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雙跳脫
loading...


陸子岡坐在啞舍的櫃台前,借著長信宮燈的光線,看著手中那對新鮮出爐的鏤空纏枝雕花鐲。

這對玉鐲是上好的和田玉籽料,細看其實是兩層,玉鐲的表麵用極細致的刀工,雕出了一條蔓藤連理枝,連葉片上的脈絡都清晰可見,還有些許露珠。而第二層則是光滑圓潤的鐲體,兩層之間巧妙地用連理枝相連,但若是被人戴在手腕之上,就隻能看得到一圈栩栩如生的連理枝纏繞在手上,簡直可稱得上巧奪天工。而在手鐲的內側,則刻著聞名遐邇的子岡款。

把這對手鐲輕輕地放在了錦布之上,陸子岡捏了捏微痛的右手手腕。

他幾乎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積蓄,用了大批的玉料來鍛煉自己的琢玉技巧,終於在雕壞了幾塊玉料之後,雕出了自己比較滿意的一對玉鐲。

陸子岡盯著這對玉鐲,像是在想一個猶疑不決的問題,他向後往椅背上靠去,把自己的臉藏在了長信宮燈照不到的地方,一動不動。

啞舍內隻有那尊鎏金翔龍博山香爐安靜地吞吐著熏香煙霧,那絲絲縷縷的煙霧在空氣中寂靜無聲地蜿蜒而升。

沉默地坐在黑暗中許久,陸子岡終於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對方過了很久才接通。因為啞舍實在是太靜了,所以當電話接通的時候,對麵那嘈雜的聲音也在啞舍裏隨著對方的聲音響起。

“爐子啊!怎麽?不是還有兩個小時才到時間嗎?”醫生一向是那麽的大嗓門。

陸子岡把手機拿開了少許,才不自然地說道:“上次羅盤不是出了毛病,我們滯留明朝好幾天才回來嗎?為了以防萬一,還是暫時別用了,我需要再算一下羅盤上的地盤方位。”

“那行!等能用記得叫我!正好我在急診這邊帶班還走不開。”醫生的回答很幹脆,穿越時空這麽高端大氣上檔次的事情,當然要萬無一失才可以進行,否則萬一穿不回來了,醫生可不想離開手機電腦空調。而且除了前幾個月因為老板的突然下落不明而心急如焚之外,他現在也逐漸看開了。他有時間,耗得起,甚至他都考慮請掉今年的年假,去國內的名山大川走走,說不定還真能找到什麽線索。

陸子岡麵無表情地掛掉電話,深深地吐出一口氣,靜止了數秒之後,便開始行動起來。

拿出一套明代的青布直身寬大長衣套在身上,又對著鏡子戴好了假發,把錦布上的對鐲小心翼翼地裝進錦盒揣入懷裏。做好一切準備之後,他才拿起了洛書九星羅盤,仔仔細細地撥動著上麵的指針。

他早把算好的角度默記於心,在腦海中想了千百遍,怎麽都不會撥錯,但他還是屏住了呼吸,手心出汗。

是的,他確實是動了不該有的心思。

洛書九星羅盤上有五十二層,最多的那一層有三百八十四個格子,如果是不懂的人,肯定看到就會雙眼發暈,陸子岡一開始拿到手的時候也感到極為棘手。

但經過幾次穿越,他記錄下波動的角度和相應穿越的朝代,已經掌握了規律所在。所以,他其實在幾個月前,就能帶醫生穿越回幾個月前,找到老板到底去哪裏了。

可是他並不想就這樣做,老板回來的話,他就不能再擅用洛書九星羅盤了。

每個人在一生中都有後悔的往事,他也有想要回到的過去。

一開始,他並沒有這樣的想法,隻是抱著多試幾次才會更保險的念頭,放任自己帶著醫生穿梭在各個朝代之間。因為他知道,就算他回到過去,也什麽都不能做,隻能當個旁觀者,不能改變曆史。但在醫生救治了那名民國少年之後,他沒有發現任何不妥,雖然口中還是反對的,但心中的想法也慢慢變了。

所以在上個月穿到戚少將軍的兵營裏,陸子岡也抱著這樣的心理,沒有強硬地阻止醫生救人。

而回到現在一個月了,什麽意外都沒有發生,也許他們救的都是曆史上微不足道的人,根本不會影響大的曆史走向。

那麽,他是不是也可以抱著一絲希望呢?

