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後記
loading...
啞舍

——不能說出口的故事

很小的時候,我家附近有一條街巷,從街頭到巷尾,都是露天的攤販,賣的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物事。從錢幣到座鍾,從火柴盒到紅木家具,包羅萬象,應有盡有。

我最喜歡走這條街時,用“之”字形腳步前進,每個攤販都不會落下,一個個地看過去,總是意猶未盡。

有些賣的很便宜,有些對於我來說是天文數字,但這些物事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它們都不是新的。

後來我才知道,這叫古董。

從此,對古董的癡迷,變得一發而不可收拾。

朋友對於我的愛好很是鄙視,她們更喜歡嶄新閃亮的東西,那些從一製造出來,就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東西。

她們認為,古董就是被人拋棄的,不要的東西。

我卻不這麽認為。

那些雖然蒙塵,但卻仍舊美輪美奐的物事,正因為經曆過無數的歲月,沒有破碎損壞,還能留存在人們的視野中,才更顯得它們的特別,展現出無法令人忽視的瑰麗。

它們和大批量製作出來的新東西不同,它們每一個都有不同的主人,每一個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一個都是那麽的與眾不同,甚至每一道裂痕和缺口都有著獨特的曆史。

當我觸摸著這些物事時,仿佛就能瞬間穿越多年的時空,感受著它們凝聚時的那一刻。盡管攤販老板們的吹噓是那麽的不靠譜,但總是不會妨礙我的想象力,盡情的腦補。

也許這條街上所賣的東西還不能真正稱之為古董,隻能算得上是舊物。

後來,我知道真正的古董,都存放在博物館中。此後我每去一個城市,都會先直奔那裏的博物館。

北京故宮博物館的汝窯瓷器、遼寧省博物館的玉豬龍、杭州曆史博物館的戰國水晶杯、上海博物館內那張印有“囧”字印章的字畫、湖北省博物館內那震撼的殉馬坑、台北博物館的金縷玉衣、四川三星堆博物館的青銅麵具……隔著那層玻璃罩,那些曾經厚重的曆史,完完整整地展現在了我的麵前,為之神奪。

我一直都很想寫一篇關於古董的小說,腦子裏的故事就像是水底的氣泡一樣不停地往外冒。

一麵古鏡,是不是可以連接兩千年的時光,讓兩個不同時空的男女產生愛情呢?

一條手鏈,是不是可以對每一顆寶石都許下一個願望,找回自己曾經丟失的東西呢?

一根香燭,是不是已經燃燒了一千年,流了一千年的燭淚,在等著自己所想的那個人呢?

一個瓷枕,是不是可以讓人美夢成真,還是隻會噩夢成真呢?

一把利劍,是不是有著詛咒,卻仍然守著那個幾千年的承諾?

一根竹簡,是不是封印著遠古強大的魔獸,可竹簡本身卻脆弱得不堪一擊?

一塊玉像,是不是可以交換人與人之間的靈魂,讓兩個人的世界完全顛倒?

一尊木偶,是不是承載著兩千年的愛戀,能幻化出主人想要的世界?

一粒種子,是不是過了兩千年仍能發出芽來,隻是需要用血和淚來澆灌?

一把油傘,是不是纏繞了一個幽怨的靈魂,證明了其實事實根本就不是傳說中的那麽美好?

一塊長命鎖,是不是真的可以保佑小孩子的生命,讓人長命百歲?

一件赤龍服,是不是可以保持人的身體千年不腐,永世長生不老?

……

《啞舍》就這樣誕生了。

一個有著珍奇異寶的古董店,一個神秘的古董店老板。

轉眼間,啞舍已經寫完了十二個故事,回頭一看,竟然不敢置信啞舍已經陪伴我差不多度過了一年的時間。

當寫完結局的最後一個字時,一種不舍的感覺揮散不去。

啞舍的每個故事,都蘊含著我想講述的道理,相信每個喜歡啞舍的人都會在故事中有著不同的領會。啞舍的主角其實並不是老板,或者醫生,而是那些永遠不能說出自己故事的古董們。

魚紋鏡篇這個故事已經在我的電腦中存在了好幾年了,一直隻是有個輪廓,久久沒有下筆。可以說是先有魚紋鏡篇,才有的啞舍。某個機緣之後,一氣嗬成,成文後竟連我自己都很感動。其實原本魚紋鏡篇的設定至少有五萬字左右,但壓縮到一萬字時,男女主角的相識相知有簡有略,反而更加動人。

