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5章 原來如此(6)
loading...

唯獨隻有韋冬升卻是沒有任何的情緒變化,似乎他早就已經知道這是怎麽一回事了。


難道這事也跟韋冬升所設計的連環圈套有關嗎?


莫非他早已料到上官富會往哪個方向驚慌失措的逃走,於是便早在上官富途徑之地設計好了陷阱,所以他才敢在上官雪掠身前去追殺上官富的時候,大聲放言上官富絕對逃不掉了嗎?


然而就在上官錦兒她們萬分驚詫之際,上官雪身後的樹枝既然又抖動了起來,好像後麵還跟著什麽人似的。


這讓上官錦兒她們顯得更加的意外起來,難道說上官延他們已經追趕上來了嗎?並且他們還恰好撞到了逃跑中的上官富,所以便幫著上官雪一塊擒住了這個叛徒嗎?


可是算上官延他們行徑的速度,那麽大的一隊人馬縱使身手都還不弱,但光是路上休息一次,再行組織起來繼續前行就要耽擱大把的時間了。


更別說那些人各個都身負著較重的行囊,又並非是在輕功上見長的高手,那行徑的速度絕不會這麽快就追趕上來的。


當然那抖動的樹枝裏掠出來的人影的確也不是上官延隊伍中的人,上官延的隊伍中絕對不會有如此俊朗的人,哪怕是放眼整個華夏也絕找不出如此俊朗的少年了。


沒錯,他正是蘇陌寒,長相驚若神明,幸得上蒼寵溺的天之驕子蘇陌寒。


他的身影自樹枝後掠出,上官錦兒她們更是吃驚了,整個人猶如被雷電擊中了一般,呆立的站在原地,似乎簡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原本蘇陌寒在她們眼裏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狂徒,就是一個來自地獄的勾魂惡魔,就是一個肆意收割人命的人屠。


但她們卻沒想到竟會是蘇陌寒幫上官雪擒住了上官富,她們萬萬沒有想到殺了自家三百族人的凶徒,既然會幫他們去捉一個叛徒。


當然她們的這份震驚主要還是源於對蘇陌寒的不太了解,若是她們也像韋冬升那樣站在蘇陌寒的角度去看待安陽那場惡戰,那她們就不會對蘇陌寒有那麽深的誤會和仇恨了。


其實韋冬升早在之前便已看到蘇陌寒去追上官富了,並且他在看到蘇陌寒第一個追上去時,並沒有顯得太過驚訝,也沒有跟上去阻止蘇陌寒,而是選擇了什麽也不做,難怪當時上官雪會誤會他不肯幫忙了。


而事實上那個時候韋冬升看到蘇陌寒已經追去了,若說韋冬升一點也不吃驚,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人的情緒隻是在於誰更能克製一些而已。


隻不過韋冬升的吃驚並非在於蘇陌寒熱心去幫上官家族的人抓捕叛徒,而是在於韋冬升沒有想到蘇陌寒竟會出現。


當時韋冬升一心就隻在上官家族的這些人身上,根本就沒有察覺到蘇陌寒也在暗中蟄伏著,他隻以為蘇陌寒根本就不屑去管這些閑事,就隻在意自己什麽時候能夠穿過危機重重的秦嶺,但卻沒想到蘇陌寒竟也悄悄折返了回來。


蘇陌寒一直跟隨在上官雪的身後,他們就這樣一塊來到了韋冬升的附近,韋冬升這才明白自己也如上官錦兒她們一樣,似乎錯看了蘇陌寒。


隻不過上官錦兒她們是把蘇陌寒當作了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而韋冬升卻是把蘇陌寒看作成了一個目的性很強,不願節外生枝的倔強之人。


也許大多數人無法理解什麽叫目的性很強的人,其實說白了,那就是比較一根筋的人,而這樣的人通常認定了某件事便不會輕易改變想法,哪怕是天塌下來了,也會一條道走到黑。


當然也不能說這種目的性很強的人錯了,就跟一個人堅持自己的看法,堅持自己的原則一樣,堅持豈不就是一種難能可貴的精神嗎?


但是這種目的性很強的人往往會有一個毛病,那就是要麽他們會不惜任何代價,不擇手段的達到自己的目的,要麽就會踹開阻擾自己前行的絆腳石,一路劈荊斬棘,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而韋冬升便是把蘇陌寒視作了第二種人,這種人雖然沒有第一種人那麽卑鄙,但卻肯定不會去幫助這些阻擾他前行的絆腳石的。


若蘇陌寒就是那種目的性很強的人,那他想要穿過秦嶺的十萬大山,除去原始叢林裏麵那份未知的神秘危險以外,上官家族的這些追兵無疑不是最大的一塊絆腳石,那麽蘇陌寒就完全沒有理由去幫上官錦兒才對。


所以說韋冬升這一次真的看錯了蘇陌寒,他隻能在心裏暗自苦笑,苦笑自己擅長摸透最難捉摸不定的女人,卻偏偏容易在男人身上犯錯。


正當韋冬升在心中苦笑之際,蘇陌寒已附在他的耳邊說道:“你的閑事已經管得差不多了吧?咱們是不是該上路了呢?”


“閑事?”韋冬升詫異的望著蘇陌寒,開始他本在出神,所以沒有反應過來蘇陌寒話裏的意思。


而當韋冬升意識到蘇陌寒肯定是在上官雪的身上碰了一鼻子的灰以後,這才忍不住笑道:“嘿嘿,既然管的都是一些閑事,那自然可管可不管了,所以咱們隨時都是可以上路的。”


蘇陌寒等韋冬升把話說完,便沒有再去開口,而是已經拂起了身形準備離開。


可就在這時,上官錦兒赫然擋住了蘇陌寒的去路,她的動作比蘇陌寒更快,迫使蘇陌寒不得不收回了剛剛拂動的身形。


上官錦兒身形落定,便開口說道:“你認為本小姐還會讓你從我手裏再逃掉一次嗎?”


但蘇陌寒卻並沒有回話,顯然他已被上官錦兒的身手給怔住了,因為他並沒有想到那位被自己輕易間便打暈了的小姑娘,竟然會有這樣厲害的身手。


上官錦兒又接著說道:“上一次讓你從東門隨隨便便就逃走了,這是我此生最大的恥辱,所以我下定決心一定要把你抓回去。”


上官錦兒如此解釋,那是因為她誤解了蘇陌寒眼中的詫異,她還以為蘇陌寒是對於她的出現而感到很意外。


可事實上蘇陌寒早就在暗處見過了她,並且還通過她跟上官富的對峙,知道了她的身份,所以蘇陌寒又豈會為這些而感到詫異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