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虞美人
loading...


虞翠第n次腹誹自己的名字。

虞翠。這名字,看起來很俗,讀起來很鬱摧,也不知道當年她父親怎麽想的。

她不是沒跟父親抗議過,也哭鬧過幾次想要改名,但父親就是不允許。傳說,他們家是曆史上那個大名鼎鼎的西楚霸王項羽身邊的虞姬的旁支,而虞家的人,其實是不允許女孩子起名叫虞翠的。

因為“翠”字分開來,就是“羽、卒”二字,意為項羽死亡。這條不許虞家女孩子起名叫虞翠的規定,居然還標明在家訓中。

這都21世紀了,誰都沒把這個家訓當回事,而虞翠的父親更是身體力行,生了個女兒,說什麽也要叫虞翠。

這個倒黴的女孩兒,也就是她。

虞翠眯起眼睛,無奈地放下手中關於西楚霸王的書,因為她姓虞,又被起了這個和項羽有關的名字,按理說她應該對那段秦末漢初的曆史很感興趣才是。但不知為什麽,她每次看到這段曆史都會很頭痛。今天的曆史課正好學到項羽,她聽到項羽的名字就頭疼,又受不了那個嘮叨碎嘴的曆史老師,直接逃課了。

可惡!都怪老爸給她起的這個破名字。老爸偏還說,她長得越來越好看了,看來是和曆史上的虞姬很有緣。

有緣個鬼啊!

初冬的陽光沒有什麽熱力,照在身上隻有微微的暖意,虞翠深吸了一口冰涼的空氣,伸了一個懶腰,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覺得差不多是時候回去了。

今天又不是休息日,她這個年紀此時在外麵閑逛,一看就是逃課的,虞翠一路上已經接收到好幾個路人向她投來恨鐵不成鋼的目光,她隻好把頭低得不能再低了,裝作看不見。

“啪嗒!”也許是走路不抬頭的緣故,正巧看到一個東西掉落在地,她蹲下身撿起來,發現竟是一個刺繡得精美絕倫的紅色荷包。

虞翠快走幾步,趕上前麵的兩個人,把荷包向前一遞道:“你們的東西掉了。”

虞翠抬頭端詳了一下這兩個人。高一點的男人帶著時尚的眼鏡,頭發染成了棕色,穿著黑色及膝的羊呢大衣,身材標準,相貌英俊,就像是時尚雜誌裏的模特。而站在他身邊的那個男人,稍微矮一些,卻在很冷的冬天隻穿著一件薄薄的黑色中山裝,左胸上繡著一條栩栩如生的赤色紅龍,龍頭齜牙裂嘴地對著他的脖頸,長長的龍身盤踞在他的腰間,身上的鱗片反射著日光,透著七彩,竟像真的一樣,美輪美奐,讓人移不開眼。

高一點的時尚男人輕笑道:“老板,沒想到你居然像女人一樣用荷包啊!”

虞翠被那條刺繡的紅龍所吸引,沒注意這男人究竟長什麽樣子。這時才抬起頭朝那個被稱為“老板”的男人看去,隻見他膚色蒼白,黑發柔軟,鳳眼淡漠,在看到她時眼中劃過一絲驚異。

虞翠眨了眨眼,驚異?難道是她看錯了?

“你叫虞翠?”那個穿中山裝的老板問道。

虞翠一驚,正想問他為什麽會知道她的名字,卻順著他的視線,發現自己的胸前還別著學生胸卡。怪不得一路上那麽多人在看她……虞翠的嘴角一抽,默默地把胸卡摘下,藏好,“是的,我是虞翠。”

那個老板默默念了幾遍她的名字,用他那雙狹長幽深的眼眸打量了虞翠片刻,才勾起嘴角,高深莫測地笑道:“這個荷包與你有緣,你就收下吧。”

有緣什麽的,最討厭了!虞翠真想把手中的荷包摔到對方臉上,她雖然不識貨,卻也知道手中的這個荷包材質柔軟,繡工卓絕,肯定不是普通機器所製的。她深吸了一口氣,按捺住心中的暴躁因子,直接把荷包塞進對方手裏,扭頭就走。

現在壞人很多,她可不要隨便和陌生人說話。

“等等。”對方忽然喚道。

虞翠本來不想停下腳步的,但她發現那個老板開始喚她的名字,那種叫魂似的縹緲喚法成功地把她身上的雞皮疙瘩都喚醒起來,隻好停下來。

“我是附近古董店的老板,就是那家名叫啞舍的店。”那人如此說道。

虞翠不說話,看著那個老板從荷包裏倒出來一個圓滾滾,瓜子大小,堅果似的東西,交給她道:“這是虞美人的種子,和虞姑娘你也是有緣,這顆種子便作為虞姑娘你撿回荷包的謝禮,回家的時候可以找一個花盆種下。”

有緣個毛線!而且都什麽年代了,居然還管人叫姑娘?不過隻是一顆種子,應該還可以接受。

虞翠見過虞美人那種花,很似罌粟,但卻並不是那種媚惑人心的美,嬌媚楚楚,靈氣動人,非常的絕豔。

虞翠握著這顆種子,呆立在那裏,等回過神時,那兩人已經走遠了,遠遠的風中還傳來他們的對話。

“那是真的虞美人種子?不會有什麽古怪吧?”

