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海蜃貝
loading...


“林溪,這個案子你去負責。”第七科的科長走出辦公室,朝座位上的林溪揮了揮手。

“是!”被點到名的林溪立刻站了起來,小跑過去把檔案袋接在手中。

“加油。”科長鼓勵地拍了拍林溪的肩膀。

等科長重新回到辦公室之後,科室內的同事們便一窩蜂地聚到了林溪身邊,看著她手上的檔案袋。林溪把裏麵的資料拿出來,在桌子上攤開,展示給大家看。

“咦?是那個博物館古董盜竊案,居然還沒破啊!”有同事驚訝道,“我記得都過了兩個禮拜了吧?”

“是啊,當時還上過微博熱門話題,報紙也報道過。”

“我也記得,據說丟的是一支點翠簪。要不是這回被科普,我還不知道點翠是什麽東西呢!”

同事們議論紛紛,實在是因為轉到第七科的案件都是“疑難雜症”,除了身上有案子出外勤的人,就沒有不好奇的。再說林溪接了這個案子之後還會有人來跟她搭檔,自然是要來了解情況的。

表麵上他們科室叫第七科,實際上是特別事件調查組。其他科室解決不了的案件,或者有些靈異、科學解釋不清楚的案件,都會丟到他們第七科來。當然,他們科室也不是萬能的,但如果是連他們都破不了的案件,那就隻能封存。

事實上,第七科在一年前也不過是個不起眼的科室,破案率低得可怕。這也不能怪他們,畢竟丟給他們的案件一個比一個難解決。這種狀況到林溪被派到第七科之後,陡然反轉。

隻要是林溪經手的案子,平均十件能有六件告破。乍聽起來好像也不怎麽樣,但不要忘了,這些都是別的科室束手無策的案件,比起之前十之一二的破案率,林溪的成功率已經堪稱逆天了。所以林溪被第七科的同事們戲稱為科內的吉祥物,從來沒有固定的搭檔,同事們都是輪流跟她共事,以示公平。

這樣一年下來,科室內所有人都和林溪搭檔過了。平心而論,林溪真的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警校畢業生,該有的敏銳洞察力、邏輯思維、矯健身手都有,不過就算再怎麽優秀也隻是警校級別,並不是驚才絕豔的那種。

可是,架不住人家運氣好啊!

隨隨便便就能在案發現場找到別人搜索多少次都忽略的關鍵線索,或者看出了什麽蛛絲馬跡,又或者幹脆撞上嫌疑犯露出馬腳的瞬間。

一次兩次可能是巧合,但接連如此發生,就不能不讓人歎服。大概她天生就是做警探的料子,才會有此機遇吧。

林溪的運氣是第七科所有人都心服口服的,反正隻要是林溪出馬,案子就有百分之六十的可能可以解決了!沒看現在隻要是林溪沒出外勤,分派案件都是直接找她嗎?

林溪的性格外向開朗,相貌俏麗,穿上警服更是英姿颯爽,不止在第七科極受歡迎,即使在整個警局都是擁護者眾多的一朵警花,不知道有多少科室暗中較著勁,想要把她調過去呢!

檔案袋裏的資料比較詳細,但有些事情還是需要現場實際勘察的。這回跟她搭檔的人是範澤,範澤仔細看了一下資料,從電腦裏調出一些參考文件傳輸到了ipad中,便示意林溪可以走了。

林溪最後瞥了一眼自己桌子上的相架,拿著檔案和衣服便和範澤出了門。

“哎,你說小溪是不是單身啊?隔壁科室的小王托我打聽呢!但我上次給小溪介紹對象,被她岔開話題了呢!”第七科的同事甲站在窗前,看著林溪和範澤一前一後地往停車場走。

“小溪的男朋友……跟她是警校同學。喏,就是她桌子上相架裏那個和她合影的帥哥。”同事乙朝林溪的桌子那邊努了努嘴。

“咦?那怎麽沒見小溪帶出來過?真是太不應該了!”

“那個人……剛入職的時候,就殉職了。”

“啊……”

“據說那個案子頗為棘手,後來就丟到我們第七科來。小溪是自己要求調到第七科的,就是為了調查那個案子。”

“啊?那現在呢?有結果了嗎?”

