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7章 鬥江天星(2)
loading...

蘇陌寒他們選擇在這樣毫不起眼的小酒館裏吃飯,主要是清晨的大酒樓也不營業呀!


當然更重要的是他們來這裏吃飯還是其次,最主要還是商量一下接下來的打算。


現在他們再想混進閱文堂去殺人的可能性已經不大了,不過他們覺得可以試一試在閱文堂進攻紫金山的路上尋找機會下手。


雖然閱文堂這次的行動很大,路上必然都有很多人縈繞在江天星的周圍,但江天星上茅廁和洗澡的時候總是一個人的吧?


尤其是江天星這種文人雅士都特別的愛幹淨,一天洗一次澡肯定是必須的,畢竟他們在外趕路又不像待在家中那麽舒逸,一身臭汗不洗怎麽睡得著呢!


因此蘇陌寒用自己作為殺手的特長,給薛芊洛敲定了路上行刺江天星的計劃,並且還將閱文堂的行徑路線都推演了一遍,最終鎖定了幾處江天星可能落腳沐浴的地方。


於是他們便兵分兩路,一人先行一步前去安排陷阱,另一人負責盯著江天星的動向,看看他們是否會去那幾個落腳點。


然而事情有些出乎蘇陌寒的預料,江天星的行事風格果然和一般人就是不太一樣。


他走得雖然還是比較容易行徑的官道,可是落腳的地方全都選擇在了野外,所以每一次落腳的地方都距離蘇陌寒埋伏的地方差上幾裏地。


三次同樣的情況發生以後,蘇陌寒也算找到了些許的顧慮,所以第四天夜幕來臨的時候,江天星總算走進了蘇陌寒給江天星設計的陷阱之中。


這處陷阱主要設計在一片小湖的邊上,因為蘇陌寒注意到江天星在每個落腳點的水源附近都有沐浴的習慣。


並且還都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趁著四下無人再去單獨沐浴。


本來前幾次薛芊洛就像對江天星下手的,可是考慮到江天星最差也算一位巔峰高手,要是她就那麽貿然出手的話,不僅殺不了江天星,反而還會打亂蘇陌寒準備配合陷阱去殺江天星的計劃。


不過功夫不負有心人,這三次的失敗以後,終於他們的計劃已經有了契機,就在他們埋伏在湖邊一直等了許久,甚至都開始懷疑江天星到底還會不會來的時候。


這江天星果真鬼鬼祟祟的來了,光是看到黑暗裏那個白影,他們幾乎就能斷定這個人肯定就是江天星了,因為江湖中人誰不知道江天星隻穿白衣,否則白衣秀士之名也沒有那麽響亮了。


薛芊洛遠遠看到這個白影出現的時候,便興奮的搖了搖欲要打瞌睡的蘇陌寒,壓得幾乎隻有蘇陌寒才聽到的聲音,說:“他已經來了。”


蘇陌寒打了一個激靈,揉了揉眼以後,果真看到了那一個若隱若現的白影。


起初蘇陌寒還不太確定那個白影是一個人,因為距離隔得實在太遠了,所以蘇陌寒還以為是白鶴之類的東西。


但是蘇陌寒定睛仔細一看以後,也發現了那是一個身穿白衣的人正在朝著這邊飛掠而來。


為什麽蘇陌寒這下可以如此肯定那就是一個人呢?這是因為蘇陌寒注意到那人在施展輕功的時候踢動了旁邊的樹,顯然隻有人在飛掠的情況下才會把樹震動得那麽厲害,一般的飛禽走獸是不可能有這種特征的。


所以蘇陌寒隻憑這一個小小的細節,也是能夠肯定那就是一個人影了,隻是這個人影每飛掠一段距離就會攀附在一根樹枝上觀望一下四周的情況,真的好似在做賊一樣。


尤其是他在望著湖中的時間更長,這也正是薛芊洛能夠判定出那個白影就是江天星的依據,因為江天星每次偷偷沐浴都會在附近打量半天,直到確定水中真的沒人以後,他才會下水去沐浴。


江天星這種書生的扭扭捏捏真的讓薛芊洛非常的受不了,簡直比人家黃花大閨女在野外戲個水還要小心謹慎。


不過薛芊洛同時又很感謝江天星的這些繁文縟節,要不是江天星有這種愛幹淨的習慣,那她又怎麽會有這樣一次伏擊江天星的機會呢?


然而薛芊洛還在這樣想著的時候,那道白影居然已被蘇陌寒的陷阱給套住了。


蘇陌寒看著那個被金絲銀線織成的天網吊起的時候,人已興奮的叫了起來:“抓住他了,抓住他…”


蘇陌寒的話還未說完,便感覺網中的人好像不是江天星,所以他的話卡在了喉嚨。


於此同時,遠處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同時還有一男子用粗獷的聲音喝道:“狗賊,你們中我家聖主的了,還不乖乖投降。”


蘇陌寒的腦中已經徹底懵了,還是薛芊洛拉了他一把,他才反應過來這是江天星的詭計。


當薛芊洛拉著蘇陌寒準備從聲音傳來的反方向跑去的時候,那個方向也閃出了星星點點的火光。


接著薛芊洛又換了一個方向準備跑,可是她發現這個方向也有人正在圍攏上來,看來他們此刻已被三麵夾擊了。


幸好薛芊洛反應還算快,拉著蘇陌寒便從身後的湖裏栽了進去。


當他們栽進湖裏以後,依然能夠聽到一聲聲箭羽入水的悶響,看來他們方才要再晚那麽一步,非得被這些箭支紮成馬蜂窩不可。


但他們現在也管不了那麽多了,趕緊潛水找了個地方上岸,生起了一堆篝火便烘烤了起來。


畢竟中秋之後的水已經漸漸泛涼起來,而且這還是深夜,雖然下水洗個澡沒什麽,但是穿著濕的衣服吹一吹湖風,還是比較容易感冒的。


幸好蘇陌寒的野外生存能力較強,處理各種變故的經驗豐富,再加上他又是男兒身,所以蘇陌寒先脫下了自己的上衣烘烤了起來。


待到他的衣服烘烤幹以後,立馬便讓薛芊洛先拿去把濕衣服換下來,接著他又把薛芊洛的濕衣服也烘幹了。


蘇陌寒經過這樣一番忙碌以後,總算是把他和薛芊洛的衣服都烘幹了,在此其間薛芊洛也一直在烘烤自己的頭發,所以他們並沒有時間去交流方才發生的變故,等一切都忙完了,兩人才總算議論起了之前發生的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