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烏金鼎
loading...


天上的烏雲遮天蔽日,驟起的狂風卷著漫天的鵝毛大雪橫掃大地,湯遠下了公共汽車,謝絕了同車的好心大嬸讓他到對麵家裏坐坐避避風雪的邀請,緊了緊身上的小羽絨服,確認手中的兩根糖葫蘆還有那包點心沒有掉下去後,便一戴帽子悶頭衝進了風雪中。

“哎呦!這是哪家的大人這麽狠心,讓這麽小的孩子一個人在外麵啊……”大嬸的嘮叨逐漸被風雪吹散,再也聽不清了。湯遠抹掉一把臉上粘著的雪水,立刻小臉就凍得跟蘋果一樣紅彤彤的。

每次進城趕集都會懊惱為何他會住在這麽偏遠的地方,湯遠各種敢怒不敢言,誰讓他是想出門的那一個,不像家裏那位祖宗都不食人間煙火了,更何況他也不敢讓那位祖宗出門啊!

又冒著風雪沿著山路走了許久,湯遠隻是個十歲的小孩子,但一個人走山路卻完全不害怕,甚至還很熟悉這裏的地形。即使風雪大得迷眼,他也能輕易地避開路麵上的塌陷大坑或者冒出來的尖銳石塊。又往山林深處奔了十幾分鍾,在繞過一片密林之後,湯遠便看到了那個自己熟悉的小屋在一棵老槐樹下露出了一角房簷。

這個小屋很不起眼,就像是普通的農民在大山裏修建的白牆紅頂的磚瓦房一樣,隻是因為上年頭了,房頂瓦片上的漆剝落了一些,白牆也灰撲撲的,看起來就像是很久都沒有人居住一般。

湯遠看到小屋之後,並沒有減速,反而越跑越快,眼看著馬上就要撞到屋外的柵欄時,他伸出小手那麽在柵欄上一撐,小身體便輕巧地一個前空翻越過了柵欄,雙腳砰地一下完美地落地。

“十分!”湯遠揮舞著小拳頭,驕傲地挺胸。

然後又有砰地一聲響起,他低頭一看,立刻苦瓜臉了,趕緊撿起因為他動作太大而掉在地上的糖葫蘆。幸好他買的時候讓店主在外麵多包了層牛皮紙,這才沒有弄髒。

湯遠抖了抖身上頭上的雪花,這才推門進屋。漫天的風雪被一扇木門關在了他身後,讓他馬上就暖和了起來。他一邊往屋裏走,一邊脫衣服,羽絨服、外套、毛衣、保暖衫……等他走到屋後的小院時,身上就隻剩下一個小背心和大褲衩了。

湯遠捧著兩根糖葫蘆和那包點心,欣賞著這即使看多少遍都會在心底暗自驚歎的景色,搖搖晃晃地往裏麵走。外麵現在數九嚴冬,而後院裏卻溫暖如春,像是在半空中有個看不見的玻璃屏障一樣,把所有的寒冷都擋在了外麵。花園裏綠草如茵,百花齊放,真跟夏天時的景色別無二致。

這個後花園和外麵的磚瓦房完全不搭,就像是忽然從北大荒來到了蘇州園林,假山奇石,小橋流水,涼亭樓閣,雖然格局並不大,但應有盡有,可見主人的巧妙心思。甚至在涼亭的下麵,還有一處溫泉的泉眼,正散發著騰騰霧氣,宛如仙境一般。

“湯圓,你回來了?”湯遠正盯著一隻蜜蜂在牡丹花蕊上采蜜的時候,一個好聽的聲音立刻讓他炸毛了。

“我不叫湯圓!是湯遠!湯遠!快叫我湯遠!否則就不給你糖葫蘆吃了!”湯遠跳著腳,穿過溪水上的小橋,登上假山,便看到涼亭之中背對著他坐著一個年輕男子,正下著圍棋。那人穿著古時鴉青色湖紗道袍,交領大袖,四周鑲著群青色的滾邊,細看身上的道袍還繡有周易的八種卦象,用一種神秘的方法排列著。

此人有著一頭深黑的長發,離得近了還能察覺到這黑發還泛著些許深青色。大部分長發隻是鬆散地打了個結,用三根象牙發簪隨意地插著,在胸前散落而下,像一匹上好的綢緞般絲滑潤澤。而隨著湯遠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他也回過了頭來。

這名年輕男子長相極為俊秀,長眉白膚,就如同是一幅清麗淡雅的水墨畫般雋秀無雙。隻是他的眉心之處,居然有一道猙獰的暗紅色疤痕,完全破壞了他的麵相,令人唏噓惋惜,而且他一直都是閉著雙目,顯然是眼睛有礙,已然瞎了。

