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一章 增援
loading...

“我想知道你們在燕門縣裏有多少人,都集中在一處,還是分散在各處?”玉涵壓低了聲音,語氣裏透著讓人膽顫的肅殺之氣。


“燕門縣有五千多人,都駐紮在縣衙和周邊的民宅,還有幾個城門。”其中一個齊國兵顫聲答道。


“城門口?每個城門口都有人駐守嗎?”昊軒驚異道。


他清楚地記得,他們進來那個城門口就沒有齊國兵。


“額,我們是從北門進城的,還沒來得及向南邊的城門派兵,不過馬上就會派兵了。”齊國兵接著答道。


月光透過窗子投射在刀鋒上,閃著淡淡的寒光。聽了齊國兵的話,玉涵和昊軒都覺得有點不對勁兒,但一時又想不明白哪裏不對勁兒。


問完話,昊軒和三個士兵合力把兩個齊國兵捆起來,塞住了嘴巴,和玉涵一起走出門外。


“涵兒,你打算怎麽處置他們兩個?”想到留下這兩個齊國兵終究是個禍害,甚至會威脅到小女孩兒和她的母親,昊軒憂心道。


“殺了他們。”玉涵斬釘截鐵道。


“我也想殺了他們,可是他們對咱們還有用處。”昊軒低聲道。


“我們想知道的都問過了,他們還能有什麽用處?”玉涵不解。


“我們先把他們帶回去,這裏的情況告訴給你超哥哥再做打算。”昊軒解釋道,說到“超哥哥”三個字的時候,語調裏明顯帶了一絲酸味。


玉涵假裝沒注意,並不理會。心裏可是暗暗嘲笑了昊軒一番,心想堂堂秦國二皇子,竟然也會拈酸吃醋。


昊軒同小女孩兒道別後,便和玉涵一起押解著兩個齊國兵到南城門找段誌超。昊軒和玉涵幾人回來後不久,薛飛也帶著人回來了。他打探到的消息和齊國兵交待的差不多。


燕門縣已是齊國軍隊的天下,他們寡不敵眾,不能強攻。


“昊軒,你帶人去找如風,把這裏的情況告訴他。涵兒,你和昊軒一起去!”段誌超思考片刻,厲色道。


他縱然不願意看到昊軒和玉涵在一起,但他知道,隻要昊軒在,玉涵就一定會安全無恙。而他,必須守在燕門縣。


昊軒知道其中利害,不敢停留,帶上玉涵和一眾人等去和如風會合。


秦國,譽王府,昊雄剛秘密召見了玄衣人頭領,啜了一口茶,若有所思地看著前方。


“殿下,我們這個時候出手,會不會有點冒險?”楚澤麵帶憂慮,試探著問道。


“即便冒險也要做,這可是除掉他的最佳時機。若是他真能凱旋歸來,什麽都來不及了。”昊雄微微攥拳,目露凶光。昊軒儼然已成為和他競爭太子之位的最強對手,他已顧不得什麽兄弟情誼,隻想為自己肅清障礙。


“殿下說的是,戰場上刀劍無眼,若是二皇子有什麽事兒,也賴不到殿下頭上……”楚澤與昊雄目光交匯,主仆二人會意一笑。


“哎,隻是苦了我的玉涵公主,一個嬌滴滴的姑娘家,去打什麽仗!這趙國皇帝是怎麽想的,怎麽就答應了呢!”說到玉涵,昊雄眼中閃過一絲溫情。他想除掉昊軒是真的,他擔心玉涵也是真的。隻不過他沒有勇氣去趙國保護玉涵,更不想趟趙、齊兩國這趟渾水。


趙軍主帥大營內,一片溫馨祥和的景象。如風沒想到穆千夜、穆夕月兄妹二人能帶兵支援,著實吃了一驚。


“都說北狄人驍勇善戰,有二位相助,我們如虎添翼呀!”如風對著穆千夜二人鞠了一躬,由衷感謝道。


穆千夜上前扶起如風,笑道:“大皇子不必客氣。北狄和趙國是友邦,趙國有事,北狄豈能坐視不管?”


如風和穆千夜說話間,穆夕月不時向四周打量,忍不住問道“涵兒呢,她怎麽不在?”


“涵兒和誌超去前方打探,還沒回來。”以防萬一,如風並未提及昊軒。


“你怎麽舍得讓涵兒去,萬一有什麽事兒怎麽辦!”穆夕月一臉擔憂,語氣裏帶著指責的味道。


“夕月,涵兒的性子你是知道的。我攔不住。”如風無奈地笑道。


穆夕月想了想也笑了,涵兒和她一樣執拗,別人怎能攔得住。就像穆千夜不讓她來趙國,她不是也來了嗎?


“大皇子,前方來報,玉涵公主要回來了!”吳威從賬外進來,急匆匆地稟報道。


“哈哈,那太好了,涵兒回來的真是時候!”


穆千夜兄妹聽到這個消息也十分興奮,幾個人一起走向賬外,準備迎接玉涵。


這兩兄妹的到來著實讓玉涵吃了一驚,但更多的是興奮。一則是好友許久未見,再次相見分外親切;二則她久聞北狄人驍勇善戰,他們的到來無疑為他們增添了力量。


說話間,穆夕月注意到玉涵身後的昊軒,不由得毫無顧忌地審視了一番。昊軒雖然穿著趙國普通士兵的戰服,但貴氣難掩,站在人群中仍光芒四射。


玉涵循著穆夕月的視線望去,怕她識破昊軒的身份,忙笑道:“夕月,我的侍衛有什麽好看的?”


“哈哈,你的侍衛很好看呀,比你哥哥還英俊。”穆夕月讚許道。


聽她誇昊軒的相貌,玉涵倒放心了。她說的不假,身為秦國第一美男,昊軒的確比如風更勝一籌。


昊軒被她打量得有些不自在,一臉嚴肅,並未回應。穆夕月也不介意,拉著玉涵就往賬內走。


玉涵把前方的戰況和燕門縣的情況告訴給如風。幾個人圍坐在一起,共同商討對策。


在沒了解齊軍情況的前提下,為了把損失降到最小,他們暫時不能和齊軍硬碰硬。


昊軒不能暴露身份,他們幾個說話的時候,他隻能和其他侍衛一樣,站在大帳門口。


這對他來說不算什麽,可是從穆千夜的言語和神情,他能看出他對玉涵的傾慕之情,這才是他無法忍受的。他真想衝上前去,宣示主權。可是有什麽辦法呢,他隻能以侍衛的身份待在軍中。


前方戰況緊急,如風和玉涵、穆千夜兄妹用過膳後,便到賬外集結軍隊。兵貴神速,他要親自帶一些人馬到燕門縣城外與段誌超會合。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