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後記
loading...
以銅為鑒,可以正衣冠;以人為鑒,可以明得失;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

唐太宗李世民說出這段千古流傳的名言,意在說明:他身為至高無上的皇帝,都必須熟讀史書。

可恰恰是李世民這個千古一帝,卻開啟了幹預當朝史官的先例。以前無論多荒淫無道的君主,都不敢如此。

雖然說古代的帝王一手遮天,但史官在奉命記載宮廷史事的過程中,仍保持著一定的獨立權限。特別是由史官掌記的起居注,為保持其客觀公正性,習慣上,連當世的皇帝也不得觀看,其中亦有督促帝王不得為非作歹之意。可李世民一意孤行,對於自己逼父殺兄屠弟一事,耿耿於懷,晚年曾幾次提出要看起居注。開始褚遂良等大臣還能拒絕他,後來終於拗不過,將起居注刪為實錄給他看。

所以,貞觀史官在撰寫《高祖實錄》和《太宗實錄》時,大事鋪陳李世民在武德年間的功勞,竭力抹殺太子建成的成績,貶低高祖的作用。又把晉陽起兵的密謀描繪為太宗的精心策劃,而高祖則處於完全被動的地位,把玄武門之變書寫成不得已所為。

沒錯,李世民確實是難得的好皇帝,虛心納諫,知人善用,開創了大唐盛世。可是沒有人知道,如果是太子李建成繼承皇位,是不是會比他做得要好。

成王敗寇,是千百年曆史中不變的法則。

李建成死於玄武門之下,便成了唐初曆史中的一道瑕疵,任人輕易在其上覆上厚厚的胭脂,粉飾太平。

曆史就像是小姑娘,在每個人的眼中美醜都不一樣,甚至還可以隨著自己的喜好打扮。

修正前朝史書,乃新帝的一件大事。就如同擄來的別人家的女子,更加可以任意蹂躪。說她長得好看就好看,說她長得醜就長得醜。

而唐初之後,連皇帝都可以任意幹涉當朝史官之後,那麽曆史這小姑娘究竟應該長什麽模樣,就更是看不清楚了。

不能說史書不能信,但卻也不能盡信。

因此,無數文人開始了自己塗抹曆史小姑娘的壯舉。

所以就有了捧劉備抑曹操的《三國演義》,有了梁山泊一百單八將的《水滸傳》,有了唐僧師徒四人取經打怪的《西遊記》,有了描繪大觀園的《紅樓夢》。

以上的四大名著,很多人應該都能知道後三本都含有虛構誇張的成分,但《三國演義》卻被很多人當成正史來看。

可是,事實上,呂布的兵刃不是方天畫戟,關羽的兵器也不是青龍偃月刀,而都是三國時期很流行的長矛。沒有三英戰呂布,溫酒斬華雄是孫堅所為,華容道放曹操是劉備的責任,而且真相其實並不是他真的大義放了曹操,而是他去晚了,曹操早就逃走了。曆史上諸葛亮並不是用兵如神,而是善於內政治理,用兵並非其專長。三氣周瑜根本就是胡編亂造,諸葛亮在周瑜都督病逝之時,正在零陵一帶搞後勤工作,根本沒有和周瑜交過手。而據說氣量狹小的周瑜都督,實際上曾被劉備讚譽氣量廣大……

