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蘅蕪香
loading...


窗外漫天飛雪,古樸的丹房內卻溫暖如春。

老板坐在一座半人高的丹爐前,聚精會神地盯著丹爐下的火候。他靠得極近,火光映照著他的臉頰,若是換了旁人早就熱得受不了了,但他的臉上卻一滴汗都沒有流下。

一隻白皙的手從他的背後探了出來,攬著他的脖頸往後拽了拽,一個略帶憂心的聲音傳來:“不要靠得太近,萬一燒傷了如何是好?”

老板眨了眨眼睛,拍了拍那隻攀在他肩上的手安慰道:“無妨,又不會感覺到痛。”

“就是因為你感覺不到痛才有問題。”一張戴著半截銀質麵具的臉從陰影中顯露出來,雖然隻有半張臉露在外麵,但依舊可以看得出來對方那直挺的鼻梁、兩片薄厚適中的唇和線條優美的下頜。

對方的聲音也悅耳動聽:“為什麽人會感覺到痛呢?就是因為能感受到痛,才會保護好自己,下次不會再做傷害到自己的事情。例如被刀劍傷害到,下次再遇到刀劍及體的時候,就會提前躲開。曾經被火灼痛過,就會在用火的時候離得遠一些。你這樣感覺不到疼痛,等被火燒焦了你手指頭的時候就晚了。”

老板無奈地用手按了按兩眼之間的睛明穴,隨著拋掉了為大秦複辟的包袱,扶蘇越來越適應這個社會,他的性格也越來越開朗了起來。然後隨之而來的就是越來越會教育人了,而且也越來越話癆了。

一年前離開啞舍的時候,他確實是想把自己的身體換給扶蘇,但後者又怎麽可能同意?最後商量了一下,扶蘇便把身體換給了醫生,魂魄依附在水蒼玉之上,由他帶著去尋找合適的身體。當然,這種過程中,有七成的幾率是魂飛魄散。

也許真的是機緣,沒過多久就讓他找到了一個死於交通意外的年輕男子,可惜臉部被燒傷了一部分,並不算完美無缺。不過扶蘇也不是拘泥於皮相之人,隻是平日裏需要戴著半截麵具,以免嚇到其他人。

扶蘇成功地借屍還魂之後,因為這具身體並不像附身醫生那樣合適,還時不時會有靈魂和身體的排異反應,所以這大半年來,老板一直在給扶蘇煉製丹藥,期待可以順利地解決這個問題。

“如果……師父還在就好了。”被強迫著往後坐了半米,老板看著煙火繚繞的丹爐,不禁喃喃自語。他自幼和師父學的並不是煉丹,更多的是諸子百家,若是師父在這裏,說不定還能煉出長生不老藥來……老板想到這裏自嘲地一笑,就算是師父仍在,估計也煉不出來了。如今天地之間靈氣稀薄,那些遠古時代的靈草靈藥早已絕跡,又上哪裏去湊齊丹方上的那些藥材?他走遍了名山大川,也就找到了幾種勉強可以入藥的,還失敗了好幾爐。

“無妨,這一爐若是再失敗的話,你就陪我去各地走走,我這個身體至少還能撐個三五年的,我已經很滿足了。”扶蘇盤膝坐在老板身旁,伸手撫平了他眉間蹙起的褶皺,語氣溫和。

這樣平靜祥和的生活,是以前他完全不能想象的,他故意語氣輕鬆地說道:“之前為了不讓那臭小子的工作丟掉,我忙活了一年,實在是太累人了。這具身體的家世好像不錯,而且也不用工作……你可以出國吧?陪我去世界各地轉轉吧。

“況且我看那曆史書記載的,後來的明朝清朝實在是太不像話,那姓朱的居然讓外族入主了中原,而那滿族更是離譜,最後居然還被那彈丸之地的蠻族入侵,許多寶貝都被搶走了!我們去世界各地的時候,也要想辦法把它們都弄回來。”

老板這回倒是沒有嫌棄扶蘇的話癆,他看著丹爐下麵跳躍的火光,一時間默然無語。

扶蘇也沒有再言語,他攏起雙手,靜靜地陪在老板身邊。他隻是從曆史書中看到了那些片段,而他身邊的這個人卻實實在在地經曆過那些動蕩的年代,扶蘇簡直不敢去細想,這人究竟是怎麽熬過這兩千多年的。