“湯圓,你手上的糖葫蘆都要化了。”這人惋惜地歎了口氣。

“啊呀!”湯遠立刻醒悟了過來,後院裏的溫度跟夏天沒啥兩樣,這冰凍起來的糖葫蘆外麵的糖衣自然很快就融化了,連外麵那層牛皮紙都被糖粘住了。

那年輕道人微微一笑,像是真能看到一般,準確地從湯遠手中拿起一根糖葫蘆,往涼亭外一伸。

這涼亭所在的地方,就是後院的最邊緣,外麵依舊飄揚著鵝毛大雪,糖葫蘆隨著這人的動作,就像是捅破了一層看不見的屏障一般,立刻暴露在了零下二十多度的環境中。

湯遠一看之下,馬上瞪圓了大眼睛,噔噔噔地跑到石桌的另一邊坐下,把手中的點心一放,也學著這年輕道人的動作,把屬於他的那根糖葫蘆也伸到涼亭外麵,數了十個數後,才拿回來,剝掉上麵的牛皮紙包裝,糖葫蘆果然重新凍得硬邦邦的了。

“這招真棒!你果然是個有水平的吃貨!”湯遠咬著最上麵的那個山楂粒,因為凍得太硬了,他嘴小又一下子咬不動,隻能一點點地舔著上麵的糖。“喂!講個故事吧?好無聊啊!這荒山野嶺的也收不到電視信號,這暴雪下的也太邪門了!”

那年輕道人對湯遠極為寬容,並不計較他沒大沒小的舉動,而是好脾氣地糾正道:“湯圓,你應該稱我為師父。”

湯遠小鼻子氣得直哼哼:“不管!你什麽時候能不叫我湯圓了,我就叫你師父!”

年輕的道人淺淺笑道:“我撿到你的時候,你長得玉雪可愛,豈不是和那湯圓一樣?”

“可是我現在長大了!”湯遠泄憤似的咬了口糖葫蘆,各種炸毛。

“唉……你不是要聽故事嗎?那我就給你講講我以前收的弟子吧……”年輕的道人把自己手中的糖葫蘆抽了回來,剝著外麵的牛皮紙,動作優雅至極,“從前呢,嗯……是很久很久以前,我收的那個大弟子,是趙國人。”

“趙國人?現在隻有中國人!”

“唉……不是說了很久很久以前嗎?那時候還有趙國的。”

“趙國?糊弄我沒上過學什麽都不懂嗎?你書房裏的那些書我能看懂的都看了!隻有戰國七雄才有趙國!那都多少年前了喂!”

“哦,其實後來趙國的遺族在秦滅之後又自稱為王過,不過被韓信滅掉了……唉,又跑題了,你不是要聽故事嗎?這麽較真我還怎麽給你講下去啊?”

“好好好,你繼續,我大師兄是趙國人,然後呢?”湯遠哼唧了一聲,勉強同意繼續往下聽。他這時才發現糖葫蘆的糖又有要融化的跡象,便又把糖葫蘆往亭子外麵伸了出去。糖葫蘆很快就被雪花覆蓋,鮮紅的山楂配著晶瑩完整的雪花,就像是一個完美無缺的藝術品。

哼!這才是如何吃糖葫蘆的正確方法!以前他吃的方法都弱爆了!

年輕的道人吃糖葫蘆的樣子也很優雅,用指甲在凍得結實的糖葫蘆上虛空劃了兩下,最上麵的山楂粒便乖乖地分成了四瓣,漂浮在半空中。他準確地拈了一瓣放進口中,一邊慢慢地含著,一邊緩緩說道:“當年你師父我在趙國遊曆,你那大師兄還是個孩子,他請我吃了顆桂花糖,我覺得這孩子很有前途,便收了他當我的大弟子。”

湯遠頓時無語,這都能收徒?一顆桂花糖都能騙來這麽牛叉的師父?他大師兄當真好運啊!不,應該說是奸詐才對!湯遠啃了口糖葫蘆,催促道:“然後呢?”

“然後?然後我就發現他心術不正,便不再教他,離開了趙國,雲遊到了秦國。”

“哎喲喂,還真是戰國時代啊?然後呢?”繼續編!湯遠各種吐槽,但也沒太計較。講故事嘛!

“然後?我到了秦國,撿到了一個可憐的孩子,就收了他當二弟子。”

“哦,然後?”

“沒有然後啦!”年輕的道人無辜地說道,“我不是說講講我以前收的弟子嗎?喏,其實我後來還收了很多弟子,不過我覺得湯圓你可能不願意聽得那麽詳細。”

湯遠無奈地捂著臉,覺得自己讓這貨來講故事就是個錯誤的選擇。誰要聽他大師兄二師兄是哪國人啊?

年輕的道人見湯遠終於不再發問,便滿意地舒展眉宇,享受地吃起糖葫蘆來。

湯遠倒是不怎麽太喜歡這種酸酸甜甜的東西,吃了兩顆便不想再吃,盯著年輕的道人吃得津津有味,心裏很不是滋味的。所以當看到年輕的道人在吃了一瓣山楂粒後,臉色一變,湯遠立刻幸災樂禍地笑道:“怎麽了?吃到蟲子了?”

