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古鏡
loading...


何亦瑤著迷地看著麵前玻璃櫃裏放著的那塊圓形古鏡,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

“喜歡嗎?喜歡可以拿出來看一下。”古董店的老板輕笑地建議道。

何亦瑤連連點頭,她雖然知道這個古鏡她可能連買都買不起,但她還是想拿在手中真實地觸摸一下。

古董店老板打開櫃台的鎖,把這塊銅鏡拿了出來。“這塊是漢代罕見的魚紋銅鏡,因為漢代銅鏡多以龍虎鳳鳥四神為圖案。這塊紅綠鏽的品相極好,傳說中是漢代名將霍去病的心愛之物,小姐你可真有眼光。”

何亦瑤把這塊銅鏡小心翼翼地雙手拿著,目不轉睛地看著背麵微凸的四條栩栩如生的鯉魚。雕刻的圖案簡潔而流暢,形態各異,真的好像是在水中暢遊的樣子。鏡子大概隻有她手掌大小,鏡身很薄,很輕,至少比她想象中的要輕多了。何亦瑤正在心中嘀咕這古鏡是不是贗品,下一秒她翻過來看到斑駁的鏡麵時,卻又有些不確定了。

還算平滑的鏡麵到處都是劃痕,一道道都代表了歲月無情的洗禮,隱約可以在鏡麵上看到自己模糊的影子,何亦瑤看到這種模糊的美感,又不甘心放下手了。

她是在去補課班的路上無意間走進這家古董店的,因為這家古董店的店名叫“啞舍”,那塊古香古色的招牌吸引她走了進來。

她好奇地問了下老板店名的來由,老板回答道,啞舍裏的古物,每一件都有著自己的故事,承載了許多年,無人傾聽。因為,它們都不會說話,所以這裏起名叫啞舍。

很有深意,何亦瑤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裏。

雖然店裏很破舊,沒什麽生意,不過她知道若是這家店裏擺著的都是真品,價格肯定是她一個高三學生怎麽也買不起的。

但是,她卻在轉身要走的時候,發現了這麵古鏡。

何亦瑤知道自己是個喜新厭舊的人,所以隻要有看上眼的東西,能不買就不買,省得到時候又擺在屋子裏發黴,還要聽母親的嘮叨。

但是,她非常想要這塊古鏡啊!怎麽辦?

何亦瑤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荒謬的借口,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麽會對這塊銅鏡這麽執著。她聽到自己的聲音很冷靜很冷靜地說道:“老板,我們學校的社團要上演一出話劇,需要用到一塊古鏡,能不能租給我們用一個月啊?”她想自己隻是一時圖個新鮮,等到一個月以後,也許早就不喜歡這塊髒兮兮的古鏡了。

但是她自己都覺得這個要求太過分,正想多說幾句來挽救的時候,不期然地聽到這個年輕的古董店老板說了一個“好”字。

“呃?”何亦瑤呆了一下,隨後開始興奮地追問需要押什麽東西押多少錢才夠用。結果對方隻是要了她的學生證登記了一下,其他什麽都沒要求。

呼,也許是自己想得太多了,這塊銅鏡根本就是贗品。但是她絲毫不想放開鏡子,隻感覺這冰涼的觸感特別舒服,像是觸動了心中某一塊的柔軟。

“租金就意思意思吧,十塊錢。”古董店的老板隨意地說道。

這麽便宜?何亦瑤有些後悔了,早知道就直接問價格了。但是她已經說了是租,所以還是硬著頭皮在登記本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心下決定若一個月後,還是喜歡這個古鏡的話,就一定來問問價錢。

年輕的老板看了眼她登記的名字,細長的眼眸眯得更細了,修長的手指在登記本的“瑤”字上劃過,曖昧的說道:“哦,對了,還有件事。”