丹房內一直寂靜無聲,直到丹爐內發出一聲爆響,老板才跳了起來,不顧爐蓋火燙地掀開來,麵帶失望地看著丹爐內的一片焦黑。

扶蘇卻並不意外,他拉著老板的手浸到了一旁的水缸中,讓冰涼的水緩解後者通紅的手指,口中勸慰道:“別這樣,畢之,天命如此,莫要強求。”

老板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指在水缸中浸了片刻,又被扶蘇拉出來細細地擦幹,塗上了一層厚厚的獾子油。他的指尖沒有痛苦的感覺,卻依舊覺得心裏有把刀在來回拉鋸,痛得他幾乎說不出話來。

若是一年前,他也許不會有如此感受,但和扶蘇重新朝夕相處了一年,埋藏在記憶深處的那些回憶又重新找了回來。他是他的君,他理應一直站在他的身後,不管付出任何代價。

更何況,他隻是想要活下去,就算是擁有正常人的性命也無妨,畢竟他的扶蘇殿下,是在人生中最美好的年月逝去的。

“我要回去一趟。”老板淡淡地說道。快一年了,當時走得急,怕扶蘇靈魂消散,也不知道醫生什麽時候能醒過來,所以他突然消失了什麽話都沒留,也該回去打聲招呼了。

“回啞舍嗎?好,我陪你。”

扶蘇暗自鬆了口氣,他就怕畢之又鑽牛角尖了。這人的性子看起來極為軟綿,但實際上倔得十頭牛都拉不回來。

他摸了摸臉上的麵具,勾起唇角笑道:“你說我們先去哪個國家玩好呢?喏,要不先就近去趟韓國吧,我去植個皮再整個容,省得戴著個麵具會嚇壞小朋友。”

老板的嘴角抽搐了兩下,扶蘇在醫院待過一年,知道整容手術也不稀奇,但他委實沒想到這大秦皇太子殿下居然如此看得開。

他瞥了眼扶蘇那就快及肩的長發,取笑道:“你不是說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嗎?還想著整容?你先把頭發剪剪再說吧。”

扶蘇摸著麵具的手僵了僵,隨即落到老板整齊利落的短發上,好奇道:“畢之,你是什麽時候剪的頭發呢?民國時期?”

“有機會再說給你聽,我們收拾收拾回去吧。”老板若無其事地轉移話題,“我要回啞舍拿一個東西。”

“嗯?什麽東西?”

“一個羅盤。”

“……我們出國也用不著羅盤定位吧?現在手機的gprs導航很好用。”

“……那是gps導航,殿下。”



醫生從醫院的大樓裏走出,頭頂上冬日難得的明豔陽光讓已經習慣了室內光線的他不舒服地眯了一下眼睛。他停下腳步,摘下眼鏡按了按鼻梁上的睛明穴。他已經轉為正式的醫生,剛協助主任做了一場連續十五個小時的大手術,胡亂吃了點東西,在休息室小憩了一會兒,便掙紮著爬了起來。

因為今天是約定好的時間。

醫生重新戴上眼鏡,拿出手機再次確認了一下自己今天確實輪休,便大步朝啞舍走去。

這次羅盤會不會順利回到一年前呢?他真的想知道老板被扶蘇拐帶到哪裏去了,為什麽一丁點消息都沒有……

啊……居然一晃都已經快一年過去了……

來到商業街,醫生很遠就看到了啞舍外麵的招牌,和平日裏沒有什麽兩樣,但他知道,無論他推開那扇沉重的雕花大門多少次,都無法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了。

醫生的腳步不知不覺地慢了下來,身體的疲憊令他精神上也難免悲觀起來,他有時也不知道自己的堅持究竟對不對,也許老板已經結束了這麽多年的等待,和他一直期待見到的人隱姓埋名,去過另外一種生活了。

