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和氏璧
loading...


“畢之……畢之?”

溫柔的聲音由遠及近,他睜開雙眼,看到那張他既熟悉又陌生的臉,上麵帶著關切的神色。“畢之,汝為何睡著了?這裏太冷了,要不回去休息吧。”

他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寬袖綠袍明緯深衣,覺得無比懷念。

在他漫長的生命中,他的衣服一直是黑色的,從未改變過。

而現在,站在他對麵的這個一臉溫柔的青年,穿著的卻是黑色袍服,雖然全身上下就隻有腰間佩了一塊玉飾,顯得他整個人無比的樸素,可是他卻知道這是大秦帝國之中,除了皇帝之外最尊貴的衣飾。

秦朝尚黑,隻有皇族才能穿戴黑色服飾,而皇帝是玄衣絳裳,他麵前的這位皇太子殿下,還沒有資格在他的黑色袍服上綴上那赤紅色的滾雲紋。

而他也知道,這位皇太子殿下終其一生也就是皇太子殿下,在活著的時候,根本沒有資格穿那最尊貴的玄衣絳裳。

“畢之,可是凍傻了?今年的冬天委實來得早了點。”俊美的青年關切地說道,緩緩地彎下腰來。

他看著這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皇太子殿下從懷裏拿出螺紋赤銅手爐塞到自己手中,溫暖的感覺從凍僵的手掌心一直熨燙到心底。

他垂下頭,知道自己又做夢了,在這兩千多年來他腦子裏一直反複出現關於從前的夢。他甚至能背得出來扶蘇下句話下下句話說的是什麽,看案幾上的竹簡,是修築長城的各項要事的審批,現在應該是秦始皇三十五年,他們的始皇帝又一次東巡,留下太子扶蘇監國。

這裏是鹹陽宮的暖閣,平日裏秦始皇就會在這裏處理政事,扶蘇從七年前就隨侍在側,學習如何打理政事,而作為伴讀的他自然也就一直跟隨。現在隻要那位帝國的掌權者暫時離開,就會把幾乎所有的權力下放給他最驕傲的皇太子,讓他享受擁有這個國家的美妙。

不過做皇帝固然好,做代理皇帝也不錯,隻是要麵對如山般的責任。看吧,整個暖閣裏堆滿了各種書簡,當真是如山一般。

他忍不住往周圍看了一眼,就算知道是夢,也覺得這樣的場景太過於壓抑了。他總覺得在下一秒,這些竹簡就會崩塌,把他活活地壓死在下麵。

“臉色不太好,是因為昨天吃的那顆藥嗎?”一雙溫暖的手伸了過來,白皙的指尖按上了他的額頭,那種灼熱的觸感讓他微愣,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是什麽時候的事?他怎麽從沒有夢到過這樣的場景?

是了,那顆藥,那顆改變了他一生的長生不老藥,看來是那時候的事情嗎?

“父皇最近……所有人都必須遵守那道旨意,畢之,汝別介意。”青年收回手,溫文爾雅的臉上帶著些許歉意。

他愣了愣,這一段回憶已經許久沒有出現在他的夢境之中了,所以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麽。他仔細想了下秦始皇三十四年的冬天,帝國的形勢應該是變得緊張起來。秦始皇震怒之下,殺了四百多個方士。雖然並沒有波及朝野,但現在已經人人驚懼,生怕下一刻就會承受到天子的怒氣。天子之怒,伏屍百萬,流血漂櫓。他抱著溫暖的手爐,真情實意地笑了一下,道:“師父留的那藥,說不定真能長生不老。”他說的倒是實話,隻是這句話一般沒有人會相信。

“那就留在這,繼續幫吾吧。”青年唇邊的笑意更深了,自然以為這種話是開玩笑的。這位大秦帝國的皇太子殿下重新站起身,走回暖閣正中央的案幾前重新坐下,伸手拿起案幾上的和氏璧來回端詳。英俊的臉龐在夜明珠溫暖柔和的光線下顯得更加深邃。刹那間,仿佛時間都靜止了。

他眯起眼睛,留戀地看著麵前這幅令人懷念的畫麵。他對這間暖閣非常熟悉,因為他在這裏度過了將近十年的時間,對這裏每一塊青磚都很熟悉,熟悉它們哪裏的金箔被竹簡所磨掉了一角,哪個不起眼的玉石被手腳不幹淨的內侍偷偷挖走了一塊,哪顆夜明珠因為那個驕縱的小皇子殿下故意碰掉而留下了裂痕。他可以在漫長的歲月中找回那一塊塊青磚,贖回那一顆顆夜明珠,複製那一卷卷的書簡,甚至拿回了那塊權傾天下的和氏璧,努力重現這間暖閣的所有真實感,可是卻永遠無法在現實中重新見到這個畫麵。

一瞬間,他有種疲憊的感覺。

孤獨了兩千多年,究竟是在執著什麽?

“畢之,汝說吾可以擁有這傳國玉璽嗎?”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聲音打破了這裏死一般的沉默,年輕的嗓音中夾雜著說不清道不明的忐忑。

他微微愣了一下,想起來當年的皇太子殿下確實在私下有著無法掩飾的自卑。因為,他的父皇是一個非常偉大的皇帝,擁有著傳奇般的一生,無人能夠超越。

他當時是怎麽回答的呢?是了,那時候他經常回答這個問題。他定了定神,緩緩道:“殿下會成為一個很好的皇帝,雖然不會有始皇帝那麽偉大,但一定會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秦二世。在汝之後,還會有三世、四世乃至萬世……”

是的,那時候,所有人都這麽認為,連認為自己一定會長生不老的始皇帝都對扶蘇很滿意,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覺得扶蘇的個性有些優柔寡斷。

他知道,扶蘇並不是優柔寡斷,而是政治理念和秦始皇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始皇帝信奉法家,而扶蘇則對這種專製的治國理念並不苟同,更喜歡儒學思想,這都是源於仆射淳於越大儒的教導。其實這種思想非常適合大亂之後的大治,如果扶蘇能夠順利登基,那麽大秦帝國定會綿延萬世。

可是他知道,在這個冬天,待始皇帝回到鹹陽宮之後的一次酒會上,淳於越對於始皇帝推行的郡縣製不以為然,建議遵循周禮實行分封製的這個提議,遭到了李斯的駁斥和始皇帝的不滿,直接導致了淳於越的罷黜。扶蘇因為強烈反對這件事而上書,便被始皇帝派到了上郡去做蒙恬大軍的監軍。