陸子岡的手離開指針,羅盤發出了一陣白光,帶著期望和忐忑,他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明朝嘉靖二十一年,京城。

夏澤蘭按了按腰間微鼓的荷包,秀麗的臉上不禁露出些許笑容來,本來答應李公公做一桌子蘇州菜的,但碾玉作司正想請的那名琢玉師因為她的緣故,提前離開了,她反而不用做菜了。

不用忙一下午,就能直接得到不菲的酬勞,任是誰都會覺得是天上掉餡餅吧。

想起那個有點傻乎乎的琢玉師,夏澤蘭唇邊的笑意又深了些許。可以免費請一個技藝高超的琢玉師雕琢她的玉料,她今天的收獲真是不小呢!

隻是脖子上少了那塊玉料的重量,真是有些不太習慣。

夏澤蘭挎著包著錕刀的小包袱,從碾玉作司正的小院轉出來。雖然這次沒有人給她帶路,但她依舊憑著記憶從迷宮一樣的碾玉作走了出來。在經過隔壁禦用監燈作的時候,看到工匠們在準備各種鼇山燈、花燈和滾燈的前期製作。每年京城在臘月廿四到來年的正月十七都是燈節,整個皇宮京城的禦用燈籠都是禦用監燈作負責的,雖然現在還有兩個月才到臘月底,但這些工匠們就已經開始忙碌起來了。

隻要看著那些紅色的燈紙和絹布,就會讓人從心底裏愉悅起來。夏澤蘭放縱自己停步觀看了一會兒,這才心滿意足地轉身離開。

既然晚上無事,那就回尚膳監當值吧,夏澤蘭一邊走一邊想著。皇宮內的各個宮苑中,都有著小廚房,尚膳監的人也輪流去小廚房內幫忙。今天晚上她應該是去端妃娘娘那裏輪值,為了接李公公的這個活,她可是跟玉梅特意換了班的,現在這個點回去,說不定都不用麻煩玉梅。

盤算著荷包裏多出來的銀兩可以在冬天來臨之前多置備幾套冬裝,夏澤蘭快步地往禦用監的大門走去,她的腰間還帶著尚膳監的腰牌,所以禦用監的守衛並沒有為難她。夏澤蘭剛一邁出禦用監大門的門檻,就看到街對麵遙遙地站著一個人,對方目光炯炯地看著她,就算是她想要忽略都不行。

居然就是剛剛走掉的那個琢玉師,而且顯然就是在等她。

夏澤蘭馬上就走了過去,好奇地仰起頭問道:“陸大師,你怎麽在這裏?是不是要回去找司正?”夏澤蘭覺得對方的表情很奇怪,她也察覺到他身上穿的衣服並不是剛剛那件,隻是顏色很相近罷了,細看完全不一樣。難道是已經回去換了套衣服?

“不用叫我陸大師,叫我陸大哥就可以了。呃……我……”年輕的琢玉師一時有些手足無措,俊臉上居然泛出些許微紅。

夏澤蘭愣了一下,剛剛兩人在廚房私下相處的時候,也沒見這人這樣容易害羞啊!不過旋即夏澤蘭就發現自己的思維有問題,什麽叫私下相處,孤男寡女的,幸好沒有人看見,否則她的名節還要不要了?她又想到剛才是她主動走過來找他說話的,頓時也霞飛雙頰。在大庭廣眾之下,就算夏澤蘭再大大咧咧,也發覺了不妥。

誰叫尚膳監一般不是女子就是大叔們,她能接觸到的年輕一點的男子,更多的就是太監,所以她壓根沒有男女授受不親的概念。

這兩人在禦用監大門口相看臉紅也不是個事啊!夏澤蘭垂下頭想要趕緊行個禮掉頭就走,卻不想這琢玉師首先開了口。

“他鄉遇故知乃是人生四大喜事之一,姑娘可否容在下回請一頓?為了……十年前的那頓蛋炒飯?”

夏澤蘭一怔,看著麵前英俊的琢玉師,越看越覺得麵熟,想起他剛剛提的啞舍,“啊”的一聲輕呼道:“你就是隔壁的那個小哥哥?!”

年輕的琢玉師緩緩地點了點頭,清澈的目光中蘊含著夏澤蘭看不透的複雜含義。

“天啊,沒想到真的這麽巧!”確認了兩人的身份,夏澤蘭也不由得驚歎緣分的奇妙,也明白了之前為何這名琢玉師看到她脖頸間的玉料會那麽激動,還主動討要過去琢磨,原來他們是舊識啊!

互相表明了身份,剛剛的尷尬便一掃而空,夏澤蘭想了想,覺得機會難得,她反正都已經和玉梅換班了,還不如直接輕鬆一下,反正下次也能回替玉梅一次的。

可是當她點頭應允的時候,年輕的琢玉師臉上的表情卻忽然僵住了。

看著他著急地在身上摸了摸,夏澤蘭便了然了,他必是換衣服換得急,沒帶錢袋。

夏澤蘭哭笑不得,就這樣還想請客呢?她翻了個白眼,拍了拍腰間的荷包,大方地說道:“這頓我請吧!”