但是……這並不符合老板的性格,於情於理,老板都應該跟他打個招呼,而不是什麽話都沒有留下來的不告而別。

就算隻能再看一眼也好,就算是不能交談隻能旁觀也好,他一定要確定老板還好好地活在這個世界上,即使以後再也不見麵了也無所謂。

醫生再次堅定了自己的信念,加快腳步朝啞舍走去。他深吸一口氣推開那扇雕花大門,便見一個人穿著古舊的中山裝,正靜靜地坐在櫃台後,聽到門響之時抬頭朝他看來。

這樣的畫麵,居然讓醫生有些錯愕失神,卻在看清楚對方相貌時,又不禁無比失落。

“歡迎……來了啊。”陸子岡收起臉上歡迎光臨的虛假笑容,把手中的書小心地平放在櫃台上。這是一本古籍,雖然他擁有上一世的記憶,但依舊看繁體古文有些困難。

“來了。”醫生也不和他客氣,坐在黃花梨官帽椅上,一把抓過櫃台上的茶壺,直接往嘴裏倒茶水。茶壺裏的熱茶正好溫度適合,讓醫生有些凍僵的身體緩和了過來。不過說來也奇怪,這啞舍之中並未安裝空調,卻是冬暖夏涼,極為舒適。

陸子岡對醫生粗魯的喝茶習慣嫌棄地撇了撇嘴,心想這貨被老板拽在身邊培養了足有三四年了,怎麽就沒熏陶出來半點溫文爾雅的氣質呢?好歹像他這樣裝也能裝出來個唬唬人的模樣啊!

“嘖,沒老板泡的好喝。”醫生一點都不知道陸子岡心中的吐槽,一口喝完茶壺裏的茶水,還咂吧咂吧嘴評價了一番。

陸子岡黑線了一下,決定不和這貨一般計較。他把線裝書收入錦盒之中,又摸了摸胸口衣服下麵的長命鎖,平靜地宣布道:“對了,我以後打算不再用洛書九星羅盤了。”

“啊?”醫生一怔,連忙追問道,“你又找到更靠譜的羅盤了?這可好,省得我們在各個朝代晃悠了。喏,雖然能看到以前的老板很不錯,但不能上前打招呼也很痛苦啊!”

“沒有其他羅盤。”陸子岡回過身看著醫生,坦然道。

“……那有其他方法可以找到老板的下落?”醫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感覺到陸子岡今天的態度有些奇怪,導致他臉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

“沒有。”陸子岡攤了攤手,表示自己很無奈,“其實從一開始想要去找老板回來的念頭就不對,老板給我的留言是讓我幫他看店,根本沒必要非要去找他回來。”

“……這不是實話。”醫生收起了笑容,用看透視圖的銳利目光審視著麵前的陸子岡,“你做了什麽?”

陸子岡抿緊了唇,想起了那雙他精心雕琢的玉跳脫,現在說不定就在某個研究古物學者的案頭上,最終的歸宿就是某個博物館的展櫃之中。他的眼前不斷出現那張俏麗容顏最後看向他的微笑,就像是鐫刻在他的心間,永遠都難以磨滅。

他並不知道這是一種什麽樣的感受,但他覺得自己寧願忘記。

真是可笑,他本是想解除纏繞在腦海間的前世怨念,結果好像反而作繭自縛了。

“我沒有做什麽。”陸子岡深吸了一口氣,難得地規勸道,“你不是也轉正了嗎?心胸外科的負擔和壓力有多重,我即使沒經曆過也能猜得出來,這一個月以來你都沒來啞舍幾次。你看看你的臉色,估計在醫院裏,你更像是個重病患者。忘掉老板,好好生活吧。他幾乎是一個無所不能的人,依我看根本不用擔心他的。說不定哪天,他就若無其事地回來了。”

醫生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這雙即使是切割人體最重要器官的血管時都穩定不會出錯的手,此時居然在微微顫抖。

陸子岡其實有些不理解醫生的堅持,不管在前世還是這輩子,他所接觸到的老板,都是讓他仰望的存在,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陪伴與救贖。

“不是的。”

醫生的聲音有些模糊不清,陸子岡愣了一下,下意識地問道:“不是什麽?”

醫生握緊了還在顫抖的雙手,不知道如何表達心底泛起的情緒。

那個人獨自堅強地活了兩千多年,雖然看起來像是無所不能,但事實上內心無比脆弱。盡管一直以來尋找扶蘇轉世是老板能熬過來的原因,但那個人從心底裏愛著那些擁有著各種喜怒哀樂卻無法述說於口的器物。

如果……如果連啞舍都能托付給旁人,那麽就說明他真的舍去了一切,很有可能不會再回來了……

那個人……其實根本如同那些不能說話的古董一般,即使有再多的苦痛和哀傷,都隻會埋在心裏,不會宣之於口……

“不是你想的那樣。”醫生重新抬起了頭,這回說話的聲音大了許多,帶著坐立不安的焦慮。

他總覺得老板不告而別,會陷入極大的危險之中,又或者若是那扶蘇出了什麽事情,老板可能都不想繼續活下去了。那個人本來就有著厭世的念頭……醫生越是想得多,就越發焦躁,但當他接觸到陸子岡茫然的目光時,不禁頹然。

這個人根本不了解老板,沒法交流啊!想起陸子岡居然想東想西地拒絕去尋找老板,醫生忽然氣血上湧,惱羞成怒地站起身一拍櫃台,毫不客氣地質問道:“你為什麽不去找老板?是不是老板不在了,你就可以把啞舍裏的古董都私吞了?”

