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三傻進城(3)
loading...

寧不凡和雷風行同時搖頭,表示不是。


隨心撓撓頭:“那他為什麽一直在叫你們三大爺呀?”


嘈雜的大街上,寧不凡和雷風行沒有隨心那般渾厚的內力,他們根本辨不出火叔喊的是什麽內容,因此同時疑惑道:“他是這樣叫的嗎?”


“真是這樣的啊,不信你們問問他吧!”隨心說話間,火叔已經氣喘籲籲的來到了他們身旁。


雷風行見來人麵生,也沒敢直接問他是不是叫過自己三大爺,要是惹出什麽麻煩,在曆城地界還真不好擺平,因此隻是問:“你是誰呀?”


然而隨心卻極力想要證明自己沒有說謊,口無遮攔道:“施主,你剛剛是不是在叫他們三大爺啊?”


火叔被問得一臉尷尬,剛剛他確實因為急著追趕寧不凡等人,所以氣喘籲籲之下,把三位大爺中的‘位’喊得稍低了許多,不想卻被隨心直言問出,心說:這還真是三個傻蛋,看我怎麽榨幹你們的油水。


火叔嘴上卻解釋:“我剛剛是因為喘不上氣,所以才喊錯了,都是誤會......誤會,你們看我這年紀,怎麽可能有你們這樣年輕的三大爺呢!”


雷風行缺心眼的毛病又犯了,隨口說道:“你說的也是,我看你這年紀,做我們的三大爺還差不多呢!”


“行了,這位大叔有什麽話請快說,咱們還有重要的事去辦。”寧不凡一聽這話,趕緊打岔,他可不想再憑空多出來一個三大爺。


後知後覺的雷風行這才反應過來,感覺自己剛才的話,確實有些不妥,附和道:“對呀,你有事就快說,我們還沒吃飯呢!”


火叔眼珠一轉,心想這個雷風行長得四肢發達,必定頭腦不太好用,剛剛明明才在酒樓吃過飯了,現在卻又說沒吃飯了,於是便打算先拿他來開刀。


火叔一邊圍著雷風行走動,一邊裝作很嚴肅樣子打量著他,然後歎了口氣,說道:“這位大兄弟可別急著走,你要是不聽我把話說完,你一定會後悔的。”


雷風行心想這個人莫非是天機門在曆城的密探,於是語氣一轉:“那咱們借一步詳談?”


火叔裝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和雷風行去了一旁。


雷風行回頭望了望寧不凡和隨心,確定距離已經夠遠了,便急促的問道:“你是不是有什麽重要的信息帶給我?”


火叔愣了一下,然後點點頭:“是啊,我有很重要的話要告訴你,不過......”


雷風行見火叔欲言又止,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趕緊塞了一錠銀子在他手裏。


火叔見了銀子,兩眼放光,接著警惕性的望了望左右,然後趕緊把銀子塞進了懷裏,生怕有人給他搶去了似的。


火叔做完這一切,他還稍有興致的舔了下嘴唇,這才說道:“兄弟,我不是看你那麽有誠意,絕不會把這些告訴你的,其實你的身體看著壯碩,實際已經病入膏肓了啊!”


雷風行起初聽他不是天機門的密探,本來還想找他索回銀兩,可是他聽到後麵的話,又打消了念頭,並問道:“你是怎麽看出來我有病的啊?”


火叔解釋說:“你的雙目暗淡無光,嘴裏的口氣很臭,這是體虛氣虧的表現,如今你是不是已有感覺到自己做什麽都力不從心,諸事不順了啊?”


雷風行在火叔說話的時候,已經從懷裏拿出了一塊鐵片照過自己的眼睛,他發現自己的雙目確實暗淡無光,這跟以往炯炯有神的雙目確實不同,心中頓時變得慌亂起來,接著又哈了一口氣,然後捧在手心聞了聞,確實熏得他眼淚都要出來了。


“高人啊,你說的都對,請問有什麽治療的辦法嗎?”


“我有一祖傳秘法,本來按照祖訓是不能救外人的,今日既然跟你有緣,那就做做好事幫你一把吧!”火叔把雷風行忽悠得團團轉。


雷風行在爭權奪利,殺人手段方麵厲害,可是在生活閱曆上總是缺根弦,他信以為真,說道:“那就有勞高人了。”


火叔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大兄弟不必客氣,你還是先把身上的銀兩都放到地上吧,因為我這秘法施展的時候,身上不能有任何的財物,否者錢財上的財氣會與之相衝,到時候不僅達不到預期的效果,反而還會反噬你的身體,輕者癱瘓,重者暴斃。”


雷風行心目中已經把火叔當作奇人異士了,他對火叔的話言聽計從,很快他身上的銀兩、銀票、值錢的配飾,以及那塊象征他天王身份的鐵片都掏出放在了地上。


火叔看到這麽多值錢的東西,貪婪的天性得到了滿足,已經不再打算繼續騙另外兩個人了,他還是明白見好就收的道理。


“你用這個照著眼睛,然後一直朝你的朋友他們走去,直到覺得自己的瞳孔變得不再暗淡,然後再回到這裏來。”火叔說著把地上那塊覺得沒什麽用處的鐵片撿起來,遞給了雷風行。


這鐵片其實就天王的令牌,雷風行將它放在地上時,心裏還是有些猶豫的,如今令牌再次回到了手中,心裏瞬間也踏實了許多。


他按照火叔所說的話,用令牌反光的一麵放在自己的眼前,然後緩緩朝著寧不凡和隨心走去。


他走了沒幾步,發現自己的眼眸果然明亮了許多,越往前走,甚至變得更有神韻起來,心裏很是高興,不住的稱讚火叔真乃神人啊!


當他走到寧不凡的附近時,寧不凡看到他舉動這般怪異,於是便問:“義兄,你拿著令牌在做什麽啊?”


雷風行隻是盯著令牌上映照出的那雙眼睛,嘀咕著:“這樣的光澤到底算不算好呢?是不是還要等再明亮銳利一些啊?”


寧不凡繼續追問:“義兄,你在說什麽呀?”


雷風行沒有取下眼前的令牌,就這樣把他與火叔單獨交談的話,對寧不凡重述了一遍。


寧不凡聽完便覺察出雷風行是被騙了,他讓雷風行把令牌放得離眼睛稍微遠一點,再看看鏡像中的眼睛是不是有光澤多了。


雷風行照做,發現果然有光澤多了。


(三七中文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