“是真的虞美人種子,不過是兩千多年前的種子。”

“……你真會開玩笑……”

“我從來不開玩笑。”



虞翠醒過來,發覺自己不能動了。

這種感覺其實並不很陌生,很像做夢的時候,被夢魘住了,或是俗話說的鬼壓床。但鬼壓床總不會連四周都是黑的,什麽都看不見吧?如果是夢的話,總會有醒過來的時候吧?

虞翠靜靜地等著,不知過了多久,她開始覺得渴了。這種渴的感覺,和平時的感覺不同。以前渴了還能忍耐,現在她就感覺好像幹渴得快要死掉。

虞翠不安地呼喊起來,但她發現根本發不出一點聲音!這若是個夢的話,未免也太過於真實了吧?

虞翠很想動動手腳,但她發現自己感覺不到任何回應,好像是被什麽東西緊緊包圍著,一動都不能動。

這到底是怎麽了?虞翠鬱悶地回想著,她昨天逃課回家之後,脫大衣時,那顆虞美人的種子掉了下來,被她隨手埋在了玄關虎皮蘭的花盆裏。之後……之後她好像和平日一樣,看書寫作業上網洗漱睡覺。等再有意識時,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虞翠正苦思不解外加幹渴得要死時,忽然感覺一股清涼的水當頭澆下,立刻渾身舒爽。她想張開嘴喝水,卻發現自己全身都在吸收著水,很快就緩解了她瀕死的幹渴。

她到底怎麽了?虞翠再遲鈍也發現了自己並不是在做夢,這種夢未免也太詭異了。

“多喝點水,早點發芽哦!”一個年輕溫和的男聲忽然出現,嚇了虞翠一跳。

發芽?發芽!發芽發芽發芽……這個聲音像複讀機一樣在虞翠的腦中回響著,虞翠直接被刺激得大腦當機了。

怪不得被黑乎乎的東西緊緊包圍著,原來她幹脆就被埋在了土裏!怪不得她渴得要死,根本就是發芽的需要!

難道她變成了一顆種子?虞翠徹底抓狂了……

人總是會向命運屈服的。虞翠深刻地認識到了這點,在變成種子的第三天後,她終於認命了,決定當一顆好種子。

因為她埋在土裏,偶爾能從土壤的縫隙中察覺到外麵絲絲的光線,便以此來判斷日夜交替。她知道給她澆水的那個男人和他的叔父住在一起,他的叔父管他叫籍。籍大概也就十幾歲,和她差不多大。哦,準確的說,是和她前世的年齡差不多。

虞翠認為自己已經死了,所以才轉世投胎變成了一顆種子。但她也不能忽略其中的詭異之處,例如……為何那個古董店的老板剛剛給了她一顆種子,她當晚就變成了一顆種子?她記得那個老板說過,給她的是虞美人的種子,那麽她現在可能也是虞美人的種子?

虞翠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高興,畢竟虞美人隻是一年生的草本植物,也就是說她的植物生涯就隻有一年而已,挺一挺就過去了,也許下輩子閻王爺能給她安排個靠譜一點的投胎。

所以她安心地當起了種子,種她的籍每天都會按時給她澆水,她無聊地混喝等死時,還能聽聽籍和他叔父的對話小劇場解解悶,例如現在——

“籍,叔父給你請了師父,教你書法詩歌,明天就去上課。”叔父大人嚴肅地說道。其實虞翠聽到的是半白半古文的說法,這是她直接翻譯過來在她腦中顯示出來的白話。她嚴重懷疑自己不僅變成了種子,而且還穿越回了古代。

“好的。”籍溫和地答應了。

“男子漢大丈夫,說話怎麽能這麽溫吞?要有氣勢!”叔父大人不滿意地吼道。

“好的!”籍也學著叔父大人說話的語氣說道。

叔父大人好像很滿意,轉移話題道:“籍啊,你也不小了,怎麽像個姑娘家一樣,老在擺弄些花花草草?成何體統?”

籍沒有作聲,虞翠瞬間感到一種強烈的危機感,這位叔父大人該不會想慫恿籍把她拔掉吧?雖然做種子的命運很慘,但她也不想立刻就掛掉啊!沒有籍給她天天澆水,她立刻就會渴死啊!