陸子岡英俊的臉容一變,目光立刻淩厲了起來。

這簡直就是對他的侮辱!若不是老板親自留信讓他過來照顧啞舍,他又怎麽可能辭去國家博物館那邊待遇優渥前途無量的工作?這個人又有什麽立場來指責他?

醫生話一出口,便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隻是看著陸子岡抿緊了唇,臉色煞白渾身怒氣地一言不發,他也一時找不到圓場的話。

就在這氣氛無比尷尬的時候,雕花大門“吱呀”一聲開啟。

一個嘶啞的聲音帶著笑意地傳來:“哎呦,這都在吵些什麽啊?誰要把啞舍私吞了?求都轉給博物館啊!跪求啊!必須跪求啊!”

醫生抬手按了按微痛的太陽穴,歎了口氣道:“都是我口不擇言,館長大叔你就不要添亂了。話說你不是去昆明療養去了嗎?病好回來了?要不要去醫院那邊我再給你安排個檢查?”

進來的正是許久都沒來啞舍的博物館館長,這位大叔看起來又比年前蒼老了些許,他這回換了一根雞翅木龍骨拐杖,倒是有幾分旁人所不能及的風雅氣度。

“腿腳的老毛病了,不用費心了。”館長笑嗬嗬地說道,金絲邊眼鏡因為他的抬頭而反射出一道詭異的光芒,隻聽他朝櫃台後的陸子岡笑問道,“小陸,怎麽變成你看店了啊?老板呢?來,給叔我掰扯掰扯。”

陸子岡的臉色因為館長的打岔,緩和了一些,但他還是看著醫生,目光淡淡的。

醫生知道今天有這館長在,是別想再探討羅盤的事情了,況且他的精神狀態確實也不好,再待下去恐怕要得罪到底了,隻好歎了口氣道:“我改日再來,那件事我不會改變主意的。”說罷便絲毫不停留地轉身離去。

“咦?哪件事啊小陸?快說說!”館長大感八卦,一迭聲地追問道。

陸子岡盯著木雕窗格外醫生的身影在街角隱去,藏在櫃台下一直緊握的拳頭才慢慢鬆開。

他低頭看著掌心被指甲刺出的半月形痕跡,淡淡笑道:“沒什麽大事,真的,馬上就能解決好。”



“畢之,有沒有可以讓人遺忘記憶的東西?”扶蘇把身上穿著的長袍脫下,換上出門穿著的襯衫牛仔褲,狀似不經意地問道。

“有很多,但一般都是讓人把前塵往事忘得一幹二淨,如同初生的嬰兒一樣。這種我很少用,更像是害人。”老板淡淡地說道。他已經收拾好了東西,本來想幫扶蘇穿衣服,但後者卻拒絕了。想想也是,他的殿下雖然這一年足不出戶的時候都穿長袍,但之前也算是在現代社會生活了一陣,怎麽可能不會穿現代的衣服?

“那有沒有可以讓人保留大部分記憶,隻是專門忘掉生命中出現過的一個人?”扶蘇慢悠悠地扣著襯衫上的扣子,他的動作輕柔利落,從頭發絲到指尖都流露著讓人讚賞的優雅。

老板眯著雙眼想了想,這才誠實地說道:“確實有,在蘅蕪香中混入某人的發絲,點燃後讓人嗅聞,便可以在這人的記憶中抹去那人的痕跡。”

“蘅蕪香?”扶蘇挑了挑眉,“這又是什麽香?居然還有如此功效?”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老板抑揚頓挫的聲音回蕩在丹房之間,像是在言語間回憶著什麽,半晌後淡笑道:“這首詩所描寫的絕世美人,就是漢武帝的李夫人。”

扶蘇已經熟讀史書,聞言笑道:“就是那個病死前不讓劉徹見到她病容的女子,之後引得見遍天下美色的漢武帝對她念念不忘,倒是個有手段的。”

