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涅羅盤
loading...


三青用尖尖的嘴喙慢條斯理地梳著身後的翎羽,時不時看一眼悠然停在房梁上的鳴鴻,全然沒把在房間中愁得團團轉的陸子岡放在眼裏。

陸子岡這一年間,最先開始的時候是拚命地演算洛書九星羅盤究竟是怎麽運轉的,之後起了其他的心思,按照前世的記憶開始練習琢玉技巧,而現在,因為放棄了用羅盤尋找老板,也沒有了醫生經常過來串門,閑下來的陸子岡才想起來應該抽空檢查一下啞舍裏麵的古董,該曬的就要曬曬,該防蟲的就要換樟腦丸,該除塵的就要擦擦灰什麽的。結果這麽一大掃除,就發現了嚴重的問題。

放織成裙的房間裏,隻剩下了那個小葉紫檀的立式衣架,本應該掛在那裏的織成裙已經杳無蹤跡。

若是其他古董,陸子岡可能還會以為是被老板收起來了,或者是被老板賣給了有緣人,可是他分明記得他和醫生穿越回唐朝見過安樂公主李裹兒之後,來到這個房間看過那件冠絕古今的織成裙。而現在卻隻剩了一個空空的衣架子!

陸子岡猶如困獸一般在房間裏來回踱步,在眼角餘光掃見了三青後,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衝過去摸了摸它的背脊,盡量放輕了聲音問道:“三青啊,你有沒有看到這裏的織成裙?喏,就是用很多鳥的羽毛做的一件裙子。”

三青無辜地搖了搖頭,它自然是知道那件裙子的,不過它一向厭惡人類用鳥類的羽毛做裝飾,也就一直看不慣這件織成裙,極少進來溜達,所以也不知道這裙子什麽時候不見的。站在房梁上的鳴鴻見陸子岡疑問的目光朝它投射過來,也連忙搖了搖頭,它雖然也是不一般的傲氣,可是成天和三青打架打得它的毛都快禿了,此時人在屋簷下,又怎麽可能不低頭?

陸子岡的濃眉深深地皺了起來,醫生從不進啞舍的內間,天天來的畫師也不會任意動其他房間的古董,那麽……這織成裙是被人偷走了?究竟是誰有此能力?啞舍裏居然還能丟東西?簡直聞所未聞啊!

揉了揉酸痛的額角,陸子岡覺得自己這一年過得實在是糟糕透了。果然隻有老板才能管得了啞舍,他現在都不敢詳細去檢查啞舍究竟有多少古董不見了,又或者他即使檢查了也查不出來,他又沒有啞舍內所有古董的清單。

鳴鴻在房梁上歪著頭站了一小會兒,卻忽然像是似有所感,張開翅膀從房間裏飛了出去。三青這回卻並沒有追過去,而是目送著它飛出了啞舍,輕輕叫了兩聲表示這呆鳥終於走了,它很滿意。

陸子岡也沒想攔鳴鴻,本來這小赤鳥就是自己飛過來的,這會兒自己飛走了,是不是感應到他的主人回來了?

站在本該掛有織成裙的小房間裏發了一會兒呆,陸子岡又在啞舍之中把能找的地方都翻了個遍,也沒有翻到那件織成裙,隻能垂頭喪氣地走出裏間,卻在繞出屏風之後看到了一個他完全意想不到的人。

“老板!你回來了?!”陸子岡站在當場,無比震驚。

老板坐在櫃台裏,正捧著一把明朝的紫砂供春壺暖手。他的神情柔和淡漠,動作悠然平靜,與他之前多少歲月中日日所做的一樣,就像從來沒有離開過。見陸子岡從裏間走出,他便勾唇露出一個淺淡的微笑,點頭應道:“我隻是回來拿個東西,辛苦子岡你了。”

陸子岡的臉色數變,最終還是輕吐了一口氣,喟然歎道:“老板,子岡有負所托。”

“先坐吧。”老板卻並未在意,示意陸子岡坐下,翻出兩盞紫砂杯。扶蘇回去找胡亥了,所以他倒是有時間聽陸子岡說下這一年來的情況。

陸子岡坐下來先是喝了杯熱茶定了定心神,然後把自己擅用洛書九星羅盤的事情交代了一下。

“哦?我正是為了拿那個羅盤而回來的,你們倒是膽子大,也不怕穿越過去之後回不來。”老板饒有興趣地挑了挑眉,“說說,你們都去了哪些朝代?”