“什麽?”何亦瑤正對著鏡子愛不釋手中,聽到他這句話時,反射性地抬起頭。

“有一點你要記住,這個銅鏡絕對不能擦,絕對不能。”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何亦瑤恍惚看到這個長相俊秀的老板嘴角好像勾起了一絲詭異的笑意,但是她並沒有在意。當時的她,隻顧著把銅鏡包好放進包內,急著衝向補課的地點。

等到晚上回家的時候,何亦瑤打開書桌上的小台燈,把古鏡拿在手中,一點一點地打量著,似乎要把這塊鏡子印入腦海中。

可是晚上還有複習題要做,何亦瑤欣賞夠了之後,就把銅鏡立在了一堆參考書旁。本來是把背麵對著自己的,不過她總是覺得劃花的鏡麵要比製作精美的背麵對她的吸引力更多,就索性把銅鏡翻了過來。

“這麽花,古代的女子都是怎麽梳妝的啊?”何亦瑤看著鏡麵裏模糊不清的人影,忍不住小聲嘀咕道。她看著上麵斑駁的劃痕,本想拿擦電腦屏幕的酒精棉布擦拭,但是當手剛要碰到鏡麵時,古董店老板的叮囑突然響起在她耳畔。

“有一點你要記住,這個銅鏡絕對不能擦,絕對不能。”

何亦瑤無奈地放下酒精棉布,估計這個銅鏡真的是贗品吧,老板怕她擦了之後會變新,哈哈!

何亦瑤心情頗好地開始埋頭寫作業,每當休息的時候就抬頭看看這塊鏡麵。不知道為什麽,她每次看到斑駁的鏡麵時,都忍不住展開笑容,心情也隨之放鬆了許多。

當她在作業本上寫完最後一筆時,大大地伸了個懶腰,然後習慣性地朝鏡麵看去。就這麽不經意地一眼,卻讓她心跳漏了一拍。

因為她居然發現,鏡子裏麵的模糊人影……好像不是自己……

至少,她頭上也絕對不會多出個發髻來,而且,那個人影也不隨著她的移動而移動……

“你、你是誰?”何亦瑤忍不住出聲問道,雖然知道可能根本沒有人會回答。

沒有反應。

何亦瑤鬆了口氣,揉了揉眼睛,肯定是今天曆史老師留的作業太折磨人了,自己產生幻覺了。她索性把鏡子翻了過去,走出房門去客廳上了會兒網,吃了點點心。

自從升上高三之後,電腦就被老媽從她的屋子裏搬了出去,放在客廳裏。每天隻有在完成作業的時候,才能去上十分鍾的網。查資料?當然用不著,她屋裏一麵牆的參考書和資料書。老媽說不能全部依靠電腦,現在高考答試題不還是要用筆寫嗎?什麽時候高考進化到托福那樣,需要機考的時候,再批準她用電腦複習。

何亦瑤登錄qq,和好朋友聊了下今天的八卦,便到時間洗澡睡覺了。她的高三生活從暑假開始就這麽悲慘,可以預見開學之後,肯定會補晚課補到慘絕人寰。

等躺倒在床上的時候,何亦瑤已經處於半睡眠狀態了。但是就在要進入夢鄉時,她突然聽到寂靜的屋裏傳來了一聲縹緲虛幻的聲音。

“汝……汝是何人?”

這聲音輕得幾乎讓何亦瑤以為是自己的幻覺。但是下一秒,她就從床上翻坐起來,衝向書桌,打開台燈,死命地瞪著手中的鏡子。

“……是何人?”

這次聲音更清晰了一些,確實是從這個鏡子裏傳出來的。

台燈的映照下,斑駁的鏡麵上的劃痕更加明顯,但是這次何亦瑤很肯定地看到,裏麵那個模糊的人影並不是她自己。

“汝是何人?”鏡子裏的人顯然也看到了她,驚呼道。

“我不是何人……吾名何亦瑤。”何亦瑤細聲細氣地用著古語,滿臉黑線,自己是不是精神出了毛病啊?這銅鏡看起來還真不是贗品,這裏麵封著一個鬼魂耶!當然,她根本就不覺得這有什麽恐怖的,這鬼魂明顯是出不來,又能對她做什麽?