後世認為,這便是扶蘇這一生的轉折點。如果不是過早離開了政治中心,胡亥也不會僅憑李斯和趙高的支持便能登上皇位。

“畢之……其實有時候,吾真的很羨慕亥兒。”俊美的青年把玩著手中的和氏璧,心思卻已經飛到了千裏之外。

他抱著溫熱的暖爐,微微勾起唇角,淡淡地笑道:“陛下帶著他出巡,是怕他給殿下您添麻煩。”別以為始皇帝是純粹地溺愛小兒子,胡亥那麽不安分的人,若是留在鹹陽,肯定會將鹹陽折騰得天翻地覆。

青年並未說話,隻是唇邊溢出一絲苦笑,目光依舊流連在手中的和氏璧中。

他便不再勸說,其實這些事誰都明白。一個帝國的繼承人,和一個溺愛的小兒子,對待兩者的態度自然會不同。他想著那龍椅上的始皇帝,許久許久之後,才不由得歎氣道:“皇帝是站在所有人頂端的存在,沒有人可以陪伴,所以才是孤家寡人……”

青年聞言一震,臉上的表情變得苦澀起來,隨即轉換了話題道:“畢之,知道這塊傳國玉璽的來曆嗎?”

他收拾了一下心情,即使知道這是在兩千多年前已經發生過的事情,他也無比珍惜,不敢用任何敷衍的態度來對待。是了,當年他應該是這麽回答的。“《韓非子·和氏》中記載,卞和得玉於荊山,獻於曆王,謬為誆者,刖其左足,後獻武王,刖其右足,楚文王立,卞和抱玉泣於市,繼之以血,或問者,答曰:非為身殘,實為玉羞。文王聞之,使人刨之,得美玉瑩然。因名和氏璧。封卞和零陽侯,和辭而不就。”

一大段古文毫不費力地從口中敘述而出,他微微一訝後不禁悵然,這果然是他的回憶夢境,已經是兩千多年前發生過的事情了。

無法改變,也無力改變。

俊美青年的臉上浮起思索的神情,半晌才道:“畢之,那卞和為何會如此執拗?寧可瘸了兩條腿,都一定要獻給楚王此玉呢?”

當時他究竟是怎麽回答的,他都已經忘記了,不過他聽到他自己的聲音毫不猶豫地說道:“韓大家以卞和獻玉這個故事,暗喻自己的政治主張不能為國君所采納,反而遭受排擠的遭遇。當然,更深一層的寓意,就是玉匠應識玉辨玉,國君要知人善用。而提出新的學說的獻寶者,要做出為此犧牲的準備。當年韓大家被皇帝另眼相看,這個故事起了很大的作用。”

俊美青年別過頭,朝他淺笑道:“畢之好像並不是很喜歡這塊和氏璧,吾從未見汝碰過一次,記得有次讓汝隨手遞一下都不是很願意。亥兒可是對這塊和氏璧愛不釋手呢!”

他的嘴角揚起嘲諷的弧度,哂然一笑道:“廣施仁政才是立國之本,民心所向才是安邦之道,得到一方寶玉,便能當皇帝?這塊和氏璧原屬於楚國,後來又流落到趙國,可是最終現在在這裏。”在他看來,美輪美奐的寶玉,不過是雄圖霸業上的錦上添花罷了。他說罷抬起頭,忽然捕捉到青年眼中的異樣神色,不禁有些微愣。

當年的他,有發覺這一閃而過的古怪嗎?

“畢之言之有理。”俊美的青年恢複了溫和的表情,把手中的和氏璧沾上印泥,虔誠地把上麵的印鑒印在了即將發布的政令之下,然後滿意一笑道:“畢之,其實韓大家的那則故事中,還有一個啟示。”

“哦?”他雖然是用疑問的口氣,卻已經想起來扶蘇下句話要說的是什麽。這句話,令他魂牽夢繞了兩千多年。

“那就是為了自己堅持的信念,無論付出任何代價,都不會後退一步。”青年抬起頭,在夜明珠的幽藍光線下,露出他俊美的臉容,目光堅定地朝他看了過來,“畢之,汝會一直站在吾身後吧?”

“會的,臣一直都在。”



“……畢之?”

相似,卻並不完全一樣的嗓音,像是破過了萬重迷霧,最終停留在他的耳邊。

老板微微一震,發現他依舊是在那熟悉的鹹陽宮暖閣之中,隻是暖閣裏沒有了堆積如山的竹簡,沒有了那俊美的青年陪伴,有的隻是一間空蕩蕩的屋子,和幾個不應該在這裏的客人。

“畢之,汝好像不是很高興看到吾的樣子。”

在醫生的身體裏,蘇醒過來的是扶蘇的靈魂。縱使是千百次幻想過會重新見到扶蘇,老板也從未想象過自己會麵對這樣的場麵。

老板把手中的眼鏡抓得死緊,微微苦笑:“殿下,許久不見。”

扶蘇眨了眨眼睛,這時才發現自己的胸前並沒有被侍衛刺穿的血洞,而是穿著一身怪異的服裝。他坐起身,向四周看了看,發覺自己是在熟悉的鹹陽宮暖閣,最後目光落到了一旁呆站的胡亥身上。

胡亥自從聽到那聲“畢之”時,便如同被人點了穴一般,僵硬地站在那裏,直到接觸到那雙眼眸中不可錯認的複雜視線,才顫抖了一下身體,艱難地吐出兩個字:“皇兄……”一開口,胡亥才發現自己的聲音嘶啞得可怕。

扶蘇並未理會於他,雖然他很好奇為什麽胡亥的頭發和眼瞳顏色都有了變化,但他並不覺得對方是個很好的詢問對象。他把視線轉回到身旁跪坐的畢之身上,低聲問道:“畢之,這是怎麽回事?”他自然能看出來,這裏雖然極力模仿了鹹陽宮的暖閣,可卻並不是。地上的青磚年份久遠,夜明珠也沒有那麽明亮了,金箔上的花紋磨得模糊不清,更別說他現在的右手食指指腹有一道細長的薄繭,像是常年拿著什麽器具所造成的。

這根本就不是他的身體。

老板定了定神,卻不知道一下子如何回答,下意識地鬆開另一隻手中的亡靈書。倒是一旁的法老王毫不客氣地嘰裏呱啦說了一堆。

由於醫生的耳朵上依舊戴著另一隻鎏金耳環,所以法老王的古埃及話扶蘇聽得一點障礙都沒有。扶蘇摸了摸頭上的短發,還是有些不敢置信。他已經死了?然後又活了?現在已經過去了兩千多年了?