幸好叔父大人並沒有說什麽,但沒過幾天,叔父大人便暴跳如雷,因為籍不光不願意去學書法詩歌,連後來叔父請人教他武藝都不去了。

叔父叫囂著要砸光他屋裏的花盆,虞翠感到身體一陣搖晃,知道自己可能被籍抱在懷裏。

“學文不過能記住姓名,學武不過能以一抵百,籍要學便學萬人敵!”他忽然如此說道,虞翠聞言一愣,總感覺這句話非常的耳熟,卻一時想不起在哪裏看到的了。

叔父大人自然大喜,開始親自在家教籍兵法,虞翠被迫旁聽,因為太枯燥,圍觀的花草都精神不振,芍藥牡丹金線菊都紛紛表示難以接受。籍也表示無法接受,幾天後說什麽都不學了。叔父大人大怒,大罵籍是朽木不可雕,徹底放棄。

籍樂得清閑,開始悠閑地伺候花草,家門也不多出,從虞翠的觀念出發,他當之無愧是一個出色的古代宅男!

而從古代兵法課堂上解脫出來的虞翠,則繼續在土裏混喝等死,昏昏欲睡,生活一日日地漫長度過。



穿越成了一顆種子,虞翠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麽,她每天無所事事,除了睡覺就是喝水,雖然以前念書很辛苦,但是她還是懷念那種有身體可以自由活動,有嘴巴可以暢快說話的日子。

“籍!你今天差點闖了大禍你知道不!”叔父大人一進門就開始發飆。

虞翠立刻精神一振,每日的小劇場開演了!要知道這叔侄倆的互動,就是她打發無聊時間的精神食糧啊!雖然看不見兩人的表情,但聽聽廣播劇也聊勝於無啊!

“秦王又怎麽了?彼可取而代也。”籍淡淡道,“叔父你不是常說,楚雖三戶,亡秦必楚嗎?身為楚國後代的我們,有這種想法不對嗎?”

“秦王?嬴政自封為始皇帝,已經不是簡單的秦王了。”叔父大人的語氣生硬,“你……唉!那種話以後在外麵不許說。”虞翠一呆,她這時才知道自己究竟到了什麽時代,居然是秦朝!

籍默然無語。

“好了,你過幾天也要二十歲了,有沒有取字?”叔父大人歎了口氣道。

“取好了,字羽。”籍漠然道。

“好,項籍,字羽,項羽,及冠之後,就改口叫你項羽。好,好。”叔父大人連連說了幾個好字。

虞翠已經徹底沒有語言了,項羽?一直在給她澆水的這個又呆又囧的宅男,其實就是項羽?沒人告訴她項羽的名字其實叫項籍,羽是他的字啊!虞翠頭皮發麻,後悔自己翹了那節曆史課,否則她早就應該猜出來了。

她這邊正猶自震驚著,然後聽叔父大人冷然道:“你即將及冠,以前喜歡花花草草的習慣都改了吧。尤其那盆——”虞翠不用看都知道叔父大人一定是指著她,“對!就是你手裏那盆!你藏在身後也沒用!澆水澆了三年都沒發芽,裏麵的種子早就死了吧?”

先是自己掛了,來到人生地不熟的秦朝,接著又發現悉心栽培她的傻大個是和她“有緣”的項羽,最後還麵臨連做花都要被拋棄的命運……接二連三的打擊……

虞翠崩潰,這才知道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並不是一顆合格的種子。

虞翠開始自我檢討,對,一顆合格的種子,應該努力發芽才對!

不要扔下我!我會努力發芽的!虞翠無聲地呐喊著。

對於叔父大人的命令,項羽沒有反對也沒有讚同,還是一日日地給虞翠澆著水。

虞翠對項羽的革命精神無比佩服,換位相處,她是絕對做不到對一顆種子日日澆水澆三年的,也不知道項羽為什麽這麽執著。但為了防止他拋棄自己,虞翠努力地想要破土而出,但她隻做了三年的種子,根本不知道怎麽樣才能發芽。

而項羽自從發誓要取始皇之位而代之後,每日刻苦地練習武藝、鑽研兵法,虞翠知道這個男人是何等的有毅力,光看他能一日不少地堅持天天給自己澆水,就知道他隻要認定一件事,就能堅持到底。

之前叔父大人教他學東西時,是他自己沒有認識到那些知識的用處,所以才不願去學。而現在,他有了一個誌向遠大的目標,自然開始發奮努力。

虞翠也有了新的目標,就是發芽發芽再發芽!

……但幾個月又過去了,還是沒有任何進展。最該死的,是項羽這個木頭居然一點都不懂得她哀怨的心情!每天隻會對著花盆碎碎念——

“今天我在花園練劍的時候,不小心被石頭絆了一跤,還好叔父沒看見。”

……鬼啦!滿園的花花草草都看見了!

“今天我想到了一個新布陣,可夫子說我異想天開……我畫給你看好嗎?”

……鬼啦!我都還沒長出來,看毛線啊!喂!不要在我頭頂的泥土上亂畫!

