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後記
loading...
啞舍第五部的主題,是擁有邪惡之氣的古董。

這個世界有光就有影,有正就有邪,有好人就有壞人,有好的古董……自然就有壞的古董。

這世界也不是非黑即白沒有灰色地帶的。

在啞舍之前的故事當中,也有邪氣的古董。例如會引起猜忌他人的天鉞斧、可以挑起最大野心的玉帶鉤等等,但大部分還都是對主人有所幫助的好古董。

其實正邪與否,主要還是取決於使用它們的主人。就如同利劍可殺人,也可守護,端看持劍之人,是何心思。

人心是最難測的東西,所以這一部我打算挑戰一下。

諸多誘惑人心,讓人難以保持本心的原罪,我挑了一些來寫。

當麵對一步步逼近的死神,如果你可以用別人的陽壽換取自己活命的機會……

當麵臨生死家國與君臣約定之間的抉擇,你是會選擇慷慨赴死還是頹然苟活……

當身處一個時間停滯的廢墟,你是貪戀此處無盡的生命,還是拚命想要逃脫這個囚籠……

當麵對國仇家恨與父親期待有所衝突,究竟是忘記仇恨還是背負而活……

當陪葬死者的陶俑模擬了生者的身體,究竟是所謀何事……

當潑天的富貴迷了雙眼,名和利都唾手可得,是否還能保持清醒的理智……

當可怕的占有欲盈滿心間,阻攔在麵前的無論是誰都可以揮手摧毀……

當心底的嫉妒如雜草般滋生,又擁有可令對方從這世間輕鬆消失的能力……

當複仇之後,是立即收手,還是殃及池魚……

當可以看到既定的未來,那是向命運低頭還是奮起抗爭……

當禍事之後就是福事,福禍相倚,究竟是人心不足還是天道輪回……

當鎮壓之物被邪氣沾染,棋盤已立,以天下為棋,究竟勝負如何……

這回並不是像之前幾部一樣,著重於古代的故事,而更像是第一部那樣古代與現代的故事交織,卻已經沒有了第一部那樣童話夢幻般的愛情。也許是我現在的心境變成熟了的緣故吧……

擁有邪惡之氣的古董寫得有些壓抑,也許大家看完這部之後心情會有些憋悶,但這也是正常的。世界不止有正能量,希望大家在遇到負能量的事情時,可以及時排解心情,不要擴大負能量在心中的影響。我選擇這一部的主題,也是希望挑戰一下人性的黑暗麵。

不過有可能因為我本身性格就開朗樂觀,並沒有按照原計劃每一章節都是黑暗的。好吧,就是不承認自己是後媽!事實上還是可以給大家發糖的親媽!

當然,有些邪氣古董的選擇也是為了兼顧主線劇情,並不能成獨立故事。還有一些關於邪氣古董的設定因為篇幅關係沒有來得及寫,不過沒關係,以後的劇情有機會就寫出來給大家看!

這裏照例和大家聊聊我在寫這一部查史料時發現的有趣事情。

曆史上的富豪很多,但最土豪最霸氣的,當屬石崇。

我很早就想寫石崇這個人,但無論從哪個角度,這位爺怎麽看都是反角的樣子,所以我一直留到第五部才寫他。翻閱了石崇的生平,我發現這位也是個厲害人物。

石崇的父親是三國曹魏到西晉時期重要將領,西晉開國元勳石苞。

“《晉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三》中曰:石苞,字仲容,渤海南皮人也。雅曠有智局,容儀偉麗,不修小節。故時·人為之語曰:‘石仲容,姣無雙。’”

父親是個大帥哥,那麽兒子肯定也是。咳,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石崇是石苞最小的兒子,但石苞臨終的時候,卻並沒有把家產分給石崇,並且預測自己這個幼子雖小,後自能得,鐵口直斷了自家兒子以後的豪富。

石崇年紀輕輕便白手起家。嗯,史料上記載,這位是靠劫掠富商致富……做的居然是無本生意啊!當然那奢侈的鬥富是真事還是後人添油加醋已不可考,但也足以說明石崇的奢靡。

我很早就看過石崇斬美人勸酒的記載,所以最開始構思出來的故事和定稿完全不一樣,石崇帥氣有錢又殘酷無情,是個很有趣的角色。但隨著我查找的史料越來越多,有關於這件事的疑點就越來越多。

那“斬美人勸酒”的軼事,在《世說新語》之中《汰侈》的第一篇就掛在了石崇的名下。可《晉書·王敦傳》之中明明白白地寫著是王愷曾經置酒宴,斬美人勸酒。

“《世說新語·汰侈》:石崇每要客燕集,常令美人行酒。客飲酒不盡者,使黃門交斬美人。王丞相與大將軍嚐共詣崇。丞相素不能飲,輒自勉強,至於沉醉。每至大將軍,固不飲,以觀其變。已斬三人,顏色如故,尚不肯飲。丞相讓之,大將軍曰:‘自殺伊家人,何預卿事!’”