姑且不判斷這個衣著怪異的番邦男子說的是不是實話,扶蘇轉向一旁自他睜開眼睛之後,就沒有直視過他的畢之,下意識地感覺到對方的排斥與掙紮。

這是怎麽回事?如果這一切是事實的話,那為什麽畢之看到他醒過來會是這副表情?這裏的一磚一瓦都是按照鹹陽宮暖閣而重建,就算隻是略略掃了一眼,也可以體會到對方重建這裏的心意。

扶蘇若有所思地眯起了雙眼。

“皇兄……”一旁的胡亥試著向前走了兩步,但卻莫名地停下了腳步。現在他的皇兄如他所願地醒過來了,但他能說什麽?秦帝國已經在他手上被活活糟蹋了,現在的皇兄還不知道當年的曆史,若是知道了,肯定會更加不待見他。

更何況,當年,雖然是趙高越俎代庖地下了斬殺令,但天下人都認為是他動的手。就連皇兄閉上眼睛的那一刻,怨恨的也是他吧。

醒了就好,他欠皇兄的不過是一條命,大秦帝國的皇位什麽的,他也是憑本事得來的,現在兩人互不相欠。

絕不承認自己無言以對的胡亥少爺,繃著一張臉,並未多解釋什麽,直接越過盤坐在地的扶蘇,朝門外走去。而醒來之後一直呆呆地看著他手中長命鎖的陸子岡,也不由自主地追著他去了。

一時間,偌大的房間內,除了虛幻漂浮在空中的年輕法老王外,就隻剩下老板和醫生,或者說是畢之與扶蘇兩人。

老板一直低著頭,看著地麵的青磚花紋,就像是被抽離了魂魄的偶人,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他知道扶蘇在和法老王說著什麽,但他沒有分出精神去聽,心像是硬生生地被扯成了兩瓣,一邊是欣喜著時隔兩千多年的重逢,而另一邊則是良心道義上的譴責。

為什麽他剛剛在捏著亡靈書的時候猶豫了?為什麽會猶豫呢?為什麽要猶豫呢?

那麽,在他認為,應該正確的選擇是什麽?捏碎亡靈書?讓扶蘇的靈魂灰飛煙滅?還是期待扶蘇侵占醫生的身體?

為什麽不能妥協?為什麽他需要麵對的是這麽一道艱難的選擇題?

不是他生,就是他亡……

“畢之,吾現在所在的這具身體,是一個對汝很重要的人嗎?”溫柔的聲音從耳畔響起,老板恍惚地抬起頭,注視著這個因為換了一雙溫潤的眼瞳而顯得有些陌生的麵容。

很重要的人嗎?老板認真地想了想,發覺自己無法否認。他遲疑了片刻,凝重地點了點頭。他沒有說話,因為麵前的這個人身體裏的靈魂,對於他來說,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個人。

白皙修長的手指按向了他的額頭,親密得就像是在之前的那個夢中一樣,隻是這次的指尖微涼。

“畢之,汝還是和從前一樣。陷入兩難之境,向來都是難以抉擇。”扶蘇細心地擦去了他額上的細汗,唇邊帶起了一抹縱容的微笑。

“沒關係,如同往日一樣,吾來幫汝選擇。”

“吾剛問過那個法老王,那人的靈魂應該棲息在吾頸中的水蒼玉內,暫時無礙。三日後的月圓之夜,靈力鼎盛之時,吾就把這身體還給他。”

老板愣愣地看著他,慢慢鬆開了緊攥著眼鏡的手,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即使時間已經過了兩千多年,他還是和以前一樣,喜歡幫別人做決定,而且不容他人質疑。

“那麽現在,還有三天的時間,不為吾介紹介紹這裏是何處嗎?”



老板端著茶具推開房門,啞舍的這個店麵是有地下室的,他平時就住在地下室中,這間地下室隻有一間臥房和一處隔離開來的浴室。他的房間很簡單,除了古香古色的明代楠木拔步床之外,就隻有一書架的書籍。這些很多都是古書,但卻並不是他特意收集,而是平日裏隨手翻看的。

自然,裏麵有著各種曆史典籍。

他知道扶蘇的決定,三日後如果身體還給了醫生,那麽扶蘇的靈魂是絕對經受不住再一次魂魄附體的,所以連備用的身體都不用準備,老板打算讓扶蘇的靈魂附在和氏璧或者水蒼玉上,好玉不光可以滋養人體,更適合魂體的休養。

這一次,他再陪他幾千年又何妨?

老板一推開房門,就看到扶蘇很不適應地翻看著手中的書籍。秦朝的時候還沒有紙的出現,一開始的古書都是沿襲書簡的書寫習慣,從右至左,從上到下的豎版印刷。可是現在在扶蘇的手中,卻是一本近年來才出版的《二十四史》,扶蘇沒見過簡體字,更不習慣從左至右的橫板排版。

老板倒並不意外,隻看扶蘇手邊那些有翻看過痕跡的古舊《史記》,就知道他已經在很短的時間內看完大概了。曆史說長也不長,歸根結底就是一句話。

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大秦的皇太子殿下睿智無雙,自然不會糾結於那些細碎繁雜的小事。

更何況,那上麵寫著的史實,有幾分真,有幾分假,都無從得知。

老板的視線看向紅酸枝書桌上的眼鏡,扶蘇戴不慣眼鏡是肯定的,因為醫生的眼睛其實並不近視,據他自己說是做過近視激光手術之後,不習慣鼻梁上空空的,才掛上的一副平光眼鏡。

“畢之,這書上所寫,都是真的嗎?”扶蘇把有些擋眼睛的過長劉海向腦後梳去,露出光潔的額頭。他的心情不太好。他翻遍了屋中史書上關於秦朝的記載,都無法相信在自己死後居然僅僅四年時間,父皇一手建立的大秦帝國就轟然倒塌。居然隻有四年!就連一向不輕易動怒的扶蘇都難免惱火,有點明白了今天看到胡亥的時候,為什麽那小子一臉的忐忑不安。

簡直就是史上最敗家的敗家子啊!