年輕的道人慢慢地把口中的山楂粒咽下,緊閉的眼簾微微顫抖著,喃喃地說道:“起風了……”

起風?這結界裏根本沒有風啊?湯遠疑惑地向涼亭外看去,駭然發現外麵的風雪又大了幾分,竟連對麵的山林都完全看不見了……



醫生從老板的風衣口袋裏向外探出頭去,嶧山山頂的狂風吹得他的長耳朵四處亂飛,害得他不敢把身子探出去太多,否則很容易就會被風吹跑了。

見老板一言不發地沿著嶧山的羊車故道,也就是本地人所稱的禦路嶺緩步向上,醫生的心情也越發的焦急起來。這一個月來,他不斷地勸著老板,想讓他打消把赤龍服作為最後一個帝王古董鎮厭進乾坤大陣,但這三十多天中,老板並沒有找到一個可以替代的帝王古董。

赤龍服是宋徽宗趙佶親自所畫,可以讓使用者完全保持身體不腐的神奇衣服,隻要老板脫掉這件赤龍服,那麽他很快就會腐爛而死……

“混蛋,還沒把我的身體給我弄回來呢!怎麽可能就這麽輕易地讓你去死?”醫生喃喃自語道。

“放心,我會想辦法,讓他把身體還給你的。”老板溫和地笑著說道。

重點根本不是這個好麽!醫生怒,不過他這時才發現,老板已經走進了一個山洞之內,否則外麵的寒風颯颯,老板也聽不到他的吐槽。醫生抖了抖沾滿灰塵的長耳朵,打量著這個石縫很多,頗為狹長的山洞,道:“這是走到哪兒了?”

“這是祖龍洞,因始皇帝登嶧山時爬過此洞而得名。”老板淡淡地說道,低頭在洞穴內緩步而行。

醫生心中一沉,他知道老板這是要去哪裏,他這幾天也私下在網上查過了。老板找到了前十一個埋藏帝王古董的地方,還差的那一個就是秦始皇第一次立下碣石的嶧山山頂。

嶧山,就是孔孟之鄉附近的名山,《孟子·盡心上》曰:“孔子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其中的東山,便是指這座嶧山。秦始皇選擇此處第一個立下碣石,也是因為此處絕佳的地理位置。

此時已經兩千多年過去了,嶧山依舊屹立於此,隻是成了一處國家4a級景點公園。因為已是寒冬,山上風大極寒,所以根本沒有其他遊人。老板穿過狹窄的祖龍洞,在東北出口處便看到了一棵太平樹,這棵太平樹相傳為八仙之一的韓湘子筆毫墜落而成,而這裏被稱之為通天玉井,隻能容一個人站立。

繼續往前,便到了嶧山的主峰五華峰,此處曾有“一步登天”之說,山體由五塊巨石抱立而成,最高最險的一塊巨石被稱之為插天石,頂部窄如刀刃。老板仰頭看了許久,終於並未往上攀登,而是選了一處避風之地,盤膝閉目坐下。

醫生知道他應該是在等那個扶蘇出現,便也不再說話,扒著老板的口袋,盯著祖龍洞出口的那處一眨不眨。

不知道過了多久,嶧山山頂的風驟然狂起,老板額發亂飛,緩緩地睜開雙目,淡淡歎道:“起風了……”



湯遠單手撐著下巴,看著涼亭外的風雪,看得久了,也就不覺得這樣的狂風暴雪有什麽不對勁,反正現在也吹不到他身上。

收回目光,湯遠才發現年輕道人的臉色有些凝重,不複剛剛悠閑輕鬆的表情,居然連他今天點名要吃的糖葫蘆都想不起來吃了。

湯遠壓下心中的不安,嘿嘿一笑道:“喂!你還吃糖葫蘆不?不吃我就吃了!”

年輕的道人聞言一怔忪,像是從一種入定的境界被驚醒一樣,下一刻卻反射性地張開了唇,一瓣山楂粒順從地飄進他的口中。

果然是個吃貨!湯遠黑線,低頭看著石桌上的圍棋,他很疑惑看不到的年輕道人究竟是怎麽自己和自己下棋的,雖然這棋盤是刻在平整的石桌上的,道人也摸得到交叉的凹線,黑白棋子也是分成了黑方白圓兩種,可這樣下棋要多費神啊?湯遠這一端詳,便發現因為自己之前隨意放在桌上的點心,有一部分的棋子被弄亂了。湯遠歪著頭想了一下進來的時候驚鴻一瞥的棋譜畫麵,把點心袋子挪開,動了動手,很快地便把棋盤複原得分毫不差。

年輕的道人並沒有阻止湯遠的小動作,事實上,他對棋盤有沒有被弄亂也完全不在意。

但湯遠卻很在意他的這種不尋常的沉默,他沒話找話說地問道:“喂!等雪停了,是不是可以教我怎麽搞出來這麽牛叉的結界了啊?”

