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勢如雷
loading...

“明日即到揚州城,你不幫城主想轍?”


餘生看著小姨媽,心說你鎮定的模樣,不知的還以為我是城主呢。


不過若真是城主的話,餘生一定解放奴隸,成為龍爸,從此走上逆襲的道路。


可惜自己沒龍,隻能異想天開一下。


“放心,天塌下來有人頂著。”清姨揮揮手,她沒說這次頂的人是餘生。


“去睡覺了,整天這麽晚,修仙呢?”清姨不耐煩說。


見清姨一點兒不擔心,餘生也懶得著急,剛要轉身出去,終於留意到小姨媽的慵懶姿態。


清姨穿的嚴絲合縫,隻懶懶在床榻上躺著,卻有著說不盡的風情,撥動了餘生心裏的琴弦。


安靜一會兒,清姨詫異的睜開眼,“你怎麽還不走?”


餘生笑道:“小姨媽,我整夜睡的晚是因為我怕黑,要不……”


話說半截,一顆夜明珠當頭打來,嚇著餘生接住後奪路而逃。


“找打。”清姨一笑,遮住夜明珠入睡了。


半夜很快過去,東方天邊露出魚肚白。


餘生在睡夢中靠近海棠春睡的清姨時,遠在揚州城的南城牆上,田十被被怪異聲響驚動了。


他用雙手把眼皮撐開,望一眼天邊,“萬裏無雲,紅日將出,怎麽有雷聲?”


一錦衣衛指著南麵,“好像從這個方向傳來的。”


田十站在城牆上看,隨著東方發白,荒野漸從黑暗中蘇醒過來,成為了半明半暗的藍色。


目光越過石板路,穿過大河大橋,順著山脊下的一條路一直向南,直到消失在樹林裏,田十也沒找到異常。


但雷聲漸大,由隱隱約約到了所有人都清晰聽見。


田十覺著不尋常,“通知周統領,其他人做好準備,讓城外的人及時進城躲避。”


“是。”手下錦衣衛答應一聲,很快把在城門下酣睡的周九鳳叫上來。


“什麽東西?”周九鳳站在城牆上遙望。


這時聲音已經很大了,能清楚感覺到在靠近。


“轟,轟”,雷聲來的很快,把睡夢中的百姓都驚動了。


城外百姓紛紛聚到城牆下,在錦衣衛安排下有序到城裏躲避。


“已經很久沒有妖獸敢直接來城裏作亂了吧?”百姓議論紛紛。


“自從卻塵犀被引到城主府萬劍穿心後,再沒妖獸敢來了。”一老者回答。


卻塵犀為妖獸,傳言它的角能辟塵。當時城主不在城裏,這頭妖獸徑直撞向城門。


錦衣衛敵不過,在王姨指揮下,把它引到了城主府,後來百姓便見漫天飛劍下傳來妖獸慘嘶。


翌日城主府就拍賣卻塵犀的角了,因此這時的百姓雖議論,卻不慌張。


雷聲漸大,慢慢傳遍整個揚州城。


在錦衣衛監牢內,被捆仙繩捆著的劉掌櫃睜開眼,嘴角噙笑。


巫院的司巫也聽到了,與年邁的神仕對視一眼後繼續端坐,仿若事不關己。


三位大巫就沉不住氣了,巫山招呼另兩位大巫到城牆上看熱鬧。


近了,近了。周九鳳緊緊盯著南麵。


聽動靜,發出聲響的東西宛若東方射出霞光的朝陽,眨眼間就要躍入視野。


恰在朝陽躍出時,南麵道路上出現密密麻麻一群人,身穿黑衣,紀律嚴明。


在黑衣人身後,出現了發出聲響的怪車,這車隻比城門略低,猶如一艘戰船,上麵站著黑衣人。


這黑衣人比走路的身份略高,頭上纏著紅頭巾。


後麵的車一輛接一輛出現,攏共十輛全出現時,最前麵的那輛已經距離橋不遠了。


周九鳳站的高看得遠,見這車上刻著目雷紋,驚道:“是黑水城的雷車。”


不隻如此,隨著雷車徹底出現後,天空飛出五頭妖獸。


這五頭妖獸,身似粗如水桶的蟒,唯一不同之處是插上了兩個大翅膀。


這翅膀很大,扇出的風打在樹梢上,讓樹梢彎了腰。


“黑水城的人來了,全給我打起精神,準備好戰鬥。”周九鳳握住腰間劍柄。


“是。”錦衣衛齊聲應,隻是這聲音被雷聲淹沒了。


“轟,轟”,方才聽到的還不覺著,現在看在眼裏,響在耳旁,雷車聲勢更是浩大。


雷獸見到城牆上的人後,扇著雙翅,待兩翅在腹前相交時,電光閃現,雷神大振。


或許覺著不過癮,五頭雷獸越過人群,徑直向城牆上飛來。


不等靠近,眾錦衣衛衣衫獵獵作響,待要飛到上空時,一人喝道:“滾!”


五頭雷獸頓時倉皇的逃回到雷車上空。


周九鳳一呆,這雷獸聲勢這麽大,膽子居然這麽小,也不知隨誰。


她回頭見王姨領著一群白衣侍女上了城牆。


“把城門打開。”不待周九鳳回禮,王姨便吩咐。


“王姨,這些人來者不善,打開城門……”周九鳳勸道。


“他們來的很善,放心吧。”王姨對周九鳳一笑,讓她盡管打開城門。


“百姓們也別攔著,愛看熱鬧的隨便看。”王姨又說一句。


周九鳳不知王姨的自信來自何處,但還是恭敬應一聲'“是”,把令傳下去。


雷車和黑衣奴隸兵已經到石橋上,雷聲滾滾向城門走來。


“遠來是客,同我下去一起迎接他們吧。”王姨對周九鳳說,“他們是來送大禮的。”


周九鳳滿腹疑惑的跟著王姨下城牆,正好遇見巫院的三位大巫。


王姨對巫山道:“三位,正好壯壯聲勢,我們一起迎接貴客吧。”


三位大巫為看熱鬧而來,對這等有最佳位子的邀請當然求之不得。


大巫向兩位同伴揚了揚眉,他們一致認為,城主府準備拉他們做和事佬了。


錦衣衛牽來馬匹,王姨上馬後領著眾人緩緩向越過石橋的雷車走去。


待錦衣衛也出去後,百姓圍過來,膽大的跟在錦衣衛身後出城了。


見城門打開,裏麵的人走出來,雷車速度放緩,待雙方人馬中間隔著百步遠後全停下。


前麵的奴隸兵讓開,在一陣震耳雷聲中,一輛雷車走到最前麵。


“來者何人?”王姨古井無波的問,仿若來的誰都不在意。


雷車車頂上黑衣人讓開,走出一位穿著白衣的漢子,他站的筆直的拱手道:“黑水城統領白讓。”


“大張旗鼓來揚州城所為何事?”


漢子哈哈一笑,“為我城在貴城的生意,我城主朋友尋味齋劉掌櫃討個公道。”


“你說什麽,風太大我聽不清。”王姨看著雷獸,決定待會兒替餘生要一頭玩玩。


“劉掌櫃替我城主打理奴隸生意,現被無端扣留,王姑娘得給個說法吧?”白讓大聲說。


這白讓顯然認識王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