碾玉作所在的禦用監衙址是在西華門外西南一裏地,這一帶在五百多年後,是陸子岡在國家博物館實習期間經常逛的地方,北京城的西單。禦用監占地非常廣闊,從複興門北京二環外的真武廟,到前門一帶,都是屬於禦用監的範圍,東邊是外庫和大庫,西邊是花房庫,南邊是冰窨庫,左右有木漆作、碾玉作、燈作、佛作這四作。

陸子岡記得五百多年後他曾經去的前門東路的關帝廟,都是禦用監的南庫舊址,便覺得世事變遷,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

他現在眼中觀察到的,都是明朝嘉靖年間精巧奪目的古建築,身邊經過的,都是已經作古的人。按理說他已經穿越了多次,應該不會有任何不適感,但卻沒有一次像這樣悠閑自在地走在古代的街道上,而且還可以同自己心中未來的北京城對上號,這種感覺,實在是無法對人言。

這時候,陸子岡甚至開始覺得如果醫生和自己一起來就好了,這樣還能有個吐槽的對象。

想到這裏,陸子岡不自覺地把目光落在了腳步刻意落後他半步的少女身上。

是的,是少女,雖然十八九歲對於古代人來說都可以當孩子娘了,但對於陸子岡來說,她也就是個高中剛畢業的女孩子。事實上,陸子岡對這個少女沒有什麽特別的想法,畢竟他雖然知道了自己的前世曾經用生命在苦戀著她,但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也隻是發生在上一世的事情,就像是看別人的故事一樣。

但他也深深地為這個故事而唏噓。從始至終,前世的他都不知道少女的名字,而少女也不知道曾經有個人把她視為生命中唯一的光。這也直接導致他這一年多來,不斷地在睡夢中重複著前世的景象,連一些細節都回憶得清清楚楚,甚至連前世的琢玉技巧也在幾個月之間練成了。這簡直……像是被硬生生地承受了另一段人生。

正好辭職接手了啞舍後,他特意去找大師問過,明明醫生找回前世記憶的時候並不是這樣,為什麽他會如此?

大師摸著他那個光溜溜的禿頭,解釋說醫生因為是魂魄不全轉世,所以不光是每次轉世活不過12歲,有長命鎖守護也隻能活到24歲,每次投胎也都是厄運連連,不是家破人亡就是命不久矣,照著時髦的說法那就是天煞孤星轉世。這樣的情況自也不會被前世的怨念所糾纏,看過前世的景象,也隻是過眼雲煙而已。

而陸子岡這樣想起了前世,實乃是前世的怨念極強,很難擺脫。陸子岡深以為然,因為他見過許多例子,例如那個依舊每天來啞舍畫一筆的畫師,那個在街角開花店的種田宅男,那對偶爾會來啞舍坐一坐的大學生情侶……他不知道還會有多少人像他一樣想起前世,但他知道,若是給那個畫師穿越回去的機會,他必定會直接禪位給適合的人,再也不會貪戀那個孤高冰冷的龍椅。

但他自己的情況和其他人又不一樣,身後的這少女其實是扶蘇的其中一次轉世,因為魂魄不全,所以根本不會再有轉世記憶。也就是說,前世的他隻能擁有這一世,若不能圓滿,那就隻能怨恨終身。不能像街角開花店的宅男一樣在這一世找回自己的戀人。

因此在有了洛書九星羅盤的時候,一個抑製不住的念頭就在他心間滋生著。

他的前世隻是一個玉匠,愛戀的人也隻是一名小小的廚娘,兩人的生存或者死亡,根本無法撼動曆史車輪的軌跡。為什麽他就不能做點什麽呢?

前世的他和少女偶然在碾玉作相遇,因為她胸前的那塊玉料認出是幼時的青梅竹馬,便討要了那塊玉料去雕琢。也許是巧合,玉料一離體,少女便在當晚遭遇了壬寅宮變,被牽連問斬了。

若是把他脖子上的長命鎖還給這少女,會不會保佑她能平安度過幾年?

但兩個相同的東西存在於同一時間段,若隻是須臾間還不會擾亂什麽,時間長了萬一出了什麽亂子可怎麽辦?陸子岡不敢輕舉妄動。他隻是想阻止少女卷入那場震驚朝野的壬寅宮變之中,如果能順便撮合她和前世的他在一起,豈不是能把那一直纏繞在他腦海的怨念驅散一些?

畢竟他們隻是曆史上的小人物,不是嗎?

