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鎮西白家(5)
loading...

駱雲再次擊空以後,抬頭正想朝那高高躍起的怪人刺去,忽見一團棕色氣焰撲哧而來,他急忙閃身避開,隻見氣焰擊了個空,打在地麵上,看著就好像水滴一般,瞬間便消散在了地表麵上,隻見表麵還剩一層淡淡的薄霧,看著竟像是水蒸氣一般,但是僅僅片刻,那薄霧也在空氣中淡去了,根本沒對地麵上的青石板造成任何損壞,就連一個小小的痕跡也沒有留下,顯然威力小得有些出乎駱雲的預料。


駱雲根本沒有想到對方提前施展出來的‘播土揚塵’威力居然會如此的小,不僅沒有達到此招中的播土效果,就連揚塵的簡單效果也是沒有達成,他心中隱約覺得這個人的身份更加撲朔迷離起來。


因為據駱雲所知能夠使出木字卷的兩個人,不管是哪一個人,就算是他們在被迫之下,提前施展出來的‘播土揚塵’,威力也絕不會小得那麽可憐。


他實在想不出除了這兩位,江湖中還有誰能將‘五行摘星指’的木字卷發揮出來,就在他這樣困惑的時候,對方又使出了火字卷中的一招‘火樹銀花’,隻見星星點點的紅色火光鋪天蓋地般朝著駱雲劈頭蓋臉的襲來。


駱雲左右各自揮出三劍,從那漫天火光中撥開一條路,隨即劍尖朝著對方三處要害各自刺出一劍,劍身宛如毒蛇吐出的信子一般,眨眼間便迅疾地刺出了三劍。


怪人扭動著身形,順利躲開了駱雲前麵的兩劍,而第三劍直擊他的麵門,劍勢迅猛,快如電掣,怪人卻是不做閃躲,隻是伸出五指,朝著刺來的利劍抓去,就在劍尖即將點在他的臉頰上時,他的五指既已穩穩的捏住了劍身,隻見劍身在顫動中忽然被捏住,看著就像一條靈活的小蛇,驟然間被人抓住了七寸的要害之處一般。


然而駱雲還在驅劍強行朝前逼去,隻見劍身在他的強壓之下彎曲得不成模樣,看著好似就要被折斷了一般,忽然駱雲的另一隻手壓在劍柄之上,隻見騰騰氣浪灌入劍身,竟又將那彎曲的利劍掰回了原樣,怪人被這突然間筆直起來的利劍彈得退後了半步,而他的手卻還是死死捏著劍身,始終不肯讓駱雲手中的利劍擺脫束縛。


駱雲又往劍身上灌注了大量的內力,這使柔軟的劍身變得堅挺起來,怪人見狀也開始施展內功,由捏住劍身的五根手指向劍內不斷注入真氣,試圖想要耗掉駱雲注入的內力,兩人就在這一柄平凡的劍身上比耗著內力,一來一往僵持了好一陣子。


駱雲自知身體有傷,再這樣消耗內力下去,身體上的傷勢沒有內力的調息,將會迅速的惡化下去,如果真的到了那個時候,他隻怕會立刻敗下陣來,於是他隻好強行將劍壓了上去,打破了比耗內力的僵持局麵,希望依靠強勢的攻擊,逼得對方不得不放開手中束縛住的利劍。


怪人似乎並不想輕易放開劍身,隻見他捏著利劍往後連連退去,駱雲見對方寧可後退也不放手,憤怒之餘更是咄咄逼人,施展著輕功邁步直接往前強勢壓了上去,兩人的身形就這樣在長長的街道劃過,一直從白府的門前劃出了二十來丈,接著駱雲忽然駐足停下,想要依靠對方往後退卻的慣性,從他手中拔出劍來。


然而令駱雲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對方居然將劍抓得如此的牢,駱雲強行用力拔劍之下,居然將劍生生扯成了兩段。


兩人似乎都沒料到灌注有內力的劍身居然在他們強勢的拉扯下,生生斷裂了,因此他們在利劍被拔斷之時,各自向後跌去,還好兩人的身手都在那裏擺著的,他們在身體跌向地麵時,各自朝著地麵拍出一掌,身體就像不倒翁一般,又直直的彈了起來。


兩人身體彈起,身形還未完全穩住,可是為了搶占先機,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朝著對方發起了攻擊,駱雲用斷劍作為武器,一劍朝著怪人的咽喉劃去,而怪人則是用手中的劍尖,以投放暗器的形勢,朝著駱雲的心髒紮了過去。


駱雲看見一道寒光直刺而來,隻好放棄攻擊被迫揮劍擋開,就在他揮劍擋下劍尖時,怪人使出了水字卷中的‘行雲流水’,隻見一道蔚藍色的光束直擊而來,駱雲在觸不及防之下,被光束擊得飛出幾丈,重重跌倒在了地上,一口鮮血噴在了街道邊的柱子上。


駱雲重傷之下再舔新傷,可是他卻並未就此放棄,隻見他一個鯉魚打挺,身子再次站了起來,扔掉手中斷劍,身形已是搖搖晃晃,口中還在逞強:“閣下的‘行雲流水’倒還使得像那麽一回事,不過力道上卻還欠了一些火候,打在駱某身上就跟撓癢癢似的,閣下不會是沒有吃飯吧,力道竟還沒有小姑娘的強。”


怪人本以為自己八成力道的‘行雲流水’能夠將對方擊倒了,卻是不想對方竟說自己還不如女人,這對於一個堂堂的七尺男兒而言,那簡直就是莫大的羞辱,怪人非常後悔剛才沒有使出十成的力道,將駱雲直接暴斃當場,如今他再也不顧什麽涵養了,直接將‘五行摘星指’中的木、水、火、土四卷指法盡數使出,不斷朝著駱雲擊打而去。


駱雲一邊閃躲,一邊身形往後退去,始終保持著與怪人一定的距離,因為他怕距離太近,來不及做出閃躲。


怪人的指尖不斷擊出紫色的氣浪、蔚藍的光束、紅色的火星、棕色的氣焰,五顏六色的真氣在空中淩亂的飛舞,有的上竄下跳,有的左搖右晃,宛如一條條光彩奪目的小龍,朝著駱雲奔襲而去。


駱雲在對方如此瘋狂的進攻之下,卻是顯得非常的沉著與冷靜,他邁步在這些光束與氣浪之間穿梭,身形已經往後退卻了二十來丈,兩人居然又一次戰到了白府的大門前。


(本章完)


(三七中文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