老板知道扶蘇看到這個肯定會難以置信,其實就算是當初親身經曆一切的他,也覺得不可思議。但這就是曆史的法則,一個帝國的崩塌永遠要比建設一個帝國簡單多了。

“先喝點茶吧。”老板並未直接回答,把手中的青花瓷蓋碗遞了過去,從未見過如此精致細膩的瓷器的扶蘇果然被轉移了注意力。

頭頂上傳來幾聲淒厲的鳥鳴,扶蘇捧著茶碗的手頓了一下,嗅著茶香疑惑地向老板看去。

老板淡定地笑了笑道:“逮住了一個誤闖的扁毛畜生而已。”屋裏簡直是一地鳥毛,三青和鳴鴻兩隻鳥也不知道是去哪裏掐架了,剛剛泡茶的時候老板看到兩隻都癱倒在地上。他自然不會輕易放鳴鴻回去,直接把它關到了鳥籠裏。而三青卻享受到了最優的待遇,隻是那家夥心疼自己掉下來的翎羽,聽上麵的那個架勢,估計是正在籠子外麵伺機報仇呢。

扶蘇也沒多問,喝了幾口香氣四溢的清茶,便也不再追問史書上的事情,而是扯了扯身上的領帶西服,微笑著問道:“畢之,可有替換的衣服?這種衣服吾委實穿不慣。”

老板連忙起身,這是他的疏忽,一個習慣穿深衣皂袍的人又怎麽會習慣現代的西裝皮鞋。隻是他本身並不需要換衣服,所以除了平時洗浴的時候需要的浴衣,並無備用衣服。

扶蘇見他為難,便笑道:“如果沒有就罷了。”

老板卻搖了搖頭,抬眼認真地說道:“有件衣服,我已經為殿下準備了兩千多年了。”

老板出去取衣服的時間很短,扶蘇剛喝完手中的茶,就看到了推門而入的老板捧在手裏的冠服,微微變了臉色。那是一套玄衣絳裳,和各種相配的飾物,甚至還有一套通天冠,是隻有秦朝帝王才能穿的冠服。

“我這裏隻有這一套冠服,殿下,穿這身可好?”老板的眼中帶著些許期待。

扶蘇眯著眼睛看了看那身他從未穿過的玄衣絳裳,最終還是站起身,在老板的麵前站定,儀態自若地張開雙臂。

老板知道扶蘇定是不會脫身上這身西服襯衫,而且身為大秦的皇太子殿下,就算是在上郡監軍,也是有內侍隨侍在側,所以老板也很自然地為扶蘇寬衣解帶,一件件地為他除去身上的束縛,然後鄭重地洗淨了手,拿起配套的冠服,一件件地為他穿上。

古代的服飾向來繁瑣,更何況是為帝王準備的冠服。中衣中褲,羅縠單衣,玄衣絳裳,襭夾。盡管是老板精心保存的衣服,但曆經了漫長的歲月,即使用最好的熏香驅蟲,也不可避免地帶上了一些淡淡的黴味,有種洗染不去的曆史滄桑感。

老板把最外麵的袞服為扶蘇穿好,對準了左右衣緣,係上內側的深衣腰帶,然後理順了衣服的褶皺,最後纏上刺繡上滾雲紋的黼黻腰帶。雖然已經許久都不曾碰過這類的古裝服飾,但記憶卻深入骨髓,即便是一開始有幾分生疏,隨後也熟練起來。

為扶蘇戴上通天冠,再佩上隻有帝王才能戴的五彩綬、黃地骨、白羽、青絳緣、五采、四百首……又捧出秦始皇隨身佩劍,長七尺的太阿之劍。

最後恭敬地跪在扶蘇腳邊,為赤足的他穿上赤舄厚履,確定從上到下袞、冕、黻、珽、帶、裳、幅、舄、衡、紞、瑱、紘、綖都已經齊全,再整理好他的衣角,雙手呈上傳國玉璽和氏璧。

低頭看著這個和記憶中一樣又有些不一樣的友人,扶蘇還是有些無法適應。雖然麵容未變,但那一頭礙眼的短發,那身勾勒出身材的緊身衣服……扶蘇忽然微縮瞳孔,對方的領口雖然是扣緊的,但是從他這個角度往下看,可以清晰地看到脖頸處有一道猙獰的傷痕。看起來年代頗遠,像是砍頭的致命傷。

扶蘇忍不住伸出手去碰觸,皺眉道:“這是怎麽弄的?”

老板並未回避他的指尖,而是淡淡一笑道:“已經過去了。”

扶蘇在那道傷痕上微一摩挲便放開,盡管看起來已經愈合,但他依舊像是怕對方痛楚,不敢太用力。

老板因為他的動作而仰起了頭,看著與記憶中截然不同麵貌的扶蘇。盡管短發戴冠不倫不類,但依舊是光彩奪目,在暗室的燭光下,尊貴非凡。

莫名的,心裏泛起一股不舍的酸意,他苦熬了兩千多年,也許隻是為了看他這一身的榮光。當年的他,還是幻想著有一天他的殿下可以接受萬民的朝拜。可是現在,卻隻有在這個不見天日的暗室,他一個人欣賞了。

一旁的楠木拔步床的第一進有一個小巧的水銀鏡,扶蘇眯著眼睛看向自己在那方水銀鏡中清晰的影像,在玉旒串背後的雙眼劃過一絲意味不明的亮光。

他們兩人一站一跪,就像是毫無生命的陶俑一樣,誰都沒有說話。

老板捧著和氏璧呆愣了許久,直到在聽到幾聲清脆的玉珠碰撞聲後才回過神。那是通天冠上前後懸掛的玉旒串,在隨著扶蘇的低頭,而叮當響個不停,清脆悅耳。

扶蘇伸手抓過他手裏的和氏璧,長長地歎息了一聲。

老板深深地匍匐下去,把臉上的表情藏在黑暗中,吐出兩千多年來深埋在心底的一聲呼喚。

“陛下……”

沉重的冠服並不適合平日裏的行動。扶蘇在沉默了半晌之後,俯身拉起了仍然匍匐在地的老板,在把所有累贅的飾物和冠冕去掉之後,扶蘇僅穿著玄衣絳裳,倒顯得他整個人俊秀挺拔,豐神俊朗。

兩人坐下來喝著茶,老板知道扶蘇肯定想要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麽,但他自是不可能詳細地把自己這兩千多年的事情一一講述,對方也不會感興趣。所以他隻是簡單地解釋了一下自己為何可以長生不死,和發覺扶蘇轉世每一世都會早夭之後的追隨等等。

扶蘇一直靜靜地聽著,修長的手指摩挲著青花瓷蓋碗的碗邊,像是對這個潤澤剔透的瓷器愛不釋手。直到老板提到某事的時候,才忽然開口問道:“依汝所言,吾現在的這具身體,其實是吾的轉世?”