“你怎麽還沒長出來呢?是泉水不夠好嗎?”

……你每天灌水都快淹死老娘了!

“你怎麽還沒長出來呢?是肥料不夠好嗎?”

……我怎麽知道啊!我也想快點長出來啊!

“不要緊的,我會一直等著你。”

……這下連虞翠都無槽可吐了。

她自己也不禁懷疑,附身的這顆種子其實是不是已經掛掉了?不過懷疑歸懷疑,虞翠還天天喝著水,睡著覺,對項羽的自言自語進行無聲的吐槽,旁聽叔父大人和他的每日小劇場,小日子過得很滋潤。

這樣又過了四年,虞翠忽然發覺有一天,項羽沒有來給她澆水。她渴得渾身都感到不對勁,虞翠不知道項羽到哪裏去了,她知道自己沒有移動過位置,她沒有被拋棄,那麽就是他沒有回來。

那小子究竟死去哪裏了?虞翠之前隱約聽到了陳勝吳廣揭竿而起,但項羽具體要去做什麽,她卻沒有在意。她想,她是太習慣了他的陪伴,總以為他是不會丟下她的,總覺得他是在意她的,雖然她整整七年都沒有發芽。

一天、兩天、三天……虞翠不知道自己究竟怎麽忍過來的,花盆裏的土壤都已經幹裂,她卻努力地從土壤的縫隙中向上擠。

也不知道過了幾天,她終於覺得忽然眼前一片明亮,久違的太陽光溫暖地灑在她的身上,明明沒有眼睛,但她卻忽然見到了在陽光下奪門而入的他。

他身材挺拔如山,相貌英勇無匹,氣勢非凡,手裏拿著的虎頭磐龍戟還流著未幹的血跡,一點一點地掉在地上,在塵土中暈染開來。刺目的陽光照在他沾滿血跡的烏金鎧甲上,反射著讓人目眩神馳的光芒。

她在他驚喜非常的眼眸中,看到了她自己。

青綠色的一棵小嫩芽。



秦二世元年,也就是公元209年,陳勝、吳廣在大澤鄉振臂一呼,揭竿而起,項羽隨叔父項梁在吳中刺殺太守殷通舉兵響應。

此役項羽獨自斬殺殷通的衛兵近百人,第一次展現了他無雙的武藝。

時年項羽剛滿二十四歲。

成功從一顆種子成長為一棵小嫩芽,虞翠終於揚眉吐氣,不但洗脫掉了永不發芽的惡名,她還欣喜地發現,在項羽碰到花盆的時候,兩人可以用心靈交流。項羽除去一開始的驚訝,很快地適應了自己澆水澆了七年的種子,居然有靈氣可以通人話的異象。

當初給他這顆種子的道人曾說過,這顆種子與其他種子不同,需要用心澆灌才能長出最漂亮的花朵來。隻是連項羽自己都沒想到,這一種,居然就種了七年。

嘖,虞翠聽了無比鬱悶。什麽用心澆灌,她純粹是因為受不了他了才發芽的,否則這麽日日澆灌下去,她肯定會爛在土裏,永遠都不能發芽。

虞翠悶了七年沒人可以說話,一發現項羽可以聽到她的聲音,立刻像倒豆子一樣把自己的身世說了出來。

“你是說……你本來是人?”項羽也有些暈。

虞翠拚命點頭。可是她身體動不了,隻能擺了擺剛長出來的小葉子。

“那……”項羽也不知道該怎麽辦了,憋了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那……那姑娘怎麽稱呼?”

“我姓虞……”虞翠猛然消了音,因為她忽然想到有關她名字的那個詛咒。

翠乃羽卒,項羽死亡的意思。這個解釋雖然無稽,但她都已經穿越成項羽種的一朵花了,還有什麽事情不能發生的?

虞翠的停頓讓項羽誤會了,以為姑娘家的閨名不能隨便讓男人知道,便會意地接話道:“既然姑娘姓虞,那麽我就管姑娘叫虞姬吧!”

虞姬?虞姬!虞姬虞姬虞姬……虞翠的腦袋嗡地一聲響,震得她大腦一片空白。她就覺得哪裏有點不對勁,那就是這個項羽身邊並沒有那個美貌傾城的虞姬啊!

