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天光墟
loading...


“哎呦我的小祖宗,這麽晚你要做啥子呦!”湯遠半夜被小白蛇折騰醒。

他不敢不醒,小白蛇冰涼的身體使勁纏在他的脖子上,用一種無比簡單粗暴的手段叫他起床。

湯遠咂吧著嘴,回味著夢裏剛吃了一口的炸雞腿,摸了摸空空的肚子,覺得非常餓,餓得他都能吞下一隻炸雞了!他爬到床邊撩起了窗簾,掃了眼天象,便低聲嘟囔道:“這才是醜時三刻,還沒到2點呢!叫我起來幹嗎啦!”

他回頭去找小白蛇,卻發現後者已經爬出了臥室,隻好壓下滿腹牢騷,一邊打著哈欠一邊跟著它走出臥室,卻赫然發現它停在了大門口,挺直了上半身,極有姿態地瞥了他一眼,儼然一副“本宮要出去,快給本宮開門”的霸氣架勢。

湯遠知道小白蛇不會無緣無故地大半夜發神經,隻好認命地找了件外套,拿了鞋櫃上的鑰匙和小錢包,還不忘給醫生留個便簽條。寫的借口是他半夜醒來餓了,出去買個夜宵。

當然,他也不介意把這個借口變成真的。

湯遠捏了捏兜裏的小錢包,想著這大半夜的,街角有家24小時營業的肯德基,正好去買個炸雞什麽的……想想還有點小激動啊!

正在糾結是買奧爾良烤翅還是吮指雞塊的時候,湯遠就發現小白蛇已經一溜煙地竄了出去,嚇得他趕緊輕手輕腳地穿上鞋關好門跟了上去。結果出了樓棟,小白蛇走的根本不是去肯德基的那條路,湯遠懊惱地一跺腳,毫無選擇地追了過去。罷了罷了,就等回來的時候再買吧。

淩晨兩點鍾,正是一天當中最寂靜的時候,湯遠以前是走慣山路的,倒也不怕走夜路。而且在他看來,這裏的路燈都亮著,照得一清二楚,比起黑乎乎的山林來,簡直就跟白天沒啥兩樣,有什麽好怕的?

隻是他這樣想,不代表別人這樣想。

大半夜的,一個半大的孩子穿著白色的衣服在街上小跑而過,瞥到他身影的人,都出了一身冷汗,以為自己看到了什麽不幹淨的東西,連忙轉過頭加快腳步而過。

湯遠也沒察覺到異樣,半夜行人腳步匆匆也是很正常的,誰不想早點回家啊?湯遠跑得一身汗,他體力很好,能讓他都跑出汗,那至少也要大半個小時了。他哀怨地看了眼還在前麵不知疲倦地遊走的小白蛇,終於忍不住發牢騷道:“我的小祖宗呦,你這是要去哪兒啊?如果太遠的話早說啊,我們打車走豈不是更快一點?”

結果他話音剛落,小白蛇就反向竄了回來,一頭紮進了他的懷裏,牢牢地纏住湯遠的手腕。

湯遠還來不及問它出了什麽事,就聽到後麵有人出聲攔住了他。

“這孩子,怎麽大半夜的不睡覺在街上亂逛?你家大人呢?”

湯遠轉回頭,就看到一個頗為眼熟的年輕男子正皺著眉看著他,一臉的不讚同。在他旁邊還有個拄著拐杖的大叔,也很眼熟。這不是啞舍現在的店主和博物館的那個館長嗎?

怎麽這麽巧就和這兩人碰上了?湯遠忍不住伸手到袖筒裏,掐了掐小白蛇的七寸,這小祖宗真能給他找事,現在讓他怎麽回答?說他半夜睡不著出來跑圈?鬼都不會信好麽!

“喏,這娃子,你家離這裏多遠?”館長大叔敲了敲拐杖,努力裝出和藹的表情,不過在夜晚的路燈映照下,他的五官陰暗,顯得更為嚇人了。

湯遠打了個冷戰,不想說謊,低頭囁嚅道:“我出來已經大半個小時了。”

“看樣子是迷路了,我們先把他送到附近的警察局吧。”

年輕男子摸了摸湯遠的頭,牽起他的手,才發覺他的手冰涼,不由得放進自己的手掌裏焐著。

湯遠則因為他的這個動作嚇了一大跳,因為這人差一點就摸到了小白蛇,幸虧隻是差一點……這人好像叫陸子岡來著,和那個明代的琢玉聖手同名。

“時間來不及了啊,要不就先把這孩子帶在身邊,等逛完再送他回去。哼!這年頭粗心的家長,也活該讓他們著急著急。”館長拄著拐杖霸氣十足地說道。

陸子岡猶豫了片刻,也知道時間緊急,便蹲下身,笑著對湯遠問道:“小弟弟,你叫什麽名字?”

“大叔,我叫湯遠。”湯遠堅決地糾正了他的稱呼。

陸子岡的笑容僵了僵,輕咳一聲掩飾了尷尬,才說道:“湯遠小朋友,你這樣一個人在街上走太危險了,先和我們去個集市逛逛,然後我再送你回家好不好?”