所以他雕了那對玉鐲,想找機會送給少女。

玉鐲在古代,是等同於戒指在現代的意義的。漢朝就有《定情詩》雲:“何以致契闊,繞腕雙跳脫。”其中的契闊就是出自《詩經》中的“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而跳脫便是古時手鐲的意思,是戀人定情時所贈。

前世的他隻要看到這雕工和這落款,就知道是誰雕的。估計雖然會不明白為什麽這世上會有第二個自己,但前世的他一直在啞舍看店,什麽稀奇古怪的東西沒見過,自然也會猜得到。陸子岡按了按懷中的錦盒,心情頗好,他已阻止了少女回宮當值,那麽現在隻需要找個機會把這對玉跳脫送給她就大功告成了。

思緒起伏間,陸子岡發覺他們已經在胡同中穿梭許久了。京城向來有著東富西貴南貧北賤的說法,皇城的東邊一般住的都是商人,富貴遮天。而百官為了應詔方便,一般都是雲集在西城一帶。南貧說的是前門外的天橋一直到永定門都是三教九流平民百姓聚集的地方,而鍾鼓樓往北到德勝門的地方,都是宮女和太監的家眷所住,這些人往往都被人瞧不起,才有北賤之稱。陸子岡知道他們現在就在西城一帶,入目所及的都是高官的宅邸,處處深宅大院,就算有個別酒樓,看起來也非常高檔,估計他們連給店小二的賞錢都出不起。

夏澤蘭簡單地介紹了一下自己,陸子岡至少知道了她的姓氏,但閨名不好問得太詳細。古代在訂婚之前的三書六禮時,才會有問名這個環節,他一個偶然相逢的外男,對方肯請他吃頓飯,就已經是於禮不合了。

好在明朝雖然對於女子的管製很嚴,也僅限於大戶人家的小姐夫人們,平民百姓的女人家也是會迫於生計拋頭露麵的。所以陸子岡和夏澤蘭一路上幾乎並肩而行,也沒有引起太多的人注意。夏澤蘭等褪去了初時的羞澀,便開始沿路介紹京城的風貌來,因為她知道身邊這位年輕的琢玉師是剛剛進京不久的。

有人當導遊,陸子岡自是求之不得,但他聽著聽著就覺得不對勁了。

“哎呀,那家天福齋的醬肘子做得太膩而且很鹹,肯定不會合我們南方人的口味。

“這家糖火燒倒是不錯,但早上來吃比較好,晚上吃太隨便了一點。

“鴻豐樓的烤鴨好吃,可都是要提前一天預約才可以的,今天肯定是來不及了。

“泰德福的涮羊肉也還可以,但腥臊味道很重,我怕你適應不了。”

陸子岡一路走,一路聽著夏澤蘭絮絮叨叨地點評著路過的飯館,最後終於聽明白了,這絕對就是同行相輕啊……夏澤蘭一邊說,一邊也在心裏思量著。她偶爾偷瞄著年輕琢玉師俊朗的側臉,忽然想起之前在李公公那裏聽到的八卦。據說這位新來的蘇州琢玉師,雖然已是二十餘歲,但卻沒有家眷隨行安置。

沒有家眷,就是沒有娶妻的意思嗎?

夏澤蘭想要習慣性地隔著衣服摸摸脖頸間的玉料,手上卻摸了個空,才醒悟到自己已把玉料交給了眼前的人去雕琢。伸手摸了摸腰間的荷包,夏澤蘭一咬牙,漾出一抹微笑道:“陸大哥,為表誠意,我還是請你去我家吃吧!”

陸子岡受寵若驚,簡直不知道這一路是怎麽走的,直到他站在一家興旺的小餐館外麵,又看了看左右。

呃……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五百多年以後,這裏開的應該是一家肯德基……

夏澤蘭十年前隨父母進京,當時她家的境況還不錯,父母用積蓄在前門附近開了家小餐館,主營蘇州菜和淮揚菜。因為手藝地道,菜肴物美價廉,小有名氣。可惜好景不長,夏父因為積勞成疾早早過世,母親也因為悲傷過度撒手人寰,獨留夏澤蘭一人。

夏澤蘭本應遵循父母遺命,扶棺回鄉後留在蘇州,但因親戚多已疏遠,夏澤蘭也不願在他們的指手畫腳下被安排盲婚啞嫁,便在安葬父母之後重新回了京城。她一個人支撐不了一家餐館,便把鋪麵租了出去,自己又因為手藝精湛被招入了尚膳監當廚娘。因雙親早逝,無人管她婚嫁,獨自一人不知道有多逍遙自在。