“吾乃霍去病。”這次鏡子裏的回答快了很多,而且聲音也清晰了很多,還可以聽得出是個男人的聲音。

“咣!”鏡子從她手裏滑落,掉到桌上,發出一聲巨響。

“小瑤!你還沒睡嗎?現在都十點半了!你明天不上課了嗎?”母親在房間外拍門,何亦瑤趕緊把古鏡夾在書本裏,馬上關燈。

那是個千年的幽魂嗎?堂堂大將軍霍去病會被困在一個古鏡裏嗎?怎麽想也覺得太令人振奮了!何亦瑤一點都沒有感覺到害怕,反而非常開心,把自己捂在被子裏偷偷笑著。



何亦瑤發現,平日裏,不管她怎麽擺弄這銅鏡,都沒有反應,隻有在晚上十點的時候,鏡子才產生變化。

“你是霍去病?那個很有名的漢代將軍?”

“將軍?吾現在是一個校尉,不過很快就會成為將軍的!”

“書裏寫著的你是將軍啊。”何亦瑤翻著今天特意從圖書館借來的漢代曆史書,難道是同名同姓的鬼?

“哈哈!不知汝說的是什麽書。汝呢?死於何故?為何汝會在姨母給吾的銅鏡裏?”

鏡子裏的話讓何亦瑤駭然,她死了?什麽時候死了?

她連忙使勁捏了一下自己的臉。嗚!好痛!

“我活得好好的!在上學!在念書!”

“咦?那汝憑什麽說吾死了?小爺也活得好好的!在騎馬!在射箭!”

何亦瑤呆了,她沒死,他也沒死,那麽說……這鏡子可以跨越時空連接兩個世界嗎?

“喂!既然說自己不是女鬼,就現出自己的麵貌讓小爺看看!別因為是一副死相而怕見人!”

何亦瑤早就忘了古董店老板告誡她不能擦拭鏡麵的忠告,生怕自己擦電腦的酒精棉布會損害鏡子,她溜到父親的書房找到一塊擦眼鏡用的鹿皮,抱著試試的心情開始輕輕地擦著鏡麵。

每擦一點,鏡麵就稍微亮了一些,直到她手累得都快酸掉的時候,聽到鏡子裏那個可恨的聲音戲謔道:“呦!披頭散發的,還說自己不是女鬼?”

“咣當!”何亦瑤把古鏡往桌上一扔,再也不管鏡子裏如何呼喚,在母親拍門之前就關掉台燈,上床睡覺。

這麽一放,何亦瑤足足有三天忘記了古鏡,補課班的作業再加上本來學校老師留的作業,就讓她更沒時間去想其他事情了。

直到她這天回家的時候,發現本來亂糟糟的桌子被收拾得很幹淨,而這個古鏡正端端正正地反扣在她的書桌上,頓時才想起來。

“老媽!你又隨便動我的東西了!”何亦瑤朝屋外吼了一聲,然後便把老媽的嘮叨關在了門外。

她拿起銅鏡看了半天,都沒發現有什麽異常。還是必須要等到十點之後嗎?

何亦瑤把銅鏡靠著參考書擺好,正要低頭寫作業,看著自己垂下來的長發,想起那霍去病之前說的話,索性好好地梳了一個馬尾辮,然後開始學習。

等到十點的時候,果然銅鏡裏傳來了戲謔的聲音:“呦!好久不見!有一個月了吧?咦?這回居然把頭發梳起來了?女鬼不是碰不到自己的頭發嗎?”