年輕的道人撇了撇嘴,抱怨道:“湯圓你連師父都不叫,還想我教你東西?”道人無比的哀怨,想他以前收的那些弟子,哪個不是對他畢恭畢敬?這歲月荏苒的,怎麽連尊師重道這四個字都沒人認識了?

“都說平等交換了!你不叫我湯圓我就叫你師父!你還不滿意什麽啊真是的!我絕對一言九鼎!”湯遠拍桌,他才是想哀怨的一個呢!幸虧這荒山野嶺的除了他和道人之外也沒別人,否則湯圓這名字他就要被叫開了。不行,在釀成大禍成為他一輩子的汙點之前,必須要提前糾正過來!

“一言九鼎……”年輕的道人顯然因為這四個字而有所感觸,又吃了一瓣山楂粒之後才歎氣道:“湯圓,你可知這鼎為何物嗎?”

“鼎?”湯遠迷糊了一下,很容易地就被轉移了話題,“鼎不就是青銅器嗎?那麽大一個,有三隻腳,很沉。”湯遠用雙手比劃了一下,示意那個大家夥足以把他整個人裝下去都綽綽有餘。

“哦?那知道是有用來做什麽的嗎?”年輕的道人一瓣瓣吃著山楂粒,饒有興趣地發問著。

“這應該是有什麽象征意義吧?國之重器什麽的。”湯遠歪著頭,想著他在書裏看到的知識,回答的有些不確定。

年輕的道人終於找到了一點當師父的感覺,正襟危坐,倒是還有幾分鄭重的味道。隻聽他緩緩道:“鼎,其實在最開始的時候是烹煮食物用的。”

湯遠的包子臉一黑,就知道這個吃貨三句話都離不開吃。見他的糖葫蘆都快吃完了,便把自己的那根遞了過去塞在他手裏。

年輕的道人也不嫌棄,接了過來繼續吃,邊吃邊字正腔圓地說道:“要知道青銅器時代,是真正民以食為天的時代,一個家族部落的人都在一起吃飯,所以鼎才那麽大。但隻有一族之長才能有權力分配食物,久而久之,這鼎也就變成了權力的象征。”

“咦?這就是吃貨征服世界嗎?”湯遠無奈,他跑出去那麽久也有些渴了,就隨手摘了片荷葉,折成水鬥狀,彎腰在冒著熱氣的溫泉池水裏舀了一下。

“隻是這鼎不光有這兩種作用,它還是一種刑具。”年輕的道人像是厭煩了那樣一瓣瓣吃山楂粒,直接一口吃一粒,腮幫子都鼓了起來,完全破壞了他剛裝出來的世外高人的外表。

“刑具?”湯遠舉著荷葉眨了眨眼睛,完全忘記了喝,荷葉裏的水滴全都漏到他身上了。

“是啊,直接烹人的刑具。”年輕的道人說得很平淡,就像是在說今天天氣不太好一樣的語氣,嘴裏凍得梆硬的山楂粒嚼得嘎嘣脆。“站在至高無上位置的人,喜歡賦予人生的希望,也喜歡剝奪人生的權利。生殺大權,這個詞倒是很好地概括了。所以鼎也是一種很矛盾的存在,既是烹煮食物的器皿,又是烹人的刑具,這樣的與人生又與人死的物事確實很少見。”

“確實……”湯遠被年輕道人的話挑起了興趣,催促道:“來,再講講關於鼎的事情。”

“喏,後來鼎就變成了天下的象征。所有當權者都傾國之力來鑄造越大越精美的鼎來彰顯自己的權力。夏朝初年,大禹劃分天下為九州,鑄造九鼎,將這九州的名山大川還有什麽奇異之物鐫刻於九鼎之身,以一鼎象征一州,並將九鼎集中於夏王朝都城,表示九州一統。這樣,九鼎變成了每朝天子禮天時的禮器。”

“哇,聽起來好牛叉啊!繼續繼續!後來這九個鼎呢?”

“後來夏朝被商所滅,最後周朝問鼎天下,繼續擁有著九鼎,而到了周朝末期,喏,大概是哪個年月我忘記了,反正就是秦武王的時候,秦武王那家夥非要看看這九鼎長什麽模樣,便派甘茂為將軍,討伐了韓國,直撲洛陽,滅了周朝。”

“咦?這不是很強悍一人嗎?不對,我記得統一六國的是秦始皇啊?不是秦武王啊!”

“是啊,這秦武王勇猛好鬥,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看到九鼎,便問自己隨侍在側的大力士能不能把這鼎舉起來。其中一個家夥就上前把鼎舉起來了,秦武王好勝心一起,也上去試了下。這一試就糟糕了,他是王,不是大力士,那青銅鼎多沉啊!唉……咣當一下砸了下來,當天晚上就死了。”年輕道人說得就跟自己親眼所見一樣,搖頭無比歎息。

“哎喲……”湯遠縮著臉,就像被砸的是他一樣,這聽著都挺疼的,“那後來呢?這鼎砸死了秦武王,必須要砸碎了謝罪吧?”