陸子岡老老實實地把這一年來時空旅遊的行程從頭到尾說了個遍,連最後他去找夏澤蘭的經過都沒有漏下。事實上陸子岡在內心積累了許多壓力,不知道該找誰去傾述,老板適時的出現,讓他徹底鬆了口氣,也顧不得有什麽後果了,便一股腦地全說了出來。

老板看到陸子岡說完一臉忐忑不安的神情,也就沒有再苛責於他,反而微微一笑道:“若不是我回來,你是不是這個月還要再去明朝一次?”

陸子岡一怔,他本想搖頭否認,但在老板灼灼的目光中,無法說謊,隻好艱難地點了點頭。確實,他不能接受之前的那個結局,他若是早一點就直接帶夏澤蘭離開京城呢?是不是就能躲開錦衣衛的追捕?又或者他早一點與夏澤蘭相遇,徹底勸她離開尚膳監……陸子岡沒辦法不讓自己這樣想,就算是隻有萬分之一的可能,他都想繼續嚐試。

“癡兒,若是洛書九星羅盤如此好用的話,那我為何不用?”看著陸子岡的臉上露出了震驚的神色,老板不由得苦笑道,“我自從得到洛書九星羅盤後,便不斷地穿越回扶蘇死前的那段時間。可是不管我用羅盤重返曆史多少次,就算救活了扶蘇,很快他也會因為其他事情而死去。這是完全無法改變的,是已經發生過的曆史。”

陸子岡忽然想起之前他和醫生在戚少將軍的軍營裏,醫生救治了許多兵卒,其中大部分的人都因為隨之而來的戰事很快陣亡,當時他也沒有多想,難道原因真的是曆史的不可逆性嗎?

“我總以為是自己做得還不夠,總覺得自己下一次會做得更好。”老板低頭看著手中茶杯裏輕輕搖曳的茶水,言語中有著說不出的苦澀,“可是看著他一次次因為各種原因在自己麵前死去,就像是一個永遠都無法醒過來的噩夢,最終我隻能無奈地屈服,把洛書九星羅盤封存起來,再不動用。”

陸子岡麵色蒼白,終於認識到自己是多麽的天真。

是的,曆史永遠隻是曆史,發生過的事情已經成為了既定事實,即便他再怎麽付出努力,也都無法挽回了。

陸子岡發了會兒呆,最後用手抹了抹臉,頹然道:“老板,我可能還做了一件傻事。”說罷便把自己對醫生用了蘅蕪香的事情說了出來。他沒法隱瞞,也沒有太過辯解。陸子岡隱約覺得自己前段時間的精神狀態有些危險,也許是坐擁眾多稀奇古怪的古董,舉手投足之間就能輕易穿梭古今,可以隨意地掌控別人的命運,讓他產生了一種無所不能的錯覺。他也是普通人,無法在強大的誘惑麵前把持自己。

還好老板及時地回來了,否則他說不定會做出什麽令他更懊悔的事情。

陸子岡一邊說,一邊注意著老板的神色,卻並未發現任何端倪,老板甚至連眼角眉梢都分毫未動。

“哦,這樣也好。”等陸子岡說完,老板便緩緩地點了點頭,“這樣也好,醫生他應該回到正常人的生活了。就算你沒有用蘅蕪香,我也會給他用的。”

陸子岡聞言,終於鬆了口氣,懸著的心又重新地落回了肚子裏。他就說嘛,老板在兩千多年的歲月中,不知道用過多少回那蘅蕪香了,沒見那香罐中就隻剩下那麽一點點香粉了嗎?這次自然也和以前那麽多次一樣,沒有什麽區別。

老板還如平日般微笑著,把手中的茶杯送到嘴邊,入口冰涼的茶水卻讓他的眉心一皺。

默默地把冷澀的茶水咽下喉嚨,老板無奈地笑了笑。

原來他雖然不再能感受到傷痛與否,但卻依然能分辨溫暖還是冰冷……



扶蘇從大門口的地毯下方摸出了備用鑰匙,打開了公寓的大門。在門開的那一刹那,扶蘇忍不住用手摸了摸被臉上半邊劉海擋住的燒傷位置,指尖下接觸到的都是凹凸不平的觸感。他並不是一個在意外表的人,但此時也不禁想到若是胡亥看到他這個陌生人,會不會認出他來。