老板聞言一呆,心下有種說不出來的慌亂。“是的。”他隻能從唇間擠出這兩個字,多一個字都無法說出口。他能說什麽呢?如果說醫生雖然是扶蘇的轉世,但卻是不同的兩個靈魂,這種話一旦說出口,不就是懷疑扶蘇不會歸還身體了嗎?

扶蘇什麽都沒有說,隻是優雅地掩唇打了個哈欠,略顯疲憊地說道:“夜深了,吾想休息了。”

老板這時才發現夜已經很深了,因為他很少需要睡眠,所以臥室裏的拔步床基本就是裝飾。又重新換上被褥,老板把臥室留給扶蘇,自己則回到樓上的啞舍中。胡亥來過之後,一片狼藉,除了還要給三青上藥外,還有許多被驚擾的古物都需要重新整理一遍。

一夜無話,老板在天井中清掃完畢,發現天已經亮了,回想昨天發生了一切,還有股不真實感。迷迷怔怔地在寒風中站了許久,才想起扶蘇和他不一樣,現在是在醫生的身體裏,早飯自是需要的,連忙放下手中的掃帚,打算出去買早點。可是一回頭卻看到了一身休閑裝的醫生,正微笑著朝他示意著手中的早餐盒。

老板怔忡了一下,還以為昨天發生的一切都是他做的一個夢,醫生還是那個醫生,什麽都沒有發生,他還是像往常一樣,不顧他意願地拽著他一起吃飯。

“給,街角的小籠包,剛出爐的。”

被拉進了溫暖的屋內,手中也被塞上了自己常用的象牙筷子,老板抬起頭,接觸到對方並未戴眼鏡的臉容,不禁渾身一震。那抹溫潤的笑容,絕對不會出現在醫生的臉上。

“嚇了一跳吧?”扶蘇唇角的笑容加深了幾分,顯然很滿意在老板的臉上看到了震驚的神色,他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笑了笑道,“昨天晚上,吾看到了他的一生。也許是正在借用著他的身體的緣故吧。不過他也曾經看過吾的一生,很公平。”

老板這才恍然,扶蘇最後說的那句,指的自是去年這個時候,醫生的長命鎖斷裂,醫生不全的靈魂回歸,看過了扶蘇的人生軌跡。而扶蘇此時看過了醫生的記憶,自然也就會穿現代的衣服,也會知道街角的小籠包很好吃。

老板吃得食不知味,聽著扶蘇拿著手機很熟練地打電話給醫院請假,更是一股強烈的違和感湧上心頭。雖然知道扶蘇做的這些是很正常的,但醫生看過扶蘇的記憶之後,從沒有在他麵前展露過半分和扶蘇有關的言語或者動作,而現在扶蘇所做的一切,卻讓老板有種醫生會被完全替代的感覺。

老板還記得,他曾經有次和醫生提到過那次的事情,詢問他看過扶蘇的一生之後,有什麽感覺。醫生當時很坦然地回答他沒有,那一連串的場景,就跟看了一場傳說中的全息電影一樣,現在怎麽還可能有人覺得自己是一個電影裏的人物啊?喜歡賈寶玉的生活也不可能覺得自己就是賈寶玉是麽?他是扶蘇的轉世?這完全是兩回事嘛!就跟玩遊戲會有好幾個馬甲一樣,一個馬甲上發生的事,和另一個馬甲有什麽關係?

也就是因為那次的談話,老板才徹徹底底把醫生和扶蘇兩個人完全分辨開來,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靈魂,根本沒有本質上的關係。

可是現在,就在他麵前,發生著他從未想過的畫麵。

“在想什麽?”扶蘇合上手機,挑眉看了過來。他是個無比通透的人物,隻消一眼就明白了症結所在,隨即展顏一笑道:“放心,隻是必要手段而已。若是不請假,等這個人回到自己的身體,就會發現他的工作丟了。不過幸好他的年假今年還沒請。”

老板覺得自己太多心了,不好意思地笑笑。

“這個還是汝來保管吧,吾覺得隨身帶著這個不穿衣服的男人,很有壓力。”扶蘇歎了口氣,把頸間的水蒼玉吊墜解下,遞了過去。

老板接過這個水藍色的耶穌基督吊墜,他知道這隻不過是扶蘇的借口,因為若是扶蘇不想歸還醫生的身體,隻消毀掉這個吊墜,而醫生的靈魂沒有了依附的載體,自然會魂飛魄散。

老板低著頭,為自己懷疑扶蘇而感到愧疚。不過他沉默了半晌,最終還是把這個依舊帶著體溫的吊墜係在了自己脖頸上。

對麵一直淺淺微笑的扶蘇見狀,深邃的眼眸中劃過一絲銳利的光芒。

兩人各懷心思地用過早飯,老板照例翻出上好的龍泉青瓷泡了壺消食的碧螺春,看著繚繞而上的水汽對麵那張熟悉的臉容,竟有些莫名的尷尬。

他也試著找些話來說,可是他和扶蘇的時差相隔兩千多年,以前他們在一起的時候總有說不完的政事和策論,現在大秦帝國已經成為曆史,這些話題顯然已經過時。而扶蘇現在擁有著醫生的記憶,向他解釋這兩千多年的變化也顯得有些多餘。一時之間,老板竟隻能愣愣地聞著茶香,不知說什麽是好。

幸好在一盞茶的時間過後,扶蘇提出了想要在啞舍裏逛逛的要求,老板鬆了口氣,欣然帶著他往啞舍的內間走去。

啞舍裏的古物眾多,老板知道,就算扶蘇擁有了醫生的記憶,但靠著醫生那點可憐巴巴的曆史知識,恐怕對著這些古董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所以他便留意著扶蘇的目光,見他對哪個古物好奇,便在一旁詳盡地介紹。一天很快就過去了,老板帶著扶蘇去他和醫生經常吃的川菜館吃晚飯,自忖他這一天說的話,恐怕都要比他這麽多年來說的還多。

這一日,老板頸間的水蒼玉依舊毫無聲息,他記得之前那個推理小說家的靈魂被封在這條項墜中後,第二天就醒過來了。他有些擔心醫生的靈魂是不是出了什麽問題,但又想到醫生本來命中注定去年就要殞命,靈魂力本來就差常人許多,現在還未醒轉,倒也正常。