“還是沒破呢……”



林溪開車,範澤則在副駕駛座整理下載的參考資料,時不時說兩句案情重點,兩人討論一下。

範澤是林溪在警校時的同學,當時和她還有她男朋友杜子淳三人一同分到這個警局,林溪與其相識已久,做事即使不用交流也已有了默契,有時候隻需要說上半句,對方就懂了下半句。

“按照資料來看,對方的偷盜手法精巧縝密,應該是慣犯。”林溪皺著眉說道。

“我查了最近各大博物館發生的案件,包括全球的,幾乎沒有類似情況。”範澤立刻就理解了她的言下之意,“每個案件都會有跡可循,但這次卻不一樣。”

“嘖,這案子若是破不了,估計暗地裏又會出現一大批高仿的點翠簪,忽悠土豪們當真品來買。”林溪用食指敲打著方向盤,思索著,“可是點翠是用翠鳥的羽毛所製,並不好仿製。再加之保存時間比起黃金、翡翠、瓷器來說較短,隻有百餘年,實際上在古董市場上並沒有那麽受歡迎。”

“所以疑點就是,那竊賊既然有此身手,為何單單隻偷盜了這支點翠簪?”

“從博物館遞交的資料來看,這支點翠簪並沒有什麽特別之處,也不是什麽有名人士的遺物,隻是因為保存得好,色澤比較靚麗罷了。”

“也許……人家就是喜歡這個?”範澤聳了聳肩,開了個小玩笑。

林溪撇了撇嘴,覺得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林溪和範澤在到達博物館前,就已經通過電話聯絡過對方了。所以他們剛停好警車,就有工作人員上來帶他們直接去了館長辦公室。

點翠簪失竊,保存它的玻璃櫃卻沒有任何破損,警報也沒有被觸發,因此警方懷疑是博物館的內部人員作案。這一點在檔案裏都特別標注了出來,林溪一進到博物館之後,就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看誰都覺得有嫌疑。

其實林溪也知道自己這種思維定式不好,但想要找到犯罪嫌疑人,警察就是需要有這樣的覺悟,就算對方是自己的親戚朋友也不能例外。

林溪本來是看誰都是好人,並且會下意識地替對方著想、開脫的性格,當年也是費了好大勁才強迫自己在辦案期間要如此思考。但當初嚴厲教導她的那個人,卻已經不在她身邊了。

走神了僅僅一秒鍾,林溪就又重新振作了起來,此時她和範澤已經來到了館長辦公室,館長正站起身來迎接他們。

這位博物館的館長已經在職多年,經常上電視接受采訪,就算是對曆史方麵並不感興趣的林溪,對其也較為熟悉。也許是來了好幾撥警察的緣故,館長見到他們的時候並沒有太熱情,顯然對他們兩個年輕的警員並沒有抱太大希望。

沒有浪費時間多寒暄,範澤已經開始例行詢問起來。而館長顯然也是被盤問了好多次,說話也沒什麽精神,回答和檔案袋裏的文件錄入的沒太大區別。觀察微表情來判斷對方有沒有說謊也沒有什麽用,因為重複了這麽多遍,微表情也會變樣的。

在詢問沒有得到有效的新情報後,兩人又去現場勘察了一番,因為作案手法神乎其技,現場也沒有什麽新發現,最後還是去了監控室。

點翠簪失蹤那天的監控錄像,早就被翻來覆去看了許多遍了。但林溪怕別人的分析影響自己的判斷,所以又從頭到尾過了一遍監控錄像。一共有兩個攝像頭對準了點翠簪的那個展櫃,屏幕上分隔成兩邊一起快進播放,她一邊看一邊還詢問一旁的館長。

“那個女人怎麽站在這裏這麽久?就是這個右眼處有劃痕的女子。還有這個戴眼鏡的男人,也站了一會兒。館長,你們互相認識?”大部分的參觀者都是一走一過,所以停留時間一旦過長,就會特別明顯。

“那個男人是附近醫院的外科醫生,認識他好幾年了,不可能是嫌疑人的。”館長篤定地說道。開玩笑!那醫生曾經在啞舍的老板那裏看過多少珍奇異寶,還能看得上他這裏的東西?

“那館長您身邊那位又是什麽身份?”林溪又指了指屏幕。

“那是一家古董店的代理店長,我請他過來看看風水的。”館長講的是實話,但也沒意外地在兩個年輕警員的臉上看到了不以為然的神情。

林溪在記事本上依次把這幾個人都記了下來。這些她一眼就能看得出來的嫌疑人,想必之前的同事們都已經調查過了,倒是不急著去再次盤問。

這個案子雖然是刑事案件,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新聞熱度的下降,依舊毫無進展,館長明顯已經快要放棄了。畢竟曆史上許多有名的博物館都被竊賊光顧過,有些竊賊被抓住了,但更多的至今依舊是懸案,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林溪和範澤商量了一下,決定先排查博物館的監控錄像。不光看案發當天的監控,連案發前後幾天都要看。畢竟這種案子是獨行盜很難做成的,至少會有人來反複踩點。

館長陪他們待了一會兒,見他們打定主意要細查,便也不再守著,專門給他們兩人騰出來一間辦公室,每人一台電腦看監控錄像。他們接到案子來博物館時已經是下午了,這一看就看到了博物館閉館。