其實扶蘇一點都不喜歡自己這個幼弟,自小就被父皇別有用心地寵壞了,長大之後又篡奪了他的皇位,雖然都是趙高教唆造成的,但他因此而死是不能更改的事實。隻是他現在連複辟秦朝的執著都放下了,對這個血脈相連的弟弟又有什麽不可以原諒的呢?

畢竟,已經是兩千多年過去了,不是嗎?連記憶中的那個大秦都已經灰飛煙滅,又有什麽可以證明他們曾經存在過?

隻有寥寥數人矣。

公寓裏麵一片寂靜,扶蘇已經聞到了一股許久沒有人居住的黴味,他試著開了開門口的燈開關,燈卻沒有亮。應該是很久沒有交電費,被掐斷了供電。扶蘇皺了皺眉,發現屋中的灰塵已經落了厚厚的一層,客廳的窗戶並沒有關緊,靠著窗戶的地板有被雨淋過泡漲了的痕跡,也是屋中這股黴味的來源。

看起來,胡亥已有好幾個月都沒有回來過了。

扶蘇走到桌邊,上麵還有燃了一半就被熄滅的月麒香香篆,但吸引他注意力的,卻是桌上有一個方塊形狀的痕跡,這裏與旁邊落灰的薄厚程度完全不一樣,就像是原來有什麽東西放在這裏,之後又被人拿走了。

屋裏沒有任何字條或者其他信息,櫃子裏的衣服都在,沒有被人收拾過的痕跡,甚至連床上的被子都沒有疊起來。門口胡亥出門經常帶的黑傘少了一把,整個房間就像是主人隻是隨意地出了趟門,然後就再也沒有回來一樣。

扶蘇心中的疑惑越來越大,胡亥不用手機,他也不知道如何去聯係對方。隻有這種時候,他才會覺得現代社會的各種通訊手段有多麽先進,若是換了古代,幾個月沒有音訊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又怎麽會覺得一時之間聯係不到這麽難熬?也不知道胡亥這一年來是怎麽過的……想到這裏,扶蘇不禁對自己不告而別有了些歉疚。

正在這時,扶蘇聽到了撲棱棱的展翼聲,循聲看去,就見小赤鳥從客廳窗戶的縫隙鑽了進來。扶蘇立刻迎上去問道:“鳴鴻,你的主人呢?”

鳴鴻歪著頭看著突然出現在家裏的陌生人,並沒有衝上去啄兩口。它急忙揮舞著翅膀在屋裏繞了一圈,沒有看到主人的身影,不禁焦急地哀鳴起來。

扶蘇一見鳴鴻這樣的反應,心下一沉,胡亥究竟發生了什麽事情,居然連鳴鴻都沒有帶走?