何亦瑤手中的自動鉛筆芯“啪”一聲斷掉了。“你才是女鬼呢!不對,你說什麽一個月?我這裏才過了三天啊!”她朝古鏡看去,發現鏡麵要比上次清晰了一些,隱約可以看得到鏡子那邊有一抹跳動著的燭火,還有一個男人的輪廓。

“喂,女人,汝……你再擦擦鏡麵,上次你擦過之後,好像能看清點了。”霍去病學著何亦瑤把汝和吾改了過來。雖然有些別扭,但卻讓他覺得新奇不已。他倒是不在意什麽一個月還是三天的,他更好奇是否能看清楚這個女人的相貌。一個女鬼哦!照那些坊間傳說,女鬼肯定是美豔絕倫的!

何亦瑤看看已經寫完的作業,幹脆拿起桌上的抹布開始擦起來,“你說一個月沒見到我?怎麽回事?你之前是什麽時間才能看到我的?”

“最開始是六月初一,然後上上次是六月十一,而今天是七月十一。我記得很清楚啊,六月初一那天我去上林苑射獵,喝得大醉,回來的時候就發現鏡子裏的你。”

“咦?難道我們的時間不一致?也許這麵古鏡就像是個攝像頭,連接了兩個時空呢!隻不過,這網線可能有點太長了,有延遲。喏,不過為什麽我們說話沒延遲呢?”

“女人,請講我能聽懂的話!攝像頭是什麽?網線又是什麽?”霍去病很努力地聽著,但發現隻有聽沒有懂。

“攝像頭就是連接到電腦上的一個鏡頭……算了,當我沒說。”何亦瑤翻了個白眼,覺得自己和一個古人講什麽攝像頭?他們隻懂通天鏡!

“喂!你也擦啊!別光我一個人幹活。”

“我擦?我手中的鏡子是新的啊!已經很亮了!擦什麽擦?”霍去病彈了彈銅鏡麵,“女人,我彈鏡麵你疼不疼?人家都說如果損壞物品的話,寄居在裏麵的鬼也會痛的!”

“痛你個鬼!”何亦瑤使勁地擦著鏡麵,想象成霍去病的臉,我蹭我用力蹭!“我才不是女鬼!”

“知道,所以我叫你女人嘛!”某人用非常敷衍的語氣說道。

何亦瑤恨得牙癢癢,她才不管這個霍去病是不是什麽漢代名將,現在的這個霍去病還真是有些欠扁。如果能隔著鏡子扁他就好了!

不過這個想法何亦瑤也隻敢在心底想想,如果鏡子對麵真的是一代名將霍去病,那她扁過去反而被扁的可能性更大。

胡思亂想中,何亦瑤湊過去朝鏡麵嗬了一口氣,再努力地用抹布擦了擦,然後那個惹人厭的聲音再次響起。

“看到你了!什麽嘛!那些大叔騙人!女鬼才不美豔絕倫呢!長得很嚇人才對!”

“哐當!”何亦瑤把鏡子直接反過來扣在桌上,然後拿著書泄憤似的使勁砸了幾下。

她長得很嚇人?何亦瑤忍不住朝著自己梳妝台上的鏡子看去,裏麵映出一張清秀可愛的臉。

那家夥眼睛有問題!還說什麽騎馬射箭!別射到自己人就算很好了!

鏡子裏還不斷傳來“女人!女人!”的呼喚聲。

何亦瑤用手摸著銅鏡背麵的紋路,想起剛剛在把鏡子翻過去前,依稀看到一張俊逸的臉。

她臉紅什麽?誰要管那個家夥?關燈,睡覺!

“喂,女人,你在嗎?”晚上十點,銅鏡裏準時傳來某人的聲音,隻是這次,並不是那麽的輕佻,聽上去還有些深沉。

何亦瑤隻在內心掙紮了兩秒鍾,便把翻過去的銅鏡重新翻了過來。她不得不承認,有個兩千多年前的網友還是挺牛x的,更別提是有名的霍將軍了。

斑駁的鏡麵上,劃痕少了一些,裏麵映出一張英姿颯爽的容顏。還是有些模糊,但是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清澈而閃著深邃的亮光,一下子就吸引住了何亦瑤的心神,再也移不開視線。

“什麽事?”何亦瑤發現霍去病正瞪大了雙眼盯著她,於是不安地向椅子裏縮了縮。他不會從鏡子裏爬出來吧?