“看到了什麽沒有?”範澤揉了揉眼睛,沒什麽期待地問道。

“沒有。”林溪歎了口氣,歪了歪頭,抬手按了按酸痛的脖頸。這時手機屏幕亮了一下,有新郵件通知。林溪劃開一看,便麵露喜色,甚至連坐都坐不住了,下意識地就要往門口走。好在她剛站起來,就反應過來還在調查案件期間,生生遏製住了自己的衝動。

“出什麽事了?”範澤好奇地問道。林溪自從杜子淳出事之後,就從未真心地笑過幾次,所以範澤確實非常好奇究竟是什麽消息能讓林溪喜形於色。

“我不是一直在追查子淳的那個案子嗎?”林溪說的時候有點不好意思,因為範澤之前也陪著她調查了半年多,最終一無所獲,便勸她放棄來著。她口頭上答應,實際上還是在偷偷調查。

“你居然……”範澤的表情很微妙,又是氣又是急,“你不是不知道那個案子有多危險,居然敢一個人繼續調查,怎麽也不跟我說一聲?!”

“抱歉抱歉啦。”林溪雙手合十,口中道著歉,其實臉上的表情也並不見得如何愧疚。

“服了你了。”範澤輕哼了一聲,雙手環胸,“那現在有什麽進展了?”

“鑒證組那邊的朋友發來的消息,他們組引進了一件新的美國儀器,據說可以複原被破壞的手機卡。之前打的報告終於通過了。”林溪抿了抿幹澀的唇,笑著說道,“我這裏不是還保存著現場找到的子淳的手機碎片嗎,明天就能送去檢查了。雖然希望比較渺茫,但應該可以還原一些照片和信息。”

“小溪,真是苦了你了。”範澤感慨,看著林溪的目光複雜無比。他雖然並不是酷帥狂霸拽的類型,但也算得上溫文爾雅,一雙眼睛盛滿真摯的深情,實在讓人無法忽視。

林溪有些不自然,她是知道範澤對她有好感的,隻是之前她有男朋友,範澤便和他們都保持著朋友的情誼。而杜子淳出事之後,範澤盡心盡力地幫忙,林溪也多少能明白他的暗示,卻無法回應,隻能盡量保持距離。可是他們在一個科室工作,就算再怎麽疏離也要天天見麵。

“小溪,子淳也去世了這麽久了,你也應該……應該走出來了。”範澤的話語中充滿了憐惜。

林溪立刻堅定地反駁道:“他沒有死,隻是失蹤了。”

範澤啞口無言,也不知道如何勸慰,隻能無聲地歎息了一聲,岔開了話題。尷尬地相處了半晌,他便借口到了吃飯的時間,起身出門去買盒飯。

他們所在的辦公室屬於博物館的辦公區,和保安室連著,即使通宵都沒問題。林溪對著電腦屏幕發了好一會兒呆,拍了拍臉頰振作了一下,先把杜子淳的事情拋在一邊,整理好了思緒,吃過盒飯之後又投入了工作。

她首先是把案發一周前後的錄像用快進掃了一遍,主要查看有沒有之前那三名嫌疑人的蹤影。答案是並沒有。

她思索了一會兒,便開始再重新看一遍錄像,這回快進的速度慢了一些,主要是為了分辨有沒有人在這短暫的幾天裏重複來看這枚點翠簪的。

確實是有,她都記錄了下來,但查看了相應時間其他攝像頭的錄像,這幾個人應該就是來博物館晃晃打發時間的,嫌疑程度並不高。

長時間盯著電腦屏幕,讓她的眼睛都有些酸澀了。林溪伸了個懶腰,這才發現,右手邊不知道什麽時候出現了一瓶眼藥水。

這瓶眼藥水不是放在她的皮包裏嗎?是範澤方才拿出來放在這裏的?那小子什麽時候變得這麽體貼了?

林溪一邊在心裏嘟囔著,一邊旋開蓋子開始點眼藥水。

清涼的薄荷感在雙眼內散開,一下子清除了頭腦的疲勞,林溪眨了眨眼睛,等視線重新恢複之後,就發現電腦屏幕上居然一直在重複播放著一個監控時段。前進三秒鍾又後退三秒,一個畫麵反反複複地播放著。

而林溪並沒有碰鍵盤上的任何按鍵。

林溪精神一振,知道她等待的幸運時刻終於到來了!

沒錯,不知道從什麽時候起,她的身邊就總是發生靈異事件。例如辦案的時候罪犯直接摔倒在她麵前,又或者線索直接就擺放在她眼前最顯眼的位置,所以她經手的案子破案率才那麽高。

林溪其實一開始的時候也有些惶惶然,但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

也許,她就是上天寵愛的那個幸運兒呢!