這一夜,老板在啞舍中挑挑揀揀,打算事先把第二日給扶蘇鑒賞的古物準備出來,一直忙到天光亮。他先一步出門去買早點,回來的時候找遍整間啞舍,最後卻在關著小赤鳥的房間裏發現了扶蘇的身影。

被餓了一天兩夜的小赤鳥正要死不活地趴在鳥籠裏,身上的傷痕已經痊愈,但翎羽禿掉許多,赤紅色的羽毛上還凝結著斑斑血跡,端的是無比可憐。

扶蘇拿過老板遞過去的早點,並未自己吃,而是掰下手中的花卷,用筷子夾著送進鳥籠中。“鳴鴻,來,吃點東西。”

老板並未阻止,他倒不至於把對胡亥的怒火遷怒到一隻小鳥身上,不喂它東西,隻不過是因為三青還在生氣。況且這隻可以化為神刀的小鳥,估計也不會因為餓這麽兩天就命歸西天。而且,他也不認為他就算喂,這隻傲嬌的小鳥就會吃。

果然,扶蘇伸過去的筷子根本就沒有任何吸引力,小赤鳥隻是瞥了一眼,就堅決地把頭扭向了另一邊。

老板沉默了片刻,把手裏拿著的牛肉幹遞給扶蘇,按照經驗來說,這貨應該是吃肉的吧。

牛肉幹果然得到了小赤鳥的特別關注,幾乎連掙紮都沒有就立刻撲了過去。扶蘇的心情很好,見小赤鳥靠在籠子邊上叼牛肉幹吃,便把手指頭伸了進去,為它梳理慘兮兮的翎羽。

“畢之,一會兒就把它放了吧。”扶蘇柔聲說道。

老板怔了怔,他倒沒想把這隻小鳥怎麽樣,但總歸想著胡亥會為了它親自來一趟這裏,他們兩人也可以因此有個見麵交談的機會。這次的事情,都因胡亥而起,他必須要有個交代。

“秦國的故地,便是一隻鳥的形狀。古有‘秦為大鳥,負海內而處,東麵而立,左臂據趙之西南,右臂傅楚鄢郢,膺擊韓魏,垂頭中國,處既形便,勢有地利,奮翼鼓鶴,方三千裏’的說法。”扶蘇的聲音,永遠都是那麽不徐不疾,聽上去就令人享受。

老板有些訝異,不知道為何扶蘇會突然跟他說這些。

“畢之,汝可知吾嬴姓家族的起源?”扶蘇收回手,用一旁的絹帕將從鳴鴻身上沾染的血漬擦拭幹淨,又撿了塊牛肉幹,細致地撕碎了再喂給小赤鳥。

老板點了點頭,在房間裏找了個椅子坐了下來,淡淡地說道:“在《秦本紀》中記載,嬴姓家族的始祖為大費,大費輔佐大禹治水,帝舜賜給他一麵‘皂遊’,就是一麵掛著黑色飄帶的旗幟。那麵大旗,也就是……”老板微一停頓,穩了穩心神之後才續道,“也就是我身上的這件赤龍服的衣料。”

“是啊,據說那麵皂遊做了兩套衣服,居然還有保持肉體不腐的功效,當真是奇妙。”扶蘇勾唇輕笑,“且不說這個,先祖大費在治水之後,便輔佐帝舜馴養鳥獸,被賜‘嬴’姓。而鳴鴻便是嬴姓家族的守護神鳥。”

老板的目光落在鳥籠裏吃得昏天黑地的小赤鳥身上,完全沒感覺到這家夥哪裏有守護神鳥的能力。“可我以前怎麽從未見過它?”

“在商湯王朝,嬴姓家族是大姓貴族,富貴無雙,可是在周朝時期卻被西逐三百年,在窮苦之地咬牙過日子。商湯時期的嬴姓寶藏,藏在一處,由鳴鴻看守,也隻有吾族的族長才能知道準確地點。”扶蘇拍了拍手中的碎屑,眯了眯眼睛道:“看來,胡亥是得了那寶藏。”

老板已經注意到,扶蘇對胡亥的稱呼已經不再是昵稱,而是稱呼他的全名。

“你在怪他。”老板這句話並不是問句,而是肯定句。

扶蘇扶著額頭低低地笑了起來:“怪他又有何用?人,是無法改變過去的。”

老板黯然,也不再去勸他,而是徑自起身打開了鳥籠的門,然後走到一旁把窗戶打開。

冰冷的寒風灌入了溫暖的屋中,埋頭大吃的小赤鳥被凍得一哆嗦,茫然地抬起頭看了看大開的鳥籠和窗戶,立刻興奮地展翼而飛。自然,在走之前不忘記叼走鳥籠邊上的那一包牛肉幹。一貫潔癖的老板無法忍受小赤鳥吃得遍地都是碎渣,便走出去拿掃帚清掃。

“畢之,人雖然無法改變過去,卻有可能改變未來。”在他將要離開的時候,扶蘇呢喃的聲音傳來。

老板隻是略略停滯了腳步,片刻之後,便重新邁步離去。

而當他重新回到屋子中時,屋內卻已經空無一人,獨留那個沒有關緊的鳥籠門,在從窗戶吹進來的寒風中來回擺動,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音……



老板獨坐在天井之中,在夜晚的寒風中保持著一個姿勢,已經不知道多久了。

在他麵前的石桌上,擺放著一個空了的匣子,那裏麵原本應該放著的,是天下至寶和氏璧。但是這方傳國玉璽,卻在昨天和扶蘇一起消失了。

事到如今,就算老板想往最好的那個方麵去想,也無法給自己一個滿意的說法。

天空上的明月已經圓如玉盤,今天本來是約定好扶蘇歸還醫生身體的夜晚,可是老板卻不得不做好最壞的打算。所以當他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天井之中時,漠然地看了過去,疲憊地說道:“殿下今晚出現,不是為了遵守約定吧?”

