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四方風
loading...

龍人不說話了,有其母必有其子,他有些心疼鏡子。


大荒中流傳著東荒王為何自信東荒第一的一個調侃:東荒王這麽認為時用的是照骨鏡,隻照的見骨頭,不見皮肉。


心中想著,龍人低頭飲了一口野菜粥,思緒立刻被轉移了,“這什麽粥,也太好喝了。”


龍人從來不覺著粥也可以這般美味。


“野菜粥,喜歡就多喝點兒。”餘生向他招呼,對於粥他還是比較大方的,況且龍人方才付了錢。


對於送錢的人,餘生向來對之以春天般的溫暖。


龍人一點兒也不客氣,一碗粥下去後又舀一碗,一連飲了三四碗,讓平日裏隻飲兩碗的三足鳥也跟著多飲一碗。


待放下碗後,龍人暢快的拍拍肚子,舒服的打個嗝,“痛快,供品之外,許久沒有吃過這麽美味的飯菜了。”


“供品,什麽供品?”餘生追問,身為一個驕傲的廚子,餘生對超過自己廚藝的東西很敏感。


“山民們祭祀時的供品。”龍人說,“倒不是他們廚藝精湛,隻是那些供品恰好是我喜歡的。”


“周圍有山民?”餘生說。在大山裏行了一個多月了,餘生這還是第一次聽到周圍有百姓。


“當然,而且還不少。你們來的路上也有,隻不過饕餮過境,他們不是被吃掉,就是藏起來了。”龍人說。


在大山深處有人並不奇怪,有些是外麵遷移進來避世的,如當年中原的百姓;也有些山民祖祖輩輩居於此。


這是人族的優勢。他們借助於快速的繁衍,遍布整個大荒,以讓種族得以延續。


龍人作為方圓千裏的山神,被山民祭祀也是正常的。


“可惜今晚有事兒,不然帶你們去嚐嚐那些美味。”


龍人說著站起來,隨手虛空一劈,燃燒著的雷擊木均勻的斷成幾截散落在地上。


“這些木頭你們燒吧,這根圓木我還有用。”龍人彎腰把三足鳥抓回來的木頭單手撈起來。


“慢著!”清姨開口喊住他,“饕餮穿過東山的路你知不知道?”


“這段兒我知道,一直沿著風息穀左崖壁過來的。”他奇怪的看著倆人,“你們追饕餮作甚?”


不待餘生作答,龍人又關心起了饕餮的命運,“對了,饕餮呢,被東荒王烤了?”


“沒有,被我烤了,中午剛把打來的吃完,不然讓你嚐嚐。”


龍人不說話了,站起來扛著木頭要走。


天下烤饕餮肉的絕無二家,早拿出來,他頭發也不至於如此,他心疼讓他英俊的頭發。


“別忙著走啊,你大晚上有什麽好忙的,這木頭上的百字什麽意思?”餘生很好奇。


龍人指了指風息穀的方向,得知眾人知曉它的厲害後,龍人道:“這木頭是標注風力的。”


他敲了敲木頭上的“百”字告訴餘生,在風猛然湧出來時,站在木頭所在的穀道和相應位置,能被吹百裏遠。


“這可是我精心鑽研出來的。”龍人瞥三足鳥一樣,若丟了,到時候他還得被風吹百裏外試驗。


餘生詫異的看著龍人,真夠閑的,“現在被刮最遠的距離是多少?”


“兩千裏。”龍人說,超過兩千裏的風力他就沒試過了,不隻怕出不去回不來,身子也吃不消。


“作為山神,我的山頭之所以有方圓千裏,就得益於這風息穀。”龍人得意的說。


他要去巡視時,找到相應距離的圓木,等風來,很輕鬆的就能到了要去的地方,誤差不是很大。


“要是超過兩千裏,身子就受不了了。”龍人扭頭看向餘生,頗有些想讓餘生幫一把的意思。


不過也隻是想想,萬一說出來被東荒王聽到,雷劈的就不是頭發了。


“我倒遇見一位被怪風刮走,從西荒被一路吹到東荒,僥幸活下來的人。”餘生把隨遇的經曆說了。


已經站起來的龍人坐下,沉吟片刻道:“錯不了,這絕對是風息穀的風力。”


龍人在發現風息穀後,曾詢問過東山諸多山神和妖獸,他們在這之前從沒聽說過有這樣的山穀,有這樣的威力。


“把人從西荒刮到東荒,這是四方風的法寶也做不到的吧?”龍人半疑問,半肯定的問餘生。


四方風乃四荒王麾下的風神的總稱,其中東方風神名為折丹,海上狂風多時由其刮起。


餘生搖頭,“倘若遇見了,我幫你問問。”


“做不到的。”龍人自己肯定了,“你說的人十有八九是被風息穀吹走的。”


龍人站在崖壁上見過風從山中吹出來的陣勢,把人吹這麽雖出乎意料,但他覺著做的出來。


至於隨遇為什麽能進到風息穀中心,龍人也不覺奇怪。


“風息穀的名字是有來曆的。”龍人說,風息穀共有四條狹窄的山穀,呈十字交錯。


在風息穀的中央,為風生山,也就是風起的源頭。


“風息穀一天刮四次風,順序依次為東南西北,每個方向持續倆時辰。”龍人說。


方向轉換時,有一個時辰風停息的時間。


“山中妖獸口耳相傳,說這就是風息穀名字的由來。”龍人說。


停歇的一個時辰,足以讓不知緣由的人逼近中心了。


餘生對風息穀越來越有興趣了,“你說的風生山是什麽山?”


“見過蜂窩吧?”龍人見餘生點頭後,在地上劃出了十字的山穀和中心的風生山。


他告訴餘生,風生山就像蜂窩。


風起時,山中如蜂窩一般密密麻麻的洞口吐出風,集中在山穀後刮出去。


這些風如一條河流,在固定的空間流淌,站在旁邊,那怕隻隔一步遠,人也安然無恙。


風在吹進風息穀,進去曲折的峽穀前還有分流,那股風更大。


山神告訴餘生,更為神奇的是風被吹出峽穀後,幾乎毫無高山阻擋,就像一條暢通無阻的河流。


餘生目瞪口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三足鳥也是呆若木雞。


隻有清姨若有所思。


揚州建城時,城址由餘生他娘親手選定,當時還說這是風水寶地。


現在進入東山後遇見的林林種種,莫非與此有關?小姨媽一時想不到答案。


“行了,你們睡吧,待會兒又要起風了,我得去等著,順便送我千裏之外一朋友些禮物。”龍人站起來拍拍屁股告辭。


餘生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回頭看著清姨,像找到玩具的小孩,對風息穀更有興趣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