湯遠感到手腕上的小白蛇用尾巴掃了他兩下,直覺小白蛇要去的地方應該和這兩個人是同一個目的地。湯遠轉了轉眼睛,勉為其難地點了點頭,還不忘加了個條件道:“我想吃炸雞塊。”

“這熊孩子,不會是想吃炸雞塊才跑出來的吧?”館長一聽就忍不住吹胡子瞪眼,毫不客氣地就用拐杖打了一下湯遠的腿,“行了臭小子,這大郊外的沒肯德基那麽高級的店,先陪老頭子逛下集市,回頭再給你買。吃吃吃!就知道吃吃吃!”

湯遠摸了摸腿上被打的地方,館長沒用力,倒是不疼,不過湯遠覺得他絕對是被遷怒了,看來館長家裏也有個不聽話的熊孩子。見陸子岡牽著他往前走,湯遠便裝乖地仰起頭,好奇地問道:“大叔,我們這是去哪兒啊?哪裏有集市啊?這還沒天亮呢!”

“你可以叫我陸叔。”被大叔的稱呼叫得很心塞,忽然覺得自己又老了好幾歲,陸子岡按了按額角,一邊走一邊耐心地解釋道,“我們要去的是一個賣古董的集市。”

“騙人!賣古董怎麽可能是大半夜的來賣?不是說好了燈下不觀色的嗎?”湯遠立刻忍不住反駁道,要不是他確定這兩人的身份,這時候他就該懷疑他們是拐賣小孩兒的人販子了。

“呦嗬!你這娃子居然還知道什麽叫燈下不觀色?”館長一聽就來了勁,放緩了腳步走到湯遠的另一邊,低頭感興趣地問道,“這句話是誰教你的啊?”

“你們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湯遠才不會那麽容易地被套話,瞪著一雙大眼睛不允許館長換話題。

“咳,其實說起來,這種天亮前擺攤賣古董的集市,是流傳下來的一種古老集市。最開始是因為賣舊物不能見光,在白天就讓人看出來有問題了啊,所以這種集市還有個別稱,叫……鬼……市。”館長故意拉長聲音說得很陰森,想要嚇嚇湯遠。

結果湯遠卻一臉星星眼的表情,仰著頭追問道:“鬼市?聽起來還是挺帶感的啊,不過又不是有鬼在賣東西……最開始是這樣的,那麽現在呢?既然都知道賣的古董有問題,為什麽還天不亮就來買啊?”

“最近古董市場在拆遷,一些店鋪便直接就地擺攤,又因為白天城管在,所以隻能在這個時段開集市。”陸子岡解釋了一下,還真是有點看不慣館長忽悠小孩。

“切,這個原因還真是一點都不酷炫……”湯遠失望地撇撇嘴。

“好吧,要酷炫一點的原因麽?”館長摸了摸胡子,嘿嘿笑道,“確實是有些見不得光的原因,這裏會有些出土的冥器賣。因為沒法在白天交易,在一天最黑的時候,雙方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都看不清楚對方的麵孔,這樣才安全。”

“真的假的?!”湯遠瞪著大大的眼睛,對這個解釋心裏倒是信了幾分。

“咳,當然忽悠人的成分更多。”陸子岡連忙解釋,“大多都是騙人的,很多人在這裏買到的都是贗品,隻是就算被騙,還是會有很多人來淘東西,就像是即使知道彩票的中獎率很低,也會有人長年累月地買一樣。”

湯遠又失望地耷拉下小腦袋。

“其實這種集市還有另一個稱呼哦!”館長顯然是與小孩子相處很有經驗,立刻又故弄玄虛了起來。

“啊?比鬼市的這個稱呼還酷炫嗎?”湯遠挑了挑眉,沒抱太多希望。

館長神秘地笑了笑,卻停下了腳步,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鏡,直起身向前方看去。

湯遠這時才發現貌似在聊天中,已經走到了目的地。

在他的麵前,隱隱約約可以看得出來是一條古老的小巷。巷子兩邊的殘垣斷壁前,有著各種攤位,每個攤位旁邊都點著一盞電燈或者煤油燈。點點燈火從小巷裏蜿蜒而去,可以看得到稀稀落落地綿延到很遠。在忽明忽暗的燈火之中,隱隱約約看得到裏麵熙熙攘攘有著不少人影在晃動,一打眼看過去,就像是他們驟然間破開了時空的縫隙,進入到了另一個世界。

“這種鬼市,一般都是在廢墟上出現,在天亮的時候,就會徹底消失,變為原來的廢墟。所以也有個很形象的別稱,就叫天光墟。”

“……果然很酷炫。”



這麽酷炫的地方,既然來了自然要逛逛的。更何況自家小祖宗大半夜的不睡覺,把他折騰出來為的就是逛這個天光墟。湯遠饒有興趣地跟著陸子岡和館長混進鬼市中,左顧右盼地看起來。