扶蘇穿著一身黑色的風衣,長身玉立。他挺直的鼻梁上並沒有戴眼鏡,過長的劉海向後梳,露出光潔的額頭,俊秀的麵容更顯得貴氣逼人。他在天井的入口處停下腳步,雙手插在了風衣的口袋裏,如同以往一般溫柔地笑道:“其實吾不應該來的,但是吾怕吾不出現,汝會在這裏坐一整夜。”

老板的手按了按已經被夜風吹得冰冷一片的額頭,淡淡地自嘲道:“就算坐一整夜又如何,我的身體又不會得傷寒。”

兩人因為他的這句話,陷入了尷尬的沉默,老板的目光落在已經空了的玉匣之中,木然問道:“殿下是什麽時候打算不遵照約定的?畢之可以看得出來,當時殿下應允之時,是真心實意的。”

扶蘇喟然一歎,從口中呼出的無奈在冰冷的空氣中變成了一團白氣,轉瞬間又被寒風吹得一幹二淨。“吾已經死了,自然不能再害另一個無辜的人平白無故地喪命。但汝卻告訴吾,這具身體本來就是吾的轉世。”

“可就算是如此,他也不是你的所有物。”老板不由自主地伸向脖頸間掛著的水蒼玉吊墜,已經第三晚了,醫生的靈魂還是沒有醒過來的跡象。

扶蘇聞言邁動了腳步,一直走到了老板的麵前,居高臨下地看著坐在石凳上的他,一字一字地緩緩說道:“可是他對汝很重要,不就是因為他是吾轉世的原因嗎?”

老板如遭雷擊,整個人僵硬在那裏,甚至連血液都要凝固了。

是這樣的嗎?他對醫生另眼相看,難道隻是因為他是扶蘇轉世的原因嗎?

不,絕對不是的。他每一世每一世地追尋著扶蘇的轉世,並不是他想要做什麽,而是想要幫助扶蘇的轉世擺脫早夭的詛咒。從一開始的近身保護,到後來的不聞不問,他的心境也在隨之變化。可是醫生是不同的。

老板回憶著在去年的這個時候,醫生為了他,甚至可以在秦陵地宮陪他同生共死。這麽漫長的歲月以來,他是少有的幾個不假思索地擋在他麵前的人。以前的那些人,都已經死了,他不想失去這最後一個。

老板鬆開了手中的水蒼玉吊墜,抬頭直視著麵前這個擁有著醫生麵容的扶蘇,沉聲道:“他和你,不是一個人。”

扶蘇的眼眸深邃了一下,卻並未說什麽,而是話題一轉道:“畢之,還記得父皇當年為何頻頻東巡否?”

老板不明白他為何突然說起此事,但這種詢問的語氣,讓他很快就回憶起當年兩人對答策論的情景,微一愣神之後便開口答道:“那時有術士進言,曰:‘東南有天子氣’,始皇帝便親至,巡行郡縣,以示強,威服四海,厭之。”

扶蘇充滿回憶地笑了笑:“畢之,汝認為父皇此舉如何?”

老板沒有回答,這段記憶從心底的深處慢慢地浮了上來,當年他們兩人還就此事討論過數回,雖然認為始皇帝此舉可以昭示君威,震懾各方勢力。但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始皇帝頻繁出遊,為刺客製造了良好的行刺機會,也難以保證對中央政權的掌控。最後的結果也是如此,始皇帝死在了東巡的路上,若是沒有此事,那麽趙高和李斯也不會那麽輕易地扶植胡亥登基。

“厭乃壓,鎮壓之。”扶蘇微微一笑道,“畢之猜猜,這東南的天子氣,父皇當年是用什麽來厭之的?”

老板一怔,隨即脫口而出道:“碣石!”

“沒錯,父皇多次東巡,一共立下了七塊碣石,可惜整個乾坤大陣必須要立下十二塊碣石才能完成,父皇並未堅持到最後。若是整個陣法大成,中原之地將在父皇的掌控之下,大秦帝國定會屹立萬世而不倒。”扶蘇的聲音依舊是不徐不疾,可是其中蘊含的氣焰卻足以讓他身周的空氣升溫。

老板沉默了下來,這件事雖然聽起來像是天方夜譚,但如果結合他當年察覺出來的各種古怪來看,便會有種原來如此的恍然之感。他低頭沉思了片刻,忽道:“光靠碣石無法壓製天子氣,那些碣石之下,埋著的應是十二銅人吧?”

這回輪到扶蘇一怔,隨即輕笑出聲道:“果然是畢之,一猜就中。”

老板並未因為猜中了答案而有什麽高興的表情,他在這兩千多年的歲月裏,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收集古物。可是他卻從未看到過秦始皇那十二個銅人的下落。在《史記·秦始皇本紀》中記載,秦始皇為了防止天下不平,便收集了天下的兵器,聚之鹹陽,全部銷毀之後鑄成了十二個巨大的銅人,重各千石,置廷宮中。這是表麵上的十二銅人,可是老板卻知道,這十二個巨大的銅人隻不過是威懾天下而做成的空心銅人,後來在東漢末年被董卓熔去煉了銅錢。可是用真正的珍稀銅精而煉成的真人大小的十二銅人,才是秦始皇的最愛,至今下落不明。

原來,竟是布陣所用。

老板越思考下去,就越覺得無比的心寒。扶蘇此時跟他提這件事,究竟是什麽意思?難道他打算把始皇帝的陣法繼續布成嗎?而他又是從何處知道了這些?難道他昨日是跟著放走的鳴鴻鳥,去見了胡亥?究竟城府需要多深的人,才能和曾經殺死自己的人握手言和?

老板看著扶蘇依舊淡笑的臉容,忽然覺得,隔了兩千多年,他已經變得不認識麵前的這個人了。

“畢之,汝想的不錯,吾打算繼續完成乾坤大陣。”扶蘇笑得依舊溫和,可是他說出的話卻氣勢迫人,“到時中原之地之上的所有人,將會奉吾為主,重現大秦帝國的榮光。”

老板並不覺得扶蘇說的是大話,既然是秦始皇都信奉的陣法,不惜冒險也要完成的陣法,肯定是自有其妙用。而且他如果沒記錯的話,這個乾坤大陣應該是他師父所畫。想到自己因為師父所留的長生不老藥而活了這麽長時間,那麽這個乾坤大陣說不定真能掌控人心。

老板活了這麽久,除了當年為了報仇而化名韓信,幹涉了楚漢相爭之外,從未覺得自己有資格可以高人一等,可以改變或者參與什麽。曆史的車輪,從不會因為一個人的存在而有任何的停留。也許扶蘇再早幾百年醒過來,還會有一拚之力,但現在,他卻是在做一個不切實際的夢。

老板低下頭,看著空空如也的玉匣,此時夜空開始飄下零落的雪花,這個城市少有冬季下雪,讓許久未見過雪花的老板呆愣了半晌,之後才沉聲道:“那你拿走的和氏璧,就是啟動陣法的關鍵吧。”

“沒錯,這傳國玉璽是父皇親自操錕刀刻字的神器。得傳國玉璽者得天下,這是後世曆代的統治者都知道的事,可是卻無一人知道,這和氏璧真正的用法。”扶蘇的雙手撐在石桌上,俯身對他認真地說道:“畢之,汝答應過吾,會一直在吾身後。這句話,還算否?”