就是買彩票總是不中啊……老天爺果然還是希望她專心辦案,當正義的使者啊……

林溪撇了撇嘴,剛想叫旁邊的範澤過來看屏幕,但聲音卻卡在了喉嚨裏,沒有喊出來。

因為在屏幕上來回播放的錄像正中央,那個人正好轉過了頭來。

是她很熟悉的臉。

她一偏頭就能看得到的臉。



就像是沉入了黑暗的海底,掙紮了好久才重新浮出水麵,找回消失已久的五感。林溪費力地睜開雙眼,天花板上的白熾燈刺得讓她緩了好久才找回神智。

她這是怎麽了?林溪抱著頭想了想,對了,她之前不是在看監控錄像嗎?怎麽就躺在地上睡著了?

用腳趾頭想也覺得不對勁。林溪迅速坐起身,發現自己依舊是在博物館的辦公室內,在她不遠處的地麵上,有著一大攤的鮮血。

林溪震驚地站起身,她雖然感到乏力,但並沒有疼痛感,必定不是她的血。辦公室內除了她之外就是範澤,難道是範澤受了傷?

血跡已經幹涸,而牆上的時間顯示,已經是9點多鍾了。林溪還記得她失去意識前應該是晚上7點多,有兩個多小時的時間空白。

不過並不準確,林溪感到肚子很空,不像是吃過晚飯的樣子。博物館的辦公室是全封閉的,並沒有窗戶,所以根本不知道是不是第二天早上的9點多。

手機也不見了,皮包也不在,電腦也被關上了。林溪在辦公室內粗粗掃了一圈,視線定在了某一處,嚇得她驟然後退了幾步。

那個牆角處,竟然無聲無息地站著一個人。

準確地說,應該是站著一個幽靈一樣的東西。

林溪視線內的所有東西都是清晰的,但隻有那個幽靈是模糊不清的,甚至連麵目都看不清楚,隱約隻能判定是個穿著警服的男人。

她必須承認,毫無心理準備就看到了一個幽靈,實在是讓她心底發毛,差點就尖叫出聲了。

仿佛察覺到了林溪的目光,那個幽靈朝她走了過來。

林溪的驚駭也就是那麽一瞬間,她立刻就推測到,範澤說不定已經被殺害了,而他的魂魄不知道是什麽原因逗留在此處,還能被她所看到。

也許是身邊經常發生靈異事件,讓林溪的接受程度有了大幅提高,她在須臾間就鎮定了下來,對那個幽靈說道:“範澤,你放心,我會為你報仇的。”

幽靈聞言停下了腳步。

林溪判斷對方是聽得到她說話的,壓下心中的悲憤和哀傷,連珠炮似的說道:“範澤,是誰害了你?既然你還在,那能給我做點提示嗎?怎麽會這樣?起因不就是一支點翠簪嗎?又為什麽留下我?是為了讓我被懷疑嗎?還是早就有人預謀要對我們下手了?是因為我們還在追查子淳的那個案件?”

雖然她很努力地讓自己保持冷靜,但實際上已經開始語無倫次。幽靈向前又走了幾步,嚐試著想要去碰觸她,可是卻又像在害怕什麽。

林溪以前很害怕聽鬼故事的,有什麽異動都會疑神疑鬼,但現在反而一點害怕的情緒都沒有,搶先一步握住了幽靈的手。

什麽都沒有抓住,但也許是錯覺,她感到掌心一陣冰冷,好像是碰到了對方。

混亂的心忽然間就平靜了下來,林溪深吸了一口氣,放開對方的手,走到桌前打算打電話報警。她的眼睛沒有離開麵前的幽靈,心裏思索著如何匯報現場情況。

手一抓,居然抓了個空。

林溪怔了一下,以為預估的距離估錯了,再次伸出了手。

這次她轉回了頭,所以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手穿過了電話和桌子,而她卻一點碰到實物的感覺都沒有。

她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手,雙目圓睜。

就在這時,辦公室的門被人從外麵打開,竟是好幾名警員。

“就是這裏,案發現場我們誰都沒有動過!”

魚貫而入的眾人,沒有一個人看向站在辦公室中央的林溪。

林溪如雷轟頂,整個人如墜冰窖。



她是……已經死了?

已經變成了幽靈狀態?

林溪的腦海裏一團亂,有好長時間都處於一片空白的狀態。

林溪在一瞬間想了很多。

她想到了父母白發人送黑發人,能不能承受這種打擊;想到了自己的人生才走過二十多年,這個世界上還有許多地方沒有去過;想到了還有許多許多想要去做,卻還沒有來得及去做的事情。

想到了自己還沒有找到杜子淳。

林溪忽然間就清醒了過來。

身邊的幽靈一直圍著她轉來轉去,嚐試著用雙手碰觸她,想要安慰她。

隻是自己已經死了的這種事,又怎麽可能輕易接受呢?