雖然虞翠並不了解項羽的生平,但也聽自家那個嘮叨的老爸說過幾次,傳說西楚霸王項羽和虞姬是少年時代一見鍾情,隨後虞姬一往情深地追隨項羽征戰沙場……

“虞姬,叔父立了楚懷王熊心,已經當上了武信軍統領,以後我就要隨他一起去打仗啦!放心,我會帶著你的,我還要看看你會長成一朵什麽樣的花呢!”項羽哈哈大笑道,語氣已經不同於少年時代的溫和,而是摻雜了一種勇猛無敵的鐵血味道。

什麽什麽!虞翠看到自己被換到一個陶土花盆裏,被項羽抱在懷中,騎上一匹通體黑色,隻有四蹄雪白的駿馬。

“項羽,你怎麽上戰場還帶著那盆花啊!”旁邊的叔父大人滿臉黑線。

“叔父,這是虞姬。”項羽一本正經地向叔父大人介紹道。

“哈哈!一盆花還起個女人名,難不成還是個虞美人?”叔父毫不留情地嘲笑道。

“嗯,這朵花確實就叫虞美人。”項羽想起虞翠告訴他的名字。江東的風吹得虞翠脆弱的小身板搖搖晃晃,如果她能哭的話,真想迎風灑點熱淚。

原來曆史的真相是這樣,虞姬為何被稱為虞美人,而虞美人為何是花名,為何虞姬身為一名女子卻能隨著項羽四處征戰……

因為……因為虞姬根本就是朵花啊!

更悲劇的是,虞翠發現,她貌似就是這朵倒黴的花……

“虞姬啊,叔父讓我去做大將軍,我好怕帶不好兵,我一個人打仗還能知道怎麽做,可是要怎麽指揮上千人呢?”

“有什麽好怕的?你就往前衝!你一衝,你身後的兵還能不衝嗎?”

項羽悟了,從此打仗勇猛非常,總是一馬當先率先殺入敵陣,一柄虎頭磐龍戟如入無人之境,無人能敵,不久,便官封上將軍。

“虞姬啊,叔父讓我在陣前演講,可是我害怕當著一群人講話,我怕忘詞……”

“怕什麽?當底下的人都是大蘿卜就行了。況且,叔父大人不是都給你寫好稿子了嗎?你直接抄手心上不就得了?啊?你說你手心容易出汗?那就少說話,用氣勢!用眼神!用眼神壓倒他們!”

項羽懂了,從此在公開場合寡言少語,整個人站在那裏,身披烏金鎧甲,虎皮紅戰袍,迫人的氣勢就會讓上千士兵立刻安靜。

隻要他簡單地說出什麽命令,隻要他淡淡地用眼神一瞥,就絕對不敢有人出言反對。

在別人眼裏,項羽是越來越像一個真正的上將軍了,但在虞翠的眼中,他還是那個在她的花盆前嘮嘮叨叨,又大隻又囧又呆,又有些可愛的男人。其實就是一隻喜歡碎碎念的大型犬。對敵人會展現凶惡的牙齒和鋒利的尖爪,而坐在她麵前時,就會變回溫和的語調,依稀還是多年以前對著她自言自語的那個少年。

虞翠的花盆也換了一個漂亮的陶土盆,上麵畫著絢麗的花紋,是項羽在戰利品中特意挑選出來的。

也許是在土壤裏睡了七年,虞翠破土而出之後,就發覺自己生長得很快。

當然,這是相對於她七年都不發芽而說的,比起普通植物,她生長得還是慢得很,大半年之後,才長出花苞。

那天陽光很好,風吹得她暖暖的。項羽拿來銅鏡,讓她看了下自己的樣子——蛋圓形的花蕾上包著兩片綠色白邊的萼片,可愛飽滿的花苞垂著頭生於細長直立的花梗上。用項羽的話說,像極了正在低頭沉思的少女,娉婷俏立。

虞翠對自己的造型很滿意,但項羽卻拿著銅鏡遲疑地問道:“虞姬,你不要那麽早開花了,若開完了花,是不是就要離我而去了?”

虞翠一呆,她其實覺得變成花了之後,生活了無生趣,就是混喝等死。原本想快點結束這一世,早死早超生,但當她看到項羽用祈求的目光看向自己時,不禁猶豫了。

這個外表彪悍內心其實非常柔軟的男人,若是沒有了她,恐怕肯定堅持不下去吧?

“虞姬,留在我身邊吧!”

罷了罷了,她就認認命,當他的知心姐姐吧?虞翠低垂著的花苞,輕輕地點了兩下。

她現在的整個世界,就是這個綠意盎然的小花園,陽光充沛,空氣裏滿是花草清新的味道,還有項羽。一切都太美好,太安逸了。

這一刻,她完全忘記了曆史的殘酷。

定陶之戰,項梁戰死。

當夜,項羽自傳信士兵那裏得到消息。在帳篷中,他抱著虞翠的花盆,無聲地哭泣著。

“虞姬,叔父……他……死了……”

虞翠沉默無語,一句安慰的話也說不出來。

她知道對於項羽,叔父大人等同於他的父親。她和他們在一起這麽多年,看著他們吵架、合好、再吵架、再合好,又嚴厲又慈祥的叔父大人,對待項羽又當嚴父又當慈母,等於一手把他拉扯大的。