“正是那個李夫人。她死後,漢武帝偶然間夢見她入夢,贈予他蘅蕪香。漢武帝醒後遍尋不著,卻聞到一陣香氣,芳香經久不息。

“其實那並不是漢武帝做夢,而是衛皇後為了讓漢武帝忘記那李夫人,特意點燃的蘅蕪香。隻是那李夫人算無遺策,又怎麽可能讓衛皇後得到自己真正的頭發?漢武帝經過此夢,反而對其越發思之如狂。”

“真是可以讓人腦補一場跌宕起伏的宮鬥劇。喏,這麽說,你也有那蘅蕪香?”

老板走過去替扶蘇整了整領子,又把手邊的羊絨衫遞了過去:“我也隻有那麽一小塊蘅蕪香而已,時間長了也已經成了粉末狀。以前若是想要誰忘記我,便給他燃上一爐蘅蕪香,同時我自己聞著配好的蘅蕪香丸就不會受影響。”

扶蘇摸了摸自己及肩的頭發,半真半假地取笑道:“真是難辦呢,我這個身體的頭發就算混入蘅蕪香中給你聞,也不是我真正的身體,你也忘不掉我啊。”

老板笑得更假,他還能不知道扶蘇的心思是什麽?他既然明明白白地說出來了,自然就是警告他不許給他自己用罷了。老板伸手把扶蘇臉上的麵具摘了下來,又把他過長的劉海梳了下來,擋住燒傷的那半邊臉。

灼熱的視線一直存在,老板輕歎了口氣,迎著扶蘇認真的雙眸,隻好承諾道:“我知道你的顧慮,放心,我不會再燃蘅蕪香的。”

扶蘇滿意地笑了起來。他真的是怕老板會做出什麽以命換命的舉措,最後給他點一爐蘅蕪香,讓他把他忘得一幹二淨。

對於某些人來說,遺忘也許是個很好的選擇,但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未免就太不公平了。

打著自認為對其他人好的旗號,在對方不知情的情況下替他做出決斷,這根本就是好心辦壞事。

一肚子悶氣的醫生回到家後就倒頭大睡,一直睡到下午才清醒,一起來便開始麵壁思過。

這是他最近才養成的習慣。重回自己的身體後,雖然被扶蘇的靈魂占據了一年的記憶還在,但因為並不是他親身經曆的,所以必須要不停地回放才能加深自己的記憶。而且他沒料到扶蘇的手術技巧居然比他還高出許多,這一年中連續做了好幾個大手術,甚至還有機會參加了一個心髒移植手術。也正因為之前扶蘇的優異表現,他才能轉正得這麽順利。

他重回自己的身體以後,在家裏的抽屜裏,找到了扶蘇留下來的字條。對方誠懇地對於奪舍一事道了歉,並且還說這些手術技巧就算是鳩占鵲巢的補償,當然,還附有數額激增的銀行卡存款……

為了融會貫通這些技巧,這半年來,他要付出的更多,不僅是一些深奧的專業知識需要學習,手術技巧更是需要不斷鍛煉的。

所以他經常坐在床邊,對著家中那一片白花花的牆壁,反複地在腦海中回放自己的記憶。而現在的他卻是要反思今天失控的情緒。

對著牆壁發呆了半個小時,醫生總結出他最近應該是壓力太大了,必須要出去吃一頓大餐才能減壓,便立刻換了衣服去商業街吃了頓自助。隻是他一個人吃飯的時候胃口總是不好,以前這種時候,他總會先跑去啞舍把老板拖出來一起吃,盡管老板吃的並不多,但有個朋友陪伴,可以傾聽他牢騷抱怨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翻了翻手機通訊錄,發現他的同事們基本上都在醫院值班,不值班的也忙著補眠,沒有人有空。

食不知味地吃飽肚子,醫生下意識地又溜達到了啞舍的門前,等到他推開雕花大門,看到陸子岡意外的目光,才暗罵一句“習慣的力量真可怕”。

他們早上才剛吵過架,也許那種根本算不上真正的爭吵,但醫生覺得還是不能這樣僵持下去,率先走過去坐了下來。他自來熟地從架子上撈過一個茶盞,隨意地用手擦了擦,拎起櫃台上的茶壺便給自己倒了盞茶。