胡亥壓根不知道在千裏之外,有人正為他的安危而擔憂著,他現在正站在一間質樸古意的庭院中,仰頭凝望著璀璨的星空。

一件狐皮大氅輕輕地搭在了他的肩頭,胡亥收回的目光落在了立於他身後半步的男子身上,赤紅色的眼瞳中依舊閃爍著不可思議的神色。

拘謹地半弓著腰,永遠地低著頭,小心翼翼地跟在他的身後,從不妄言,總是把他放在心尖上伺候,最後還因為誤會而被他親手殺掉的那個人。

已經很久遠的記憶依然十分鮮明,那是因為胡亥永遠不會忘記當他得知自己是誤會了孫朔時,趙高那一臉淡然的解釋。

哈,說什麽那是給他上的第二節課,教會他如何分辨忠誠還是奸詐……

是的,他又怎麽會忘記,他隨後所有的內侍全部都叫著和這個人一樣的名字,是因為他生怕自己會忘記所犯過的錯誤……

“孫朔……”胡亥悶悶地喚道,卻知道眼前的人並不是真正活著的,而是因為魂魄依附在了那枚銅權之上,又被趙高所撿到,用傀儡之術做出的一個人形傀儡。

“臣在。”孫朔低低地應道,聲音在夜色下聽起來有些虛無縹緲。

“趙高他……究竟想做什麽?”胡亥終於忍耐不住地詢問道。當時趙高出現在他麵前,對他來說簡直就像是一場噩夢,對趙高深入骨髓的恐懼讓他下意識地就跟著走了,毫無反抗。

嗬,他也知道史書中那些人都是怎麽寫趙高的,認為他昏庸荒誕,居然膽敢在朝堂上指著一隻鹿,說那是一匹駿馬。

可也就是這樣看似有傷大雅的一個把戲,就讓趙高輕易地分辨出朝堂上哪些人是服從他的,哪些人是口是心非的,哪些人是堅決不低頭的。這樣直白簡單大膽的試探手段,更是襯得後世那些拐彎抹角磨磨唧唧的黨爭都弱爆了!

也由此可見此人的心機和手段究竟是有多麽恐怖。

所以當胡亥等同於被軟禁在這一處偏僻的山間宅院裏時,就更是噤若寒蟬,即使有孫朔在旁伺候得舒舒服服,他也日夜提心吊膽,終於忍不住在此時問出了口。

當然,他問出這問題的時候,也是覺得孫朔其實並不知道答案,他隻是想找個人聊聊天而已。

結果沒想到孫朔沉吟了片刻,居然開口道:“主人他應該是有所圖謀。”

胡亥聽到本應是自己內侍的孫朔,竟然那麽自然地叫著趙高“主人”,當下怒極反笑道:“哦?你都知道什麽?說來聽聽。”

“應該是和一個叫‘啞舍’的店有關。”冬夜寒冷,孫朔雖然隻是一介傀儡,但依舊擁有著人類的習慣。一陣寒風襲來,他攏著袖筒,縮著肩膀建議道:“小公子,我們還是進屋說吧。”

“不用,我披著大氅,你又不怕冷,做什麽進屋?我想在外麵站會兒。”胡亥冷哼道。有孫朔在身邊,他好像又回到了那個秦朝的倨傲小公子,就是不想別人舒服。“你繼續說,這跟啞舍那家店有什麽關係?”難道是趙高發現了老板的身份?胡亥心下一驚,想到下落不明的皇兄,更是焦急了起來。

孫朔見自家小公子並不想回屋,也沒有再勸,而是微微向前又邁了半步,巧妙地擋住了夜風吹來的方向,之後才低頭緩緩說道:“這要從啞舍的曆史說起。”

“曆史?啞舍不就是那個老板建起來的古董店嗎?還有什麽曆史?”胡亥抬手順了順自己被夜風吹得四散的銀發,隨意地掖在了大氅的帽子裏。

“非也,事實上,從甘上卿的師父起,就已經開始收集古董了。相傳那道長所在的門派,就是喜好收羅天地間遺留的上古神器。而在炎帝黃帝堯舜禹的傳奇年代過後,天地靈氣消弭,遺留世間的神器會對凡人產生巨大影響,所以便在中原各處建立了數個寶庫,把這些神器都一一封印在其中。當然,神器也隻是占了一小部分,許多像我這樣被依附了魂魄或者自己滋生了靈智的器物,也屬於需要被封印的範疇。”孫朔徐徐說著,語氣和聲調都如往昔般溫和平靜,就連說到自己的時候,也沒有絲毫波動。

“寶庫?”胡亥的注意力立刻被這兩個字吸引住,一雙赤目無法抑製地放出光芒,“如此說來,確實有道理。上古的那些神器都是極難損壞的,也沒道理就忽然默默無聞了。我原以為是因為主人命殞而蒙塵,居然是因為這個原因!”