“範澤,我們能停留在這世間多久?”根據所有的民間傳說,魂魄停留在陽世是有時限的。林溪迅速地環視了一圈周圍,並沒有看到任何像是牛頭馬麵或者黑白無常的存在。

她身旁的幽靈停下了腳步,顯然對她的這個問題也無法回答。

林溪苦笑了一聲,自嘲道:“我也是傻了,你又怎麽會知道?我們都是新鮮出爐的菜鳥鬼。”

房間裏的警員們都在安靜地工作,派來的是第四科的人,他們警局最優秀的科室。林溪就那樣看著他們檢查入室門,沿著現場走格子搜索證據,用魯米諾爾試劑檢測是否有被擦拭過的血跡,放置指示牌做證物鏈,用單色光源搜查足跡,鑒定血泊圖案,取血樣,取指紋,拍照……

這些程序她曾經做過很多次,隻是沒想到會親眼看到別人來偵查自己的被害現場。

她看著看著,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好像是少了些什麽。

奇怪,若是她和範澤都被人殺死了,那為什麽現場並沒有標明屍體的陳列處?不過隨即林溪也就釋然了,也許這裏並不是案發現場,隻是犯罪現場。也許對方把他們弄昏迷之後,搬運到了其他地方下的手。

可是她和範澤都沒有得罪過什麽人。

而且,為什麽選擇博物館這個犯罪地點?等他們看完監控回家的路上,豈不是更容易實施犯罪?畢竟博物館的監控和保安算是比一般居所嚴密許多。

又或者,對方是不得不在這個時間來處理他們。

是關於那個破碎的手機卡嗎?因為當年杜子淳追查的案子?也許是鑒證組的人走漏了消息……

至於是否因為那個被盜的點翠簪而被害,林溪覺得應該不會那麽誇張。若是如此的話,那之前來調查的警員們豈不是早就應該死掉好幾個了?況且他們還什麽都沒查出來呢!

不過,真的是什麽都沒有發現嗎?

林溪隱約覺得最後她好像是看到了什麽,卻又想不起來了。

身旁的幽靈又湊近了一些,像是想要對林溪說什麽,但卻並沒有發出聲音。

林溪也不管對方能不能聽到她說的話,指著地上的血泊和血跡分析道:“範澤,這應該是你的血吧?不過血泊的麵積略大,也許會蓋過之前的血跡。但看出血量,應該是你還活著的時候。可是並沒有拖拽痕跡和血足跡,難道罪犯還清理了現場?”

林溪一緊張,就習慣說很多很多的話。但現在能聽到她說話的,疑似隻有一個站著不動的幽靈。林溪自己推斷,又自己推翻,來回糾結了許久,久到來取證調查的第四科警員都撤退了。

辦公室內幾乎所有證物都被拿走了,連電腦、椅子都被搬走了。林溪站在空蕩蕩的辦公室,感到一陣空虛恐懼。

死後,應該要做什麽?

或者說她還能做什麽?

正在迷茫間,她忽然看到辦公室的門被人打開了。

是那個博物館的館長。

他拄著拐杖,在門口看了半晌,舉起手中的老式膠卷相機,對著空空如也的辦公室,按下了快門。

林溪怔然,被閃光燈晃得雙眼一白,片刻之後才恢複過來。

奇怪,怎麽已經成了鬼,還會被閃光燈晃瞎眼啊?

不過,更奇怪的,是這個館長。

誰會無緣無故去照凶案現場啊?



館長並沒有進門,低頭好像確認了一下手中的膠卷相機所剩的膠片數量,便拄著拐杖離開了。

林溪猶豫了一下,強烈的好奇心戰勝了一切,立刻抬腿跟上。在走出辦公室的那一刻,她慶幸自己還能隨意走動,而不是像小說中寫的那些地縛靈一樣,不能離開特定地點。

在她身後,那個穿著警服的幽靈也跟了上來,而且像是察覺了她的意圖,快走了幾步,一直走在她身前左邊半米處。這是保護著她心髒這一側的行進隊列。

林溪怔怔了一刻,隨即苦笑。

杜子淳還在的時候,就喜歡這樣護著她走路,不管是在執行公務,還是陪著她逛街。杜子淳不在了之後,範澤也經常會模仿杜子淳對她的照顧,隻是無論怎麽做,她心裏都是酸楚不已。

就算能做到一模一樣,又能怎樣?完全是不同的兩個人啊!

