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化毒血草 1
loading...

嶽語琴還在為賀星辰到底是真的失去了記憶,還是故弄玄虛來玩弄他們而感到犯愁時,賀星辰突然從崖壁上飄落了下來。


嶽語琴看見邋遢不堪的賀星辰飄落的姿勢竟那樣的飄逸灑脫,就宛如一片剛剛從樹梢上落下的秋葉一般,舉手投足間盡顯高貴之氣,內心的天枰不免又開始有些偏向於賀星辰是真的失去了記憶那邊。


因為她這樣的年輕女子都認為動作飄逸灑脫之人,一定會是一位翩翩公子,除非身上發生了什麽變故,不讓豈會落得賀星辰這副模樣,所以嶽語琴心中開始傾向於賀星辰是真的失憶了。


當然嶽語琴除了覺得賀星辰的舉手投足與他邋遢的模樣不符以外,還覺著賀星辰那有些扭曲的四肢似乎也透露著賀星辰失憶的原由。


嶽語琴猜測賀星辰應該也是從山上跌落下來的,隻是賀星辰沒有她和蘇陌寒那般幸運,手腳才被摔得完全扭曲變形了,至於賀星辰的手腳已經摔成了這般模樣為何還能行走自如,嶽語琴就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了,所以這也是嶽語琴還無法蓋章定論賀星辰就是真正失憶了的原因。


嶽語琴是多麽聰明之人,她能從懷疑賀星辰轉變為相信賀星辰是真的失憶了,那其中一定有很多線索指向賀星辰失憶,若不是這些線索隻有賀星辰是失憶了才說得通,她哪裏肯改變自己之前那麽堅定的想法。


賀星辰飄落到了地上以後,好奇地盯著嶽語琴,嘴裏接連反問了三個問題:“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我為什麽會'海納百川'嗎?你知道我怎麽會在這裏嗎?”


賀星辰一連問了三個問題,嶽語琴就那樣連連搖頭歎息了三次,等到賀星辰把話問完以後,嶽語琴才苦澀地回道:“我要是知道這些,剛剛也就不會問你了。”


“我看你跟我過招時使出的那些招式都很眼熟,還以為你是我以前什麽故交的後代呢!唉,何時才能弄清楚我是誰啊?何時才能擺脫那個怪物的夢魘啊?”


賀星辰看著有些傷感,他竟把雌雄雙煞連體時的模樣說成是了怪物,看來他這些年真是沒有少被那些有關雌雄雙煞的記憶所折磨啊!


“怪物?”嶽語琴起初並沒有太過在意賀星辰所說的話,因為她覺得賀星辰又要說那些亂七八糟的廢話了,可是當她聽到賀星辰提及'怪物'二字時,迅速就被這兩個字所吸引了,聰明的她認為這個被賀星辰稱作怪物的東西,興許就是解開其真實身份的線索,於是她不禁追問道:“你經常都會夢見什麽怪物嗎?”


賀星辰也並不懂得遮遮掩掩,隨口便回道:“一個長著兩個腦袋,四隻手,四條腿的怪物。”


“世間哪會有這樣的怪物存在,你那根本就是想太多了,所以才會做這種怪夢。”嶽語琴本以為賀星辰經常夢見的東西,興許就是一個弄清楚他真實身份的線索,卻不想問出來這麽一個答案。


而賀星辰卻一口咬定:“不不不,它一定存在,而且還有可能跟我的身世有關。”


“是嗎?世間真的會有這樣的物種存在?”嶽語琴用懷疑的目光直直盯著賀星辰,不僅嘴上完全不信,心裏也在嘀咕賀星辰是不是又在說瘋話了啊!


嶽語琴還真是難得會有這樣心口一致的時候,看來賀星辰在她眼裏還是不太正常,所說的話多少都會讓她有些不太相信。


賀星辰很認真的解釋道:“真的,最近一次我的腦中還出現了那個怪物和一個長相跟我一模一樣的人打架,而且還把那個跟我一模一樣的人給打傷了。”


嶽語琴眼睛一白,不屑一顧道:“我看你是做白日夢了吧!”


賀星辰很不服氣道:“沒有,你該不會以為我說那個長相跟我一模一樣的人就是我自己吧?”


嶽語琴並沒有回答賀星辰,不過卻足以說明她這是默認賀星辰的問題了,她覺得賀星辰根本就是在哪裏天馬行空的胡思亂想,自己完全沒有必要再跟賀星辰繼續糾纏下去了。


嶽語琴這時才蹲下了身子去觀察蘇陌寒的情況,也真難得她還記得地上躺著一個蘇陌寒呢!


可這下卻輪到賀星辰不依不饒了,他上前拉住嶽語琴肩膀上的衣角,說道:“那個長得跟我一模一樣的人並不是我,因為他看起來比我年輕很多。”


嶽語琴很不耐煩地掙脫了賀星辰,怒道:“你說歸說,不要動手動腳的。”


賀星辰就像一個被冤枉偷吃了糖果的小孩,很是委屈地說道:“你為什麽不相信我呢?”


“你說有個比你年輕,長相跟你一模一樣的人,他還跟一個長著兩個腦袋、四隻手……”嶽語琴本想說這樣的離譜事叫人怎麽相信,可她的話生生卡在了咽喉裏,等她把話再次吐出來時,已經變成了:“你說它有四隻手?”


賀星辰點了點頭,肯定道:“是的!就是四隻手啊!”


嶽語琴似乎想到了什麽,臉色迅速變得鐵青起來,眼睛裏依然滿是難以置信的目光,她重複道:“你確定它有四隻手四隻腳,而不是八條腿?”


賀星辰道:“我確定!八條腿那是蜘蛛,它又不是蜘蛛。”


這下嶽語琴的臉色變得更加難堪了,因為她想到了雌雄雙煞,本來她看見賀星辰施展雌雄雙煞所用過的輕功時,她就懷疑賀星辰興許跟雌雄雙煞師出同門,如今更是有賀星辰潛在的記憶為證,那她這種猜測不是更加可靠了嗎?


賀星辰見嶽語琴臉色非常難堪,而且又不說話,小孩子的好奇心不禁又冒了出來,於是他特別小心地詢問道:“你是不是也被這個怪物給嚇著了啊?”


賀星辰這樣一問,又把嶽語琴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她不動聲色地回道:“嗯,太嚇人了。”


嶽語琴這樣順著賀星辰的話說,那是因為她擔心眼前這個人如果真的跟雌雄雙煞是同門師兄弟,那要是知道雌雄雙煞死在他們手裏,還不替自己的同門師兄弟報仇啊!


(本章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三七中文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