老板並未直接回答,而是低垂了眼簾,看著飄落的雪花在石桌上一片片融化,成為一滴滴深色的水漬。“把身體還給他吧,我答應你以後會給你找個適合的身體。”老板沉默了許久,終於開口說道,“他隻是個平凡的醫生,若是殿下胸懷大誌,自然應當找個更適合的身份。”

扶蘇緩緩地直起了身體,臉上掛著的笑容卻慢慢地冰冷起來。“畢之,汝在搪塞吾吧?那個異族的法老王就是靈魂狀態吧?但他自從那天回到權杖中休息之後,就從未出來過。汝答應吾?那是幾年?幾十年?還是幾百年?汝能保證吾下次醒來,父皇的陣法還在?”

老板默然無語,他的確不能保證。

扶蘇的靈魂和當初蕭寂的情況不一樣,蕭寂是新亡,而扶蘇的靈魂已經漂泊了兩千多年。

“所以現在汝也毫無辦法,若不是吾心甘情願地讓出身體,那個醫生也無法搶回自己的身體。”扶蘇有恃無恐地笑了笑,“畢之,這幾天來吾不斷地試探汝,一直等汝回心轉意,可是汝卻一次次地讓吾失望。那個承諾一直站在吾身後的少年,已經不在了嗎?”

老板抬起了頭,直視著這個在雪花飛舞的夜空中傲然而立的男子。

扶蘇一直說話都不徐不疾,這次也一樣。

“畢之,汝還是和從前一樣。陷入兩難之境,向來都是難以抉擇。”

“沒關係,如同往日一樣,吾來幫汝選擇。”

“畢之,汝會選擇吾的吧?就像以前一樣。”

那個人這樣笑著說,一如兩千多年前一樣。

他曾經多麽想要再看一眼這樣的笑容,可是此時終於看到了,卻渾身冰冷。

“不,我會阻止你。”老板深深地吐出一口氣,他的臉上有幾片雪花飄落,隨即融化成水滴,慢慢地沿著他的臉頰滑落,就像是晶瑩的淚滴。

老板知道,他對扶蘇的友誼,已經在時間的湮滅裏,掩埋在曆史的塵埃之中了。站在他麵前的這個人,已經不是他認識的那個扶蘇了。

或者,他從未認識過真正的扶蘇。

“畢之,其實吾沒有變。”

“變的是汝啊……”

夜空中傳來了一聲複雜的歎息,當老板回過神時,他的麵前已經空無一人,陪伴他的隻有夜空中不斷飄落的雪花,和桌上空空如也的玉匣。

是啊,對於扶蘇,隻不過是一閉眼一睜眼的時間,他卻已經獨自經曆了兩千多年,心境早已無比滄桑。原來,變的是他嗎……

在呆坐了不知道多久之後,一個熟悉的聲音忽然響起。“咳,老板,能不能給我解釋下,現在究竟是一種什麽樣的狀況?”

老板的唇邊,現出了這幾天之中的,第一個笑容。

“咦?老板,你不是說扶蘇是要計劃顛覆天下的嗎?怎麽還來醫院上班?”

老板站在醫院的走廊裏,遠遠地看到扶蘇正和淳戈兩人有說有笑。若不是因為扶蘇並沒有戴眼鏡,他幾乎都會以為站在那裏的就是醫生本人。

這種錯覺連醫生自己都有,隻聽他氣憤地叫嚷道:“那混蛋居然不光霸占了我的身體,還把我的工作和朋友都霸占了!他手腕上帶的那個可是我去年攢錢買的浪琴索伊米亞機械表啊!平時都是供起來舍不得戴的說!”

其實最後一句才是重點吧?老板早就習慣了醫生脫線的性格,淡淡道:“他需要你的身份,才容易安靜地實行他的計劃,而且擁有你的記憶之後,做手術自然不在話下。這樣也好,你的工作最起碼不會丟。”

“嗯,不錯,有人替我打工確實挺爽的,就怕這位大少爺把我銀行卡裏的錢都花光了啊……”醫生痛心,擁有他的記憶,那豈不是連銀行卡密碼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老板按了按微痛的額角,覺得醫生擔心的重點完全不對勁,扶蘇和胡亥既然聯手,那還差醫生銀行卡裏的那點零頭?

“對了,老板,你已經想好怎麽破壞他們的計劃了?”醫生此時才有了點危機感,若是他拿不回自己的身體,那一切都是浮雲啊!

“想要拿回身體,必須扶蘇心甘情願地交還身體才行。”老板停頓了一下,其實他可以讓扶蘇魂飛魄散,也是可以拿回醫生的身體的,可是他下意識地避免這個方法,“所以隻要讓扶蘇認識到,乾坤大陣無法運轉即可。”

“哦?那如何幹擾他們?”醫生覺得自己已經身處在一個少年漫畫之中,反角boss有邪惡大計,那麽就需要有英雄出現來拯救世界!

“乾坤大陣鎮壓的是天子之氣,那麽隻要選取十二個具有天子之氣的古物,分別破除十二銅人的厭氣即可。”老板淡淡地解釋道,隻是話說得容易,做起來卻很困難。啞舍裏天子用過的器物數不勝數,但選出十二個頂級古物,卻是很難抉擇的。

他最後看了一眼在走廊另一邊的扶蘇,後者也正巧抬起頭向他看來,俊逸的臉容上現出一抹溫和的笑容,隨後卻毫不留戀地轉身而去。

老板怔怔地看著他的背影,他答應過他,會一直在他身後跟隨。可是這一次,他卻沒有跟著他的腳步,而是轉身離去。

兩千多年前,他說過,為了自己堅持的信念,無論付出任何代價,都不會後退一步。可是在兩千多年後,他知道,再堅持的信念,也會有崩潰的那一天。

這次,他向左,他向右,兩人在一條直線上,越走越遠。

再見,就是敵人。

因為他們所堅持的信念,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啞舍裏的古物,每一件都有著自己的故事,承載了許多年,無人傾聽。因為,它們都不會說話……

【《啞舍》第二部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