當然,經常有那左鄰右舍的熱心姑婆來攀談介紹,夏澤蘭總是婉言謝絕,畢竟她一人孤身在京,無親無故,那些三姑六婆又能給她介紹什麽好人家?寧缺毋濫,就算一輩子不嫁也沒有什麽不好,這是夏澤蘭早就定下的決心。

隻是,現在這個決心,微微地有些動搖了。

夏澤蘭麵不改色地帶著陸子岡踏入自家那個租出去的小餐館,因為已經快到晚飯時分,客流量已經增多,他們的到來並沒有引起多少人注意。

陸子岡跟著她輕車熟路地穿過廳堂繞過後廚,之後便進到了一間狹窄的小院裏。這間小院裏已經堆滿了許多晾曬的幹菜,那穿好的山蘑菇、蘿卜條和堆砌成一摞摞的大白菜,還有房簷下那一串串垂下來的金黃色玉米,混合成了一股撲麵而來的溫馨氣息。

夏澤蘭見陸子岡的目光流連在玉米上,便連忙解釋道:“這是玉蜀黍,從海外傳進來的,據說好保存,很多海上討生活的人都喜歡吃。這個又好種產量又高,最近京城也很風靡,我閑時正研究些玉蜀黍的新菜肴。”

陸子岡聞言一怔,才想起這種原產於中美洲、是印第安人主要糧食作物的玉米,正是因為哥倫布發現了美洲大陸,在嘉靖年間才傳入中國,但大範圍地種植卻是在清朝時期。正因為玉米的生長期和冬小麥交錯,在黃河流域附近的北方地區,可以和冬小麥輪流耕作,達到作物一年兩熟,成為下層人口的主要糧食,這也是18世紀後中國人口迅速增長的主要原因之一。所以玉米還被世人稱之為五穀之外的又一種穀,可見其重要程度。

想到這裏,陸子岡不禁道:“玉米直接煮著吃或者烤著吃就很不錯,燉湯或者搓成玉米麵,剝粒炒菜,或者加點油和麵做成玉米烙也好吃。”

“啊?”夏澤蘭請陸子岡回來給他做飯,也有讓他吃吃這種稀奇的玉蜀黍顯擺的意思,結果對方居然比她更了解。夏澤蘭泄氣後又重新振作,問清楚了如何做玉米烙之後,便選了兩根玉蜀黍一頭紮進院子裏的小廚房中。

陸子岡也沒有進屋,而是陪在外麵,按照夏澤蘭的指示幫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挑水、擇菜等等。夏澤蘭的小廚房雖然比起碾玉作司正的廚房小了許多,但麻雀雖小五髒俱全,其中壇壇罐罐甚多,顯然都是夏澤蘭的私家珍藏。

陸子岡從不知道做菜還有如此多繁瑣的工序,因為現代廚房都是全自動或半自動的機器,此時目睹了古法廚藝,覺得無比神奇。連煮飯時添加柴火的多少都有講究,那個在廚房中忙碌的曼妙身影,更像是在製作藝術品一般,一舉一動都充滿了令人移不開目光的魅力,和著充盈鼻間的香氣四溢,更令人永生難忘。

兩人直接在院子裏支起了圓桌,等天色稍暗下來的時候,擺在圓桌上的已經是一席頗為豐富的菜肴。

蒸得紅彤彤的四隻河蟹、辣赤焦香的五香排骨、金黃香脆的玉米烙、醬褐色的爆鱔片,還有一砂鍋的清燉蟹粉獅子頭,色香味俱全,令人口齒生津,食指大動。陸子岡幫忙擺好碗筷之後,就端坐在桌前忍受煎熬,他這才想起來自己因為穿越前的緊張,今天還沒吃過飯。

夏澤蘭洗淨了手,進屋把滿是油煙的衣服換下,再出來時已換上了一襲青綠色的襦裙,又套了緗色的寬袖背子,隻在衣襟上以粉色桃花花邊作裝飾,且領子一直通到下擺,更襯得她容姿清麗奪人,未施半點脂粉的肌膚豔若桃李,陸子岡一時之間竟是看呆了。

有那麽一瞬,陸子岡居然有些嫉妒前世的自己了。

漂亮、溫柔、爽利、做菜又好……這樣的女朋友誰不想要啊!當真是出得廳堂,入得廚房,宜室宜家。

夏澤蘭也注意到了年輕琢玉師灼熱的目光,她腳步微滯了片刻,隨後低垂著眼簾,把懷裏的一小壇酒放在了圓桌上。再抬起頭的時候已是恢複了往日的微笑,隻是臉頰微帶些許紅暈。“這是一小壇從禦茶房那邊要來的桂花醞釀,正好配這時候的蟹子吃。這京城中的人不那麽喜吃蟹子,這是前麵餐館剩下的四隻公蟹,這時候吃正是膏肥之時,倒是便宜你了。”