年輕的道人把吃完的糖葫蘆木簽放在桌子上,恨鐵不成鋼地說道:“那怎麽可能?那可是尊貴的九鼎之一啊!秦武王那不靠譜的家夥,砸死了是他自找的,當時就有人傳言說這是滅周挑戰天命的報應,反而追究了秦武王身邊的大力士,和甘茂慫恿秦武王入周觀鼎之罪。甘茂聽到風聲而沒有回秦國,逃到了其他國家,被褫奪了爵位。”

“甘茂?”湯遠聽到道人第二次提起這個人名了,所以比較注意。

“哦,那不是重點。”年輕的道人隨意地揮了揮手,打開了桌上的點心袋子,拈起一塊吃了起來,“不過接著秦武王的弟弟秦昭襄王繼位,徹底滅了東周,把九鼎運回了鹹陽。但有一方鼎在過泗水彭城時,落入了泗水之中。後來秦始皇統一了六國,出巡泗水時也曾派人打撈,終無所獲。”

“啊哦?你不會告訴我那麽巧,丟掉的那方鼎就是砸死秦武王的那方吧?否則怎麽會這麽巧?”湯遠忽然覺得自己好像察覺到了什麽。

年輕的道士點了點頭道:“沒錯,我上麵說的是對外的說法,那方鼎曾經砸死過秦國的王,秦國的王室自然不能允許那方鼎存在,合理地讓它消失,也是屬於一種默契。”

“哦,政治也挺虛偽的,明明想要砸碎它,又不敢,隻好找個借口弄丟它。”湯遠哼唧了一聲,有點看不起這種粉飾太平的政治藝術,“那現在的泗水裏,那方鼎還在?”

年輕的道士隨意地搖了搖頭道:“沒啊!我當時看那方鼎誰都不要了,就撿了回來,重新煉製了一番,把青銅煉化,取了一小部分重新添加了烏金,最後便成了我煉丹藥的小藥鼎。”

“……”湯遠張了張嘴,發現這次他想挑刺都無從挑起,他這個師父不會是精神有問題吧?現在就跑來得及不?

不過,湯遠扭頭看了看四季花開的後院,還有涼亭咫尺外便狂風暴雪的詭異景象,心想擁有這種通天徹地之能,活個幾千歲也沒什麽難度吧?

一想到這裏,湯遠便抓心撓肝,他覺得這個無厘頭的師父不會無緣無故地提到烏金小藥鼎,便好奇地追問道:“那現在那個烏金鼎在哪兒呢?”

年輕的道士拈著糕點的手頓了頓,很努力地想了許久,才茫然道:“早就不知道丟哪兒去了……”

“……”



醫生也不知道老板坐在這山巔之處多久了,這些日子以來,他已經發現老板時不時就會陷入睡眠狀態。這種情況若是發生在普通人身上,他會認為對方得了神經功能性疾病,但問題是老板分明不是普通人啊!

所以就算他知道著急也沒有用,內心的不安卻仍然像是潮水一般無法抑製地上漲,而在看到從祖龍洞先後鑽出的兩個人時,這種不安的心情立刻升級到頂點。

老板睜開雙目,平靜地注視著走在最前麵的扶蘇,什麽都沒有說。

“我就知道你會在這裏。”扶蘇的臉上依舊掛著和煦的笑容,他的視線移到老板口袋裏的兔子玩偶上,隨後又對著老板淺淺笑道:“能和你談談嗎?單獨。”

老板點了點頭站起身,無視了醫生的各種掙紮,把兔子玩偶遞給了站在扶蘇身後的胡亥。

“我x!老板!你瘋了!你把我給這家夥,他轉身就能把我扔山底下去!”醫生怒了,誰不知道這胡少爺是個兄控啊!巴不得他的靈魂消散,好讓扶蘇繼續霸占他的身體活下去。

胡亥聞言,身體一僵硬,本來想拒絕的話一句也說不出口,隻能呆呆地接過兔子玩偶,甚至還特意選了個角度,避免風吹到懷裏的玩偶。站在胡亥肩上的小赤鳥驚了一下,撲騰了幾下翅膀,有點懷疑自家少爺哪根弦搭錯了。

咦?居然這麽聽話?醫生這才想起來,老板曾經對胡亥用過龍紋鐸,估計這種程度的命令還是可以控製的。可是這樣當著人家兄長的麵做真的沒關係嗎?