“《廣雅》曰:庫,舍也。又有‘厙’,即‘庫’之俗音,但讀音不作kù,而作shè,與‘舍’音同。”孫朔的聲音頓了頓,像是在給胡亥思考的時間,半息之後才緩緩說道,“所以,啞舍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店名,而是其中一個寶庫。”

“居然是這樣!”胡亥一怔,“我還曾經覺得老板取的這個店名很有意境,因為很有故事的古董們都不能說話,所以陳列這些古董的屋舍才叫啞舍。”

“啞字從口,從亞,亞亦聲。其中口指發聲,亞本義為宮城大內。舍字乃庫之意,所以啞舍這個名字在最早的時候,其實是皇帝的內庫之意,是指那些寶物在宮城之內才能說話的意思。那些寶物都能說話,可想而知那內庫之中收藏的都是些何等寶物。當然,之後還建有數個其他寶庫,而隨著夏商周春秋戰國的朝代更替,啞舍之名也就少有人知了。直到老板的師父又重新做起了收羅古董之事,便把這名字又重新用了起來。”孫朔除了說了自己所知的事情,也難免夾雜了自己的猜測,“也許老板在千年顛沛流離之中,也繼承了他師父的意誌,才把啞舍當成了古董店開起來掩人耳目。”

胡亥神色莫名地看著身邊低頭躬身的男人:“孫朔,你怎麽知道得這麽多?”

孫朔笑了笑道:“小公子,臣一直都有神智,也活了兩千多年。況且古董們也都是很八卦的,尤其那些會說話的。”

胡亥的氣息一滯,想到自己就是造成這樣的元凶,立時就無話可說。狠狠地吸了一口冰涼的空氣,他生硬地轉移話題道:“啞舍隻是其中一個寶庫吧?而且其中的古董還都是沒經過封印的,趙高的胃口不應該那麽小。那他的目的是什麽?想要霸占其他那些寶庫?”

“這臣卻不知。隻是想要找到那些寶庫,就必須要用到一個羅盤。”孫朔簡單地回答道。

“羅盤?”胡亥忽然想起了啞舍裏的洛書九星羅盤。

“是的,那個羅盤被稱為涅羅盤,傳說可以扭轉時空,讓一個人在靈魂上倒流時間,真正的涅重生。”孫朔說著也不禁有些激動,因為他也是想重生的,想得都要瘋了,話語中都帶著明顯的顫抖,“隻是這個涅羅盤因為太過逆天,羅盤針和羅盤被拆開收藏,已經不知道流落何處了。”

胡亥眯了眯雙目,覺得啞舍中的洛書九星羅盤也是扭轉時空,就不知那上麵的是涅羅盤的羅盤針還是羅盤。默默地把這個情報記在心裏,胡亥見孫朔不再說什麽了,便皺眉問道:“趙高那人想挖寶庫,抓我過來幹嗎?”

孫朔聞言低低地笑了起來:“主人說他既然湊巧地找到了我,便說欠我一次願望。”

“願望?”胡亥呆呆地看著一直低著頭的孫朔終於抬起了頭。傀儡的臉色都非常奇怪,雖然相貌隱約還是原來孫朔所擁有的那張臉,但他的皮膚卻是青白色的,冷不丁看到就像是看到一具能說會動的僵屍。

“因為我的願望,就是再回到小公子身邊啊……”孫朔依舊是那樣柔和謙恭地笑著,但唇角的笑容卻勾起了一個詭異的弧度。



與此同時,沐浴在同一片星空下的,還有一大一小兩個人。

因為身處在四季如春的小院中,湯遠就隻穿著一個印著鋼鐵俠的t恤衫,麵前鋪著一張大大的星圖,周圍堆著一大摞星象書,正埋頭苦學星占學。而他身邊的年輕道人依舊穿著那身鴉青色的湖紗道袍,低頭沉思著。

“南北兩星正直懸,中有平道上天田,總是黑星兩相連,別有一烏名進賢……”湯遠正翻著《步天歌》,這是一部講述整個星象的詩歌,在古代是隻在欽天監中代代監正們口口相傳,從不外傳的秘本。當然,在現代來說,這已經算不上是什麽不傳之秘了,湯遠被師父責令學習星占學,入門就是要把這一本《步天歌》全部都背下來。

這對過目不忘的湯遠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麽難事,很快他已經把紫微垣、太微垣、天市垣的詩歌背完了,正要開始背二十八星宿。隻是他需要一邊背《步天歌》一邊背對照的星圖,相對來說比較麻煩一些。更何況他最初先背的是八十八個星座,現在還要他把星圖重新分割成三垣二十八星宿,簡直等同於把武功廢了重練的痛苦。

“師父,《步天歌》好難背啊!”湯遠終於忍不住嘟嘟囔囔地抱怨了兩聲。他仰頭想要在天空中尋找角宿的星星,卻忽然想起角宿是東方七宿之首,大部分都是室女座和半人馬座的星星,在春末夏初的日落後,才會出現在南方的天空。現在是隆冬季節,天空又怎麽會有角宿的蹤跡?要不他改從整個冬季天空中最亮最明顯的參宿開始背起?