“女人,你怎麽穿成這樣?”

何亦瑤低頭一看自己的吊帶睡裙,暗罵聲“小色狼”,立刻去找了件外衣套了起來。這種穿著估計對古代的男人太刺激了。不過,男人?何亦瑤又仔細看了看霍去病的臉,好奇地問道:“喂,你多大了?”

“小爺今年十六歲了,怎麽了?他們拒絕我參軍!”霍去病拿起手中的酒壺灌了一口,“嘁!小爺我已經足夠資格上陣殺敵了!別告訴我你也像他們那樣嫌我年紀小!”

十六?怪不得這位網友五官稚嫩,原來是個未成年少年,何亦瑤挑挑眉道:“乖,叫姐姐。”

“不叫!女人,你能不能每天都陪我聊天?每次要等上十天呢!不能隨叫隨到嗎?”霍去病打了個酒嗝,無賴地要求道。

“我每天都在陪你聊天啊!”何亦瑤撇撇嘴,隨叫隨到?霍少爺以為她是哈利·波特的校友,學過移形換影哦?

“喏,看來是天上一天,地上十天啊!”霍去病遺憾地歎道。

“咦?難道剛剛你是在誇我是仙女?哎呀,真是的。”何亦瑤不好意思地捧頰道,故意曲解霍少爺的意思。

霍少爺難得沒和她拌嘴,他喝得有些神誌不清,嘟嘟囔囔說著一些模糊的話,“女人,想……不想看……塞外的風景?要……一直在我身邊,別、別走……我會帶你……你去看的!”說到最後,自己卻先趴在桌上睡著了。

何亦瑤靜默地看著鏡裏麵那位懷著鴻鵠之誌卻鬱鬱醉倒的少年將軍,覺得胸口有些發堵……她記得,在曆史上,霍去病二十四歲就英年早逝……

該不該告訴他?但說了,他會當作笑話吧……

“女人,我霍去病生為奴子,長於綺羅,卻從來不曾沉溺於富貴豪華。大丈夫生來就應該戰死沙場,保家衛國!那些長安的浪蕩子放縱聲色,享受長輩的蔭庇,總有一天會變成垃圾。讓他們嘲笑我!我讓他們永遠都說不出話來!”

“女人,你知道嗎?匈奴每每騷擾我朝邊境,聖上卻以和親和陪嫁財物來維持相對的和平!”

“女人,如果讓我上得沙場,肯定會殺敵四方!”

“女人……喂!你有沒有聽我說話啊?”

“聽著呢聽著呢!”何亦瑤挖了挖耳朵,繼續低頭做著複習題。

這種情況都維持好幾周了,每天晚上十點,她都能通過銅鏡見到這位兩千年前的“網友”,大概半個鍾頭,就會強製下線。而霍去病每十天才能見到何亦瑤,所以算起來,都快一年了。

“你騙誰啊?連我的臉都懶得看一眼,你在寫的那個東西很有趣嗎?有小爺我有趣嗎?”

這是她明天要交的作業,補課班明天是最後一天,然後就要開學了!不過,何亦瑤眨了眨眼睛,抬頭看向桌上的台曆,突然間醒悟過來,她明天就應該去把這個銅鏡還回古董店了。

雖然,霍去病的碎碎念有些擾人厭,但她發覺,自己已經習慣了每天晚上聽他在那裏倒苦水。她忍不住朝右手邊的銅鏡看去,斑駁的鏡麵,顯出對方青澀卻難掩霸氣的一張臉。

“你……”何亦瑤想和他好好道別,可是話到嘴邊,卻怎麽也說不出來。這個銅鏡,肯定是真品,就算賣了她,她也買不起。

而且,她真的無法再陪他這樣聊下去了。這一個月間,她為了不改變曆史的進程,什麽都沒和他說,老老實實地當一個聽眾,估計現在他還認為自己隻是個寄居在鏡子裏的女鬼。

“女人,你知道嗎?其實我很少和人說話的,但是對著你,總是有說不完的話。也許是因為我根本不認識你,你也不認識我的緣故吧……”