林溪心中五味雜陳,她後來也和範澤保持了距離,就是怕對方會誤會,隻是沒想到現在他們兩人會落到如此境地。

失魂落魄地跟著館長一路往前走,等林溪回過神來之後,就發現館長進了辦公室之後,打開了牆上的一個櫃門,裏麵居然還有一個房間!

果然有問題!林溪精神一振,腦海中閃過各種有關於監守自盜的猜測,卻在跟進去之後發現這裏隻是一個洗膠卷的暗房。

膠片相機是使用溴化銀等感光材料所製成的膠卷拍攝景物,拍攝後的膠卷要經過衝洗才能在相紙上成像。這種膠片相機發明於兩百多年前,但在新世紀裏,生命卻走向了盡頭。

數碼相機取代了古老的膠片相機,而柯達公司也在2009年就停止生產膠卷了,衝洗膠片的衝印店也同樣成為曆史。現在這種暗房隻存在於電影電視劇中,或者就是骨灰級膠片攝影愛好者的家裏了。

沒想到,這博物館館長居然也是其中一員,隻是現在連在保質期內的膠卷恐怕都很難買到了吧?這館長倒是有興致。林溪看著暗房之中各種各樣的設備,還有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她了解得不多,但也知道這是一些現在很難買到的三色顯影液、定影液等衝洗照片要用到的藥液。

當門關上之後,暗房裏便變得完全黑暗。館長打開了紅色的安全燈,戴上了手套。他顯然是衝洗照片的老手了,在微弱的燈光下,動作極為熟練。林溪看了一會兒就覺得無趣了,因為不管怎麽看,館長都是在規規矩矩地洗照片,就是衝洗的藥水看起來用得雜了一些,隻消看看上麵各種各樣的標簽,想也猜得出是什麽有來曆的特種藥水。

這個館長明顯就是資深的膠片相機發燒友,之前在辦公室前麵拍照,說不定就是膠卷剩了最後半張,舍不得浪費才照的。林溪小時候家裏也用過這種膠片相機,雖然寫著額定是36張照片,但卷得省一點,最後還是可以多照一張或者半張的。

線索又是錯的。

但林溪一時半會兒也不知道下一步該往哪裏去,隻能站在暗房之中發呆,無意識地聽著窸窸窣窣、叮叮當當或者液體傾倒的聲音……咦?為什麽暗房之中的呼吸聲,有三個人的?

林溪的五官非常敏銳,這也是她當時考警校的優勢。她相信她沒有聽錯,而暗房狹小得一眼就能看到盡頭,她和那個幽靈為了不和館長撞上,隻能擠在一起,身體相貼。她發現這一點的時候,也極為不自在,卻又無可奈何。

這暗房中沒有其他人,那麽這呼吸聲就是他們兩人發出來的?

可是死都死了,為什麽還會呼吸呢?

林溪想不通,也無人可問。

時間緩慢地流過,館長在衝洗完照片之後,便把照片用小夾子一張張夾在繩子上,等自然晾幹。做完這一切之後,館長便摘下手套,拿起放在一邊的拐杖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不知道為什麽,林溪並沒有跟出去,而是站在暗房之中一步未動。

仿佛心底有個聲音在告訴她,不要出去。

林溪仰起頭,看著暗房之中掛起的一張張照片,隨著時間的流逝,相紙上的顯影也越來越清晰。這些照片上,大多是館長所照的古董,在暗房特殊的紅色安全燈的映照下,古老的膠片呈現出一種數碼相機無法比擬的質感,膠片上所拍攝的古董也都有種滄桑的曆史氣息。

還有幾張是風景照,應該是館長隨手拍攝的,都特別有意境。

林溪閑極無聊,一張一張地看過去,最終停在了最後一張照片的下麵。

這張照片有小半張都曝光了,應該是膠卷到了盡頭。但依舊可以看得出那是空蕩蕩的辦公室。

隻是讓林溪震驚的,是在這張照片之上,有兩個人影。

照片中間的她兩眼空茫地站在血泊之上,而在她的身旁,一個許久未見的俊帥容顏,正麵帶憂愁地看著她。

這怎麽可能?子淳他不是失蹤了嗎?怎麽會在相片裏?!怎麽會在她身邊?!

鼻子一陣酸楚,雙眼瞬間模糊,林溪下意識地想要去把這張照片拿下來,一定是自己眼花了。在手指碰到照片的那一刻,她居然遲一步才反應過來,自己不是已經死了嗎?怎麽還能碰到這張照片?

