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個薄情的男人1
loading...

可兒靜靜的靠在床頭上,想起八年,哦,應該是九年前了。冷嘉楠坐車裏,看著在車頭擋去他去路的可兒。


也是這般漠然,這般陌生,這麽銳利。


可兒偏頭望向窗外已經西斜的陽光,幾片枯黃的殘葉垂在枯幹的枝上,搖搖欲墜。


仿佛,還聽到嬰兒的啼哭聲。由遠至近,輕輕的,細細的,縈繞在可兒的耳畔,斷斷續續,像流轉千百世的訴怨。


媽媽,為什麽不要我。


可兒的心髒不堪重負,逃似的掀被下床,抓過床頭櫃上的提包就往病房外衝。


很自然的,邊走邊打開包拿出手機,看看有沒有人打過電話給自己。


卻也,有幾個未接電話,竟全是……冷嘉楠。


可兒站在過道上,心髒緊縮。時間是手術前,他找過她,可她不知道。因為她心情抑鬱,所以將手機調成了震動,不想被任何人打擾。


還有一則短消息。


可兒,不要打掉孩子,等我,乖。


淚水一顆顆落在手機屏上,弄花了手機屏幕,也迷蒙了她的眼。


直到此刻,可兒才將壓抑在心中的痛苦全部宣泄出來。


回蕩在過道上的哭聲,久久不絕。卻,再也換不回什麽——


果然是個薄情的男人1


周一的上品設計,一片陰雲密布。


誰都懶於開口,各在電腦前傻坐著,偶爾傳來一兩聲幽幽艾艾的歎氣之聲。


可兒一天假也沒有請,撐著身子來上了班。就當是來了一次月事,沒什麽大不了。


她要做打不死的小強。


隻是這陰沉沉的氣份,讓她覺得壓抑。沒有人知道,痛失環海的案子,是與她有關。


她心中有過意不去,但更多的是不想退縮。她不想去相信,冷嘉楠真的可以隻手遮天。


忽然,b組一設計師冷暴而起,將一本設計書狠狠的砸在地上,開始罵娘:“環海他媽的算老幾呀,有帶這樣玩人的嗎?”


正是負責環海提案設計的那個設計師。眼見著自己的設計與可兒的修改完美的結合在了一起,卻誰想一早便得到環海撤消合作的消息。


沒有簽定合同,人家想撤就撤,無可非議。隻是,滿心喜悅突然墜入深淵,任誰在一時間也接收不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