“《晉書·王敦傳》:時王愷、石崇以豪侈相尚,愷嚐置酒,敦與導俱在坐,有女伎吹笛小失聲韻,愷便驅殺之,一坐改容,敦神色自若。他日,又造愷,愷使美人行酒,以客飲不盡,輒殺之。酒至敦、導所,敦故不肯持,美人悲懼失色,而敦傲然不視。導素不能飲,恐行酒者得罪,遂勉強盡觴。”

《晉書》和《世說新語》之中所講述的事情差不多,但宴客的主人卻完全不同。

《晉書》之中的前文中雖有石崇的名字在,但依據古代請客的慣例,一般一次宴會隻會有一個主人,就是文中反複提到的王愷。

原文之中並沒有準確的年代,我隻好根據晉書前後所提到的王敦官職和王導的反應推算出大概的年代,再與石崇的人生際遇比對,猜測在王愷設宴之時,石崇尚未發跡。

為此,我糾結了許久。

是為了故事的精彩而忽略正史?

還是要尊重正史,把已經設定好的故事全部推翻重來?

最終,我還是選擇了後者。

因為若是我查資料的時候並沒有注意到,徹底疏忽過去也就算了。知道了並非如此,強寫出來的故事估計也不會讓我自己滿意。

我之後幾易其稿,才有了現在《蒼玉藻》的故事。

《世說新語》離石崇所在的年代不過百餘年,就已經出現了張冠李戴的現象。不過《世說新語》是一本記載奇聞異事的筆記小說,加以潤色也是這本書的看點。

至於《蒼玉藻》之中提到的曲水流觴,真正出名的是在二十多年後的一次聚會,在那次酒宴上出現了天下聞名的《蘭亭集序》。

我相信曲水流觴這個習俗,斷不會是這次聚會首創的,所以才想象了一個王愷豪奢至極的場景,也不知道當年真正的富豪是否如此,再加之後麵寫到的金穀園,反正這已是我所能想象的奢靡極限了,希望大家滿意。

像這樣構思好的故事在查閱資料的時候被反複推翻的情況,實在是太多啦!多到我都已經麻木了……所以《啞舍》廢棄的大綱和文檔特別多,多到我自己都不忍翻閱……

不過第五部的故事,涉及史實的倒不是太多,能讓我盡情發揮想象力寫一些稀奇古怪的設定。

例如神奇的天光墟,各個時代的傑出人物可以忽略時光的界限,共聚一堂。不過礙於篇幅,沒有繼續展開,有機會後文應該還會出現這個副本地圖。

《海蜃貝》源自於某一天晚上我做的夢,難得做得十分完整。也許是因為我的腦洞太大,每天晚上的夢境都如同美國大片一樣,而且大部分精彩情節都會記憶深刻,即使醒過來都會記得。不過有許多夢境都沒有邏輯,無法使用,《海蜃貝》這篇卻比較例外。我記得夢中女主發現自己原以為死去多時的男主其實就在身邊時,那種激動澎湃的心情,醒過來之後就立刻打開了文檔。

而《青石碣》這個故事來源於我曾經看到過的一則新聞。一座幾百年的橋頭立碑,被醉駕的司機撞碎了。這條新聞已經很久遠了,但我依舊記得當時看到這條新聞時的震撼。我並不記得那名司機是否受傷,新聞之中好像也沒有那座碑被撞碎的畫麵。在歲月之中,被損壞的古董數不勝數,若是古董也有生命,它們是否也會甘心呢?

至於老板和醫生的初遇,是我在很久之前就已經想好的,隻是一直想要放到這裏來寫。失去記憶的醫生,回想起當年兩人初遇時的情景,會是什麽反應?這一部最後兩個故事我一氣嗬成,寫得十分暢快!希望大家看得也開心。

雖然預定要在這一部結局的,還是沒有收尾成功,隻能下一部繼續努力了……

醫生恢複記憶、老板與之相認、趙高所設的棋局……這些都要在第六部中去寫了。

至於第五部結尾的時候所提到的守藏庫,就是《啞舍》第四部之中提到的“庫”的概念延伸。

“《周禮·夏官·司弓矢》:‘司弓矢掌六弓、四弩、八矢之法,辨其名物,而掌其守藏與其出入。’”

“《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初,晉侯之豎頭須,守藏者也。其出也,竊藏以逃,盡用以求納之。’”

古時的博物館和藏書室,被稱之為守藏室。而負責守藏室的官吏,被稱之為守藏吏。身負看守寶藏守護寶藏之責。相傳,老子便是諸多守藏吏之一。準確說來,啞舍算是其中一處守藏寶,而老板和師父也算是守藏吏。

每一部《啞舍》都有新的挑戰,第六部我便打算換成探險模式,挑戰一下我的想象力,希望能給大家展開一個不一樣的啞舍世界。

去各地的守藏庫尋寶什麽的,說不定寫到的地點就是大家去過的地方哦!

敬請期待!

必須鄭重感謝一下各位勤勞辛苦的編輯們,《啞舍·伍》的出版離不開你們的努力。

當然,還要特別感謝曉泊,現在啞舍開業已經六年啦,從插圖到畫集,再到漫畫,和他的合作也越來越好,我們一起繼續努力。

最後還要多謝讀者朋友們的支持,啞舍的成長也離不開你們的關注。如果喜歡這個故事,喜歡這家店,喜歡老板,那麽就請繼續期待吧!

至於《啞舍》的第六部什麽時候出版……

這個我真沒法保證,因為最近的腦洞真是一個接一個……坑越挖越多……第六部什麽時候與大家見麵……爭取明年吧……泣……

玄色於2016年2月13日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