陸子岡的嘴角抽了抽,醫生手裏拿著的是北宋建窯兔毫盞。兔毫盞的釉麵顏色是黝黑如漆,光澤瑩潤如同墨翠,釉麵上布滿均勻細密的筋脈,猶如兔子身上的毫毛一樣纖細柔長而得名,其中又以醫生手中的這種銀兔毫最為名貴。

這種茶盞是在宋朝時期點茶所用,根本不是用來泡茶的。但他也知道跟醫生這種人講古董根本就是對牛彈琴,隻要不打碎就行了。陸子岡瞥了他一眼就繼續專注於自己手中的活計。

“在做什麽?”醫生喝了幾口溫茶,解了腹中油膩,更是緩和了心中煩躁。他本來就臉皮夠厚,此時見陸子岡都沒搭理他,反而湊上前去,全當上午的事情沒發生過。

陸子岡卻沒他這麽粗的神經,硬邦邦地說道:“打香篆。”

醫生發現陸子岡放在麵前的香爐並不是老板經常用的那尊鎏金翔龍博山香爐,而是一個開口很大的蓮花造型的青瓷小香爐。

醫生掃了一眼店鋪的擺設,發現不光那尊鎏金翔龍博山香爐不見蹤影,還有幾個很眼熟的擺件和古董都不見了。他忍不住追問道:“那尊博山爐呢?怎麽不用它?”

陸子岡眼皮都沒抬一下,冷冰冰地說道:“放心,我可沒膽把它們都賣了。”等他說完,連他自己都覺得語氣不對,但又不知道怎麽補救。他一直都是在和古董打交道,根本不用理會什麽人情世故,所以今天上午被醫生質疑的那一句,才讓他非常在意。就像一根刺一樣,不知道怎麽拔出去,不拔又刺得他生疼。

醫生卻是在工作中見慣了各種無理取鬧的患者和家屬,陸子岡的這點別扭脾氣對於他來說根本不是什麽問題。不過陸子岡不回答,醫生也慢慢地回想起來,好像之前有一次他來啞舍的時候,就看到陸子岡收起了幾件古董放進了內間,想必也是怕能力不及老板,壓製不住這些古古怪怪的家夥們。

八成那個博山爐老祖宗,現在正在陰暗狹窄的錦盒裏氣得直冒煙吧!

醫生心底吐槽得自娛自樂,一邊看著陸子岡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包象牙白色的香灰鋪在青瓷香爐裏,一邊掏出手機來搜索香篆。嘖,這都信息社會了,誰還非要求別人解釋專有名詞啊?很快,醫生瀏覽了一下網頁,就看到陸子岡壓平了香灰之後,從錦盒裏取出了一排十二個蓮子形狀的青瓷小香罐。

這些小香罐每個大概隻有大拇指的一個指節那麽高,圓滾滾的特別可愛。陸子岡取來一個同款的蓮花瓣形狀的青瓷香碟,開始用紫銅竹節香勺挨個從香罐取香粉,取出每種香的份量都不一樣,多的有小拇指手蓋那麽大,少的隻有一小撮。

醫生想起來,他以前也見老板取過香粉,但是卻沒看他打過香篆,當時老板就說過,在漢代的時候還沒有線香,隻有香料磨成的香粉。看這青瓷的香道用具應該至少是北宋年間,但看陸子岡取用這香粉的珍惜勁兒,恐怕這些香粉是上了年頭的。

因為香粉都是粉末狀的,陸子岡生怕吹散了香粉,便屏氣凝神,一臉嚴肅。

醫生也被他的表情感染,大氣都不敢出一口,但隨著一個個香罐被打開,鼻尖流動著或輕柔或香甜或肅穆或悠遠的香氣,他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陶醉地閉上了眼睛。

此時,陸子岡的香勺停在了最後一個香罐處,從他的角度,可以看得到這個香罐的蓋子上貼著一個細小的封條。他猶豫了許久,抬眼看了下麵前的醫生,過了半晌才堅定信念,伸手旋開了這個香罐。

他用香勺在罐底刮了好一會兒,才掏出少得可憐的一點點,放入香碟中。隨後又趁醫生低頭刷網頁的時候,從錦盒中拿出一小根頭發,用香剪剪成一截一截的,也混在香粉之中。

十二種香粉在香碟中混合,陸子岡拿出一個刻著鏤空篆體福字的紫銅香篆印,輕輕地放在了鋪平的香灰上,隨後把配好的香粉用香勺放在香篆印上,再用小香鏟把香粉細心地鏟到鏤空的福字之中。最後把香篆印小心地拿開,一個端正的福字便出現在香灰之上。