那個老是說著要把她鏟除掉,卻其實一次都沒動過手的老頭;那個老是被項羽氣得吹胡子瞪眼的老頭;那個高興時會扶著胡子大笑的老頭;那個在項羽打了勝仗時,會用力拍拍他肩膀鼓勵他的老頭……

那個有著花白胡子的嚴肅老頭,就這麽去了嗎?再也看不到了嗎?當虞翠認識到這個問題時,內心湧上一股無法形容的酸澀。

項羽的淚水透過土壤,一滴不漏地滲入了她的根係,他的悲傷和不甘心,如數地傳導到了她的心中。她陪著他一起流淚。

“項羽,叔父大人的願望是什麽?”她問。

“滅秦!”項羽森然道。

“那就完成他的願望吧!”她聽到自己如此說道。

項羽再也沒有說話,卻握緊了拳頭。

那一晚,項羽徹底長大,從一個不諳世事喜歡種花養草的少年,變成了令人聞風喪膽的西楚霸王。那一晚,經過項羽淚水澆灌的虞翠終於開了花。

兩片包裹著花苞的萼片脫落,就像是褪去舊衣裳的少女,露出裏麵的紅裝一樣花朵。本來害羞而彎著的身體直立起來,昂起的花瓣薄如蟬翼,豔若紅唇,光潔似綢。

素雅與濃豔並存。實在無法想象一棵看起來如同路邊草的柔弱花莖上,竟能開出如此華麗美豔的花朵。

第二天,虞翠看到了傳來項梁死訊的那個士兵。

那樣熟悉的相貌,那樣有特點的丹鳳眼,那樣淡漠的表情,明明就是那個啞舍的老板!隻是沒有穿著那身繡著赤龍的中山裝而已!

虞翠把自己的疑問和項羽說了,項羽極不情願地讓那個士兵碰觸了一下花盆。可虞翠猶自說得口幹舌燥,對方卻一臉茫然,不明白為何上將軍讓自己拿著一個花盆。

敢情是信號對不上啊!xx電信我恨你!

虞翠更鬱悶了,原來隻有項羽才能聽到她說什麽嗎?

項羽更高興了,原來虞姬的秘密隻有他能知道。

項羽把這個士兵留在了身邊,做了持戟侍衛。那個人說,他叫韓信。

虞翠的嘴角抽了一下,總覺得這個名字怎麽這麽熟呢?虞翠再次後悔逃掉了那節曆史課。

秦二世二年,項羽率軍攻占城陽,至雍丘,與秦三川郡守李由激戰,項羽於萬軍之中斬殺李由,秦軍大敗。

同年,項羽率兵救趙,破釜沉舟,大破秦軍。

同年十二月,項羽率十萬楚軍在巨鹿大破四十萬秦軍,史稱巨鹿之戰。

項羽一戰成名。

史書上記載:“楚戰士無不以一當十,楚兵呼聲動天,諸侯軍無不人人惴恐。”

虞翠看著項羽一步步成為了曆史上的那個西楚霸王,卻覺得她所認識的那個少年在漸漸走遠。見到他的次數越來越少了,每天和他說話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了。

幸好他還不忘天天給她澆水,就連最艱苦最缺少水源的時候,他都不曾忘記。

慢慢的,也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他都不會再碰她的花盆,總是遠遠地看著她,用蒼茫的眼神看著她,像是看著一朵單純的花。

她也不知道能做什麽,隻能努力保持自己花朵盛開的摸樣,能讓他在不安失落時看上她一眼。

在率軍進駐鹹陽時,她聽說他燒了阿房宮,殺了許多人,她想找到機會勸他,可惜他總是不出現。

阿房宮一共燒了七天七夜,連空氣中都彌漫著令她難以接受的煙味,她望著那衝天的火光,聽著遠處淒迷的哭喊聲,隻覺得自己身處在修羅地獄之中。

最後他拿回來一個整塊玉雕琢出來的精美花盆,把她移栽了進去。這玉做的花盆雖然看起來美輪美奐,但她卻覺得無比的冰冷。

“虞姬,叔父的仇已經報了,我們這就回家。”他撫摸著她柔軟的花瓣,溫和地說道。可是卻掩不掉他從戰場上浸染出來的渾身戾氣。

她什麽都沒說,如血的花瓣一陣顫抖。

不久,項羽的持戟侍衛換了一個,韓信棄楚投漢,去尋劉邦了。

以前,虞翠曾經聽項羽說起過他的願望。那時候他抱著她坐在陽光下,他們身邊花草環繞,綠意盎然。

項羽的願望,其實非常簡單,他隻想有一塊良田,可以種一些菜,自給自足,自得其樂。

但是身為楚國的貴族之後,他的叔父大人不允許他有這種小農思想,硬是逼著他學文習武,承擔起責任。現在為叔父大人報了仇,也滅了秦,項羽開始想家了。

關中的土地肥沃無比,富饒千裏,鹹陽的宮殿富麗堂皇,美女如雲,但項羽一點都不留戀。這天下,就算他坐了那把椅子,又如何?