而在她身後,一雙手臂終於抑製不住地把她緊緊地摟在懷中。

“小溪,我一直都在你身邊。”

林溪的眼淚,終於掉了下來。



林溪覺得自己是在做夢。

莫名其妙地死了的時候,她並沒有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反而在看到杜子淳的時候,覺得自己是在做夢。

因為這樣的夢,她已經做過無數回了。

每次從夢中醒來,都是一場更加錐心的痛。

她甚至不敢回頭去看,生怕這又是一場自欺欺人的夢境。

但是奇異的是,身後懷抱中傳來的溫暖,撫平了她心中的不安。林溪也來不及分析為何自己的五感重新恢複,她沉默了一會兒,試探地問道:“……子淳?”

“嗯,是我。”杜子淳特有的磁性聲音,低低地在她耳畔響起。

“這一年多來,你一直在我身邊?”

“嗯,是我。”

“是你一直在幫我破案?保護著我?”

“嗯,是我。”

林溪閉了閉眼睛,覺得自己真心就是個傻瓜。杜子淳在她身邊流連徘徊了這麽久,她居然一點端倪都沒有看出來!

兩人平複了一下心情,杜子淳開始敘述了他的經曆。

原來在一年多前,他追查案件的時候,被人暗算陷入了昏迷,醒過來就是這樣的幽靈狀態了。他一開始也像林溪之前一樣,認為自己死了,隻剩下了靈魂。他一直都沒有找到自己的遺體,也知道自己被定義為失蹤人口。他原以為自己沒過多久就會消散在空氣之中,但過了幾個月仍保持這樣的狀態。他經常去探望父母和林溪,白天陪林溪辦案,晚上回家陪父母。這樣的習慣居然保持了下來,而且無人發覺異常。

他發現他隻要集中精神,有強烈的意願,就能碰觸一些重量輕的小東西,再加上相當於隱形的視角,辦起案來更是如魚得水,便一直悄悄地幫林溪破案。

他想要守護她,即使他已經死了。

林溪哭得不能自已。

杜子淳伸手把她的淚珠拭幹,知道依著她的性子,普通安慰是不起作用的,便隻說了一句話就讓她停止了哭泣。

“我知道害了我們的凶手是誰了。”

林溪立刻振奮了起來,杜子淳暗中守在她身邊,肯定是看到了誰動的手。林溪思索了片刻,昏迷前的記憶也回了籠,歎了口氣道:“應該是範澤吧。”

杜子淳點了點頭:“雖然並不清楚他的動機,但我們的情況好像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麽糟糕。”

林溪一怔。



館長被問話問了一下午,心情不爽地回到辦公室。

他怎麽知道那個女警員失蹤到哪裏去了啊,又怎麽知道那個男警員是如何受傷的,怎麽一個個都把他當嫌疑犯一樣審問?

可是,博物館接二連三地出現事故,是不是有什麽問題?

嘖,才剛請陸子岡那小子來看過風水,年輕人果然不靠譜。要不要再去啞舍碰碰運氣?也許今天老板就在?

不過,這種風口浪尖上,他下了班就往啞舍跑,肯定會被警局的人盯梢啊!豈不是給老板找麻煩?

館長正猶豫糾結著,就發現自己的辦公桌上放著一張照片。

奇怪,他今天洗的照片都好好地掛在暗房裏,沒記得自己拿出來過一張啊?

拿起那張照片,館長推了推老花鏡定睛一看,臉色立變。

這照片!他記得拍的時候分明是在那間空的辦公室!地上的血泊還在呢!

這下館長也知道不對勁了,許多影視作品裏都有演過,膠片相機會拍到魂魄。而且這張照片從暗房裏跑了出來,總不會是自己長了腳吧?

身上的雞皮疙瘩全體起立,館長也顧不得會不會連累啞舍被警察盤問,立刻驅車去了商業街。

風風火火地拄著拐杖走進門,館長驚喜地發現今天老板居然在,連忙把照片一放,把來龍去脈都說了一遍。

老板瞥了眼那張曝光過度的照片,稍微提起了一些興趣,挑眉道:“這兩人,應是被海蜃貝噴過蜃氣。”

“啊?蜃氣?海市蜃樓的那個蜃嗎?”館長疑惑地問道。

“是的。小曰蛤,大曰蜃。皆介物,蚌類也。蜃貝,其實就是大一點的蚌。據說吐出的蜃氣會產生幻象,形成海麵上的海市蜃樓。”老板把手中的書合上,平靜地解釋道。

“這是傳說中的吧?海市蜃樓不是光折射的自然現象嗎?”館長將信將疑。

“但古書上,對於蜃的釋義其實有兩種。”老板瞥了館長一眼,才不跟他講科學,如果科學能講明白,他幹嗎還求到這裏,“一種是蜃貝,而另一種則是蜃龍。奇異的是,這兩種生物的能力都是一樣的,吐出的蜃氣都會產生幻象。”