既然是無證攤點,所以賣什麽的都有,湯遠看到了許多稀奇古怪的東西,遠到紅山良渚玉,近到手表眼鏡古董照相機,真是應有盡有,讓人看得眼花繚亂。

沒有人高聲喧嘩,都是低聲交流,或者直接用手比畫,整個市場上看起來人影憧憧,卻詭異地安靜,配合著暗黑的夜色和幽幽的燈火,讓人不由得遍體生寒。

館長卻是一副如魚得水的模樣,他先是隨意地低頭左右掃視了一下,似乎是看不上這些地攤貨,拄著拐杖慢悠悠地往前走著。

湯遠注意到,館長其實並沒有在看攤位上的那些古董,而是在看那些擺攤的攤主。看來確實是經常逛鬼市的熟客,知道這些攤主哪個有真貨哪個是在賣個熱鬧。

手腕上的小白蛇並沒有任何動靜,湯遠也就安靜地被陸子岡牽著手,跟在館長身後慢吞吞地晃悠著。隻是過了沒多久,館長的腳步一頓,望著某個方向怔神了一下,像是看到了認識的人。

陸子岡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卻見人來人往,正分辨著哪個是館長看到的熟人,身邊的館長就拄著拐杖健步如飛,朝那個方向追了過去。那速度快得陸子岡都沒反應過來,而且他還要顧及湯遠,幾個晃眼就走散了。

陸子岡嚐試著在人群中尋找館長的蹤影,可是努力了一會兒也就放棄了。因為大家穿得都差不多,幾乎都是深色的外套,夜色之中根本分不清誰是誰。不過走散了也不怕,他們倆都有手機的,有事自然可以互相聯係。倒是陸子岡生怕湯遠走丟,緊緊地攥著他的小手。

湯遠原本想要按照小白蛇的指示往前走,這下都沒法加快速度了。沒什麽辦法,湯遠隻能一步步地跟著陸子岡,極有技巧地引導著對方朝小白蛇想要找的攤位走去。

陸子岡也是走走停停,對於之前在國家博物館工作的他來說,這些攤位上的物品根本不能吸引他半分注意力,更別說許多“古玩”在他看來都仿得有些可笑。據說是獨一無二的犀角杯,在隔著不遠的攤位上就有另外一隻一模一樣的。據說是某個老宅子傳下來的琺琅梳妝盒,和淘寶某爆款很相似。還有據說是什麽老坑翡翠,實際上一看就是經過化學藥劑處理過的c貨。

若不是館長非要拽著他來,陸子岡是絕對不會犧牲睡眠時間大老遠跑到這裏的。也許館長有熟悉的攤位,會有什麽好東西,可惜還走散了。

正在陸子岡百無聊賴,考慮要不要打電話聯係館長的時候,他發現手裏拽著的小孩子忽然停下了腳步,不管他怎麽拽都不走了。

這裏又沒有什麽吸引孩童的好玩物事或者好吃的,陸子岡沒太在意地朝這個攤位掃了一眼,就赫然睜大了雙目。

這個攤位看起來和其他的沒有什麽區別,都是零零散散放了許多物件,但陸子岡卻一下子就注意到角落裏放著的那些玉件。他蹲下身,在一眾玉件中挑出了一塊玉佩。

這塊玉佩雕著互為顧盼的一龍一鼠,線條流暢,雕工古樸,看上去甚似漢八刀的雕工,可是玉質卻並不是羊脂白玉,而更似春秋戰國時期的玉質,還有顏色頗深的沁色。可是這種子辰佩據史料記載,應該是漢時興起的款式。

老鼠又代表著子時,龍為辰時,這兩個時辰是半夜到清晨之際,這後半夜是一天當中最黑暗而且是人類最容易死亡的時間,所以玉匠便把鼠和龍兩者雕刻在一起,合稱“子辰”,乃保平安之意。而到明清時代,子辰佩還有了望子成龍的說法。

不過不管這子辰佩有什麽寓意,陸子岡一把這玉件拿在手裏,就覺得喜歡。這裏光線太暗,根本無法確定是不是真正的古物,但千金難買心頭好,陸子岡便朝攤主詢價,反正若是太貴他就不買。

攤主穿著一件黑色的長披風,因為夜風寒冷,便把風帽也都戴著,在幽暗的燈火下也看不到攤主的臉容。這攤主並沒有說話,而是伸出右手打了個手勢。陸子岡倒真覺得不貴,便決定買了。

正想掏出錢包付賬,身邊的那個小正太卻從攤子上撿起一個髒兮兮的同心結,一臉期盼地朝他看過來。陸子岡瞅了眼那同心結,雖然編得極為細致,但上麵的絲線都髒得看不出原來的顏色,最後和攤主講了講價,直接算作了搭頭,不要錢白送。

那小正太高興極了,還為了表示互不相欠,特意從兜裏翻出來一顆水果糖遞給他,算是交換。陸子岡本不想要,但覺得這孩子應該被教養得很好,已經懂得買東西需要付出代價,倒也沒拒絕,隨手把那顆水果糖放在了口袋裏。

湯遠喜滋滋地把同心結揣在了褲兜裏,他還在糾結萬一自家小祖宗挑了個太貴的東西買不起怎麽辦,結果真給他省錢啊!

小白蛇也趁著他的這個動作刺溜一下鑽進兜裏,迫不及待地盤住了那個同心結。湯遠心滿意足地站起身,琢磨著回去的路上是不是還可以順便去買個肯德基什麽的,卻忽然覺得周圍有點怪怪的。

雖然還是人來人往的市集,但走來走去的人怎麽忽然間都變成了古裝?