“咦?好像挺簡單的嘛!”雖然已經在手機上看過打香篆的過程,但親眼見到就是不一樣,醫生見陸子岡做得熟練,不禁有些手癢。

“沒那麽簡單,拿香篆印的時候手不能抖,否則香篆字如果斷了的話,這一次就不能燒到底了。”看著那個完美的福字,陸子岡心情也好轉了許多,便開口解釋道。

其實打香篆也是一種鍛煉手的穩定性的訓練方式,越是線條繁複的香篆印,就對打香篆的人要求越高,否則細細的香篆字斷掉一點,都會前功盡棄。陸子岡當年為了鍛煉自己修複書畫的手不會抖,打香篆了很多次。但他旋即看了眼臉上寫滿得意的醫生,這才想起對方的職業,便不再多話。

醫生笑嘻嘻地刮了刮下巴,和心胸外科的他來比誰的手穩?這不是開玩笑吧?

陸子岡拿過一旁的線香,從長信宮燈那邊借了火,點燃了香爐裏的香篆字。一縷氤氳的煙升騰而起,緩緩地在空中打轉、騰移、跳躍、回旋……就像是冥冥之中有什麽在操縱著這煙氣,讓人不由自主地把視線凝聚在其上,看得如癡如醉。

陸子岡拿過一旁的香爐蓋子,把香爐蓋上。這個香爐的蓋子是蓮蓬形狀,正好每個蓮蓬中間都有一個孔,燒造得精致細巧。更兼因這香爐用的時間頗久,那些孔眼處還有些被香薰黃的痕跡,看上去更像是蓮蓬的尖尖,惟妙惟肖。香爐的蓋子蓋上之後,煙氣就沒有那麽濃重了,分了若幹縷,絲絲繞繞地冒了出來,很快就散發在空氣之中。

很快,一股說不出來的香氣漸漸地隨著這煙氣四散開來。醫生也是聞慣了奇楠香的人,但此時竟覺得,這股香氣像是勾動著他內心深處,一時間竟是癡了。

陸子岡拿起一個香丸湊在鼻尖處嗅聞著,狀似不經意地詢問道:“你有什麽想要忘記的嗎?”

“忘記?”醫生覺得平時繃緊的神經都因為這香氣而放鬆了下來,一時渾渾噩噩的,也並不覺得陸子岡的這個問題突兀了。他倒是很認真地想了想,才道:“確實是有想忘記的啦,例如我父母的慘死、親戚的擠兌,要知道我在小時候,幾乎每一兩年就要換個人家收留呢……”醫生說著說著,像是深藏在心底的負麵情緒都被勾了起來,單手按著額頭想要把那些回憶都重新塞回去,“咦……奇怪……我怎麽感覺聞到了一股蛋白質燃燒的味道……”

陸子岡看著醫生陷入了沉默,隨後又沉沉地在櫃台上睡去,不禁歎了口氣。

“你鼻子可真靈,我在蘅蕪香裏加了老板的頭發。忘了他吧……忘了他對你比較好。人過分的執著,並不是一件好事。況且這事老板以前常做,估計他若是能回來,肯定也會這樣對你做的。我隻是替他做了該做的事而已。順便清理一下你不想要的記憶,作為補償吧……”

陸子岡聞著手中的香丸,喃喃地自言自語,其實更像是在說服自己。

他也有想要忘記的人,但可惜他沒有對方的頭發。

他知道醫生這樣下去會變成什麽樣子,他會越來越失去正常的生活,甚至連工作都做不好。

這樣不行,醫生的工作是救死扶傷,手的一次顫抖也許就會失去一個人的生命。今天的吵架就已經出現這樣失控的苗頭了,長此以往,遲早會出問題。

這樣的話,還不如讓他來替他下決心。

他和老板本來就是兩條平行線,即使命運的捉弄讓他們偶然間交匯,也是時候各自遠去了。

陸子岡聞著手中的香丸,自然是不受屋中點燃的蘅蕪香影響,但這時,他卻已然有些後悔。

他是不是……做錯了呢?

罷了,就算是錯了,也無法挽回了……

啞舍的店鋪之中,蜿蜒盤旋的香線無聲寂靜地彌散著,清冷,孤寂……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