項羽知道自己不是當皇帝的料,他隻是個將才,並沒有那種野心。在戰場上殺戮多年之後,渾身沾染了洗不盡的鮮血,他隻想尋一塊地方,懺悔自己的罪孽,默默無聞地和他的虞姬終老一生。

雖然他的虞姬隻是一朵花,雖然他知道她看不慣他最近幾年的變化,但他不得不改變。在戰場上,他經過了無數次的教訓,學會了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隻有趕盡殺絕,才能更好地保護自己。

叔父死了,跟著他的子弟兵也沒剩多少了,每個人都害怕他的暴虐,都說他太過殘暴。隻有虞翠知道,他從來都是個內心溫柔的人。一個可以悉心照顧一顆七年都不發芽的種子的人,怎麽可能會是冷酷無情的人。

他的身邊,幸好還有她在。隻要看著她搖曳生姿的花瓣,他就會得到心靈的平靜,那種血戰之後的空虛,瞬間就可以被抹平。

但是他卻發現,並沒有那麽容易抽身而去。沒有人會輕易放過他。不論是屬下還是敵人。

那個當年為他持戟的士兵,好像一點都沒老,官拜大將軍,在垓下與他一戰。

韓信三十萬大軍,他十萬。

平原決戰,沒有河流,也沒有關隘,沒有任何花哨。

這是當世兩個軍事奇才的首次戰場對決,也是最後一次。

他敗了,頭一次敗了。

四麵楚歌中,他對著她默默無言。他撫摸著她盈盈光澤的花瓣,輕柔得不敢用力。他的手握過劍,殺過人,點過火。但他最初的願望裏,他隻是想拿著鋤頭,種田養花。

“虞姬,我死了以後,你怎麽辦?”他不怕死,他殺了那麽多人,手上沾染了那麽多的鮮血,死不足惜。

但是她該怎麽辦?

他知道她是一朵很奇特的花,在土裏呆了七年才發芽,花開了七年沒有凋謝,仍如剛綻放的那一夜般燦爛美豔。

“傻瓜,你死了,我陪你一起。”他聽到她這樣說,細細的聲音,溫柔的,“反正以後沒有人會像你這樣耐心地給我天天澆水,早晚我也會死。”

“好。”他的心中非常歡喜。

她又輕聲道:“這花盆太重,你還是把我摘下來隨身帶著吧……”

他把她小心翼翼地攔腰折斷,然後別在了胸前。

他選了八百人,趁著夜晚突圍向南。他想回到家鄉,傳說一個人死後回歸故土才能得到永久的平靜。

但他逃到烏江邊時,漢軍包圍了他。江的對麵,就是他的故土,他生長的地方。可是他卻永遠都回不去了。

最後低頭看著胸前的她,已經殘敗不堪,本來明豔的花瓣凋零殘破。他突然有種錯覺,他就要再也聽不到她說話了。他用盡最後的力氣,把她栽在了土地裏。

他還是不想她死。雖然無法帶她回家,但他卻不要她陪他一起上路。她是那麽的明媚照人,他沒有權利剝奪她的燦爛。

“虞姬,虞姬,能不能告訴我你的名字?”

“……我……我叫虞翠……是羽卒翠……”

“翠?好名字,羽卒翠……虞姬,最後,我用我的鮮血來澆灌你吧……”

公元前202年,西楚霸王項羽自刎於烏江之畔。

一年後。

“聽說,這裏就是項羽自刎的地方?”一個穿著盔甲的人淡淡地問道。

“是的,韓將軍,項羽就是在這裏死的。屬下親眼見到他在死之前,曾經種了一朵花。那種嗬護的樣子就像是對待情人一樣,嘖嘖,真是讓人感慨。”

“那你還記得他種下去的那朵花在哪裏嗎?”那個人繼續問道。

小兵看著一望無際的花海不禁啞然,當年的戰場,已經變成了一片花海。本是嬌媚楚楚靈氣動人的紅色花朵這樣連成一片,紅豔得就像是一片血海,有種說不出的悲壯之感。

“屬下記得,當年項羽的虎頭磐龍戟並沒有人收走,應該就在這一帶……”小兵以為將軍是來找那柄虎頭磐龍戟的,畢竟他聽說過,這位大名鼎鼎的大將軍,曾經在項羽身邊做過持戟侍衛。

那個人在花海裏走了走,然後在某處停了下來,低頭撥開濃密的花叢,露出底下的那柄虎頭磐龍戟。青色的戟身很多都被泥土所埋,而令小兵感到奇怪的是,這位大將軍並沒有把這柄虎頭磐龍戟拿起來,而是撿起了靠在這柄虎頭磐龍戟旁邊的一顆種子。