湯遠眨巴著大眼睛,使勁揉了揉又睜開,隨即整個人都不好了。不會是他沒睡醒,又做夢了吧?

陸子岡也發現了周圍環境驟變的情況,狠狠地皺了皺眉。經曆過許多不可思議事件的他,沒有簡單地把眼前的情景歸結為夢境或者是幻境。他在付過錢站起身的那一刹那就發現了不對勁,在第一時間就立刻低頭看向買東西的那個攤位,卻發現麵前的人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個穿著披風的攤主了,而是一個混血少年。

那少年五官深邃,鼻梁直挺,眼窩深陷,一看就是擁有外族血統。他穿著一襲黑衣勁裝,頭上束著發,卻看起來不過十四五歲的模樣,也是一臉驚訝地看著他們。

“這是什麽地方?”陸子岡下意識地問道。

“天光墟。”那少年立刻回答道,隨後看著一身現代裝與周圍格格不入的陸子岡和湯遠,笑得一臉燦爛。

“這裏是真正的天光墟,歡迎兩位客官大駕光臨。”



“兩位客官想必是去了鬼市,才來到這裏的吧?這裏才是真正的天光墟,想要買什麽東西都可以買得到,應有盡有,是所有人夢寐以求的夢幻之地!”這混血少年搓著雙手,一口流利的漢話,說得倒像是招攬顧客的店小二。

聽著這混血少年口沫橫飛的話語,陸子岡的頭有點疼,不過也大概聽得懂了,他們應該是誤入了另一個位麵,而這個位麵才是真正的天光墟。之前也許鬼市之中也曾經有人誤入過,所以鬼市才有天光墟這個稱號。

陸子岡抬起頭左右顧盼,發現不光是周圍的人穿著古裝,連道路兩旁的坊市建築在暗夜中也能隱約看出古式建築的輪廓,絕對不是他們之前所在的那條狹窄的小巷。而夜空也像是被層層的烏雲所籠罩,別說是繁星,就連本應出現的明月也不見蹤影。

“是不是疑惑你們為什麽會來到這裏?”那名混血少年站起身,收起笑容一臉凝重,“你是不是買了什麽東西?”

“嗯,剛買了這塊子辰佩……”陸子岡看著對方變得嚴肅的表情,下意識地就伸出手,鬆開攥著的子辰佩給對方看。陸子岡一抬眼就注意到對方的雙眸中閃過一絲利芒,正暗叫不好,那混血少年卻絲毫不客氣地一把搶走了他手中的子辰佩,連自己的攤子都不顧了,反身便逃,幾下起伏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陸子岡火冒三丈,立刻就想去追,他卻隻是狠狠地朝空中一揮拳泄憤。這種情況下,他也隻能自認倒黴,不可能把湯遠一個人扔在全是陌生人的市集,更何況這裏還到處透著詭異,明顯不是尋常地方。

反正被搶的是沒花多少錢的玉佩,又不是比較重要的手機。陸子岡想到手機,立刻就掏了出來,想要聯絡館長,卻發現如意料之中的,這裏根本就沒有信號。

看來這問題是真有些嚴重啊……陸子岡鎖緊了眉思考著。

湯遠是整個人還沒反應過來,他正好奇地看著忽然變幻的四周環境,還沒看出個所以然呢,陸子岡的玉佩就被人搶了。他看了看那混血少年飛一般的速度,又低頭瞅了瞅自己的小短腿,便打消了幫陸子岡追賊的念頭。

“哎呀呀,這回是赫連那小子撿便宜了嗎?”

“又來新人了?這不是兩個人嗎?赫連那小子不會是搶了兩個信物吧?”

“應該隻來得及搶走一個,那麽另一個是不是這人手裏發亮的鐵片?”

“看起來不像,不過我們也可以搶來試試。”

……

周圍那些不懷好意的談論隱隱約約地傳到了陸子岡和湯遠的耳中,令兩人霍然變色。這天光墟究竟是什麽鬼地方?怎麽這麽不友好?

不過這些人也不過是嘴上說說,臉上訕笑著,卻還真沒有一個人敢上來對他們做什麽,都保持著五步以外的安全距離,圍著他們竊竊私語。

“好了好了,別圍著了,別嚇到人家。該幹什麽就幹什麽去!”一名手上拿著折扇的麵容俊秀少年排眾而出,圍觀的眾人一陣呼喝,也都看在他的麵子上漸漸散了,自顧自地去繼續逛集市了。

這名俊秀少年轉過身,陸子岡才發現他不過是十八九歲的年紀,麵如冠玉,一雙鳳目微微上挑,頭頂的發髻隻是用一根樹枝隨意固定住,這本是鄉土村民的作派,但觀他周身氣度卻是有一股說不出來的瀟灑隱士之風。

“這位兄台,來天光墟,千萬不要隨意拿出你的信物。”俊秀少年勾唇笑了笑,立刻讓人感到如沐春風,“天光墟奉行等價交換的原則,雖然墟主頒布了法則,不許在天光墟有任何明搶暗偷,但還是不斷有人忍不住觸犯。”

“信物?墟主?”陸子岡敏感地抓住了其中兩個關鍵詞。

“看來二位是誤入此地。”俊秀少年語帶同情,“天光墟乃是一個市集,是超脫時空之所,隻有憑信物才能從鬼市出入,而且是從曆史中的任何一處鬼市都有可能。”

“什麽?”陸子岡震驚地低呼道。曆史中的任何一處?也就是這天光墟實際上是存在於四維空間?不受時間的約束?

