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大開殺戒(12)
loading...

這時,一隊駐紮在城門附近的上官族人迎麵撞上了施展輕功奔逃的蘇陌寒,他們見到蘇陌寒不僅是生麵孔,而且也沒有穿他們上官家族的衣裳,於是他們便把蘇陌寒給圍了起來。


原本他們這一隊人是要趕去著火的地方幫忙的,可是既然讓他們撞上了蘇陌寒,那肯定要按照慣例盤問一番的。


隻聽他們隊伍中一名小頭目打扮的人厲聲問道:“你到底是什麽人?怎麽敢在安陽城裏施展輕功?”


蘇陌寒知道不管怎麽解釋也沒有用,於是直接一劍挑死了那名說話的頭目,鮮血從那人傷口狂滋了出來。


頓時便把周圍的人給驚愣住了,不過他們在驚愣的同時也都條件反射的朝著蘇陌寒發起了攻擊。


蘇陌寒左躲右閃,從那混亂的隊伍中穿了出來,然而正當他要離開之時,三名手持長棍的護院突然從混亂的隊伍中跳了出來,並擋住了蘇陌寒的去路。


蘇陌寒沒想到那群人中還有輕功厲害的人,他趕緊穩住身形,一劍直掃三人而去。


而那三人中隻有一人舉棍去擋,另外兩人則分別從蘇陌寒的左右兩側同時發起進攻,一看三人就是長時間配合的老搭檔了,那默契度甚至都讓蘇陌寒感到有些害怕。


但是這些護院就算有著再默契的配合,可他們跟蘇陌寒的差距始終很大,所以蘇陌寒隻是用左手去擋了右麵的那一棍,卻是硬抗了左麵那一棍的傷害。


這蘇陌寒為什麽會舍近求遠去擋右麵的那一棍呢?因為聰明的蘇陌寒看出了右麵那一棍的威力更強,並且大有想將他右手打殘,讓其無法再去握劍的意思。


所以蘇陌寒說什麽也得保護他那隻握劍的手,因此才選擇了去硬抗左邊的一棍。


而事實上也跟蘇陌寒觀察到的情況一樣,左邊那一棍打在他的胳膊上雖然也有一陣發麻,但是比及右邊那一棍簡直差太多了。


當然右邊那一棍的威力雖然不弱,可還是被蘇陌寒用內力抗了下來,並且蘇陌寒還趁著那人想要收棍的時候,一把抓住了那人的木棍。


緊接著蘇陌寒手臂騰起一股內力,同時利用這股內力的寸勁當即便把那木棍給折斷成了兩截。


那名護院和蘇陌寒手裏各拿著一截斷了的木棍,蘇陌寒順手便將那截斷棍刺向了那名護院的胸口。


那名護院哪裏躲得過蘇陌寒如此快速的攻擊,更何況蘇陌寒的攻擊還是連成一體,一招緊接著一招的,所以這讓那名護院根本應接不暇,當即便被自己的斷棍刺穿了胸口,倒在地上不住的吐血。


另一名擊中了蘇陌寒的護院身手最差,他見到三人之中實力最強,並且站在主攻位的兄弟竟都死了,一時嚇得便沒有戰意。


而這時蘇陌寒恰好抵開了三名護院中主要負責防守那名護院的長棍,並一劍朝著那名嚇得沒有了戰意的護院削來。


那名護院見此情況趕緊躲避,雖然他躲避的身法確實非常靈敏,但終究還是因為怯戰而減慢了速度,不幸被蘇陌寒削掉了半隻耳朵。


護院耳朵被削以後,痛得那是嗷嗷直叫,趕緊丟了手中的木棍便去捂著流血的耳朵,而他哪裏知道蘇陌寒正在一劍朝著他捅來。


當他發現危機想要用木棍去擋時,這才發現自己手中的木棍早就被自己給扔了,所以她隻能用血肉之軀去抓那柄刺來的利劍。


雖說他真的抓住了蘇陌寒的劍身,但卻由於劍刃非常的鋒利,不僅割破了他的手掌,而且也捅進了他的腹部。


蘇陌寒把劍從他身體拔出來的時候,他身子抽搐了一下便迎麵倒在了地上,他那張清秀的臉甚至都被粗糙的青石地板給擦花了。


當然對於一個死人來講,根本沒有機會再去在意自己的死相了,隻是這讓三名之中專門負責防守的護院看著很是痛心,因為他平常就跟這名護院關係最好,現在又讓他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好友死在麵前。


負責防守了大半輩子的他這一次哪裏還顧得上防守,爆喝一聲後,便連連朝著蘇陌寒發起攻擊,那一棍接著一棍的襲去,打得蘇陌寒都有些措手不及起來。


蘇陌寒真的沒有想到眼前這個隻會防守的護院,居然在仇恨衝昏了頭腦的情況下,竟然也會攻擊起來。


不過蘇陌寒僅僅隻是躲避了七八棍便發現了那名護院的一處空當,看來苦練防守的護院在攻擊之後,確實無法再去兼顧防守,所以蘇陌寒順勢襲擊了護院的空當,當即就讓護院為自己放棄了所擅長的防守而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三名護院如此輕易就被蘇陌寒給解決了,那些圍在四周的上官家仆甚至都有一些不敢相信,因為他們看到一身十分邋遢的蘇陌寒,壓根就沒有想過他會那麽厲害。


甚至就連蘇陌寒一劍刺死他們隊長的時候,也都讓他們覺得那是蘇陌寒偷襲的結果,可現在他們看到三名有著真才實學的護院,既然也在蘇陌寒的麵前不堪一擊,頓時便讓這些家丁意識到了蘇陌寒的可怕。


“大家一起上,咱們又不是江湖中人,犯不著跟他講什麽江湖道義。”這時也不知道是隊伍中的哪一個家丁大吼了這麽一聲,頓時所有人抄起家夥便向蘇陌寒殺了上來。


蘇陌寒掃視了一遍眼前的幾名家丁,一眼便看出了這些家丁的武功平庸,所以他很快身形就突然饒到了他們的身後,並且隨手劈出三劍,就已斬翻四人。


原來這個蘇陌寒三劍斬了三人,鮮血全都濺到了其中一位膽小的家丁身上,當場就把那名家丁嚇得是肝膽俱裂,瞬間死亡。


四名家丁倒下以後,剩下的三名家丁也都慌了神,他們亂舞手中兵器,不斷朝著蘇陌寒靠近。


蘇陌寒被這幾位家丁亂舞的兵器看得眼睛都花了,隻是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後退著。


這蘇陌寒的後退其實隻是為了更好的進攻,所以那又跟膽怯的退縮意義不同,可是那幾名家丁哪裏看得出來,他們還以為自己亂舞一氣的招式有多麽厲害,所以他們不禁加快了逼近蘇陌寒的步伐。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