《香妃鏈》,是源於我對丟失東西的痛恨。雖然我並不是丟三落四的人,但東西總是四處亂放,找不到就相當於丟了。天知道我多想找東西時也可以用百度搜索定位一下,隻要在電腦上一敲字,就能顯示出我的東西放在哪裏了……咳……隻是吐吐槽,香妃鏈是我有感於失去的東西才是最珍貴的,淡淡的遺憾總會流連在腦海之中,但有時候刻意去找回來,反而沒有記憶中的那麽美好。

《人魚燭》的寫作是最費時間的,為了讓行文中帶著佛法的味道,我在圖書館一連翻了幾十本佛經。雖然最後用到文中的也不過是幾句,但這一次飽覽佛經的經曆讓我受益匪淺。仿古龍文風的寫作手法也是我的大愛,那種淺淺的悲傷就像人魚燭的燭煙一般,彌漫在字裏行間,讓人為之悵然。人生究竟有多長?這句富有哲理意味的問句貫穿了全文,小和尚幾次不同的回答也代表著他心境的成長變化。人的一生究竟有多長?你又會怎麽回答呢?

《黃粱枕》的創意來自於我每晚的夢境。也許是天生想象力太豐富,我每晚的夢境都千奇百怪,有時是恐怖電影,有時是美國大片,有時卻又是韓國苦情劇……我總是在想,到底是美夢好呢?還是噩夢好呢?美夢成真固然好,那麽噩夢成真又會怎麽樣呢?嗯……所以這個問題讓醫生替我去親自實驗了一下,效果還不錯~總之就是不能做白日夢啦~其實,古代的那種瓷枕睡的真的不舒服……

說起來,《越王劍》那個故事中闡述的,其實就是我想在啞舍整篇中闡述的主題。每個古董都是有精魂的,或者說每個器物都是特別的,大家一定要好好愛護自己所用的東西,不能浪費,不能隨意丟棄。我有個青瓷的小茶壺,天天泡茶,愛惜得不得了。可是某天洗茶壺的時候,不小心失手掉在了地上,幸好沒碎,但碰出了幾個缺口,當時就把我心疼得不得了。當天晚上我就夢到有個臉上被蹭破皮的小正太來向我訴苦……真是……唉……雖然還能繼續用,但我還是後悔死了……嚶嚶嚶嚶~~~好吧,其實是我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另,博物館沒人的時候真的很恐怖……

《山海經》的故事構架更大,若是要寫一個龐大的故事都可以,但我在這裏縮小了寫,可愛傲嬌的窮奇和腹黑懶惰的環狗,外加清麗漂亮的三青鳥,實在是太萌了,真想養它們~~~~所以在赤龍服結局裏也讓它們閃亮登場了。雖然在現代社會,神話時代的它們存在實在是太違反大自然定律了……但是考慮到啞舍這整個設定就很奇幻,所以還是很適合……咳……

《水蒼玉》篇的故事開頭,是真正取自於我的一場噩夢。睜開眼睛時,就看到了自己的屍體……這樣的噩夢對我印象很深,可惜我怎麽也想不起來到底後麵的發展是怎麽樣了,所以試著開了這麽一個推理係的故事。可是……真的對不起我看了十年的柯南!我簡直就是推理係白癡啊!!不過還好在編輯蘇盈的幫助下,好歹是編圓了這個故事……至於一開始我和她聊天研究凶手到底由誰來當好的時候,我說,要不就是編輯殺了那個小說家吧?蘇盈立刻憤恨道:那原因肯定就是拖稿!我:……(以後再也不敢和你去ktv了!)

《巫蠱偶》的原型其實是以前很風靡的巫蠱娃娃,聯想到陳阿嬌時期的巫蠱偶,好像巫蠱除了咒人死之外,最常用的就是女人祈求男人回心轉意了。可是逝去的愛情真的那麽值得人傾盡所有嗎?在文中,巫蠱偶才是最可憐的一個,一直在演一個隻有一個人能看到的獨角戲,不管是兩千年前,還是兩千年後……這個故事的啟發點就是悲劇,所以最後的結局也很悲涼,但對於巫蠱偶來說,這樣的結局未免不是好事。

誰說啞舍裏的古董都是沒生命的?虞美人的種子有生命啊!而且還穿越了兩千年的時光,演繹了一篇超越人獸戀的人花戀……咳……這吐槽給力吧……顛覆了項羽同學威猛的一麵,也許西楚霸王項羽是內心柔軟的種田男,也許虞美人就是一朵花,而不是人……啊喂!這是我惡搞的曆史,不要當成真的正史看哦!切記切記……其實項羽將軍是超級武將……真的……

