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敲山震虎(17)
loading...

然而曾鵬飛除了要利用狄青山甩動摘星刀來消耗自身的體力之外,更希望狄青山用這種砸向地麵的辦法來擺脫束縛。


狄青山當然看不出曾鵬飛的心思,他隻管將摘星刀猛的砸向地麵,就跟他在生氣時怒砸東西一般。


然而他的摘星刀才剛剛砸向地麵,而本來在空中被甩來甩去的曾鵬飛卻率先朝著地麵落了下去,頃刻間,他的雙足便已觸及到了地麵。


隻見曾鵬飛雙足一個點地,既然來了一個借力打力,一把將狄青山給舉了起來。


狄青山猝不及防之下,身形隻能配合著曾鵬飛舉起的銅錘,一並被高高舉了起來,隻不過他被舉起卻是倒懸在了半空。


曾鵬飛將狄青山就這樣高高舉著,始終沒有將其放下來的意思,其實他的目的非常明確,就是想要讓狄青山在這樣倒著的狀態下,氣血不斷衝擊他的大腦,讓他變得昏昏沉沉,擾亂他的思緒。


這曾鵬飛不得不說手段的確厲害,明明他就比狄青山要弱勢許多,可卻憑借自己的一套連環計,一步一步將狄青山牽著鼻子走。


他先從內傷,再到體力,現在甚至已經到了神經方麵,可謂是對狄青山身體的各個方麵連續不斷的削弱。


而狄青山明知道對方使的是連環計,卻不知道應該如何去破此計,真是光看著都要把人給急死了。


曾鵬飛這計安排得真是巧妙,難怪曾鵬飛一開始就甘願冒著生命危險去賭。


狄青山被倒舉在空中,開始還能依靠內力把倒流的氣血給強行頂了回去,可是後來狄青山就感覺到自己之前所受的內傷明顯影響到了內力的施展。


而且隨著時間越是拖得較長,他提取內力去抵抗倒流的氣血也是越來越困難。


此刻狄青山才真正明白曾鵬飛設計的圈套有多高明了,原來先把他擊成內傷還跟這裏的倒舉有關,這還真是連環計裏環環緊扣啊!


狄青山明白這些以後,立馬放棄了用內力去阻礙氣血倒衝腦門的舉動,因為他的內傷不允許他再去跟倒流的氣血對抗,要是他強行抵抗下去,隻會讓內傷變得更加嚴重,根本對倒流的氣血起不到任何作用。


當然若是換作狄青山沒有受到那一錘重創之前的話,狄青山完全有那個能力把倒流衝腦的氣血頂得順流而行,可是現在他受了內傷,內力根本不比往常,完全無法改變血往低處流的自然現象。


狄青山在權衡氣血衝腦與強行運用內力的後果以後,還是覺得氣血衝腦的影響稍微少些,因為一個正常的人在倒立的情況下,的確會出現頭暈目眩、呼吸困難等不適現象,可是並無生命危險。


而像狄青山這樣從小習武的人,倒立更是必修的課程,所以一般情況下倒立一炷香也不會有任何不適,所以狄青山隻要在一炷香的倒立時間內想到擺脫辦法,這對於他來說就算是破解了連環計了。


可是狄青山被這樣倒立著,思緒好像也跟著變得遲鈍了起來,這使得他一時間根本想不出什麽好的辦法來。


其實狄青山一時想不出辦法也是曾鵬飛設計好的,他將其倒舉起來就是想要讓狄青山在棄刀和倒立帶來的精神衝擊上做出選擇,反正不管狄青山選擇哪一樣,這對狄青山來說都是實力上的又一次削弱。


狄青山可不是這種甘於被人擺布的人,他雖然作為楊然忠心耿耿的手下,可是就連楊然的話他也是經常不聽的,可見他是一個多麽有主見的人,而這種人又怎麽會甘心做一個被線操控著的木偶呢?


因此狄青山堅決不放棄自己的摘星刀,他怕自己要是放棄了摘星刀,下一步又會掉進曾鵬飛的陷阱,這樣沒完沒了的下去,自己根本撐不了多久就會落敗。


所以狄青山決心不會棄了摘星刀,就先跟曾鵬飛這樣耗著,反正他被倒立是會產生頭昏等不良反應,可曾鵬飛這樣舉著他也會消耗不少體力,那就要看看誰能耗得更久了。


狄青山突然跟曾鵬飛玩起了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的虧本買賣,曾鵬飛這下也有些心虛沒底了。


他本來預料以狄青山的急性子肯定會想各種辦法打破這種僵局,而自己便能根據狄青山下一步的舉動隨機應變,可狄青山居然沉下了心來幹耗著,這對他的體力來說還真是一種挑戰。


而且這還不是曾鵬飛最擔心的,他更擔心狄青山在這樣的僵持局麵下會趕緊療治內傷,那要是等到狄青山的傷勢稍加恢複,再用內力從上壓製而下,形勢對他而言就會變得岌岌可危。


曾鵬飛可不是一個鼠目寸光的人,他在下棋和做事的時候都很謹慎,總能在落下一步棋或做某件事的時候,看到之後好幾步棋的走向或後事將要發展的方向。


曾鵬飛就是這樣一個很有遠見的人,而他所擔心的事果然還是發生了。


正在曾鵬飛拿捏不準狄青山是否是在偷偷進行療傷,而自己到底又該不該出手的時候,狄青山突然從上而下打出了一股很強的內力。


隻見摘星刀上一股濃濃的黑色氣韻以風卷殘雲之勢壓了下去。


黑色氣韻瞬間吞沒了曾鵬飛的雙錘,同時他還在向下迅速吞噬而去,仿佛就如一隻張著血盆大口的魔鬼,正在吞噬一切可以吞噬的東西一般。


曾鵬飛反應過來的時候,黑色氣韻已經吞噬到錘柄的位置了,曾鵬飛隻能倉促打出一股內力來抗衡。


可是曾鵬飛倉促之間打出的內力看著就是軟綿綿的,這在狄青山蓄勢待發的內力麵前根本就不堪一擊。


黑色氣韻瞬間便把曾鵬飛的內力擊散了,並且這道黑色氣韻還在一路暢行無阻的襲向曾鵬飛,看著就好似一頭凶猛的野獸正在奔馳著衝向曾鵬飛似的。


甚至就連曾鵬飛的臉上都露出了驚恐之色,而瞳孔也迅速放大了很多,在瞳孔中更是映襯著那團衝撞向他的黑色氣韻,顯然曾鵬飛被眼前的一幕驚住了。


(三七中文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