何亦瑤一呆,不知道說什麽是好。

霍去病這些天發的牢騷,她都聽在耳裏。皇後衛子夫是他的姨母,他的舅舅衛青是大漢將軍,他想要上陣殺敵,不想過長安安寧地生活……何亦瑤總覺得,那是和她無關的另外一個世界,但是在他每天一點一滴的滲透下,自己就像是親眼目睹一般,在他的身邊,透過仍然模糊的鏡子,看著那些華麗奢侈的夜宴、看著宮中富麗堂皇的裝飾、看著他策馬奔跑在獵場上……

“女人,記得我說過,要帶你看沙漠草原嗎?十天後,我帶你去看!”霍去病興高采烈地說,何亦瑤能看到他飛揚的雙眉,就像插入雲間的兩把利劍,鋒利而獨特,“我已經主動請纓,聖上封我為嫖姚校尉隨軍出征了!十天後,一定要等我!”

鏡麵已經恢複,但是霍去病振奮的聲音仿佛仍然回蕩在她的耳畔。

何亦瑤的心一軟,單手托著下巴呆呆地看著古鏡。她不說多餘的話,隻做聽眾,這樣應該可以吧?明天去啞舍問問老板,可不可以把古鏡繼續租給她。她想把小豬儲蓄罐裏的硬幣都取出來,預付一年的量,應該沒問題吧?



從此之後,何亦瑤的晚上,變得非常精彩。她透過這枚古鏡,看到了塞外誘人清朗的月光,看到了沙場上的血雨腥風,看到了茫茫大漠……

她一邊翻著史書,一邊看著古鏡。

她從史書的字裏行間,看古鏡裏的沙場風雲。

她什麽都沒說,隻是陪著他,鼓勵著他,安慰著他,渡過漫漫時光。

她的一天,等於他的十天。

元朔六年,霍去病率領八百騎兵,在茫茫大漠裏奔馳數百裏尋找敵人蹤跡,結果他長途奔襲的戰術首戰告捷,斬敵兩千餘人,匈奴單於的兩個叔父一個斃命一個被活捉。他率兵全身而返。漢武帝立即將他封為“冠軍侯”,讚他勇冠三軍。

她隔著古鏡,看著他奔波數百裏,馬蹄下揚起的灰塵,他胸前流下的血,足足遮住鏡麵的整個長夜。

他說,這是他第一次上陣,就取得傲人戰績。

她什麽都沒有說,隻是靜靜地看著古鏡上斑駁的血跡,因為這是他第一次受這麽重的傷。

元狩二年的春天,他被任命為驃騎將軍,獨自率領精兵一萬出征匈奴。剛滿十九歲的他,在千裏大漠中閃電奔襲,六天中轉戰匈奴五部落,一路猛進,並在皋蘭山打了一場硬碰硬的生死戰。在此戰中,他僥勝,雖斬敵近萬人,但麾下的一萬精兵僅餘三千人。

她隔著古鏡看著,沒看到他征戰的場麵。再見麵,已是勝利的畫麵。

他說,為了不讓她看到血腥場麵,特意挑選了他們通話的間隔時間來打仗。

她什麽都沒說,這次鏡麵上沒有鮮血。但她卻發現,在鏡子背麵,多了一道深深的刀痕。

她知道,這麵古鏡,他是貼身戴在胸前的。

她能看到古鏡上的刀痕。但,他身上受的多少傷,她根本看不到。

同年夏天,漢武帝決定展開收複河西之戰。此戰,他成為漢軍的統帥,再次孤軍深入,並再獲大勝。就在祁連山,他所部斬敵三萬餘人。漢王朝收複了河西平原。從此,漢軍軍威大振,而十九歲的他更成了令匈奴人聞風喪膽的戰神。