醫生下意識地看了眼扶蘇,正好對上後者略嫌冰冷的視線,不禁哆嗦了一下。再想去看時,就發現對方已經收回了目光,和老板朝五華峰的插天石處走去了。

還沒來得及扼腕沒法去聽牆角了,醫生就駭然發現他已經被一隻冰冷白皙的手揪住長耳朵拎了出來,他往腳下一看,下麵是被層層山霧覆蓋的山澗,深不見底。

x啊!老板這所托非人啊!醫生這下連掙紮都不敢了,更別說高聲呼救了,生怕刺激到這位脾氣不好的胡少爺,手一抖他就再也見不到老板了。喏……雖然好像絨毛玩具掉下去也死不了的吧?

小赤鳥好奇地飛了起來,對於它來說,這種狂暴的山風根本算不了什麽,依舊可以飛得很平穩。醫生氣惱地立起絨線做的眉毛,真想把這隻圍觀他的蠢鳥拍飛。

好在這個考驗人的過程也沒有持續多久,胡亥眯著赤瞳猶豫了片刻,便把醫生重新拎了回來,丟給了超級好奇的小赤鳥。

“給你玩了,別弄壞了就行。”胡亥隨意道。

口胡!什麽叫別弄壞了就行?醫生暴跳如雷,但一個絨毛玩偶,顯然不是小赤鳥的對手,後者像是得到了一個玩具一般,叼著醫生的長耳朵開始到處飛。

好吧……其實習慣了這種雲霄飛車似的眩暈感,這個體驗也是挺帶感的……醫生最後趴在了小赤鳥的後背上,覺得自己是玄幻世界裏的男主角,可以駕馭飛行坐騎了。

醫生低頭辨認著站在山巔處,在山霧間若隱若現的兩個人,可惜,完全聽不到下麵那兩個人在說什麽。

確認了醫生現在被“照顧”得很好,老板收回了視線,把目光重新放回到扶蘇身上,淡淡道:“想好了嗎?”

扶蘇微微苦笑道:“隔了這麽多年,畢之你還是這麽了解我。”扶蘇瞥了眼卓立在不遠處的胡亥,輕笑道:“是控製了胡亥,把我這些時日的所作所為都通報給你了嗎?”

“不是,雖然一開始並不確定,但托你的福,這些時日以來,那些在記憶深處幾乎都要忘記的細節,都被一點一點地翻了出來,才讓我確定的。”老板說得很淡然,但眼眸深處卻滿是溫柔。

“哦?”扶蘇笑了笑,俊顏上毫無任何尷尬的情緒,他原也沒指望自己點月麒香的小伎倆能瞞過老板。

“我記得,當年你經常偷偷地看黃帝內經。”老板唇邊漾出一抹微笑,那些回憶對他來說都是彌足珍貴的。就是因為太過於珍視,才不舍得拿出來回憶,就像是陽光下漂亮脆弱的肥皂泡一般,不堪碰觸便會破碎得煙消雲散。

“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扶蘇說出一句黃帝內經最重要的思想,歎了口氣道:“你一定也讀過,否則怎麽就不擔心我是真的想要顛覆這天下?”

老板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伸手摸了摸右肩上的赤龍,平靜道:“人們總說自己是身不由己,其實隻是不想放棄那些已經得到的,也不想放手那些期望得到的。這也許,就是所謂的貪心吧。”

扶蘇懂了他的意思,自嘲道:“畢之,你就這麽放心?不怕我貪心?”

“勸無可勸,隻好令其自己醒悟。這一年的時間,我想也是夠你看清楚了。”老板收回了手,指尖上居然有被鋒利的細線割破的傷口,他也沒浪費那滴血珠,直接抹在了赤龍的身上。赤龍栩栩如生的雙瞳閃過一絲光芒,隨即又暗淡了下去。

扶蘇並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而是手扶著山石,向下看去。此時山霧稍歇,被狂風吹散了些許,露出了山下巍峨壯麗的景象。扶蘇望了許久,才喃喃說道:“想當年,父皇也是站在這裏看到這樣的畫麵吧……想當年……已經過去了兩千多年,我也真正自由了。”

老板一顆吊起的心,終於重新落回了原地。

他終於賭贏了。

雖然這樣的結果在他的預計之中,但為什麽真正麵對這一刻時,心情卻比他想象中的還要難受?

扶蘇從懷裏掏出了一尊小鼎,老板定睛看去,才發現這尊小鼎極為眼熟,竟是他曾經與館長用三個古董交換過來的烏金鼎,後來他怎麽也找不到了。老板也沒追究這尊烏金鼎為何會到了扶蘇手裏,胡亥有白澤筆,想要進出他的啞舍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這鼎是……”

“乾坤大陣既然已經鎮厭了十一處陣眼,這一處也順便堵上吧。”扶蘇停頓了片刻,才深吸了口氣續道:“趁我還沒有反悔的時候。”