陸子岡知道這隻是夏澤蘭的客氣話,十月份的河蟹,正是一年之中最貴的時候,這四隻螃蟹,個頭都比成年男人的拳頭還大,一隻就比這桌上的其他菜都貴重了。他也不多說什麽,拿過那壇酒,拍開壇口的封泥,一股沁人心扉的濃醇酒香迅速在小院中散開。

倒入瓷白酒盅中的酒液呈琥珀色,入口清新醇和,綿甜純淨,帶著桂花的香氣,令人唇齒生香。雖然釀酒都是良醞署所製,但禦茶房都是管著禦賜的茶酒,這一小壇桂花醞釀也是夏澤蘭機緣巧合之際存下來的。她倒是不喜歡杯中之物,所以才留存至今。

看著年輕的琢玉師毫不掩飾的讚歎表情和舉筷如飛的動作,已經完全取悅了夏澤蘭一顆廚師的心。她這頓晚餐雖然看似簡單,但所使用的香油、甜醬、豆豉、醬油、醋等等都是她巧手秘製的,不比宮中掌醢署禦製的差,所做的菜肴也非平日能吃到的。就拿那盤蒸蟹來說,她之前就一直用浸了些許黃酒的濕布罩著,將養了幾天,讓蟹子排幹淨了肚內汙濁,本想著這幾天一天吃一隻的,結果正巧碰上這個冤家,隻好一起料理了。蒸籠裏都鋪著荷葉和紫蘇葉,蟹肚臍內都塞了幾粒花椒去腥,又放了幾朵白線菊花一起上蒸籠,這一盤菊花蟹在鴻豐樓可要賣上三兩銀子。

“居然那麽貴啊,那還真是令姑娘破費了。”

夏澤蘭一呆,隨後就恨不得把自己藏到桌子底下,沒想到她竟然不知不覺地把自己想的說出來了。她連忙補救道:“陸大哥你別介意,你幫我雕琢那玉料,我給不起你工錢,隻好做這頓飯聊表心意。”

明朝初期的時候銀子的購買力還強一些,到明中期,一兩銀子大概能抵現代的人民幣六百多塊。三兩銀子就是將近兩千塊人民幣了,當真是貴。不過古時交通不便,在長江一帶的河蟹運到京城,確實是不易。陸子岡一邊咋舌一邊覺得自己今天真的是有口福了,他用手拿起一隻螃蟹放在夏澤蘭盤裏,笑著道:“本就說好替姑娘你雕琢那玉料就是為了還十年前的那頓蛋炒飯的,這頓又是在下先提出來相請,實在不好意思讓姑娘忙碌多時。”

夏澤蘭抿了抿唇,心中升起一股期待,是不是之後還會請她去吃一頓?這樣有來有往的……可是她卻見年輕的琢玉師用手邊的方巾擦了擦手,珍而重之地從懷中取出一個錦盒,放到了她的麵前。

“夏姑娘,這是在下這頓飯的謝禮。但,請等我走以後再打開如何?”陸子岡說得極為認真。

夏澤蘭迎著他深沉的目光,一顆心怦怦直跳,隻能點頭應允。

這一番說笑,兩人間的隔閡便如冰雪般融化,很快就打破食不語的慣例,一邊吃喝一邊聊起天來。夏澤蘭離開蘇州多年,自是希望知道一些蘇州的事情。而陸子岡雖然並不是原裝貨,但他對前世的記憶爛熟於心,對夏澤蘭的問題回答得滴水不漏,又因為他實際上博學多才,言辭談吐都異於普通人,更像是夏澤蘭頗為仰慕的讀書人,更令後者美目連連停駐。

等到天色已然全黑,夏澤蘭點燃了圓桌上的油燈,院牆外人聲鼎沸的餐館更顯得小院內的寂靜,陸子岡忽然想到一個迫在眉睫的問題。

之前他就偷看過羅盤指針的移動速度,估計等到指針歸位天道十字線至少要等到淩晨了,那他今天晚上要睡哪兒啊?

