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公主殿下
loading...

昊軒身著一件素錦長袍,白衣黑發、衣裾飄飄,淨白的肌膚上似有光澤隱隱流動,如墨的眼眸閃著攝人心魄的精光。他靜靜地站在那裏,神韻超群,高貴清華,不怒而威。


在他身後,是十幾個白衣劍客。個個氣勢逼人,似有萬夫不擋之勢。


“二……”玉涵話未脫口,便見昊軒向他搖了搖頭。


玉涵生生把想說的話咽下去,也許,他不想讓人知道他的身份吧。


眼前的種種不堪,因昊軒的到來,發生了逆轉。


相對於玄衣人,白衣劍客顯然更勝一籌,很快,玄衣人落荒而逃,她和段誌超得救了。


看著身上多處劍傷的段誌超,玉涵既心痛又著急。


是她央求段誌超帶她出宮的,若是這樣回去,她倒沒什麽,大不了被父皇責備,關幾天禁閉。


段誌超可就慘了,恐怕要挨幾十板子,保不準還會被革去禦林軍首領的職務。


想到這兒,她請昊軒屏退身邊的人,略顯難為情地說道:“多謝二皇子,又一次救了玉兒。情況緊急,玉兒還有一事相求,請二皇子務必答應!”


昊軒本想和她說說話,見她神情嚴肅、緊張,便正色道:“玉兒姑娘不必客氣,但說無妨!”


玉涵看向段誌超,麵帶擔憂之色道:“玉兒想請二皇子帶我哥哥去醫館,他身上有傷,必須馬上看郎中。我恐怕不便……”


“玉兒放心,我身上有最好的金創藥,保證你哥哥沒事。”說話間,昊軒從身上掏出一個精致的白玉瓶,喚來肖飛,把白玉瓶遞給他,又悄聲叮囑了幾句。


肖飛會意,著人帶段誌超離開,去上藥療傷。


段誌超不知昊軒身份,不敢讓玉涵獨自留下,見她點頭,才放心地和昊軒的手下離開。


“謝謝你,二皇子。”玉涵感激地看向昊軒。除了“謝謝”她不知該說什麽。這些日子,昊軒屢次幫她,這份情誼,她不知如何回報。


“不用和我客氣,我既然幫你逃回趙國,就會幫人幫到底。我知道我大哥不死心,一定會派人找你,就讓人跟著他派來的人,一直跟到這裏。據我所知,我大哥派來的人一直在宮門口守著,隻待你出來。我猜他們擔心被宮門口的守衛發現,所以跟到這裏才動手。”


玉涵本想問昊軒為什麽會突然出現,聽他這麽一解釋,就全明了了。


原來,他一直在關心她。哪怕他遠在秦國,哪怕想要帶走她的人是他哥哥。


“二皇子,這麽說,你知道我是誰了?對不起,我不該向你隱瞞身份。”玉涵低頭,欲言又止。


對昊軒,玉涵深感愧疚。他如此待她,她不該欺瞞他。隻是在那種情景下,她實在身不由己。


“不怪你,是我太笨了,我早該想到你是誰的。自從看到玉涵公主的畫像時,我就該想到。我還以為天下有和玉涵公主一樣貌美絕倫的女子,卻不想玉兒就是玉涵公主。昊軒能有幸結識公主,救公主於水火,實乃昊軒的榮幸!”


昊軒是秦國的二皇子,剛過弱冠之年,和哥哥昊雄一樣,在此之前,從未來過趙國,更沒參加過趙國國君組織的宴會,自然沒見過玉涵公主。他隻聽父皇和母後說過,他們親眼見到的玉涵公主嬌豔無雙,靈氣逼人,堪稱中原第一美人。


言語間,昊軒頗為客氣,惹得玉涵倒不知說什麽好了。


未等玉涵搭話,昊軒向玉涵躬身一拜,語氣中帶著幾分調笑的意味,道:“那我是不是該改口,叫公主殿下了?”


“那……我就該叫二皇子殿下了。”玉涵莞爾一笑,也學昊軒的樣子躬身一拜。


抬首間,玉涵和昊軒目光交匯,不由得都笑出聲來。


“公主,你叫我昊軒吧,我可不喜歡聽你叫我二皇子,怪生分的。”昊軒快人快語,道出心中所想。


“好,我就叫你昊軒。你叫我涵兒吧,父皇母後還有皇兄皇姐都這麽叫我。”


潛意識裏,玉涵已把昊軒看成很親近的人。若不然,“涵兒”可不是誰都能叫的。


“好,就這麽決定了。涵兒!”


彼此改了稱呼,兩人都覺得更親近了。


玉涵和昊軒邊走邊聊,不覺間已走到宮門前。


“涵兒,你回去吧,我還要啟程回秦國,晚點我會派人送你哥哥回來。咱們後會有期!”


從昊軒的神情中,玉涵似乎看到留戀和不舍。她又何嚐不是?


對昊軒的這種感覺,她從來沒有過。


“後會有期!一路保重!昊軒。”


目送昊軒離開,玉涵才轉身進宮。


這個男人,幾次救她,這份情誼,她定會銘記於心。


玉涵的寢殿在皇宮東側,與皇上扶辰所在的正陽殿遙遙相望。


殿內以雲頂檀木作梁,水晶玉璧為燈,珍珠為簾幕,範金為柱礎。六尺寬的沉香木床榻邊懸著鮫綃寶羅帳,帳上遍繡灑珠銀線海棠花,風起綃動,如墜雲山幻海一般。榻上設著青玉抱香枕,鋪著軟紈蠶冰簟,疊著玉帶疊羅衾。


殿中寶頂上懸著一顆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鋪白玉,內嵌金珠,鑿地為蓮,朵朵成五莖蓮花的模樣。花瓣鮮活玲瓏,連花蕊也細膩可辨,赤足踏上隻覺溫潤,如步步生玉蓮一般。


玉涵是皇上扶辰和皇後月華的掌上明珠,心尖兒上的人,說她的寢殿是皇宮最奢華的也不為過。


回到寢殿,正值晚膳時間。照例是六個精致的小菜,都是玉涵喜歡的。蟹黃鮮菇、火腿上湯、杏仁豆腐、清蒸海鮮、素筍尖、銀針炒翅。


可玉涵卻沒胃口,段誌超還沒回來,就算昊軒保證他的傷沒事,她也不得不擔心。而且,段誌超是為了保護她受的傷,她不僅擔心,還有深深的愧疚。


“超哥哥,你一定要平安回來呀!隻要你沒事,涵兒保證再也不隨便出宮了。”呆呆地喝了一口湯,玉涵在心中默念。


一個時辰後,段誌超身邊的親信來傳話,說他已回到府邸,身體並無大礙。隻是傷口未愈合,怕人看出異樣,向皇上告了七天假。


得到這一消息,玉涵懸著的心才徹底放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