老板接過烏金鼎,低垂的眼簾掩去了眼眸中複雜的神色。



湯遠用荷葉重新盛了點溫泉水,喝了幾口,隨便用手背擦掉唇邊的水漬,這才發現自己的吃貨師父居然麵色凝重。

“怎麽了?有什麽不對勁嗎?”湯遠心驚膽戰,生怕下一秒這個吃貨師父說他糖葫蘆沒吃夠,讓他再去買兩串回來。

年輕的道人蹙了蹙眉,直接把手伸出了結界,感受了一下外界的氣息,掐指一算,歎氣道:“乾坤大陣有變。”

“乾坤大陣?這又是啥?怎麽這麽牛叉?”湯遠雙目一亮,卻在下一秒瞪成了圓鈴,因為他忽然看到道人的身後,那些縹緲的溫泉霧氣居然憑空地形成了一個窈窕的女子身形。那半透明的霧氣越發凝實,很快便能看得出來這是個極其豔麗的女子,那一身的白霧蒙似雪,五官如水墨畫般精致迷離,薄唇勾勒著一抹嘲弄的笑意,雙瞳泛白卻空洞無神,反而散發著一種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魅力。

湯遠年紀雖小,但也知道若是這世上有山精鬼魅,那現在出現在他麵前的絕對就是。看著那女子下半身居然是一條清晰可見的曼妙蛇尾,湯遠更是震驚得完全說不出話來,喉嚨裏發出嗬嗬聲響,大腦一片空白。

隻見那女子伸出白皙如玉的雙手,攀在了他那個吃貨師父的肩頭,曖昧無比地朝他的頸間低下頭去。

湯遠漲紅了臉,直覺地想要非禮勿視,但這一幕就像是有魔力一般,他眼睜睜地看著那個嫵媚無比的女人口中突然現出兩顆尖銳的牙齒,一口咬住了他師父的脖頸。

湯遠吃驚地霍然站起,想撲過去解救他師父,卻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渾身沒有力氣。

出乎他意料的,沒有任何血腥的畫麵,吃貨師父連動都沒動一下,表情平和地任憑那個女人啃噬他身上的靈氣,女人身下那實體化的粗壯蛇尾在花園中肆虐著,轉眼便把布置精美的花園搞得一片狼藉。

也許過了很長的時間,也許隻是片刻,那蛇妖終於吸食夠了,重新消散在了溫泉的霧氣中。湯遠這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結結巴巴地問道:“這……這是怎麽……怎麽回事?”

“哦,沒什麽,隻是一條我以前養的藥蛇,它重新修煉,神智有些不清而已。”年輕道人的臉龐有些蒼白,但他並未放在心上,隨手一揮,花園裏被壓倒的鮮花草木便都重新盛開起來,被弄亂的假山也重新堆砌起來,像是什麽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藥蛇?那怎麽上半身又會是個絕色美女?湯遠覺得自己的腿有些軟,他隻是個十歲的正常小孩兒!承受不起這麽跌宕起伏的人生!湯遠扶著石桌重新坐下,開始鄭重地考慮自己是不是想辦法去念個小學什麽的,雖然那些書他幾年前就看完了。

“哦,剛剛說到哪裏了?對了,乾坤大陣,知道當年秦始皇為什麽巡遊天下嗎?因為東南有天子氣,我便設了乾坤大陣,若陣法大成,整片中原之地便將在始皇帝的掌控之下,大秦帝國定會屹立萬世而不倒。”年輕的道人一陣唏噓,那去而不複返的青蔥歲月啊!他當年也曾經那麽熱血過。

“這牛吹的,都肥死了……”湯遠挑刺道,“秦朝不是二世就亡國了嗎?還萬世而不倒?”

“那不是秦始皇沒立完碣石就死了嘛!我一開始也覺著這乾坤大陣沒布完有點可惜,但後來發現我那大弟子心術不正,你說一趙國人潛伏在秦國,密謀要滅秦也很正常,但沒必要讓天下人都遭罪吧?”年輕的道人極為不讚成地搖了搖頭,拍了拍手上的點心渣滓,無奈道,“但他的修為已高,就算是我當時也無法確定殺了他,所以後來我便把乾坤大陣改了改,用剩下的那八個九州鼎改成了囚困他的封神陣,誘騙他到了陣法的死門之處,終於……天下太平了。”

湯遠看著年輕道人臉上慶幸的神色,不由得渾身寒毛倒豎。這清理門戶的手段真是狠辣啊!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地煎熬兩千多年?湯遠頓時覺得自己這師父認得風險也忒大了。舔了舔因為緊張而幹燥的唇,湯遠不安地追問道:“那你剛才說乾坤大陣有變……是怎麽回事?”

年輕的道人鎖緊了眉,眉心間的疤痕越發猙獰了起來。“奇了怪了……若是想要破除封神陣,就必須要湊足了十二個頂級帝王古董,鎮厭在陣眼。這十二個帝王古董可不好找啊!究竟是什麽人……”

道人的話戛然而止,湯遠立刻若有所感地向涼亭外看去,隻見方才的那漫天風雪和厚厚烏雲就像是被老天爺瞬間收走了一般,完全停止了。隻留下地上的皚皚白雪,和從天空中灑落而下的燦爛陽光。

“那陣……還真被破了……”

湯遠瞠目結舌,這不就意味著某個殺神被困了兩千多年,現在居然被人放出來了?