她隔著古鏡看著,看著他腳下的河西大地,看著他意氣風發,看著他的千萬士兵仰望著他……

他說,真想讓她站在他的身邊,感受這一切。

她什麽都沒有說,因為她知道不可能……

同年秋天,渾邪王和休屠王便想要投降漢朝,他前往黃河邊受降。當他率部渡過黃河的時候,突然匈奴降部中發生了嘩變。他竟然隻帶著數名親兵就親自衝進了匈奴營中,直麵渾邪王,下令誅殺嘩變士卒。渾邪王完全有機會把他扣為人質或殺之報仇。然而最終渾邪王放棄了,這名敢於孤身犯險不懼生死的少年的氣勢不但鎮住了渾邪王,同時也鎮住了四萬多名匈奴人。最終嘩變沒有繼續擴大,河西受降順利結束。

她隔著古鏡看著,看著那個燭光撲朔、局勢迷離、危機四伏的夜晚,他就那樣站在敵人的營帳裏,僅僅用一個表情一個手勢,就將帳外四萬兵卒、八千亂兵鎮住。神勇無敵,天下震驚。

他說,這次真的是冒險了,但是有她陪伴,她是他的守護女神。

她什麽都沒有說,隻是在古鏡的這一邊,默默地鬆開已經捏得不成樣的衣角。

元狩三年,漢武帝為他建造起精美的豪宅,並且囑咐他前往察看。

她隔著古鏡,看到年輕的皇帝眼裏對他的器重,看到他身旁笑盈盈的公主。她知道,漢武帝不光隻賜予他豪宅,還有讓他和公主聯姻的意思。

他說,匈奴未滅,無以家為也。

她什麽都沒有說,隻是看著他說話的同時,放在鏡麵上的手,掌紋清晰可見。

她頭一次伸出了自己的手,印上了他的。

他們的手,不光隔著一道冰冷的鏡麵,還隔著兩千年的時光。

卻仍然有些什麽,脈脈流動。

元狩四年,為了徹底消滅匈奴主力,漢武帝發起了規模空前的漠北大戰。他率部深入漠北奔襲兩千多裏,殲敵七萬多人。為了追殺匈奴單於,他一路來到了狼居胥山,率大軍進行了祭天地的典禮。封狼居胥之後,他繼續率軍深入,一直打到俄羅斯貝加爾湖一帶,一路連勝。經此一役,匈奴遠遁,漠南無王庭。他的“封狼居胥”,從此成為中國曆代兵家人生的最高追求,終生奮鬥的夢想。而這一年的他,年僅二十二歲。

她隔著古鏡,看著這場曆史中最高的兵家祭天封禮,看著他站在人生的最巔峰,看著他的至高榮耀。

她在他征戰的六年間,一直陪在他身邊,護在他的胸前。

他說,女人,你真的是女鬼嗎?這麽多年了,你的容貌,居然一點都沒有變……

鏡子上,斑駁的刀痕無數,鏡麵卻越來越清晰。她甚至可以看得到他眼中,映著她的影子。

他說,他平匈奴的理想,已經實現了。他的將軍夢,也已成為現實。他幾乎已經完成了所有兒時的願望,他也幾乎可以得到他所有想要的。

他說,他想要她。她什麽都沒有說,隻是默默地搖搖頭,把鏡子放在密封的盒子裏,鎖在櫃子的最裏麵。

夠了,她對自己說。她陪他七個多月,看著他一步步艱辛走過,看著他終於爬到人生的頂峰,這就夠了。他們終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她寧願他就認為自己是一個女鬼,永遠地失去了法力,已經魂飛魄散,再也不能相見了。

她要忘了他。

她埋頭學習,把自己的全部注意力放在書本上,決不讓自己有多餘的時間去想他。除了在每天晚上十點鍾的時候,心髒都會抽痛一下,習慣性地看著往常古鏡擺放的位置,然後強迫自己移開目光。

他在做什麽?想什麽?和什麽人在一起?

