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產生分歧(1)
loading...

嶽語琴聽見蘇陌寒說救人,更是不明白他的意思了,剛剛她還不相信蘇陌寒把賀星辰從草叢中抱出是真要救他,現在聽到蘇陌寒親口承認了,她甚至都還有一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驚訝地問道:“你說什麽?你要救他?”


蘇陌寒看起來似乎有些著急,他隻是簡簡單單的回應了兩個字:“是的。”


嶽語琴得到了蘇陌寒肯定的回答,心裏更加困惑了,她厲聲問道:“你為什麽要救他啊?他剛剛可是要傷害你啊!”


“他剛剛並不是要傷害我,而是再用隔空探查的手段檢查我身體的情況,那是你誤解他了。咱們既然把他就這樣誤傷了,是不是應該彌補一下過失啊?”


蘇陌寒見嶽語琴不依不饒,知道不跟她解釋清楚,恐怕隻會耽誤更多的時間。


嶽語琴經蘇陌寒這樣言簡意賅的解釋以後,瞬間也明白了蘇陌寒為什麽會在第一時間衝上去救賀星辰了。


難怪當時她在攻擊賀星辰時就覺得奇怪,賀星辰這樣厲害的人物,居然會在她的攻擊下毫無抵抗之力,原來竟是真的在探查蘇陌寒的情況,隻不過他這隔空探查的手法看著實在太像是在攻擊蘇陌寒了。


若蘇陌寒不是作為當事人,能夠感覺到那股掌風的與眾不同,他興許也會誤解賀星辰是在攻擊他了。


蘇陌寒為人正直不阿,眼見嶽語琴誤傷了賀星辰,怎麽會看著大錯促成而不去補救呢!


而嶽語琴若是換作平常,在得知自己誤傷了別人的情況下,也會立刻進行補救,可是今時不同往日,嶽語琴本來就覺得賀星辰留下來遲早是個隱患。


因為不管賀星辰是真的失憶,還是裝出來的失憶,賀星辰都知道太多有關她的事了,而且這些事都是嶽語琴不想讓人知道的秘密。


嶽語琴絕不容許這樣一個潛在危險還在她的眼前晃悠,就算賀星辰是真的失憶了,難保有一天不會突然恢複記憶,憑他之前能夠一字不差的記住嶽語琴所說的話,就足以說明他在失憶前肯定是一位英明神武的角色,那這樣的人要恢複了記憶還不立馬想清楚之前發生的那些事,弄清楚嶽語琴是一個怎麽樣的人啊!


嶽語琴又不是一個糊塗的人,她自然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她仍然沒有讓開蘇陌寒的去路,嘴上振振有詞地說道:“寒哥哥,你怎麽就那麽糊塗啊!咱們還不清楚他的底細,也不知道他瘋瘋癲癲到底是真是假,就這樣救了他,不是養虎為患嗎?”


蘇陌寒詫異地看著嶽語琴,似乎對嶽語琴能夠說出這樣的話而感到意外。


他這樣詫異地看著嶽語琴,苦澀地說道:“賀老前輩之前分明救過咱們的命,而現在我們卻誤傷了他,本就是我們的過錯,要是我再見死不救,那不是恩將仇報嗎?”


蘇陌寒的話句句在理,可嶽語琴根本就聽不進去,因為她已被私利蒙蔽了雙眼,豈會容忍賀星辰再繼續活下去呢!


嶽語琴也略帶苦澀地解釋道:“寒哥哥,你有所不知,在你昏迷不醒的時候,我曾跟他交過手,你知道他使的武功路數跟誰的一樣嗎?”


蘇陌寒搖了搖頭,示意自己根本不知道,確實他都昏迷不醒了,又如何去知道呢!嶽語琴簡直就是多此一問。


嶽語琴故作緊張的模樣,又繼續說道:“他使的武功路數可跟前不久咱們在臨江渡口殺掉的雌雄雙煞一樣,不管是輕功身法,還是拳法腿法都是同出一脈,由此來看,他和雌雄雙煞一定師承一派,如果讓他知道了咱們是殺死雌雄雙煞的凶手,那要是他為雌雄雙煞報仇,咱們可不敢保證還有這樣的機會可以把他解決掉啊!”


蘇陌寒聽了嶽語琴的這一番話,不禁看著自己抱在懷中的賀星辰,賀星辰那慈祥的臉龐上雖然有著許多髒汙,可是看著也不像什麽不問青紅皂白的人,他不相信賀星辰會為雌雄雙煞那種十惡不赦的人報仇。


蘇陌寒又望向了嶽語琴,說道:“即便賀老前輩可能跟雌雄雙煞師出同門,也無法保證他與雌雄雙煞就有交情啊!再說了雌雄雙煞當初正是因為不滿柳清風在他們身上施加的暴行,親手屠戮了師門,若是賀老前輩也是鐵拳門的人,那也應該跟雌雄雙煞有著不解之仇,怎麽可能還會幫助雌雄雙煞報仇呢!”


嶽語琴見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居然還是無法說服蘇陌寒,她不禁變得有些犯難起來。


嶽語琴略顯為難地說道:“之前我親耳聽見他說在他腦中時常會浮現出連體人的畫麵,這連體人不是雌雄雙煞還會有誰呢?由此可以斷定他跟雌雄雙煞一定非常熟悉,不然腦中豈會一直出現雌雄雙煞的身影。再者我們跌落的那座山峰,想必你也應該清楚,那裏原本就是鐵拳門的山門,而他既然是鐵拳門的人,又恰好掉落到了這個山穀,那一定是在鐵拳門覆滅之前就已到了這裏,由此可見他根本就不知道雌雄雙煞毀滅山門的事,那又何來不解之仇。”


嶽語琴一下子說了這麽大一堆,目的就是想要把賀星辰置於死地,可是蘇陌寒並不是那麽容易被說服的人,他反駁道:“賀老前輩為什麽一定會是在鐵拳門覆滅前掉進的山穀呢?他完全有可能是在鐵拳門覆滅的那一戰中被雌雄雙煞打下的山穀,也有可能是在鐵拳門覆滅以後,回到鐵拳門遺跡,然後因為某種原因掉進的山穀啊!”


嶽語琴見蘇陌寒在她那麽一番長篇大論之下,頭腦既然還能保持如此清晰,一語就說中了她話中的問題,不禁有些佩服起來。


可是佩服歸佩服,嶽語琴豈是那麽容易認輸的人,她現在雖然一時想不出什麽有力的話去回擊蘇陌寒,不過卻用起了女人慣用的手段,也就是蠻橫無理的霸道方法。


隻見她強詞奪理道:“你那麽糾結他是什麽時候掉進的山穀幹嘛?總之他跟雌雄雙煞的關係就是很熟悉,咱們不管他們是敵是友,反正就是不能冒這個險。”


(三七中文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