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人命關天
loading...

餘生把一串饕餮肉遞給清姨。


小姨媽一手握酒提防劍靈,一手握著茄子嚐美味,無奈之下俯身順著竹簽咬下一口。


饕餮肉外脆裏嫩,滿嘴生香,配上黃酒別有一番風味,讓清姨直接把手裏半截茄子遞給餘生,專心對付起了饕餮肉。


清姨不避諱,餘生也不在意,舌頭都嚐過了,半截茄子算什麽,直接咬了下去。


劍靈一看還能這樣,用手裏半截不刷醬料的肉串在餘生麵前晃一晃,“要不,我這半串也給你?”


清姨抬腳踢向劍靈,“吃你的。”


劍靈靈敏的躲過去,調皮的向清姨眨眼,“我就知道。”


三足鳥在旁邊也不安生,拍著翅膀要嚐嚐饕餮肉的滋味,餘生隻丟給它兩串,然後就不給了。


“小心你晚上睡不著覺。”餘生說。


隨後餘生又烤一些吃的,不過劍靈是個大胃王,三足鳥也不遑多讓。


在餘生和清姨酒足飯飽後,倆人依舊不盡興,自己摸索著把三足鳥逮回來的兔子給烤了。


餘生任由他們胡鬧,約清姨沿山澗小河散步,一直向瀑布走去。


河水清澈見底,水中有不少錘子魚在遊來遊去,也不知它們平日裏以何而生。


這些魚聽見岸上腳步聲後紛紛躍出水麵,張開鋒利的牙。


不過剛躍出就被薄冰裹住了,同時凝住化作冰的還有被魚打起的水花。


一路走去一路有,看上去就像河麵在不斷結出冰花。


“漂不漂亮。”餘生讓清姨回頭看岸邊一朵朵冰花。


清姨望著,漂亮是漂亮,不過若讓東荒王知道控水的神通被用來做這些,不知會不會氣死。


不過仔細一想,以東荒王不正經的性子,估計氣不死,或許會高興死,還會誇餘生會討姑娘歡心。


“不好看?”清姨被餘生喚回神,才發現左手不知什麽時候被餘生右手握住了。


至於那些在河麵上綻放的花,隨著餘生左手打一個響指,又化為水帶著錘子魚落在河水裏。


掙紮而不可得後,倆人手牽著手,慢悠悠的走到瀑布前,見瀑布之上有一道彩虹。


……


大半個兔子下去後,劍靈躺在河邊一塊大石頭上曬太陽,不時摸著肚皮。


許久不曾吃過這麽美味的東西了,這小魚兒也算有本事,一些東西經他一擺弄,好吃的不得了。


還有一手釀酒的本事,難怪主人會喜歡上這小子,毛毛他娘若是人,也會喜歡上這小子的。


畢竟毛毛他娘眼比較瞎,比主人還不在意顏值。


正瞎尋思,劍靈一歪頭,見主人和餘生牽著手,有說有笑的走回來。


餘生還停下來,幫溫順的主人理了理被風吹亂的頭發。


“嘖嘖”,劍靈對主人的變化很是可惜,“哎,主人墮落了,被一小子耍的團團轉。”


清姨很快見到了劍靈,一抖掙脫餘生的手,臉色一板,顯出城主威嚴的走過來。


餘生起初不解,看到劍靈後明白過來。


他向劍靈走來,見她拍著肚皮,笑道:“怎麽樣,我的午飯還不錯吧?”


“湊合,湊合。”劍靈口是心非的擺擺手。


“那你晚上是不想再吃咯?”餘生搖搖頭,歎口氣,“可惜呀,我還有許多絕活不曾使出來。”


“其實還不錯。”劍靈急忙改口,“晚飯再讓我見識下你的本事,或許會給你個高評價。”


“還不錯?那看來我的蒸羊羔、蒸熊掌…”餘生吐出一大串菜名,讓還撐著的劍靈覺的有些餓了。


“看來我的這些保留菜式得繼續保留了。”餘生遺憾的說。


“挺好,挺好,真的很好。”劍靈忙說,“晚上就做你說的這些。”


餘生坐在她旁邊,“荒山野嶺的材料不全,等回去吧,不過你要想吃到那些,你得答應我件事。”


“什麽事兒?”劍靈眨眼看著餘生。


“以後用罷飯,你馬上變成劍從我麵前消失。”餘生承諾,隻要她辦到了,不隻有好菜,還有好酒。


劍靈起初猶豫,聽到有酒後,馬上大方一擺手,“算了,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就由你了。”


“不過”,劍靈補充一句,“你也注意點兒,別弄出人命來。”


“放心,小姨媽舍不得殺我。”餘生這點兒自信還是有的。


劍靈站起身上下端量餘生,不知這小子真不明白,還是揣著明白裝糊塗,“就因為主人舍不得,我才擔心。”


餘生一怔,腦子慢悠悠轉過來。


“我很純潔好不好,把我當什麽了,我又不是禽獸。”他對劍靈背影說。


“你是禽獸不如。”三足鳥不知什麽時候到了石頭下,接茬賤兮兮的回一句。


“閑暇時你也給我滾遠點兒,打擾一次我把用你做燒雛雞。”餘生不悅的說。


“我允許你把我做鴨,但不許做雞。”三足鳥躲開餘生腳踢。


它拍著翅膀義正言辭說,“更何況還一隻雛雞,你才是雛兒呢。”


“我這就把你燒了信不信?”餘生一舉手,三足鳥拍著翅膀飛走了。


或許是饕餮肉的作用,重新上路後,餘生飛行持久許多,直到日到西山才站在清姨身後。


這時霞光落滿肩頭,劍一直奔向夕陽的方向,腳下層林盡染,更有百鳥歸巢,情景交融,說不出的美麗。


他們飛的很低,和風吹拂,將照姑娘的頭發打在餘生臉上。


餘生由單手換做雙手,環抱著清姨的腰,把腳下竹林當作大海,大喊一聲:“你跳,我也跳。”


清姨回頭看著他,“有病,跳什麽?”


“某個地方‘生死與共’的另一個說法。”餘生很可惜,有許多東西是餘生注定難遇小姨媽分享的。


他指了指周圍壯觀的景色,紅雲在頭,巨大紅日在前,周遭是燒紅的竹林。


“良辰美景在前,我們是不是做些值得紀念的事?”餘生饒有興趣的說。


“什麽?”剛問,照姑娘就見餘生的臉貼上來。


後麵的三足鳥一看,“為了不做雞,拚了”,快速扇著翅膀超越二人向遠處去了。


一直到日落,餘生他們依舊沒有走出竹海,換言之,他們還在東山以東外圍的外圍。


不過竹山已經在望,過了那座山頭,就要進入茫茫大山了。


晚飯依舊由餘生操持,烤了一頭三足鳥捉來的大竹鼠。


雖不及白天燒烤美味,但在佐料烘托下,已經很難得了。


至少經常與主人出行的劍靈,從不曾吃過這樣的美味。


是以,她嚐夠就回了劍鞘,三足鳥也飛上樹梢去警戒和睡覺了。


餘生把帳篷支起來,躺在裏麵招呼望星空的清姨進去,隻是清姨還沒答應,餘生就已經睡著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