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決戰到來
loading...

隋軍在渝州駐守的大將以為戰敗了,準備放棄渝州,向內地撤軍,這時剛好傳回敵國探報,這才得知唐國和春秋戰國的軍隊,也出現音訊全無的狀態,五十萬前方將士,再加上兩三萬後援運糧、探報等隊伍,全部猶如人間蒸發了一般,整個九頭山就好像一個人間煉獄,不管去多少人,都是有去無回。


民間便有了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說法,他們說那是因為這場大戰死傷太過慘烈,陰魂太多,因此打開了通往地府的大門,誰要是踏足那片區域,必死無疑,鬼山故而得名。


九頭山這一場惡戰以後,禦駕親征的楊安神秘失蹤了,他的兒子楊業登基,並將九頭山設為禁忌之地,不準任何人踏足。


直到十年後,楊業因病早逝,膝下無子,他的三弟濟王楊封即位,九頭山的防哨這才撤去,一直籠罩著一層迷霧的鬼山,方才被人揭開黑幕,原來這是楊業的一個陰謀,他利用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使毒門派——北冥教,在九頭山放出北冥教殺傷力最強的毒霧瘴氣,從而弑父奪位,同時殲滅了唐軍和春秋戰國的三十萬軍隊,可謂一石二鳥。


其實那一戰後,若不是宋國皇帝偏安江南,沒有雄才大略,恐怕宋國早就統一華夏,結束幾百年的割據局麵了。


如今的九頭山,早就沒有了毒霧,鬼山之名卻依然讓人膽寒。那場惡戰留下的殘垣斷壁,如今依然清晰可見,足以看出那一戰是多麽的慘烈。


將士本應該馬革裹屍,血灑疆場,可是九頭山幾十萬冤魂在奪位陰謀裏無法釋然,那些發黑的先人遺骸,隨處可見,遺骸雖已風蝕,但那種死前的痛苦姿態,永遠凝固在了冰冷的鎧甲裏。


北冥教也因為這一戰,被江湖中人,列為四大門派之首。


江湖分四派一家,四派為東南西北四大門派,除了北方的北冥教,還有西方神都,南方閱文堂,東方白平劍派,一家為江湖第一武林世家薛家。


北冥教擅長用毒,地處隋國,時常效力朝廷,大多是朝廷鷹犬。


神都,位於大唐國中心地帶,魚龍混雜,吸納各種各樣的人,主要以規模龐大得名。


閱文堂,位於宋國境內,由於宋國偏安,重文輕武,江南之地,深受這種國策影響,所以閱文堂大多是舞文弄墨的酸秀才。


白平劍派,地處淮河以北,屬隋國境內,全派弟子皆是藍衫長袍,習練劍法之人,起初這個門派並無名字,後來因其開山祖師名叫白平,後世子弟便以此命名,發揚廣大。


薛家,地處三國交界,時常飽受戰亂疾苦,全族便開始習武,連續出了好幾個武癡,在江湖中幾番揚名立萬,被武林抬愛,並列五大勢力之中。


三年前,蘇連雲將決戰定在九頭山,或許就是想隨這些戰死疆場的將士們一樣,完成作為一個俠客被江湖所迫的宿命吧!


一群人早已等在九頭山第三座峰頂上了,它是九座山巒中的最高峰,峰頂很平,觸目眺望,便可盡覽這片古戰場。


人群最前麵的是一個約莫三十左右的男子,他冷冷凝視著峰下的山穀,臉色肅然,一身衣袍無風自動,他是秦家少爺秦廣海,秦家在江湖中那是有名的金王,錢財富可敵國,祖祖輩輩都是江南富商,因為商號遍及華夏,所以五湖四海的江湖朋友特別多,十年前,秦府聲稱先祖本是江湖豪客,一生宏願便是揚名立萬,無奈最後死在了別人手裏,成就了他人的威名,現在他們要踏足江湖,重振秦府斷魂槍的威名。他們開始在府上招募武林高手,如今勢力已僅次四大門派。


秦廣海就是在那個時候,開始涉足江湖,不斷向人挑戰,以此振興秦府在江湖中的地位。


他身後站著一百多人,其中一半便是秦府的門客,另外一半也不乏一些稍有名氣的江湖人士,其中有一個塞北和尚,他出生身在北塞苦寒之地,十年前突然來到中原,以自己獨門絕學八部天龍爪,打敗了不少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人物。


莫家兄弟,莫大,莫二,二人雖然沒有高超的武功,但是力大無窮,一看就是走的剛猛路線,敢打敢拚的主。還有身法詭異的黃家三少,他身後的兩名手下功夫也是不弱。


更可怕的就是狂魔連聞天也在場,他的腿法也是慣絕天下,和他一起的還有陰山孟婆,她神出鬼沒,身法變幻莫測,一身輕功更是無人能及。


這些江湖豪客,有的威名已經很大,他們之所以還來九頭山赴約,一半是衝著蘇連雲那句狂妄的話:‘三年磨一劍,盡誅天下群豪。’另一半那是因為殺了蘇連雲,他們就能揚名立萬,威名更勝一頭。


他們在此已經等了近三個時辰了,有些似已等得不耐煩了,更有甚者,開始七嘴八舌的叫囂:“蘇連雲會不會當縮頭烏龜不來了。”


秦廣海冷冷地注視山穀裏那條登峰的必經之路,眼睛微眯,淡淡的吐出兩個字:“不會……”


想他曾經去向蘇連雲下戰書,被蘇連雲無視,心中就覺得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他秦家少爺槍下亡魂已經數不勝數,出道十餘年,威名卻已響徹淮河南北,蘇連雲卻如此看他不濟,這次一定要槍挑蘇連雲,讓他見識下秦家斷魂槍的厲害。想到隻要殺了蘇連雲,秦府便可與四大門派,與薛家齊名,他嘴角已露出一絲陰邪的笑意,他等這個機會,已經等了足足三年了。


這時,一個聲音響起:“讓各位久等了,蘇某來遲了,還望諸位海涵。”


這聲音響徹峰下的整個山穀,響在每個人的耳邊,眾人俯首望去,隻見峰下遠處一個身影,幾個起伏便已過了前麵兩座山峰,眨眼之間便已掠上第三峰。接著他又掠身到了眾人幾米之處,佇足此人一身青衫,雖然沒有驚世容貌,但卻氣度不凡,手中的三尺長劍,劍鞘已然鏽跡斑斑,但卻隱隱泛著一股攝人的殺氣。


秦廣海冷冷道:“你果然守信用,這九頭山今日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蘇連雲冷笑一聲,咧嘴道:“你怎麽知道死的人一定是我?”


(本章完)


(三七中文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