個可能,他甚至願意賠上了自己的所有,自己的官位,容家的親人……


他是真的都拋棄了。


慕洛琛說完話,沒再開口。


葉簡汐深深的歎息了一聲,不知道說什麽才好。


打從顧明珠的事情出現以來,她就從心底裏,惡心容子澈。


現在聽慕洛琛這麽說。


忽然覺得,容子澈也有些可憐。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