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章 心如明鏡
loading...

昊軒不由得笑了,“不如這樣,以後將軍出征,不妨把小王帶上。一來小王可以專門管理往來的軍情傳遞。二來,小王也可以曆練曆練,還望將軍不吝賜教!”


“哦?”顧風岩深感意外,“殿下貴為皇子,為何要受這出征之苦?”


“紈絝不餓死,儒冠多誤身。”昊軒搖了搖頭,表情頗為嚴肅,“身為秦國皇子,理應為我父皇解憂,縱橫沙場建功立業,才不枉男兒此生!”


“殿下豪氣幹雲哪!”顧風岩隻是淡淡一笑,“隻不過,此等事情並非老臣一人說了算。再者殿下也看到了,老臣每日垂釣打發時光,行軍出征,無從談起啊!”


顧風岩這話,可謂是言者有心,聽者也有意。


昊軒心頭略微一動,顧風岩是不是想說,他雖然打了勝仗回來,但並沒得到相應的“功臣待遇”,反而受到排擠,隻能避開紛爭,每天躲到寒煙池來釣魚了呢?


秦國最重視軍功。按理說,原本就功勳卓著、威望極高並且身兼文武要職的顧風岩,打了勝仗回來也該入閣拜相了。但是聽他這口氣,好像是在暗指朝堂不會再輕易許他兵權,他想再次帶兵出征都有點困難了?


“將軍乃當朝武功第一人,何愁沒機會再次帶兵上陣呢?”昊軒尾婉道,“北方格局紛亂,將軍雖然黑山大捷斬獲敵首,但估計不用多久,北方必然複叛。到時還是要對將軍委以重任的!”


顧風岩赫然轉過頭來,雙眼圓睜看著昊軒,“軍國大事,豈容老臣私下妄議?”


“小王不過是一句無心之語,將軍何必如此緊張?莫非將軍心中所想,與我不謀而合?”昊軒輕鬆的微笑道。


“……”


顧風岩一時無語以對,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呼出,眉頭緊擰,臉上平添了些許憂鬱。


昊軒暗自一笑,顧風岩哪能不知道北方根本沒徹底平定?朝廷匆忙讓他班師回朝,說不定就是忌憚他擁兵在外尾大不掉,或是立下的功勞太大將來不好駕馭,於是將他半道招回。


回朝之後顧風岩自然要交回兵權,就像一隻老虎沒了爪牙,還能有什麽威力?


朝廷倒是像模像樣的給他慶了功,卻並未委以重任拜他為相。堂堂的三軍統帥、文武三品的朝堂大員,居然跑來釣魚了,真是有夠諷刺的!


“宣王殿下,非常人。”顧風岩雙眼微眯地看著水麵的浮標,悠然說道。


“將軍說笑了。我隻是隨口一胡誇,隻當戲言,將軍不必放在心上。”昊軒道。


“北方的確是……大不寧啊!”顧風岩長歎、搖頭,眉頭擰成了一個大疙瘩,“殿下不在軍武也不在朝堂,卻能一語中的,絕非常人所能及!”


昊軒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卻沒答話。


群雄逐鹿的時代已然到來,天下紛亂,內憂外患、烽煙四起,這無疑是一個讓武夫大放異彩的時代!


逢人且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這是百姓人家都懂的道理。做了幾十年官的顧風岩,當然不會剛一見麵就和昊軒在政治與軍事的問題上做推心置腑的深談。


雀兒玩了一陣雪團跑回來,顧風岩就笑嗬嗬地和她講解《離騷》去了。


昊軒安之若素地自顧釣魚也不心急。畢竟是頭次相會,不能指望顧風岩在這麽短的時間內對他完全信任,更不能指望他現在就做出什麽樣的答複。


另外,顧風岩自己的處境,好像並不太妙。他言辭含糊地跟他說“帶兵困難”這種話,用意頗深。一來有可能是在委婉地絕拒他。二來,顧風岩也許想通過他,在他父皇那裏為他美言幾句,


想到這裏,昊軒心中猛然一亮,“我怎麽能忘了當年顧風岩在西域混了十幾年的事情呢?當時他就是因為曾反對先皇立他父皇擎宇為太子,在他父皇繼位後被貶到西域的。”


正是這次重大的政治交鋒,導致顧風岩和他父皇的關係一度很僵。


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麽顧風岩在西域一蹲就是那麽多年,為什麽他的文治武功這麽出色卻一直未能拜相,為什麽他帶兵在外朝廷極不放心半道就將他召回來,為什麽他這個文武兼備的大員在立功回來後,隻能在寒煙池邊釣魚!


昊軒的心裏豁然開朗!他父皇不希望他的老對手顧風岩坐大!


看到顧風岩在那裏樂嗬嗬的逗雀兒玩,像個私塾的老學究一樣給她講解《離騷》,昊軒突然覺得,這老頭子的心裏其實就像明鏡一樣。


顧風岩或許早就猜測到他的來意和意圖,於是順水推舟地向他傳達了一些他在朝堂上“遭受排擠”的信息。他既防著他又不拒絕與他親近,無非是怕拒他於千裏之外後更加開罪皇上,或是希望通過他緩解他和皇上之間的緊張關係!


如此說來,顧風岩倒也有地方用得上他!


這算是一拍即合,還是狼狽為奸呢?


昊軒搖頭笑了笑,官場上的人,個個賊精都不是省油的燈。


想在官場上擁有真正的朋友,怕是極難。


唯有利益,才是永恒!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顧風岩的聲音抑揚頓挫,還挺陶醉。


雀兒的聲音則是脆生生的,“老先生,美人之遲暮有何深意呢?”


“這個嘛……”顧風岩微微一怔,“你再大一點就知道了!”


“我現在就想知道!”雀兒固執道。


“現在我就是告訴你,你也不會明白其中的深意呀!”顧風岩哈哈大笑,“等到了年紀,就算沒有人告訴你,你也會懂的!”


“你賴皮!”雀兒有點忿忿,“說好的我有不懂的你都告訴我,現在卻又左右搪塞!我不給你酥糖吃了!”


“哈哈哈!”昊軒和顧風岩一起大笑。笑聲很爽朗,也很放肆。就如同,大家的心裏都如同雀兒一樣清澈,從未沾惹過半粒塵埃。


夕陽斜照,已是黃昏。


昊軒與顧風岩各自收起魚竿準備回家,二人都釣了幾條肥美的鱸魚,收獲頗豐。


“將軍,明日若得空閑,我會再來此地垂釣。”昊軒主動拱手拜別,“將軍想要的密碼本,我會帶來。”


“真是有勞殿下了。”顧風岩點了點頭,“就此別過,明日再會!”


“再會!”


雀兒笑著揮揮手,“老先生,再會!”


顧風岩心情舒爽,和那少年結伴而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