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7章 漁翁得利(2)
loading...

隻見伴隨著那一段說話的聲音,四麵八方的人均已現身圍了上來,密密麻麻的人影足足有七八十人。


而方才那一番話便是這些人的頭領上官延所說出來的,他一邊說也一邊從樹葉之間躥了出來,身形就宛如一隻輕快靈敏的兔子一般。


上官錦兒看到來的人是上官延,不禁臉上露出了詫異之色,嘴上不禁問道:“按照你們那樣行進的速度,不是應該還在幾裏之外嗎?怎麽這麽快便到了呀?”


“沒錯,按照我們之前的行徑速度,這個時候我們的確應該還在幾裏之外,如今我卻突然出現在了這裏,莫非壞了二小姐的好事了呀?”上官延的話中有話,一看便是來者不善。


上官錦兒那是何等聰明的女人,她自然也是聽得出上官延的弦外之意的,但她還隻以為是上官延誤會了剛剛那些事。


所以上官錦兒趕緊解釋道:“我想你一定是誤會了,他們方才說的那些話,不過都隻是在開玩笑而已。”


“開玩笑?嗬嗬,二小姐恐怕是把老朽當成小孩來哄了吧?”上官延本已說完,卻又忍不住大笑著補充道:“沒錯沒錯,二小姐一定是在跟老朽開玩笑,這個玩笑確實很好笑。”


“夠了!上官延,你不要在這裏裝腔作勢的了,咱們明人不說暗話,你究竟想要幹嘛?”上官錦兒似已動怒,看來千金小姐縱使再有涵養,但也絕不可能忍氣吞聲,任由他人隨意欺負的。


上官延冷笑道:“這便開始狗急跳牆了嗎?我都還沒拆穿你的真麵目,你卻已經急切想要暴露自己的真麵目了呀?”


“什麽真麵目?麻煩你把話給我說清楚一點,本小姐聽不懂你那些拐彎抹角的話。”上官錦兒已經在跟上官延攤牌,她不相信上官延也會跟上官富一樣淪為叛徒。


但有人卻已經信了,這個人便是看人向來都比較準的韋冬升,隻聽他已冷嘲熱諷地笑道:“看來素以忠義傳家的上官家族不僅忠烈之士不少,這叛逆之人倒也頗多啊!”


上官延看到韋冬升望著他說話,便已明白韋冬升是在暗罵他是一個叛徒,但是這個上官延不但沒有絲毫的生氣,反倒還很心平氣和地回道:“閣下說得一點也沒錯,隻可惜你卻弄錯了對象,叛逆之人並不是我上官延,而是咱們上官家族堂堂的二小姐上官錦兒。”


“二小姐會是叛徒?你腦子是不是進屎了呀?”上官雪終於忍不住開口罵了出來,若非如此,韋冬升都以為她真的變成啞巴了呢!


當然韋冬升並不喜歡聽到女人罵人,尤其還是用這種極其沒有涵養的話來罵人,所以他趕緊圓話道:“這位小雪姑娘說得沒錯,上官小姐本就已經是上官家族的主人了,哪還有主人背叛自己的道理,我看閣下簡直就是狗嘴裏吐不出象牙吧!”


“主人確實談不上什麽背叛,哪怕是她將整個家族帶著走向毀滅,那也算不上什麽背叛,這確實倒是老朽太過唐突,委實有些用詞不當,應當是吃裏扒外才對,沒錯,就是吃裏扒外無疑。”上官延說話竟有一些語無倫次,聽起來就好像受了什麽打擊一般。


韋冬升不禁笑道:“好一個吃裏扒外,在下倒還真有一些好奇,不知你家小姐又是如何吃裏扒外的啊?”


上官延沉吟了半刻,這才說道:“二小姐與你們既然私自達成協議,想必是因為感情之事而被你等迷惑,既然放著我族血海深仇不報,卻去相信你們那些天方夜譚的鬼話。”


“什麽鬼話?”韋冬升下意識地問道。


上官延苦澀道:“還能有什麽鬼話,不就是相信你們屠殺我們族人實屬無奈的那一番花言巧語嗎。”


“我沒有,若是我如此便輕信了他們的話,那又何需再去試探他們呢!”上官錦兒說完後又好似想到了什麽,不禁詫異道:“你原來早就在暗中觀察著這一切了,為什麽現在才露麵啊?”


上官延冷笑一聲,說道:“因為老朽早就懷疑你跟賊人私通了,所以我才把你趕出隊伍。當你還以為我們在你監視之下的時候,實際上你們的行動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了。我也著實沒有想到,跟著你們既然真的找到了賊人,這倒讓我不免有些大吃一驚。”


“你什麽時候懷疑我跟賊人私通的?又是憑什麽懷疑我跟賊人私通的?”上官錦兒似已沉不住氣,一連問了上官延兩個問題。


上官延倒也顯得很有耐心,緩緩回道:“從你一開始便在故意拖延時間,非要畫什麽通緝畫像的時候便已開始懷疑了,再加上戒備森嚴的安陽東門還是第一次被人單槍匹馬就給破了,不得不讓我懷疑賊人的內應便在安陽東門,而二小姐身懷高超武藝卻更是在毫發無傷的情況之下,便放跑了賊人,更加讓人生疑。”


上官延說到這裏本該已經說完,可他卻又忽然加上了一句:“二小姐還要我把話接著說下去嗎?”


“當然,你盡管說,我倒要看看本小姐還有多少可疑之處。”上官錦兒從表麵上看好像已經緩和了過來,可事實上她這種平靜的情緒反倒才是氣得已經到了極點。


上官延笑了笑,說道:“很好,那老朽也不必再給你留麵子了。除了老朽方才說的兩點以外,你一進入這原始叢林便要分散人力進行追擊,顯然意在削弱我們的實力,而老朽有意將你從隊伍中分出去以後,你卻始終跟著我們隊伍附近,意在監視咱們的一舉一動。”


上官延說到這裏,總算閉上了嘴,因為有這樣四個疑點,確實不管誰聽了都會對上官錦兒起疑,所以他覺得自己說的已經足夠證明一切,根本無需再去多言。


但是這些疑點對於清楚一切始末的人而言,卻根本算不上什麽疑點,而恰恰在場的人裏麵,除去上官錦兒這個當事人以外,至少還有兩個人是肯定知道實情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