“將軍,項羽是個什麽樣的人呢?”小兵見大將軍低頭對著一顆種子沉思,不由大著膽子問道。

“一個笨蛋。”那人冷冷地說道,“我本指望他能滅秦,卻沒想到他居然會殺掉秦朝宗室,焚燒鹹陽宮殿。他做得太過了,所以我才要他償命。隻是可憐了這棵虞美人,以後有緣再讓他們相聚吧。”

小兵聽著將軍口中的恨意,不禁一愣。秦始皇暴政,全天下的人都恨不得秦朝覆亡,但聽上去,這位上將軍卻好像並不恨秦朝,而是另有所恨。

“你走吧,你在我身邊這麽多年,以後肯定能扮演好我的。”那人淡淡地說道。小兵舔了舔緊張得幹燥的唇,從他手中接過一個鎏金戒指。

“這是妲己的媚惑戒,可以改變人的相貌,以後你就是韓信,是大漢的上將軍。隻是這是你自己的選擇,以後結果如何,勿要反悔。”

“是,是,將軍保重。”迫不及待戴上戒指的小兵已經變成了“韓信”的模樣,匆匆而去,做他的大將軍夢了。

一陣風吹過,吹得這片花海嫋嫋娉娉,那人把頭上的盔甲一摘,露出清秀的臉容,仰天歎道:“扶蘇,我這算是為你報了仇了……”

後麵的聲音卻隱在了風中,沒有人聽見。



虞翠神誌不清地看著煞白的天花板。

她是怎麽了?最後的畫麵是項羽在她的麵前橫戟自刎,滾燙的血灑在了她的土壤裏,她拚命呼喚著他,卻沒有任何回應,隻能看著他的血液一點點地被她吸收,被她苦澀地咽下。

一切都那麽的不真實,卻又無比鮮明。

她好像,做了一個漫長的夢。

躺在床上足足過了半個小時,外麵傳來父母起身做飯的聲音,虞翠才醒悟過來,她好像又回到了現代。

難道一切真的隻是做夢?

她立刻從床上跳起來,由於好久都不曾有身體的感覺,她甚至有點不會走路了,腿一軟,直接摔到了床下。

忍著疼痛,她直接跪在地上爬到玄關,然後目瞪口呆地看著她埋下虞美人種子的地方,已經長出了嫩芽。

“翠翠!你這是怎麽了?”老爹驚訝地追問著。

虞翠無暇理會,跌跌撞撞地站起來,衝到了樓下。她記得街角新開了一家花店,她要買一個花盆和土,把那個虞美人移栽出來。

難不成這輩子,輪到項羽那個大個子轉世成了虞美人的種子?這回換她要把他種出來了?她無法想象西楚霸王項羽變成一朵花的樣子……抖……

虞翠邊鬱悶地吐槽著,邊拍開了那家花店的門。

“歡迎光臨。”一個無比熟悉的溫和聲音響起。

虞翠呆愣地看著這個高大健壯的男人,英俊如昔,隻是發髻變成了利落的短發,冰冷鐵血的鎧甲換成了休閑的毛衣,還套著一個史努比的可愛圍裙。

“項羽?”虞翠顫抖著唇,不敢置信地問道。

那人溫和地點了點頭,展顏一笑道:“你是虞翠?長得要比我想象中的還可愛。”

虞翠咬著牙衝過去,對著他拳打腳踢一陣暴打。

項羽抱著頭委屈地說道:“我以為你再見到我,會抱著我痛哭流涕呢!”

“死項羽!姑娘我早就想對你這麽做了!別以為花花草草就沒脾氣!吼吼!”

“……姑娘手下留情啊!”

虞翠抱著項羽的腦袋又捶又打又啃……

“怎麽了?遇到什麽人了嗎?”老板看到推門而入的醫生滿臉疑惑,不由得挑眉問道。

醫生把買來的早點往櫃台上一放,咬著方便筷子不解道:“我好像在街角的花店看到昨天我們遇到的那個小姑娘了,她好像正把一個新發芽的種子移栽到花盆裏……不會是你昨天給她的那顆種子發芽了吧?”

“有什麽稀奇的?”老板淡淡道,“是種子,不管早晚,總會發芽的。不管是一年的種子,還是兩千年前的種子。那種子重新發芽,有緣的兩人應該重新相見了吧……”

“喂!到底那種子是什麽來曆?”醫生對啞舍裏層出不窮的神秘物品還是覺得難以應付。

“沒什麽,啞舍裏的東西,都是古董而已。”老板微微一笑,啪地一聲掰開方便筷子,“下次買東西不用拿方便筷子了,我這裏也有筷子,用後洗一洗就好了。”

醫生埋頭苦吃,不敢接話了。是誰剛說啞舍裏都是古董的?那筷子肯定也是古董啊!他可不想用幾百年前的東西夾吃的啊!

而且保不準……會是哪個死人陪葬用的筷子!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