身無分文,他連客棧都去不了,又拉不下來臉管夏澤蘭借銀子。在吃了一頓頂級菜肴之後,他就更不想去睡大街了。陸子岡思考了半晌,終於決定不要臉一次,喝酒裝醉。

夏澤蘭哭笑不得地看著陸子岡接連不斷地喝著桂花醞釀,最終不勝酒力地趴在桌子上昏睡了過去。她怎麽就忘記告訴他這桂花醞釀的後勁十足呢?她隻好把一片狼藉的桌子都收拾幹淨,之後口中喚著陸大哥,夏澤蘭試著伸手推了推對方,卻毫無動靜。

目光落在了桌子上僅剩的那個錦盒上麵,夏澤蘭咬著唇躊躇了半晌,最終還是忍不住伸手拿了過來。

在打開錦盒的那一刹那,夏澤蘭倒抽了一口涼氣。即使是燈光昏暗,她也能看得出來這對手鐲那巧奪天工的雕琢,而且一對鏤空玉鐲並排放在一起,還有著在地願為連理枝之意。即使是個傻子,也能明白對方巧妙蘊含其中的情意。

不禁拿起一枚玉鐲在手中把玩,夏澤蘭看清楚手鐲內的子岡款,不由自主地暈紅了雙頰喃喃自語道:“子岡……陸子岡……”



陸子岡是被嘈雜聲吵醒的,他迷糊了片刻,才發現自己本來是想裝醉的,結果後來真趴在圓桌上在院子裏睡著了。隨著他坐起身,肩上披著的厚厚毯子便滑落而下,夜晚的秋風立刻讓他混沌的大腦清醒了過來。

天色暗沉,連星光都不見一分,隻有桌上閃爍的油燈在秋風中不安地跳動著。陸子岡聽到外院街道上疾馳的馬蹄聲,不禁心下忐忑起來。算起來應該是後半夜了,壬寅宮變應該已經結束,那些刺殺嘉靖皇帝的宮女們肯定都已經被拿下,難道還會波及無辜嗎?

陸子岡忽然間想起,前世的他雖然不知道夏澤蘭真正的名字,但老板曾經告訴過他,那張皇城門口張貼著的名單上,有少女的名字。

麵色慘白地回憶著前世的畫麵,盡管那張黃紙並不經常出現在回憶中,但陸子岡還是把它從記憶深處找了出來。

確實是有一個名字姓夏。

此時,夏澤蘭摸著錦盒中精致的手鐲,並未入睡。她知道自己留下那年輕的琢玉師過夜,肯定會被看到的人戳脊梁骨的。

可是那又怎樣?他送了她這雙跳脫,她也心悅於他,守不守禮,隻在他們兩人之間,與他人何幹?

隻是她確實不能不知廉恥地扶著他進屋歇息,隻能給他蓋上一層厚厚的毛毯,一直坐在黑暗中細細思量。此刻聽到院中的動靜,便披著衣服走了出來,羞澀地低頭想要解釋自己沒叫醒他。

可在她開口之前,那人就已經衝到了她麵前,按住了她的雙肩,急切地問道:“夏姑娘,你是不是叫夏澤蘭?”

夏澤蘭以為陸子岡是從啞舍老板那處得知了她的閨名,一時之間羞意更甚,心中小鹿亂撞,隻能胡亂點頭應是。沒想到,下一刻她的手便被對方拽住,拉著她就往院外衝去。夏澤蘭把驚呼憋在喉嚨裏,她此時也察覺出來些許不對勁,京城的夜晚一向都是安靜死寂的,隻有在出大事的時候才會馬蹄聲陣陣,而當他們出了後院的門時,就聽到有人高呼“錦衣衛辦事,閑人退避!”的聲音從前麵的餐館處傳來。

夏澤蘭聽到那聲音的時候,遍體生寒。錦衣衛在民間那就是地獄的代名詞,而且她看陸子岡如臨大敵的態度,便知道那些錦衣衛應該是衝著她來的。她抖著唇不敢置信地問道:“出了什麽事?”

陸子岡一邊艱難地在黑暗中辨認方向道路,一邊低咒。壬寅宮變是幾個宮女不堪嘉靖帝的淫威,奮起反抗,結果沒把嘉靖帝勒死,還鬧大發了。現在宮變事發,嘉靖帝肯定大發雷霆,自然也會徹查端妃宮中上下一切人員,本來應該當值的夏澤蘭不在,被人代職,已經成為驚弓之鳥、疑神疑鬼的嘉靖帝肯定會下令捉拿。

怎麽辦?京城守衛森嚴,錦衣衛無孔不入,就算他領著夏澤蘭去啞舍找老板,後者恐怕也無法把她保下。且老板估計已習慣了每一世的扶蘇都會死於各種無妄之災,像夏澤蘭這樣隻是幼時給了她一塊玉料便撒手不管的情況,現在肯定也不會再多看一眼。

幾乎聽得到身後的腳步聲,錦衣衛隻要闖進那間小院,就會知道他們剛跑沒多久,他之前披的那條毯子還留有餘溫。陸子岡茫然地看著五百多年前的世界,一股無力感從心頭彌散開來,令他連呼吸都覺得沉重。