“你的意思是說,這兩種生物,其實就是一種?”館長這回倒是一點就通。

“沒錯。蜃貝向來不滿其身渺小,嫉妒海中神龍,便幻以龍之形,自稱蜃龍。是以海蜃貝一詞,隱含了嫉妒和取而代之之心。”老板指了指那張照片,“這海蜃貝若是被人得了去,那這嫉妒的情緒會被無限擴大,直至讓人無法忍耐。這兩人,恐怕就是受害者。”

“那還有沒有救?”館長殷切地追問道。這案件發生在他任職的博物館,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觀。

“這兩人其實也並沒有死。海蜃貝雖是邪物,但也不至於害人性命。隻不過是吸入了蜃氣之後,整個人遁入了幻象,與實際的世界產生了差別。”

“啊?有聽沒有懂。”館長一臉迷惑。

一旁的陸子岡倒是聽懂了,插嘴道:“其實就是位麵錯位了。就像是海平麵上出現的海市蜃樓,可能會出現幾千米以外的景色,也可能會出現多少年前的景色。這兩人所在的時空,和我們所在的時空不一樣,別人才看不到他們。而膠片相機上特殊的顯像材料,才能捕捉到他們的身影。”

“咦?這豈不就是隱形了?”館長忽然醍醐灌頂,“那支點翠簪也是突然沒有的,是不是也是有人利用海蜃貝做出的案件?”

老板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隨意地開口問道:“你們兩人是不是跟著館長一起過來了?如果在的話,就示意一下。”

放置在櫃台上的照片無風自動,自己轉了個圈。

目睹了一切的館長毛骨悚然,懷疑地往四周看看,悄悄地退後了兩步,和櫃台拉開了距離。

老板朝陸子岡抬了抬下頜,陸子岡會意,去內間翻找東西去了。

“破解海蜃貝的辦法也挺簡單的,再被噴一次蜃氣就可以解除。正好店裏還有一隻海蜃貝。”老板抬眼,對著空氣中的某處淡淡道,“放心,不用付出什麽回報,隻是以後本店遇到什麽事的時候,稍微照拂一下即可。”

老板說得漫不經心,顯然也隻是客套話。館長翹了翹胡子,本來還想吐槽兩句,但沒膽子,還是憋了回去。

不多時,陸子岡便重新走了出來,手中拿著一個錦盒,盒內靜靜地躺著一個巴掌大的海蜃貝,貝殼七彩繽紛,十分好看,卻又有種莫名的詭異之感。

林溪一直握著杜子淳的手,雖然那個穿著繡著赤龍衣服的年輕男子說得輕鬆,但誰又知道會如何呢?她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

片刻之後,她等來的卻是杜子淳對另一個人說話的聲音。

“兄弟,手機借我一下唄?”

林溪睜開雙眼,正好看到杜子淳單手拿過那個年輕店員的手機撥號,等接通的空閑時間,側過頭朝她痞痞地笑了一下。

林溪立刻紅了眼眶,她這次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杜子淳,而並不是一團模糊的幽靈體。

杜子淳一邊和電話裏的同事解釋他的身份,一邊愛憐地摸了摸林溪的臉頰。天知道這一年來,他早就這樣做過無數次了,隻是林溪一直毫無知覺。

林溪的心情激蕩,完全沒有聽到杜子淳在說什麽。她貪婪地看著杜子淳的臉,也學著他伸出手去確認對方的存在。

館長翻了個白眼,對秀恩愛的年輕人徹底沒言語了。

杜子淳卻忽然臉色一變,匆匆確認兩句之後就掛了電話,把手機還給了陸子岡。

“出了什麽事?”林溪連忙問道。

杜子淳本不想在這裏說,但他又切身體會到了這家古董店的神奇之處,便恭敬地對老板請教道:“先生,暗害我們的那個凶手,本來為了洗清嫌疑,自己刺傷了自己,但被鑒定血跡的法醫查出問題。之後他卻在被收監的過程中,失蹤了。”

林溪倒抽一口涼氣,她此時倒是能推斷出來範澤的心理。他之前估計對海蜃貝的用途也是懵懵懂懂,頂多隻是敢對非生物使用,或者是對想要除掉的目標使用,不敢對自己用蜃氣。如今暴露了,八成是顧不得那麽多了。

這其實也就相當於隱形了,這可怎麽抓到對方?

老板卻不以為意,輕笑道:“這也沒什麽,不管如何幻化,海蜃貝本身也隻是一隻貝殼,變不成一條真正的龍。”

杜子淳把這句話琢磨了幾遍,眉宇間的擔憂漸漸地變成了堅毅。

沒錯,最艱難的時候他都熬了過來,以後又有何懼?

杜子淳攥了攥林溪的手,他得到了人生中最珍貴的寶物,永遠不會放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