“《易·係辭》有雲:天垂象,見吉凶。觀星象可推斷世間萬物走向,多實用的技能。”年輕的道人抬起頭,盡職盡責地開始給自家徒弟洗腦。

“根本就不實用好麽……我寧肯相信網上的十二星座運程,多簡單多直白。”湯遠鼓起了腮幫子,氣呼呼地說道,“我才不要看什麽太歲、神煞、七曜、八卦、三元、九星呢!”

“嗯?湯圓你知道的還挺多嘛!”年輕的道人挑了挑眉,俊秀的臉容上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那是!小爺我天資聰穎,區區星占學又怎麽能難倒我?”湯遠驕傲地挺了挺胸。

“乖,小湯圓真厲害,要繼續加油哦!”年輕的道人語氣真誠地誇獎著。

又鬥誌昂揚地翻了陣手中的《步天歌》,湯遠這才僵硬了表情,覺得自己好像又被哄騙了。他抬起頭正要再理論幾句,卻見他師父正拿著一個巴掌大的龜甲,右手使了個法訣,指間一張黃色的道符無火自燃,隨後被龜甲扣在了石桌之上。一時間,龜甲燃燒的劈啪聲接連不斷地傳來。

湯遠也不由得屏住了呼吸,這是傳說中的龜甲灼卜?!

那道符看上去隻有小小的一條,但卻燃燒了很長時間,龜甲的劈啪聲夾雜不斷,等完全安靜下來之後,湯遠才發現那龜甲之上有幾處清晰的裂紋,卻恰好並沒有讓龜甲斷裂。

年輕的道人用右手指尖仔仔細細地摸索著這幾處裂紋,同時伸出左手掐指一算,最終大拇指停在了中指最下方的指節處。

湯遠一呆,他自然學過掐指小六壬算法,中指的下節叫“空亡”,這是最凶的卦,預示著所占事宜均有很大的不利。不管師父這是在算什麽,都是大凶之卦啊!

“師父……”湯遠憂心忡忡地喚道,心中如同壓著一塊巨石一般喘不過氣。若是換了別人恐怕也不會太在意什麽占卜,但他雖然口中說是看不起師父的能耐,卻也知道這看起來非常不靠譜的吃貨師父,其實是等同於仙人般的存在。而最近師父連最愛吃的美食都難得碰一下了,現在想想果然是各種不對勁。湯遠忽然麵色陰沉地問道:“師父,是不是那個破陣而出的大師兄要找上門來了?”

年輕的道人仰首看向星空,悵然歎道:“是已經找上門了。”

隨著他的話語,半空中的結界忽然毫無預警地發出了巨大的劈啪聲,在湯遠駭然的目光中出現了些許裂紋。湯遠目瞪口呆,因為他發現結界上的裂紋,居然和師父剛剛燒的龜甲上裂紋走向一模一樣。

“哢嚓!”石桌上的龜甲終於徹底地裂開,真正的四分五裂。

“小湯圓,你大師兄來找我算賬啦!因果報應,倒是輪回不休,此事與你無關,我送你去你二師兄處吧。”年輕的道人像是完全不在意頻現的凶兆,甚至還伸手摸著湯遠的頭頂笑了出來。

“我不去!師父!你不是說要罩我一輩子的嗎?我們一起走!”湯遠站起來拉扯著道人的道袍袍袖,圓圓的臉上神情堅毅。他雖然平日和自家師父鬥嘴鬥得天翻地覆,但其實非常依賴對方,師父是他在這世上相依為命的存在。

“他倒也不至於殺了我,八成是想讓我也嚐嚐被困兩千年的滋味。放心,即便他用九九八十一件古董做陣眼,重設封神陣,你師父我也不是束手就擒的主。”年輕的道人溫柔地笑笑,說罷也不管湯遠的哭鬧,抬手從蓮花池中隔空撈起一個小背簍丟進他懷中,之後直接伸出食指,準確地點中了湯遠的眉心。

湯遠隻覺得後背有一股強大的吸力朝他襲來,很像是溺水掉進漩渦的感覺,在失去意識的那一瞬間,他看到了師父背後透明的結界已經變成了蜘蛛網,片片龜裂。

“這是冬天!至少讓我拿個羽絨服啊師父!”