而不光是《三國演義》,《水滸傳》中一百單八將幾乎都是虛構,但宋江卻是真實存在的。《西遊記》中的唐玄奘確有其人,而《紅樓夢》也是作者自感其身揮筆而就的。

小說是小說,曆史是曆史,雖然沒有人能知道真正的曆史小姑娘在眾人給她塗抹的濃厚妝容下,究竟是怎樣的一副或清秀或妖豔的臉孔,但我還是希望大家能夠喜歡她。

而大家是喜歡繼續往她臉上塗抹東西,還是堅持拿清水洗掉她那厚厚的胭脂水粉,就各憑喜好吧。

我喜歡古物,所以有了《啞舍》。但是最根本的,是因為我喜歡曆史這個小姑娘。

我既喜歡幫她繼續化妝,也喜歡嚐試著用卸妝液去除掉一些厚重的胭脂。

所以《啞舍》中有了不是暴君的秦始皇,有了喜歡種田的宅男項羽,有了其實不會打仗的蘭陵王……雖然有些妝畫得離譜,但我盡量都是按照曆史小姑娘的五官去發揮,大部分的猜測都是有一定根據的。有關於秦始皇的判定,大家可以參考程步先生的《真秦始皇》。有關《紅樓夢》作者究竟是曹雪芹還是洪昇,這個爭論是土默熱紅學提出的。之後還會有更多質疑曆史的情節發生,大家都可以拭目以待。

曆史小姑娘的素顏究竟是什麽模樣,已經不可能有人知曉。

就算是活了兩千多年的老板,所見所聞也都是片麵的主觀的,畢竟他一個人也無法與天下人爭辯,他有的隻是一間小小的古董店罷了。

所以,相對正確的曆史要看《二十四史》。這是中國古代各朝撰寫的二十四部史書的總稱,是被曆來的朝代納為正統的史書,故又稱“正史”。我們上學念書的曆史教科書,就是由這《二十四史》其中簡化概括而成。

其實這也不過是經過了諸多史官之手,描繪而成的官方曆史小姑娘。也許有人會覺得看她不順眼,但大部分人都覺得她很好看,那麽她的這副妝容便是天下認定的官方妝容。很多人隻認曆史小姑娘的這一副模樣,換一張臉,就行不通了。

說了這麽多,其實主要想說的,就是大家要分清楚演義的曆史和考試用的曆史,不要用老板畫出來的曆史小姑娘,去調戲各自的曆史老師啊……他們會怨恨我的……

考試的時候,更不要按照啞舍的曆史來填寫考卷哦,老師不認識那樣的曆史小姑娘,他們隻認官方妝容的。

再次強調:想要得高分的同學們,一定要記住曆史小姑娘的官方妝容。

《啞舍》第二部終於寫完了,還是十二個故事,十二個古董。

一轉眼,啞舍已經陪我度過了兩年。

看著文檔裏那一排整齊的文章,我都忍不住發呆,怎麽這麽快?一下子就兩年過去了。

還從沒有過一本書,能讓我寫這麽長的時間,而且花費了這麽多的精力。每個故事都要查閱好多資料書,想當年念書的時候都沒這麽用功過。

而且看樣子,這種努力,還要繼續下去。

朋友曾經問過我,《啞舍》究竟要寫多少故事呢?

我遲疑著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古董有許多種,故事也有許多個,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把《啞舍》寫到什麽地步,但我確實想試著寫寫,啞舍的曆史。

沒錯,我的野心很大。

我想要把老板生活過的軌跡都寫下來,用他的視角來展現,是不同於教科書的曆史,是啞舍獨有的曆史。

在啞舍的曆史中,秦始皇並不是暴君,周瑜都督是個女兒身,《紅樓夢》的作者不是曹雪芹……

也許是真的,也許不是真的,誰也證明不了什麽,誰也無法證明。

《啞舍》第二部我下了很大的工夫,有別於第一部的輕鬆寫意,在其中添加了許多曆史知識和哲學道理,富有曆史的凝重感。

我希望自己寫出的東西能對大家有所幫助,而不是僅限於兒女情長英雄氣短。

《啞舍》的第三部開始挑戰帝王的古董,扶蘇成為最大的boss,其實這點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他這一輩子都被當成帝王的接班人來培養,現在隻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便鬥轉星移日夜更替,換了是誰都無法接受。

第三部會更加精彩,我也希望能挑戰自我,把啞舍的故事寫得更有深度。

希望大家能一直陪著我,陪著我回憶著老板曾經走過的歲月,陪著我見證那些古董們的故事,陪著我一起觀看那些曆史人物的悲歡離合。

啞舍裏的古物,每一件都有著自己的故事,承載了許多年,無人傾聽。因為,它們都不會說話……

玄色於2012年3月29日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