他早就注意到了,周圍的那些路人的服飾來自不一樣的朝代,有人穿著先秦時期的深衣,還有人頭戴長冠身穿袍服一身漢時服飾,也有人穿著魏晉南北朝那樣長袖翩翩的峨冠博帶;有頭裹襆頭身穿圓領袍衫的唐朝官吏,還有頭係方巾身穿白布襴衫的宋朝學子;有戴四方平定巾身穿大襟袍的明朝男子,更有頂著半禿頭頂腦後梳著大辮子穿著馬褂的清朝人。甚至仔細看,還有穿中山裝的老學究……

這也太亂套了……陸子岡一時覺得有些傷眼,這種畫麵就算是在電視劇裏也看不到好麽!

“放心,雖然大家都來自於不同的朝代,但在天光墟禁談國事,一切有可能影響曆史進程的話都沒辦法說出口。”俊秀少年應是慣於接待像陸子岡一樣的新客人,所以說得極為嫻熟。

陸子岡迷惑於眼前服飾混亂時代錯亂的市集,但很快就收回了視線,問著自己更在乎的事情。“那什麽是信物?是可以出入天光墟的東西?我們進來是靠了信物,那麽我的玉佩丟了,是不是就出不去了?”陸子岡不是傻的,那個混血少年上來就搶了他手中的子辰佩,就足以說明其重要性。

還未等俊秀少年回答,遠處便響起了一陣喧嘩和慘呼聲,正是剛剛那名混血少年跑走的方向。不一會兒,一名身穿鎧甲腰間佩刀的年輕軍士便拖著那名被打得鼻青臉腫的混血少年走了過來。

“嶽甫,那玉佩有沒有拿回來?”俊秀少年見狀,立刻揚聲問道。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陸子岡覺得這大半市集上的竊竊私語聲,在俊秀少年問出話之後,立刻就戛然而止。市集上大半的人都在等那名軍士的回話。

“已經被同夥拿走了。”那年輕軍士話語中還帶著憤恨。

市集上又恢複了嘰嘰喳喳的說話聲,隨著那軍士走近,陸子岡也看到了那人大概二十出頭的年紀,身材魁梧,濃眉大眼,五官端正,穿著一襲黑衣勁裝,渾身上下都是駭人的煞氣。

“如果我拿不回那枚玉佩,那會有什麽後果?”陸子岡覺得他應該問清楚才好。

“天光墟天光墟,天光一亮就消失變成原來的廢墟。”俊秀少年一臉同情地看著他,“如果你在天亮之前拿不回你的信物,那麽你就要永遠留在這裏了。”



“當然,嶽甫肯定會幫你把那塊玉佩找回來的。”那俊秀少年仿佛像是沒說過方才那句危言聳聽的話,立刻又善解人意地安慰道。

被稱為嶽甫的戎裝軍士也沒有反駁,而是看著混血少年把他自己的攤子都收拾成一個包袱,拽著他朝前麵走去。俊秀少年示意陸子岡也跟上。

陸子岡別無選擇,隻能拉著湯遠跟在他們後麵,據說這叫嶽甫的戎裝軍士是負責維護天光墟治安的,抓到觸犯法則的人就丟到街角的監牢裏去關禁閉。當然像混血少年這樣的,還要到執法處逼問他同夥的下落。陸子岡抱著車到山前必有路的心態,拉著湯遠順便逛了下人來人往的市集。

腳下的道路是踩得反光鋥亮的青磚,街兩邊是盞盞亮起的風燈,那些攤位所賣的東西乍看上去,和之前鬼市上沒什麽區別,都是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物件,但大家都不是用貨幣銀兩來購買,而是以物易物。除了這些路邊的攤位,街道兩邊居然還有一家家店鋪,看起來也是類似的古玩鋪子,不斷有人進進出出,還有的鋪子沒有開門,大門緊閉。

陸子岡看著看著,就不禁神色一怔。

他剛才沒看錯吧?剛路過的那家店,怎麽掛著的匾額上寫著的是“啞舍”兩個字?雖然看起來像是沒開門,但那牌匾和外觀裝飾,和他接手的啞舍一模一樣!

陸子岡還想走過去仔細看兩眼,但俊秀少年和戎裝軍士兩人已經越走越遠,他隻能咬了咬牙,把疑問拋在腦後,拉著湯遠追了上去。

湯遠當然也看到了那家“啞舍”的鋪子,也沒怎麽太驚訝。如果他家師父沒忽悠他,那麽他二師兄應該也是個活了許多年的妖孽。若說他二師兄沒來過這個天光墟,他倒覺得奇怪了。不過看著這裏的啞舍也沒開店,湯遠也有點失望。若是他二師兄在這裏,倒是有個靠山什麽的……

陸子岡也已經體會到這一點了,連忙追上那俊秀少年道:“在下陸子岡,敢問兄台如何稱呼?”一路上,因為自己和湯遠的奇裝異服,陸子岡已經收獲了很多視線的矚目,而且大部分是不懷好意的。相比之下,這俊秀少年還真是可結交之輩。