湯遠破碎的呼喊聲傳來時,道人發現自家小徒弟已經被他完美地傳送走了,不禁訕訕地用手指刮了刮臉頰。

小湯圓應該不會凍死吧……應該……吧……



剛走出醫院的大樓,就感到一陣刺骨的寒風吹了過來。醫生緊了緊身上厚重的羊呢大衣,有點後悔早上出門的時候沒有看天氣預報,天上都已經飄了一陣雪花了。

和幾位同事打了招呼離開,醫生下意識地就往醫院旁邊商業街的方向拐去。

喏,也是,回家也還要自己做飯吃,還不如去商業街吃碗熱乎乎的麵條,還能暖和一下。醫生為自己身體的本能找著借口。在過馬路的時候,他看到街口有個劉海擋住臉的男人舉著一把黑傘等在那裏。

隻是很不經意地驚鴻一瞥,正巧一股寒風卷著雪花吹開了對方的劉海,露出了他眼眶周圍曾經被燒傷的痕跡。

醫生在心中感到惋惜,對方看相貌也是個長得很不錯的男子,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麽禍事,竟是破了相。不過這種念頭也隻是在腦海中一晃而過,醫生很快收回了視線,完全沒注意到對方的目光在他身上流連了多久。

此時天色已暗,商業街上已經亮起了五光十色的霓虹燈,醫生踩在薄薄一層積雪上,舉目四顧,總覺得心中空空蕩蕩的。

像是有什麽重要的事情重要的人忘記了一樣。

可是不管他怎麽回憶,卻依舊想不出任何蛛絲馬跡。

揉了揉被凍得有些發紅的臉,醫生覺得自己應該是最近手術安排太多,壓力太大而產生的錯覺。

掏出手機搜索著附近有什麽實惠的團購,醫生按照地圖指向拐進了一個僻靜的小胡同,卻差點被絆了一跤。等他扶著牆站穩回頭看去,發現那竟然是一個昏迷的小男孩!

這個小男孩看起來隻有十歲出頭,身上隻穿著一件印著鋼鐵俠的t恤衫,凍得小臉都已經發青了。

醫生趕緊蹲下身,小男孩懷裏還抱著一個古樸的藤編藥簍,裏麵居然是一條蜷成一團正在冬眠的小白蛇。看起來應該是無毒的樣子,應該是家養寵物蛇。

來不及細想,醫生趕緊把身上的大衣脫下來裹在小男孩的身上,比起打110電話,倒是他抱著這孩子直接衝回醫院更快一些。

抱著小男孩穿過小胡同,醫生決定走醫院的後門。

他這樣的舉動,在走到商業街上時,引來了路人紛紛側目。醫生也沒有當回事,他一邊走一邊用手測著懷裏男孩兒的心跳,看起來應該隻是凍壞了,沒什麽外傷。醫生這樣抱著個幾十斤的孩童快步行走,即使沒有穿大衣,也讓他出了一身汗,呼出的氣都在眼鏡片上蒙上了一層薄霜。

此時正是夜生活的高峰期,商業街上人流量特別多,醫生左躲右閃,直到迎麵好像有個人擋住了他的路。

“請讓讓。”醫生好脾氣地說道。

那人怔了怔,慢慢地側過了身。

醫生沒有多想,道了聲謝便大步流星地向前走,渾然沒注意到身後那人正用極其複雜的目光一直追隨著他。

老板呆呆地看著醫生離開的方向,即使他的身影早就消失在其他人的身後。

頭頂上飄落的雪花不知道什麽時候停了下來,老板抬頭一看,才發現有把黑傘替他遮住了風雪。

“想要拿的東西拿到了嗎?”扶蘇低著頭溫柔地問著。

“拿到了。”老板回以一笑,“我們走吧。”

【《啞舍》第四部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