老板和扶蘇並肩站在嶧山的山巔處,看著山霧盡散,狂風驟停,一派平和安寧的景象,遠處居然出現了一道瑰麗無匹的彩虹。

扶蘇閉了閉眼睛,他本是應該習慣站在高處之人,但現在眼看著這山河美景,居然會覺得有些眼暈。片刻,他重新睜開雙目,凝望了許久,終於輕歎出聲道:“畢之,此間事了,縱使萬般不願,我也該把這具身體還給他本來的主人了。”

老板的身體微微一顫,想要說什麽,卻隻是張了張唇。

扶蘇自嘲地一笑道:“說出來也不怕畢之笑話,其實我早就在看明白這個時代究竟是如何運轉時,便打消了用乾坤大陣的念頭。但拖了這一年,事實上也是貪戀這世間繁華。”他頓了頓,雖是艱難,但也繼續說了下去,“但不屬於我的,終究也不是我的,替我對他說聲抱歉吧……”

老板見他說完立刻便要往回走,下意識地拉住他的衣袖,“大公子……”

“畢之,汝終於肯喚我大公子了……”扶蘇並未回頭,充滿懷念地歎道。自從他醒來,老板一直都疏離地喚他殿下。

老板怔了怔,才低聲道:“臣可替您找到其他契合的身體。”

扶蘇的身體一僵,但隨後卻隻是淡淡道:“不用哄我了,我的靈魂不穩,再次移舍,若是有半分不契合,都會立刻魂飛魄散……”

老板低垂眼簾,輕聲道:“臣的身體可以。”

扶蘇緩緩地回過頭,俊美的臉容上一絲表情都沒有,他定定地看著老板,許久才吐出兩個字道:“當真?”

老板重新揚起笑,鄭重地點了點頭道:“臣已活了兩千多年,足夠了。”

扶蘇這次沒有出聲。

沒有應允。

當然,也沒有反對。



醫生睜開眼睛,有些不解地看著白花花一片的天花板。他不是在天上坐著小赤鳥飛得開心麽?還想要拽著小赤鳥的羽毛讓它飛得低一點呢,最好能偷偷去聽聽扶蘇和老板那兩人在聊什麽,怎麽一眨眼就換了地方?

下一秒,醫生忽然從床上翻身而起,驚嚇地看著自己的雙手。

是人類的手,不再是玩偶那種不分瓣的軟綿綿的爪子,而且右手食指上有一道陳年老繭,正是經常用手術刀而留下來的痕跡。

這是他的手!

醫生意識到了這點後,連忙環顧四周,發現他居然就在自己的家裏。他衝到衛生間,發現自己確實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裏,立刻樂得咧開了嘴。但這種高興的情緒沒有持續三秒鍾。他怎麽什麽都不知道,就忽然回到自己身體裏了?老板呢?

趕緊抓起衣服衝出了家門,遠遠地看到了啞舍,醫生心中的不安更是越來越大,他踉蹌地推開那沉重的雕花大門,卻在看到屋裏的情況時,鬆了口氣。

啞舍店內的擺設一點都沒有變,門口的彩色兵馬俑、一直長明的長信宮燈、常年都吐著奇楠香的鎏金翔龍博山爐……所有物事都在,連擺放的位置都沒有更改分毫。醫生這一路跑得太急了,這時隻能攤在雞翅木躺椅上喘著氣,好半晌才察覺出來不對勁。

如果在以往,老板肯定也能感覺到他來了,就算再忙也應該從內間出來了。醫生直起身子,揚聲道:“老板?老板!你在哪兒呢?”

除了他自己的回音外,啞舍內鴉雀無聲。

醫生快要被自己心中的不安逼瘋了,正要轉過玉質屏風去內間找人,就聽到雕花大門一陣吱呀的響聲,醫生立刻轉過了身。

“老板你……咦?怎麽是你?”醫生訝異地看著拎著一個行李箱從外麵走進來的陸子岡。

陸子岡解下脖子上的圍巾,笑了笑道:“老板給我去了信,說是讓我幫他看店。”

醫生如同被雷劈了一般,震驚地呆站了許久,才從牙縫間擠出一句話道:“那他……有沒有說……讓你看多久?”

陸子岡聳了聳肩道:“他沒說,所以我便把國家博物館那邊的工作辭了。”

醫生的心如墜冰窖。

在某個不為人知的地下深處,一個布置恢宏豪華的墓室之中,靜止了兩千多年的空氣重新流動了起來,供奉在正中間的龐大棺槨,忽然間有了響動……

啞舍裏的古物,每一件都有著自己的故事,承載了許多年,無人傾聽。因為,它們都不會說話……

【《啞舍》第三部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