“在下郭嘉,字奉孝。”俊秀少年回過頭把手中的折扇一收,拱手一笑,一派儒雅風流。

陸子岡和湯遠兩人臉上的表情同時僵住了,都懷疑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郭奉孝是誰啊!人稱“鬼才”!三國時期最牛叉的謀士啊!可以說曹操曹孟德最開始的基業,都是靠著郭嘉郭奉孝的計謀一點點積累起來的!而他的英年早逝,也直接導致了曹氏集團走下坡路。

若是郭奉孝還一直活著,那三國誰笑到最後簡直都不用想了。而陸子岡也不覺得會遇到有人與這鬼才同名同姓甚至同字的,這天光墟本就是不尋常的地方,遇到不尋常的人也就不是什麽意外了。

經過了一年的各種穿越曆史,好歹也是見過皇帝遇到過將軍,陸子岡的心髒也很強大,他甚至開始在腦海中搜索“嶽甫”這個名字,很快就有了答案。“這位嶽兄弟的名諱,可是‘東有甫草,駕言行狩’的‘甫’字?”

“正是。”嶽甫言簡意賅地吐出兩個字,隨意地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陸子岡肅然起敬。

嶽甫這個人在曆史上確實沒有郭嘉有名,但是他的祖父和父親,卻是人盡皆知。嶽甫是嶽雲的長子,嶽飛的嫡長孫。嶽飛父子含冤被害時,嶽甫僅僅四歲,便隨著叔叔、祖母和母親流放嶺南。而後卻在嶽飛莫須有的罪名被平反後,襲神武後軍統製,之後官拜吏部尚書,是嶽家後人中最牛叉的一個。雖然其中也有蒙祖蔭的緣由,但所謂爛泥扶不上牆,嶽甫本人也是將門虎子、可造之材。

陸子岡算了算,嶽飛沉冤昭雪的時候,嶽甫應該至少有二十五六,那麽看他現在的年紀和他麵上堅毅陰鬱的表情,就知道這時他應該還在嶺南待著。而再看向他身邊的郭嘉郭奉孝,曆史上郭嘉二十多歲還在當隱士,這時候肯定還沒遇到曹孟德……這種時空錯亂感簡直要把人逼瘋啊!

也不知道旁邊那個被抓住狠打了一頓的混血少年全名叫赫連什麽……還真不敢問……

“兩位在這天光墟待了多久?”陸子岡按下心中的詭異,正色道。

“天光墟之內無歲月。”郭奉孝笑了笑,“此處應是處於時空縫隙,隻有身懷信物之人才能看到天亮的光線,沒有信物之人,就隻能身處於這漫漫長夜,永無天亮之時。”

“那之前說的天亮這裏就變成廢墟,實際上是對身懷信物、可以自由出入的人說的?”陸子岡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沒錯,天光墟感受不到時光的流逝,所以也就不會有饑渴疲憊的感覺。”郭奉孝刷的一聲張開手中的折扇,無奈地淺笑道,“所以也就沒法判斷在天光墟內的時間,不過,嶽甫來得比我早。”

對於郭奉孝的說辭,嶽甫並沒有任何補充,顯然他所知道的也並不多。

“那你們就沒想過要離開?”陸子岡掃了眼表麵上唯唯諾諾,卻一直賊眉鼠眼四處張望的混血少年。天光墟內一直都是黑夜的情景,這樣壓抑的環境,再結合方才周圍路人看他和湯遠的目光,陸子岡也能猜得出來那所謂的信物有多搶手。

這也不能怪他對郭嶽兩人不信任。

湯遠身上還有一個同心結呢!陸子岡自己的信物被人搶走,卻也知道活該自己隨便輕信他人,但湯遠多無辜啊!本來就不該來這裏的,他必須保證把他完完整整地送回去。

陸子岡的質疑清清楚楚地擺在臉上,郭奉孝卻絲毫不在意地撲哧一笑,搖頭歎道:“看兄台之前聽聞我二人姓名的反應,可是曾聽說過我們?”

“這……”陸子岡剛想說郭奉孝誰人不知?卻發現自己根本發不出聲音,竟連做口形示意都不可以。

原來這就是法則的力量,隻要在天光墟,就不能說出擾亂曆史的話語,竟是真的。

郭奉孝不急不慢地搖著折扇,輕笑道:“雖然不可說,但你們的表情已經告訴了我們,我們以後會很有名。出名到很多人都認識我們。

“既然曆史注定我們會出現,那麽就是說我們遲早會走出這天光墟的,那還急什麽?而且無論我們在天光墟裏待多久,出去的時候還是當時我們進來的那個清晨。

“這裏雖然壓抑枯燥,卻是天道所無法管轄的地帶。在這裏就等同於長生不老,什麽時候厭煩什麽時候再出去唄。

“所以別看這裏這麽多人對信物有興趣,躍躍欲試,想要離開,實際上外麵還是有很多人費盡心思想要進來呢!”