“陸大哥……你先走吧……”夏澤蘭氣喘籲籲地低聲說道。她冰雪聰明,知道定是宮中出事了,錦衣衛來找的肯定是她,而不是才剛剛進京的陸子岡。夏澤蘭覺得前麵的人停下了腳步,不禁淒然。

也罷,他們今生本就是有緣無分。

夏澤蘭想了想,把一直抱在懷裏的錦盒遞還過去。幸虧她今晚一直抱著它沒鬆過手,所以才會一起帶出來。“陸大哥,這對手鐲……還是還給你吧……”她的聲音中帶著極度的不舍,她無比喜歡這對雕琢精致的玉鐲,更喜歡這雙玉跳脫中所蘊含的情意。

何以致契闊,繞腕雙跳脫……

可是此時此刻,她不得不讓自己硬下心腸,隻能暗歎一聲造化弄人了。

感到錦盒被人接了過去,夏澤蘭垂下頭,不想被對方看到自己一副要哭出來的表情,可是她卻在下一秒發現自己要收回的雙手被人死死握住了。

陸子岡從錦盒中把那對玉手鐲拿了出來,動作迅速地往她的兩隻手腕上一套,纖細白皙的手腕上戴著那對鏤空連理枝玉鐲,更是襯得她那雙並不算柔嫩的手如同珍寶般嬌貴。

何以致契闊,繞腕雙跳脫……

看著夏澤蘭驚愕的雙眼朝他看來,陸子岡伸手抹去她眼角溢出的淚滴,低聲詢問道:“願不願意和我一起走?離開這裏?”

他不想讓曆史重新上演,他要賭一次。

夏澤蘭不知道陸子岡說的是什麽意思,但卻下意識地點了點頭。明明已經知道錦衣衛的馬蹄聲如迅雷般疾馳而來,她的心卻平靜了下來,不管結果如何,這雙玉跳脫已經撫平了她心中的不甘。

她靜靜地看著年輕的琢玉師從懷中掏出一個羅盤,拉著她的手按在羅盤上,然後羅盤便發出了奪目的白光。



三青和鳴鴻正在啞舍的店鋪中大打出手,鳴鴻不想悶在那狹窄的黑屋子裏,便把鎖打開了從啞舍的內間飛了出來,而三青自是勃然大怒。自從鳴鴻來了之後,它覺得自己就被賦予了一項看管鳴鴻這小子的艱巨使命,此時見它要逃走,自然緊追不舍。

兩隻鳥又掐成一團,好在它們都有靈智,知道啞舍內的古董價值連城又不好惹,所以非常克製,倒沒碰壞什麽東西,但看起來卻是驚險非常。

“砰!”一聲突如其來的巨響,讓兩隻鳥都嚇了一跳,趕緊分開,卻見突然出現在啞舍店內的陸子岡單膝跪地,正是他剛剛一拳砸在了地麵上。

三青落在陸子岡的肩膀上,小腦袋安慰地蹭了蹭他的臉。

陸子岡幹脆一屁股坐在了冰涼的地麵上,撫摸著三青柔軟的翎羽,平複著心中的哀慟,許久都沒辦法冷靜下來。

羅盤根本無法帶著夏澤蘭一起回到現代。

他無法想象她是如何眼睜睜看著他消失的,他的身體變得半透明,她雖然訝異,但依舊欣喜地看著他,為他可以逃脫而高興著。而他卻毫無辦法,無論他怎麽去抓她的手,最終也隻是從她的腕間交錯而過,別說那溫暖的手,就連那冰涼的手鐲都沒有碰觸到。

陸子岡就那麽默默地呆坐了許久,一直到天色光亮,隔壁報刊亭的老大爺擰開了廣播,字正腔圓的播報員在念著清晨的新聞。

“昨日北京燕郊發現一座明朝古墓,出土了若幹件珍品,其中有一對鏤空連理枝玉手鐲,其內側有清晰可見的子岡款,被專家初步認定是嘉靖年間著名琢玉師陸子岡難得一見的玉鐲雕品……”

陸子岡從迷茫中驚醒,連忙跌跌撞撞地站起身,從櫃台裏翻出手機,上網調出這一則新聞。當他看到那對手鐲的照片時,不禁跌坐在了椅子裏。除了因為埋在土中而產生的沁色,那款式紋路大小,無一不和他昨日送出去的那對玉跳脫一模一樣。

他抱著頭低低地笑出了聲,沒有管三青在他身邊關心地跳來跳去。

他沒有改變曆史嗎?

不,某種程度上,還是改變了。

隻是……這並不是他想要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