她咬咬牙,他已經和她沒有關係了。

她怎麽能開口告訴他,他隻剩下兩年的壽命?她怎麽能看著他,慢慢地生病衰弱直至逝去?她受夠了隻能隔著古鏡看著他,而什麽都做不了,觸碰不了。她承認自己很懦弱,所以選擇逃避。

生活還是和以前一樣,上學、補課、寫作業……隻是,每天清晨醒來時,臉上滿是淚痕。



終於,高考結束。她考得很好,告訴父母自己應該可以上那所從小就想進的大學,父母欣喜若狂,她則關上門黯然神傷。

考試結束,她空閑了。沒有了學習的理由,她開始無法抑製對他的思念。

她終於忍不住把深鎖在櫃子裏的盒子拿了出來,看著久違的古鏡,輕輕摩挲。

這次,一定要告訴他。雖然他們不能在一起,但是她一定要告訴他——

她喜歡他。

房間裏安靜而寂寞,她就這麽呆呆地坐著,一直等到晚上十點。

她沒有聽到他的聲音,隻有一聲清晰的破碎聲——她手中的古鏡,毫無預警地出現了一道裂痕。

然後,她看到了鏡子的那邊覆著一條綢布。

綢布上寫著遒勁有力的幾個字——

阿瑤,下輩子,我們一定要相見。

她已泣不成聲。

“老板,”何亦瑤站在櫃台前,把盒子打開,裏麵的古鏡鏡麵有了一道裂痕,今天是大學開學的日子,也是正好租下這枚古鏡一年的日子,“這古鏡多少錢,我買下來。”

年輕的古董店老板低頭看著有了裂痕的古鏡,臉上並沒有多少意外的神色,“不用,你的租金,正好是它的價錢。”

“是嗎?”何亦瑤根本不信,這古鏡對她來說是無價之寶,就算老板報出一個天文數字,她都會想辦法賒賬償還。

老板把盒子蓋上,推還給她,微笑道:“現在,它是你的了。”

何亦瑤垂下眼簾,小心翼翼地拿起盒子。

這是她最寶貴的東西。

“對了,還有一個東西,是和這個古鏡一起的。等我找找。”老板走入後麵的房間,一陣翻找後,拿著一塊泛黃破舊的綢布,慢悠悠地走出來。

何亦瑤如遭雷擊,顫抖著接過這塊綢布。

手微微抖動著展開綢布,上麵寫著幾個遒勁有力的大字——

阿瑤,下輩子,我們一定要相見。

捧著古鏡盒子,握著這塊綢布,她不知道怎麽走出啞舍的,隻知道回過神時,就已經被父母送到了大學校園。

新生接待處一片人聲鼎沸,而她覺得自己就像站在另一個空間。

迷茫間,她被人撞了一下,摔倒在地。她拚命地摟著古鏡,但綢布卻飄落在地。

一隻手替她撿起綢布,那是雙骨節分明的手。她的心忽然揪得死緊,連站起的力量都沒有。

抬起頭,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麵容。這次沒有隔著古鏡,沒有隔著遙遠的兩千年,沒有戰馬嘶鳴,金戈交擊,塵土飛揚……他的臉清晰而真實。

不同的是,他沒有穿著那不離身的鎧甲,隻有簡單的白t恤,藍色牛仔褲。

淚水悄然滑落。

那人走到她麵前,展開了綢布,像是無意間看到念著上麵的字,又像是早知道上麵寫的是什麽一樣,用力說道:

“阿瑤,下輩子,我們一定要相見。”

啞舍裏的古物,每一件都有著自己的故事,承載了許多年,無人傾聽。但是,它們都在等待……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