喏,如果年紀稍微大一點的讀者,應該不會忘記《新白娘子傳奇》。雖然那個電視劇現在看來,時不時插花的黃梅戲唱腔會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但在我很小的時候,它可是收視率相當高的電視劇。再到後來的電影《青蛇》,白蛇的故事是人人耳熟能詳。可是在這個看似團圓大結局的傳說裏,最先背叛的是那個讓妻子喝雄黃酒的許仙,一個男人向一個愛他的女人下了回毒手。也許童話並不那麽單純,也許傳說也並不是那麽美好……

《長命鎖》和《赤龍服》的兩個故事結局,主要貫穿的是秦朝的曆史。我在以前讀過一本程步先生的書,用另一種方法讀史。其實史書記載的所謂“曆史”,無非就是“過去的新聞”。而媒體報道的所謂“新聞”,也完全可能成為“將來的曆史”。

所以在史書中,那些事跡就很值得人琢磨了。尤其是離我們現在的時光非常遙遠的秦朝。也許站在老板的立場上,秦始皇是一位聖君,也許在我們現在普通的認知裏,秦始皇是個暴君。秦始皇到底是怎麽樣的一個人,眾說紛紜,但我文中所舉的那些例子,其實都經過嚴肅考證的,大家如果有興趣可以多看看這方麵的史書,去查一查秦始皇是不是在位的37年裏沒有枉殺過一名將軍大臣,去看一看長城究竟在中華曆史上起著多麽重要的作用,去翻一翻秦朝製定的法規、官製、立法……從公元前221年到今天,由秦始皇建立起來的中央集權製的統一國家已經經曆了兩千多年。人類曆史上還沒有哪個國家能夠有這樣旺盛的生命力。秦朝滅亡了嗎?其實某種程度上來說,並沒有,拋開家天下的概念,隨著時代的變化,中國依然毅力不倒。

至於最後驪山陵墓地宮,當然是我的想象了。現在盜墓的題材流行,我也試試看寫上一段,果然感覺非常的不錯~在查看盜墓相關的資料書時,突然看到書裏有張摸金符的圖,頓時覺得超級眼熟,這才想起來前年朋友送了一個給我,隻是告訴我是辟邪之物。我翻箱倒櫃找出來……果然差不多一樣……是穿山甲的指甲,後麵是銀製的篆刻。摸金符是古時盜墓者所用的避邪之物,相傳他還是盜墳一族摸金派摸金校尉的身份證……嘿嘿……好好收藏~

啞舍的十二個故事,每個故事的側重點都不同,題材也各異,有言情、玄幻、奇幻、推理、恐怖、曆史、盜墓……我變換許多文筆,嚐試各個題材的故事,寫得非常的過癮。在這裏我要感謝下楊小邪主編,要不是他對我的苛刻要求,也沒有這麽多元化的《啞舍》呈現,真的對我啟發很大。還要感謝編輯蘇盈,沒有她勤奮的催稿和耐心地跟我討論啞舍劇情,《啞舍》也不會這麽快和大家見麵……特別感謝下《啞舍》的插畫師曉泊同學,嘿嘿,從第一幅魚紋鏡的插圖,到現在精美的《啞舍》封麵圖,大家也可以看得出我對他的鞭策,讓一直隻畫萌妹子的他變得會畫帥哥,實在是不容易啊!當然也要感謝美編陽光,和我一起鞭策他……

感謝《漫客·小說繪》這個平台,可以讓啞舍這個店開起來~~~感謝小說繪可愛的讀者們,啞舍的今天離不開你們的支持~~~希望大家能在故事中有所領悟,喜歡上我們國家的曆史,喜歡上那些曆史中的古董,最終喜歡上自己身邊每一件微小的事物。

啞舍到這裏就結束啦,不過老板還是在的,啞舍的店也依然開著。也許在不久之後,就會有《啞舍Ⅱ》出現哦~~~同樣活了兩千多年的胡亥,他的最終目的是什麽呢?

哎呀,都說了是不能說出口的故事嘛!想知道?

沉浸在漫長歲月中的古物,隻有時間才能證明一切~~~

一切,盡在《啞舍》……

啞舍裏的古物,每一件都有著自己的故事,承載了許多年,無人傾聽。

因為,它們都不會說話……

噓……

玄色於2011年3月5日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