郭奉孝這一番話,倒是把陸子岡的戒心打消了大半,而且把他的好奇心也挑了起來。他們邊走邊聊,陸子岡無奈地吐槽了一下他和湯遠其實原來根本不認識,隻是恰好撿到了他而已,倒是害得這孩子也跟著他一起進天光墟了。

郭奉孝倒是覺得一切皆有緣法,倒並不是誰拖累誰。

“天光墟裏奉行等價交換原則,也就是以物易物或者是雙方用約定好的方式交易,如果違背,就會受到法則的懲罰和執法隊的抓捕。赫連這樣的明顯就是太得意忘形了,生怕你們會被別人提醒。若是換了我,肯定趁你們不明真相,隨意用攤子上的東西跟你們換了。”郭奉孝搖著折扇,笑眯眯地說著。

隻是這種話,陸子岡聽起來也完全不覺得安慰,隻能無奈地笑笑。

而湯遠卻從郭奉孝的隻言片語中,聽出來其中蘊含的提點。這裏奉行等價交換的原則,也就是他們也可以從天光墟中交換一些東西拿出去。要知道外麵鬼市可是贗品遍地,但這裏卻都是真正的古董!也怪不得有些人會搶破頭地想要進來。

邊聊邊走,幾人很快就走到執法處。陸子岡因為還要跟進他那塊玉佩的下落,所以便跟著嶽甫拽著混血少年走了進去。鑒於執法處裏麵的場麵會太血腥少兒不宜,陸子岡便托郭奉孝在外麵看著湯遠。

湯遠一路上都沒怎麽說話,越來越覺得自家小祖宗這次玩大發了。而且說來也怪,到了天光墟之後,小白蛇鑽進他的兜裏就安分了不少,都沒怎麽扭動過。他正猶豫著是不是把手伸進兜裏看看小白蛇的情況,就發現郭奉孝彎下腰,摸著他的頭頂笑得溫文爾雅。



明明是再和煦不過的笑容,可是湯遠卻在對方的笑容中感覺背後直冒寒氣,下意識地就想尖叫想要掙紮跑開。

“噓……不要怕。”郭奉孝把合上的折扇豎在唇邊,聲音低沉優雅,“我不是要搶你的信物。

“也別告訴我你的信物是什麽哦,小弟弟。不是我想要,而是這話一出口,就不能保證有沒有第三個人知道了。

“隻有沒說出口的秘密,才是秘密。

“其實,你也要防著點同行的那個人,畢竟隻有他才知道,你身上究竟什麽才是真正的信物。

“他要是搶走你手裏的信物,你就要永遠留在這裏了……”

湯遠一邊聽,一邊心底發寒。

再簡單不過的幾句話而已,雖然聽起來是為了他著想,但細思恐極。

這個人,簡直就是玩弄人心的魔鬼。

若是換了個人,湯遠也許都不會這樣去想。

但郭奉孝是誰啊!那可是操控東漢末年局勢的幕後黑手!雖然現在看起來年紀還輕,但單單這幾句話,就足以看出他的謀略已經初步成型。

謀士什麽的,都是心很髒的。才套出話來知道他和陸子岡是素不相識,便開始挑撥離間。

湯遠仰起頭,做出一副天真無辜的模樣,甕聲甕氣地說道:“陸叔不會搶我的東西的,他難道不怕被剛剛的大哥哥抓起來?”

郭奉孝挑了挑眉,這孩子是真聽不懂,還是假聽不懂啊?他說得難道還是太隱晦了?

這孩子也有十歲了吧?怎麽還這麽傻啊?看這白嫩嫩胖嘟嘟的臉蛋,一看就是養尊處優,剛剛那個年輕男子也是,手上隻有個別指節有繭子,別說武器,估計就連重物都沒拿過。

和平年代的孩童,就是傻白甜啊。

跟這樣的孩子說話,簡直是對牛彈琴!

看著湯遠純真的眼神,郭奉孝一時也有些氣悶。在他那個餓殍遍野禮教崩壞的年代,這孩子若是走在路上沒有旁人保護,恐怕都會被那些饑民當成兩腳羊煮了吃了。所以在東漢末年,就算是五六歲的孩童,都被現實磨得精靈古怪。

這破孩子一副毫無危機感的模樣,實在是讓人不爽極了。

郭奉孝覺得牙根都有些癢癢的,但在對方清澈的目光中,奇跡般地收起了心底的那些算計和圖謀,伸手揉了揉湯遠柔軟的發頂,歎氣道:“傻小子。”

傻小子你妹啊!

湯遠低著頭在心裏吐槽,這郭奉孝的目的,看起來倒真不像是要從他這裏奪走信物,可是又不能確定。就像是猜拳的時候,對方說會出布,結果相信對方的話,萬一對方說的是假話出了石頭,出了剪子豈不是輸定了?可是若是不相信對方的話,就隻剩下了兩種選擇,比起正常情況下的三種選擇,輸的概率又增加了17%。所以說……和玩心眼的人交流真的是太累了!

盡管心裏在呐喊著,湯遠也克製著自己想要掏兜查看小白蛇情況的念頭,繼續一副天然呆的模樣發問道:“天光墟是什麽都有賣的嗎?有烤雞腿嗎?”

郭奉孝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不那麽別扭地回答道:“這裏沒有時間流速,在這裏的人也不會感到渴或者餓,所以沒有賣吃喝的地方。”

“你們真可憐。”這回換湯遠用同情的目光看著郭奉孝了,雖然不渴不餓,但肯定會饞吧。

郭奉孝的嘴角抽了抽,剛想說幾句擠兌這熊孩子的話,就看到湯遠低頭在褲兜裏翻找著什麽。郭奉孝早就覺得如果這孩子身上有信物的話,肯定就是揣在兜裏的,見他掏兜,便眯了眯雙目,掃視了一下左右窺探的那些路人們。看到接觸到他冰冷目光的路人們都怯懦地別開了臉,郭奉孝滿意地重新收回視線。

隻見麵前的男孩兒從褲兜裏掏出一小塊物事,剝掉了上麵亮晶晶的薄紙,露出裏麵指甲大小的一個黝黑的丸子。

這是中藥丸子?這孩子還生著病呢?怎麽看也不像啊!郭奉孝正疑惑著,就看著這熊孩子把那藥丸舉到他的嘴邊,笑嘻嘻地說道:“喏,這個給你,交換什麽東西你隨意給,我都沒意見的。”

不要吃陌生人給的東西。這句話郭奉孝小時候就被教導過,但看著這孩童笑得可愛的臉龐,還有唇邊疑似香甜的味道,郭奉孝不由自主地就張開了嘴。

入口即化,一股醇厚柔滑到無法形容的感覺在唇舌之間彌散,郭奉孝立刻就愣住了。

湯遠笑彎了眼睛,對於古人來說,巧克力豆的殺傷力一定很強悍,更別說這家夥在天光墟不知道有多久都沒吃過東西了。還好他口袋裏還有糖!醫生那家夥特別愛吃甜食,弄得他也習慣了在衣兜裏塞各種各樣的糖塊。

不是說等價交換嘛!一顆巧克力豆而已,就買通了一個天下聞名的鬼才謀士欠了他一個人情,湯遠覺得他這筆生意做得簡直是太賺了。

天光墟什麽的,果然是什麽都可以買賣,看來他也有做生意的天賦嘛!

湯遠誌得意滿地揚著小下巴,雙手習慣性地插進了褲兜,結果笑容立刻就僵住了。

郭奉孝還沒從“牛奶香濃,絲般感受”中回過神,卻也敏感地注意到了湯遠驟變的臉色,低頭看著他從褲兜裏掏出來……一條手指粗細的小白蛇,和一團亂糟糟的繩子?

怎麽還能帶活物進天光墟?郭奉孝想要開口問,卻又舍不得張嘴。他都有多久沒有吃過東西了?他實在是不記得了。

湯遠垮著小臉,期期艾艾地眨巴著眼睛問道:“這個……信物要是改變了形態……還能發揮作用嗎?”

郭奉孝的臉黑了一半,指著還在和一團髒汙的繩子糾纏的小白蛇道:“你別告訴我,說信物化形了。”

看著那快把自己身體打成死結的小白蛇,湯遠無奈地伸手,把它從繩子中解救出來。他早就該知道,自家小祖宗看中的東西,能留下才怪呢!歎了口氣,湯遠把那團繩子在郭奉孝麵前晃了晃:“這原來應該是個同心結。”

郭奉孝唇齒間還留著那股香甜的味道,正所謂吃人嘴短,而且以物易物的等價交換是天光墟的慣例法則,郭奉孝就算是不想蹚這渾水,也必須要走一遭。誰讓他嘴饞吃了人家的糖呢!

他用折扇敲了一會兒腦門,才艱難地建議道:“我帶你去找個人,看看能不能把這同心結重新係起來。也許還能用。”

湯遠雙目一亮,偷偷比畫了一個“v”形手勢。

真是沒白投資啊!



因為時間緊迫,郭奉孝便找了認識的人進執法處去給嶽甫和陸子岡帶話,就帶著湯遠去西邊的那個紅牆宅子了。兩人的信物都出了問題,自然是要分開行動比較好。

誰知道天亮是什麽時候,萬一陸子岡的玉佩被人率先用了,或者是湯遠的同心結因為被拆開了,原來的效用消失了。

湯遠倒是不怎麽擔心,他到底是小孩子心性,想得沒那麽多,跟著郭奉孝在天光墟的街市往回走,一路上左顧右盼倒是恨不得自己多長兩雙眼睛。

郭奉孝瞥見他沒心沒肺的樣子,心中嗤笑。這破孩子真是心大,估計若是真出不去了,恐怕就要哭爹喊娘了。

“咦?”就在郭奉孝搖著折扇各種腹誹的時候,他身後的男孩兒竟輕咦了一聲,站住了腳步。

“看什麽呢?還不快走?”郭奉孝有點不耐煩地催促道,“想要看什麽一會兒回來再看,說不定以後會讓你看到吐也不想再看。”

湯遠沒在意郭奉孝的毒舌,而是盯著一處店鋪的門扉發著呆。

他雙眼視力都是1.5,確信自己絕對沒有看錯。

剛剛走進去的兩個人中,有一個人身上的風衣隨著他的動作翻開了少許,露出了底下那件極其眼熟的黑色改良襯衫,看得出那上麵栩栩如生的赤龍一爪!

不會吧?他那個二師兄也在天光墟?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